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45
        /&gt;   老忠的话没完,他身后的那扇门就猛的被推开了。

         “你……你说什么?小婢子……小婢子怎么了?”

         出来的正是秦寄南。

         他的双眼都是红红的。

         老忠说他是凌晨才睡的一点也不假。

         不过不是老忠说的那样,看书看得晚了,而是他一直等在了漱玉斋外面。

         她对他是种不可抗拒的诱惑3

         到了快半夜的时候,看到了李三贵带了那一众的太医进去,他就得知了陆芊芊晕倒的消息。

         他很想跟进去看看。

         但是李三贵劝阻了他,说是这事的发生虽说不是九殿下的过错,可毕竟是与您有关的,皇上正在气头上,您若是进去了,那到底会发生什么状况奴才也不能保证啊!

         “皇兄他要怪就怪我好了,是我带小婢子去玩淋了雨了,这都是我不好,早知道她会病倒,我怎么也不会带她去那里的!”

         秦寄南的神色黯然。

         他一说,李三贵就知道他带了小婢子去了那里了。

         其实从小婢子回来穿的那身衣裳,李三贵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因为那件衣裳他也是见过的,也知道那衣裳是什么人穿过的。

         那个皇妃已然故去了,就殿下你怎么能让小婢子穿她的衣裳呢?

         一来是不吉利。

         二来让皇上看了不悦。

         这才罚跪小婢子的。

         李三贵没有埋怨主子的权利。

         这些埋怨都在他心中。

         就是此刻让他埋怨秦寄南,他也说不出什么来。

         他从秦寄南那眉心紧蹙的忧伤里,就看出了这位殿下对小婢子的关心程度并不亚于皇上。

         他和小婢子年纪相仿,又时常在一起玩闹,那感情自然也是会有的。

         那天容嬷嬷对自己说,她是很喜欢九殿下的为人,若不是因为小婢子的特殊身份,以及她对皇上来说的那特殊作用,那让九殿下娶了小婢子,倒不失是一件上好的良缘佳话!

         秦寄南就这样被堪堪地拦在了漱玉斋的门外。

         他其实不是怕皇兄怪罪他。

         而是他担心自己再鲁莽地冲进去,激怒了皇兄,他会对小婢子不利!

         可等在外面的夜,却是那么的长,那些走过黑暗里的东西,诸如感情,在无情的折磨着这个堂堂九殿下的心……

         直等到了老忠找来,秦寄南还伫立在了那里。

         她对他是种不可抗拒的诱惑4

         老忠哀求他,说是他怎么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子骨吧?

         小婢子不过也就是受凉,得了伤寒了,有太医在,他们定是会给她瞧好的,殿下您再等在这里,焦急上火的,若是再病了,那不是让小婢子担心么?

         她此时身子虚弱,如是再上火,那于恢复身子是很不利的。

         秦寄南执意不肯回。

         老忠跪在了那里,说,要是殿下不肯回去休息,那老奴就跪在这里陪着殿下。

         夜色的暗淡中,老忠那斑白的头发看去是那么的触目,他的背都驼了,跪在那里,佝偻着身子,很是可怜。

         秦寄南不忍心了。

         从小老忠就对自己百般的呵护,母亲去世后,也只他这一个老奴忠心耿耿地跟在自己身边,没有他,自己就恍惚是这内宫里孤零零的一个人一样。

         这偌大的后宫中人,尽管都叫做皇族,可是真正彼此贴心,彼此当对方是亲人的,有几个?

         那许风儿吹过的时候,浸染了这奢华背后的荒凉与人情的淡薄。

         就在秦寄南沉沉睡着的时候,他听到了外面萍贵妃的叫喊。

         她说是小婢子有危险?

         “九弟啊,你还不知道啊,那小婢子生病了,病情还很重,这会儿那些太医们都没了主张了呢。”

         “怎么会这样?”

