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67
        这丫头把这后宫想象成寻常百姓人家了!

         “好了,你们都散去吧,这里不用伺候了!”

         呃?

         怎么就不能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吃啊?

         陆芊芊很是不满地瞪了皇上一眼。

         把暴君踹下了床!4

         “傻娘子,你难道想让那些迂腐的大臣们知道了,上书太后砍了他们的脑袋么?”

         秦啸天低声说。

         吃顿饭就砍脑袋啊?

         那浪费粮食不就更该被罚了?

         陆芊芊心里不悦,但她没再坚持,她知道这里是古代的大燕国,那尊卑上下的界限是很明显的。

         周遭的奴才们都下去了,闷呼呼地吃了一点饭。

         “怎么就吃那么点?”

         秦啸天问。

         “不好吃,没有青菜好吃!”

         陆芊芊冷言,心说,都是你,不然我就能喝上嬷嬷熬制的粥了,那叫一个香啊!

         “你这傻娘子,该说你什么好呢?”

         秦啸天简直被她搞得哭笑不得了。

         这世间的人谁和她一样,不喜欢山珍海味,倒是对青菜疙瘩很有好感?

         “皇上,祖训上说了,您不能称呼小婢子是娘子的!”

         实在被他左一句右一声的娘子倒了胃口,陆芊芊很不满地说。

         “你这抬出祖训来压制朕么?告诉你吧,祖训对朕没用,朕啊,就是想叫你娘子,娘子……”

         秦啸天有点无赖的态势了。

         “你又不是我的相公,叫什么娘子啊?”

         陆芊芊小声嘟囔着。

         “哦?朕不是你的相公,那谁是?你是怨朕没好好给你享受是不是啊?你这小脑瓜里起了淫欲了?那好啊,朕今天晚上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相公该做的,好不好啊?”

         秦啸天憋不住的笑。

         “你!皇上!”

         陆芊芊又羞又气,放了那银筷子拔腿就进了屋子了。

         随手她就把门插上了。

         站在了门后,她的心在狂跳。

         刚才从秦啸天的眼睛里她看到欲火的燃烧了,她心里有一点惧怕,惧怕那种激情之火会燎原了自己心里那广袤的渴望!

         所以,她借故逃开了。

         这逃开的措施就是紧紧地把门插好!

         果然,不消一会儿,秦啸天的脚步声就走到了门边了。

         把暴君踹下了床!5

         他推推门,心里一怔,这丫头还插上门了?

         心里立刻就明白她这是故意的。

         “小婢子?生气了么?”

         他嘴角含着笑意问。

         陆芊芊就在门里面站着,一声也不敢吭,甚至连呼吸都要被她抑制了。

         她盼着秦啸天能识趣地离开。

         尽管心里对这个盼望不抱什么希望。

         他若能识趣,那他就不是暴君了!

         丫的!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秦啸天在门边只喊了这一声,然后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那脚步声渐行渐远,好似出了院门一样?

         他真的走了?

         陆芊芊竖起耳朵听……

         好像院子里真没什么声响了。

         哎呀,这暴君还真是不错,什么时候学得懂规矩了?

         她长舒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可就在这时,只见一个身影从那敞开的窗边一掠,接着就有一个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了。

         啊?

         那不是高大的当今皇帝秦啸天么?

         他的手中还拿了一个盘子,盘子里是一些新鲜的金桔。

         “皇……皇上,您不是,不是……”

         陆芊芊想说,你不走了么?

         “哈哈,走的是三贵,朕故意要他加重脚步声的,怎么样?朕很聪明吧?”

         陆芊芊彻底傻掉,嘴巴大张,半天没合上。

         秦啸天剥了一个金桔的皮,然后把整个桔子瓣都塞进了她的嘴里,笑说,“一点也不淑女,这嘴巴都张到耳朵后面了!”

         “你,你……”

         陆芊芊合上了嘴巴,嘴里都是金桔,她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难道一个做皇帝的能这般的每一威严么?

