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74
        日里都很辛苦的,难道哀家要为了那个女人和他天天去争执么?那样不是在害皇上么?后宫安稳是最紧要的,皇上也是一时痴迷,想想你们每个人来的最初那段日子,皇上没宠过你们,只是你们啊,终究是方法不当,一没有给皇上诞下一男半女,二呢,也没挽住皇上的心,这能怪谁呢?唉,哀家也老了,管不了那么多……”

         “可是太后,就真的任由那个毒妃肆意了么?臣妾心里真的是很不平衡啊?臣妾也想为皇上生下龙子,可是皇上也得给臣妾们机会啊!”

         萍贵妃说着竟落泪了。

         另几位贵妃也都是跪在了太后面前,齐呼,“求太后给臣妾们做主啊!”

         “唉!容哀家想想吧,也不能让那厮把风光都占尽了……”

         温宁太后恨意都在眼眸中,那个小婢子实在是可恶,她不光占了皇上的心,还让他不听自己的话了,那个璇贵妃在的时候,皇上也那样宠她,可也没因为她就和哀家叫板啊!

         真真是可恶之极!

         日子流转着,转眼到了秋了。

         这秋风一凉,苏蓉儿的心也就更是萧瑟起来了。

         她真的不明白,那个……那个秦寄南,他到底是怎么了?

         自己怎么就就那么的不入他眼么?

         我和在乎你,你在乎谁?4

         自己就那么不入他眼么?

         温宁太后都不准他去漱玉斋了,让他在驭风苑里读书练武,自己就住在与他隔壁的院落中,可他都对自己视而不见!

         不管自己怎么表现,他都无动于衷!

         苏蓉儿又气又恼,难道此人是铁石心肠?

         那一边,皇上和毒妃娘娘都是举案齐眉,两两相好了,可秦寄南呢?

         却依然痴心不改!

         苏蓉儿几次哭着去慈安宫,对太后诉苦。

         温宁太后这才明白自己高看了这蓉儿了,她那坚强也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间久了,九儿这孩子老是不开口,不对她动情,她还是会急躁的。

         太后能怎么说呢?

         就只是好言劝着,并暗中示意苏蓉儿,她会颁懿旨赐婚的。

         秦寄南的新娘只能是苏蓉儿。

         温宁太后这样说了,苏蓉儿的心,这才稍稍好受点,心里恨恨地想,秦寄南,你等着,等你和我在一起了以后,我定要狠狠地折磨你,让你也受受我现在的苦处!

         每年的秋季,宫中是有一次围猎的机会的。

         每每这个时候,那些出色的侍卫们也是有机会在皇上面前,在宫众多的美人面前一展身手的。

         这一天里周遭观看的都是花团锦簇的美丽!

         而在围猎场中策马驰骋的却都是英姿潇洒的男子的强健。

         皇上自然是这个围猎场中的主导人物,也享有明星一般的待遇,被众多的美女簇拥着。

         一些在京的王爷,文武百官们都会应邀来参加这个盛会。

         那个时候,皇宫里会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大家无不是带着倾慕的情绪来的,想要领略皇上以及众位将军、侍卫们那精湛的武艺和独特的狩猎方法。

         围猎的胜负抉择,顺理成章的自然是谁得的猎物多,谁就是赢家。

         往年赢家都是皇上,实际上,听说了这事后。

         陆芊芊很不隐晦地在秦啸天面前说,皇上,每年都是您胜?有点胜之不估吧?

         我很在乎你,你在乎谁?5

         往年赢家都是皇上,实际上,听说了这事后,陆芊芊很不隐晦地在秦啸天面前说,皇上,每年都是您胜?有点胜之不估吧?试问,这满朝文武,或者大燕国的任一王爷谁敢胜您?

         “喂,喂,你到底是不是朕的娘子啊?怎么就那么对朕没信心?朕怎么就胜之不估了?满朝文武朕就不说了,敢赢朕的人,这后宫里就有一个人,那小子才不怕朕跌面子呢,他和朕比试什么,那都是毫不留情的,恨不得一举就打败朕呢!”

         “谁?”

         陆芊芊好奇,谁这样大胆?