         秦寄南的心陡然被人抓了一把。

         “这是真的啊,我看得出来九弟和那个小婢子是很好的玩伴,所以这才赶紧跑来报个信的,那丫头真太可怜了,就这样死了,多可惜啊!”

         萍贵妃兀自摇着头,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不,小婢子不会死的!”

         这一怒吼后,秦寄南的身影已经冲了出去。

         殿下!

         老忠喊了一声。

         秦寄南没有回头,他的那身形矫健的就像是一枚离弦之箭,只转瞬就不见了踪影。

         哼!

         萍贵妃冷冷一笑。

         心说这下漱玉斋里可该热闹一番了。

         她对他是种不可抗拒的诱惑5

         只是,她分明看到了秦寄南眼里的焦灼。

         仿佛看到了他对小婢子那深深的情意。

         看到了这些,她的心中真的是很不服气,那个小婢子到底好在哪里?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男人喜欢她?

         这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她忿忿地离开了驭风苑,也急赶着朝漱玉斋而来。

         这次秦寄南没给那守门的公公一个拦挡的机会,他是直接冲进漱玉斋的。

         九殿下,哎,九殿下!

         那守门的公公追了进来。

         刚及正屋门口,秦啸天就推门走了出来。

         秦寄南的脚步太急,以至于差点撞到了皇上的身上。

         “皇上,奴才拦不住九殿下,奴才……”

         那紧跟而来的小公公骇得脸色都变了。

         “你下去吧!”

         秦啸天的声音很冷,冷得如同一个陌生人。

         “皇兄,我是来看看小婢子的,她……”

         “她睡着了,这会儿很好!”

         秦啸天没有看自己的九弟,而是让目光延展了出去。

         就在那天际的一端,有一朵云。

         正在悠然飘荡,那份淡然就如她脸上时常挂着的微笑。

         她真的就是那一片云么?

         她就是一片云,自己怎么也要留住她!

         “皇兄,我想……”

         “寄南,你回去吧,她刚睡着,被打扰了对恢复病情不利!”

         依然是冷冷的腔调。

         “皇兄……”

         秦寄南有些不满了,他的眼神中都是痛楚,都是担忧,这谁都能看出来,为什么皇兄就看不出来?

         “皇兄,我保证不惊动她,只是看她一眼!”

         秦寄南有些气了。

         “怎么连朕的话你都不听了么?回去,赶紧回你的驭风苑去!”

         “不,今天不见她一面,我就不走!”

         秦寄南的火气也上来了,皇兄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绝情?

         难道他对她……

         这样心中一想,秦寄南就更有些不安了。

         她对他是种不可抗拒的诱惑6

         她和自己是有誓言的,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皇兄你就是再威风,那也不能剥夺她爱的权利啊!

         看秦寄南依然站在那里不动,秦啸天有点恼了,“来人,送九殿下回去!”

         “不,我不要回去,我就要见她!”

         秦寄南的声音高昂了起来,“小婢子,是我,是九九啊,你快点好起来吧,小婢子……”

         一个要朝里冲,一个阻拦不许,两个男人就在这门口拉扯起来。

         旁边的奴才们都傻了眼了。

         一个是皇帝,一个是九殿下,这两个人那是谁都招惹不起的,这怎么好?

         也就在这时,一个雍容的声音响起来,“皇上,寄南,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如此闹腾就不怕奴才们笑话么?”

         呼啦啦的从门口那里进来了一行人。

         依然是那个守门的小公公跟在了这行人的后面,他焦急的手足无措,那个小脸都是皱巴在一起了,那样子看起来就要哭了。

         九殿下,他都拦不住,就更不要说是太后了!

         秦啸天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里骂了句,你真是个废物!

         “母后,您怎么来了?”

         他近前一步问。

         “寄南给太后请安!”

         秦寄南的急躁稍稍缓和了下来。

         他讪讪着站在了秦啸天的一边。

         “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