<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68
        子不想给!”

         “哼,若是他呢?你是不是会呼着喊着要给他啊?”

         不知道怎么一种酸酸的感觉就迅疾地淹没了秦啸天的心。

         从来还没有这样被无视过!

         自己对她已经是极度包容了!

         她到底要怎么才肯满足?

         她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自己也想给她,也想今生只拥自己喜欢的一个女子过活?

         可那是自己能决定的了的么?

         把暴君踹下了床!8

         自己试着用心去体谅她,去谅解她,只是希望她能真正的用理解的眼光来看自己,可她都做了什么?

         陆芊芊身子震了一下,像是被他的冷语击中了心灵深处的某根弦!

         她这微小的变化还是被秦啸天尽收眼底了!

         看来,自己真的说中了她的心思了!

         哼!

         你不想要的,朕非要给你,朕想要的,你不给也得给!

         怒气升腾,秦啸天一把就揽过了陆芊芊,然后就用了蛮力朝床边走去。

         “不!不要!你不要碰我!”

         陆芊芊奋力地挣扎。

         她真的恨透了这个暴君,她就不知道人的情感那是一种神圣的担心么?

         那不是靠掠夺就能得到的啊!

         “要,朕要,朕今天就要!”

         秦啸天也像是恨疯了,他孩子气地和陆芊芊叫板。

         你这个暴君,我恨死你了!

         陆芊芊开始在他的怀中手脚并用的乱踢乱动,在经过了桌边,她的脚踢翻了桌子上的那盘子金桔。

         滚了一地的金黄。

         秦啸天也不理会他,他的心中太过郁愤了,她怎么能如此对待自己!

         他把她扔在了床上,那种扔是恰到好处的力度。

         陆芊芊的身子并没有被摔痛。

         她一个机灵就欲翻身起来,但是秦啸天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呢?

         他直接就把自己的身子覆盖上了她的。

         “你是朕的!永远都是朕的!”

         他的眼睛都有点红了。

         “不是,不是,就不是……”

         回答他的是陆芊芊的娇呼。

         两个人就在床上翻滚起来,谁也不相让着谁。

         秦啸天其实并没用尽全力,他怕自己再次逼急了她,她若再次像昨天那样撞墙求死,那疼的不单单是她,还有自己的心!

         折腾了老半天,枕头啊,毯子,床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掀到了地上。

         到最后两个人都累得那是气喘吁吁,却也都拿着对方没有办法。

         把暴君踹下了床!9

         秦啸天转头看着陆芊芊额头上渗出来的汗滴。

         还有她那抑制不住的气喘吁吁。

         突然的,就哈哈大笑起来。

         咿?

         笑什么!

         陆芊芊不满地瞪他。

         这一看也是忍不住笑起来。

         此时的秦啸天头发凌乱,衣衫不整。

         腰间的束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床脚那里了。

         两个人的鞋子早就东一只,西一只的。

         屋子里的狼狈就如刚刚鬼子进村了一般。

         两个人就那么相互手指着对方的狼狈,你看我,我看你,那叫一个好笑。

         直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娘子,娘子,休息,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秦啸天先竖起了白旗。

         “恩,但是你得安静!”

         陆芊芊很是不放心地把身子朝床里面挪了挪。

         丫的,不能让他趁机吃了豆腐了!

         “好好,朕也累了,就先休息会儿,再战怎么样?”

         再战?

         你当这是战场啊?

         还来劲了?

         并排着躺在了那张床上,谁都没有说话,陆芊芊的脸在月光的沐浴下,是那么的姣好和温柔。

         秦啸天看着她,心里就想起了那天她的箫声了。

         他轻声地就吟唱起那支曲子了,是《传奇》。

         陆芊芊有点惊疑,他不过只听过一次而已,怎么就能吟出声来?

         秦啸天用亮亮的眸子看着她,那意味是,怎么朕的才能让你吃惊了吧?你以为朕就是一介莽夫么?

         曲子很美,被他用口哨声吹出来,曲调就格外的悠扬动听。

         他反反复复地吹着,那种迂回的曲音里,陆芊芊不知不觉就困倦上来了。

         她的眼睛不由地就眯缝起来,然后渐渐地快要进入邂逅周公的境地了。

         可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有一种温润在她的身体上游走。

         怎么了?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梦?

         梦里有一种怎么样的温情在脉脉诉说?

         把暴君踹下了床!10

         只在陆芊芊稍稍的疑惑里,那温情就一点点地侵袭了她的整个身心。

         带来的是异样的欲流激荡和心里那潜藏已久的饥渴。

         哦……哦……

         她有些抑制不住的爽意了。

         她从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如此缠绵的嗓音。

         那由喉咙处发出来的浅吟,就像是牵引,牵引着自己进入了一个开满鲜花的城池。

         在这城池里,有双目光在柔和地包容着自己。

         是那么样的熟稔与亲切,好像是等了几个世纪的人儿,终于回来了!

         她几乎是欢叫着朝那个人儿奔去……

         一时欢喜,她睁开了眸子。

         眼前是一个男子的脸和自己面对着。

         他的唇畔都是笑意。

         但他眼神里的倨傲也是一览无余的!

         啊?

         秦啸天!

         你!

         他?

         他竟偷袭了自己!!

         陆芊芊简直要懵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而自己又怎么能在他的侵袭中表现的那么银荡和渴望?

         这……这太丢人了!

         “你个暴……”

         她奋力朝外推搡着秦啸天,张开口,欲要大骂。

         只是秦啸天的双手很有力地压制住了她的粉拳。

         他的身子此时也正如一床暖被包裹着她。

         而他的唇,也在这时候适时地吻上了她的嘴,堵住了她那没完的话!

         “娘子,朕要你!”

         这是秦啸天模糊在了喉咙里的话。

         啊?

         谁是你的娘子啊?

         你让开,你这个混蛋!

         陆芊芊紧闭着嘴,妄想不容他那灵活的舌尖的进入。

         秦啸天似乎有点焦急,那舌尖就在她的唇边上绕来绕去,好像是一种带了柔性的撩拨,纵情而肆意。

         但是陆芊芊怒视着他,抵触着怎么也不肯让他那柔软的舌尖侵占自己唇中的领地。

         几番对峙下来,秦啸天有点急了。

         他用牙齿略微沉重地咬了下陆芊芊的唇。

         啊?

         把暴君踹下了床!11

         陆芊芊被疼的一声惊呼,其实秦啸天并没舍得用力去咬她,她只是被惊了一下,她怎么也没想到秦啸天会去咬她吧?

         就是这一声惊叫,她的唇边有了漏洞可抓。

         也就是在这一同时,秦啸天把自己的舌尖伸展进了她的口中。

         于是,这时就就好像是鱼归大海,秦啸天的心都在欢畅着。

         他几乎是急不可耐地汲取着陆芊芊口中那醇醇的温香。

         那舌尖也更加灵活地在她的口中拓展领地。

         就是那种柔软,那种撩拨,让他最终占据了陆芊芊整个口中的温情。

         哦……不……要……

         陆芊芊还在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