         “还不是小九那家伙……”

         秦啸天说到这里,自己先是一楞。

         一边的陆芊芊也是一呆,她本来是依偎在皇上的怀里的,可听到了九九的名字,她很神经质地直起了身子,就好像九九在面前,她惧怕九九看到自己和秦啸天的亲昵之举一样!

         脑子里一些有关九九的事情,也就浮现了出来,他与自己曾经是那么的默契,曾经他给自己的,是怎么样的一种温暖?

         还有那个小山坡的小屋子里,他与自己说的话,他说他会和自己一生一世一双人,永不言弃!

         可不过一个月余,他和自己依然生活在同一座皇宫里,但那无形中的距离,却已是天涯之隔了!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异样起来。

         秦啸天注视着此时陆芊芊微蹙起来的眉心,他不用深想,就知道了她内心里正有波澜泛起,那波澜是她和另一个男人的!

         那个男人是自己的九弟,可是他却掠夺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她的清白!

         懊恼涌上了心头。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这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屋里沉寂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幽幽。

         外面传来了李三贵的声音,他说,皇上,要掌灯了?

         他说完就等着皇上应答。

         “摆驾回宫!”

         秦啸天冷冷地对着外面的李三贵吼了一嗓子。

         我很在乎你,你在乎谁?6

         这一嗓子吼出来,陆芊芊的身子像是被风吹袭过,不由地就是一颤。

         秦啸天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回头了,他甚至在想,若是这个时候,她留了,那自己就会留下的!

         但是,坐在那里的陆芊芊,就像是傻了一样,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地看着屋子里的某一个地方,那种内心感情的真实袒露有种哀哀凄凄的怆然。

         秦啸天恼恨了。

         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皇上,这……”

         李三贵看看屋子陆芊芊,她一脸的凄楚,再看看皇上怒面而走,他的心里真的是缭乱了,这都怎么了啊?

         往常皇上和毒妃打起来,那都是惊天动地的,总能闹得一地狼藉。

         可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就都恼了?

         实在是诡异!

         他来不及想什么,院门外,秦啸天已经在吼了,李三贵,你还不滚过来!

         “皇上,老奴来了!”

         李三贵心说,完了,城门失火,又殃及自己这条倒霉的老鱼了!

         这一晚上,陆芊芊是一个人度过的。

         从秦啸天愤然离开的那一刻,她自己还想,这也没什么啊?暴君要走,就让他走好了,没他在,自己睡的更舒坦。

         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很悲哀地发现,自己好像是习惯了睡在秦啸天的怀里,那悠长的夜里,有他在自己耳边絮叨着一些绵绵情话,有他高一声,低一声地说自己是个傻女人,那样的境况下,自己才能睡的着。

         朦朦胧胧地睡着了,却倏然从梦里醒来,好像是谁在喊自己,娘子?娘子?

         她睁开了眼睛,身边没有人。

         心就恨恨地,他怎么就那么小心眼,自己和九九不过……不过……

         她自己也没法说清楚,九九和暴君在自己心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想过平淡的生活,九九说,他可以给她,她的心就萌动了期望的心,可是现在她成了暴君的女人!

         生死之劫演绎的爱恨纠缠1

         可是现在她成了暴君的女人!

         这是无可避免的事实。

         自己注定不能过那种平淡的生活了,那么九九……九九他和自己不就什么也不存在了么?

         到底自己是喜欢九九这个人?

         还是九九给自己的那种祥和的感受?

         一夜都没睡好。

         倒是在天亮时,伸着懒腰被容嬷嬷叫醒,她的困意浓郁极了。

         “嬷嬷,我再睡会儿,好不好啊?”

         她央求着,如同一个撒娇的孩子在求自己的娘亲。

         “公主那怎么行?今天是宫中秋季围猎的第一天,皇上早就让李总管来说了,谁都不能少的,都要去观看的。”

         容嬷嬷边说边给她梳了一个很是清爽的发式。

         然后在脑后的发间别了一支翡翠的簪子。

         簪子的末端是一串亮色的珍珠。

         轻移莲步,那珍珠儿就闪动着一种优雅的光泽。

         他什么时候让人来说的?

         陆芊芊故作无意地问了一句。

         “就刚才,特意让李总管来叫您的!”

         “哦。”

         这个暴君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