         快成梁上君子了,喜欢从窗子里进屋?

         “嘻嘻,朕这样,还不都是你逼的么?”

         秦啸天很诡异地笑。

         “皇上,天色不早了,以奴婢看,您龙体金贵,您还是赶紧回寝宫休息吧!”

         把暴君踹下了床!6

         陆芊芊婉言劝着。

         “你真的是为朕好?”

         “那是自然,难道小婢子有那么赖皮么?要死赖着皇上,不让皇上休息?”

         陆芊芊这话一出口,秦啸天就笑了。

         “你这个鬼灵精的丫头,还真是牙尖嘴利,怎么早没发现你如此?”

         “那是你早没遇到我,早遇到我,早就发现了。所以皇上拜托不要和小婢子计较,小婢子真的有点困了,皇上,要不您请自便?”

         见秦啸天一个劲儿地装糊涂,陆芊芊实在有些不耐烦和他打哑谜了!

         “看来是真的困了,连真实的心里都说出来了!”

         秦啸天近前一步,用手托起了她的下巴,正视着她的眼睛“小婢子,你讨厌朕,是么?”

         “呃?皇上您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小婢子怎么会讨厌您呢,您就是小婢子心中光辉灿烂的‘呕像’,小婢子恨不得把您的画像挂在床头,天天膜拜呢!”

         说着这话,陆芊芊自己都要笑了。

         她奇怪,自己怎么妙语连珠的啊?

         这讽刺起人来,含而不露,太厉害了!

         “挂画像?朕觉得不用那么费事吧?朕就躺在你身边,时时给你膜拜好了!”

         说完了,秦啸天就一个旋转,错过了陆芊芊,直扑到了床上。

         啊?

         皇上,您快起来啊!

         这里怎么是您高贵的身子能睡的?

         求您了,皇上,您快起来吧?你再不起来,太后可要来了……

         陆芊芊真的是要疯了,这个秦啸天,他到底想干嘛啊?

         见过赖皮的,就没见过“癞”成蛤蟆的!

         她忿忿地去床边使劲拽拉秦啸天。

         很快她就发现了,她的力量对比秦啸天那健硕的身体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好,你不走,我走!”

         气极,陆芊芊停止了拽拉,转身就走。

         “你这傻娘子,你去哪里?”

         秦啸天一个腾身起来,抓住了她的手。

         把暴君踹下了床!7

         “您放开啊?您不回宫,难道要小婢子睡在地上么?”

         这话貌似很委屈。

         “喂,小婢子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是朕的毒妃,和朕在一个屋子里住也是很正常啊,怎么到你那里,这正理就歪讲了呢?”

         秦啸天被她弄得有点哭笑不得。

         突兀的一个念头闯进了脑子里,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断然拒绝呢?

         不会,一定不会那样的!

         怨,登时就上了心头了。

         眼神就很是阴鹜了,小婢子,我们就是普通的百姓夫妻,你也有侍寝自己相公的责任!

         “普通的夫妻?我们是么?皇上,您现在开门站在院子里一吼,谁愿意来陪朕侍寝,您觉得能呼啦啦来多少妙龄女子?一百?还是一千?恐怕连您自己都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吧?这是普通百姓家的相公?”

         陆芊芊这话让秦啸天有些语塞。

         可这些那是朕想要的么?那都是祖训传下来的?

         “祖训?皇上,您不是说,祖训那都是人定的,您愿意遵守它就是祖训,不愿意,那它就什么也不是么?现在您想起用祖训来解释您这个拥有了三宫六院的相公了,不有些可笑么?小婢子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太想过普通的日子了,那种天天你死我活为一个男人斗得热闹非凡的日子,小婢子真的是想都不敢想,也无力承受。”

         陆芊芊说到这里,亮晶晶的眼眸看着他,“所以,皇上,您请回吧,小婢子想要的您给不了,而您想要的,小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