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75
    他是刻意的不让自己睡个回笼觉的?

     丫的,真讨厌!

     等陆芊芊在容嬷嬷和小远的陪伴下到了围猎场的时候,发现秦啸天和一干的贵妃、贵人们都到了。

     另外到的还有两个陌生人。

     他们身着异族服装。

     男子中年模样,样貌粗犷而强悍。

     一脸的络腮胡子,看去很是有几分的可怖。

     那女子妙龄年纪,一身彩色的异族裙衫,头上并没大燕国女子的宦钗玉簪。

     不过是一条丝带简单地笼束起来的长发就散在了肩头上。

     只是在她头顶上,也就在那丝带的上面系着几支七彩凤羽。

     那凤羽想是什么珍奇飞禽的羽毛。

     在阳光下竟闪着斑斓的光。

     那个女子是谁?

     昨天晚上秦啸天负气而走,也没和自己说起今天的围猎场上会来何方神圣?

     生死之劫演绎的爱恨纠缠2

     昨天晚上秦啸天负气而走,也没和自己说起今天的围猎场上会来何方神圣?

     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异族女子头上的凤羽稀奇,隐隐地就感觉有一双火辣辣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掉转头一看,这心上就是一疼,陡然额头上就见了冷汗了,那个人是秦寄南。

     他就坐在自己的对面。

     自己本来来晚了,也不知道该坐到那里。

     看看这角落里有位子,也就坐下了。

     可怎么也没想到,正与那秦寄南坐了个面对面。

     一时间,呼吸都有点要停滞了。

     她很想冲他笑笑,问声,你还好么?

     但是她转眸看到了另一个人。

     她也正看着自己。

     只是那目光里都是仇视,恶狠狠的。

     是那位将军府的大小姐苏蓉儿。

     她可能在心里怨恨陆芊芊怎么就那么不是东西呢?

     都成了皇上的妃子了,却还惦记着自己的小叔子?

     顿时哑然。

     她扭头,不再去看秦寄南,也想从他堪堪的注视下,脱离出来。

     可就是这一扭头,她又陷入了另一种窘顿中,因为她迎对着的正是秦啸天的目光。

     一夜不见,似乎他的面色有些阴沉,眼神里隐隐有带着血丝的愠怒。

     你那么瞪着我干嘛?

     我又没做什么?

     就算我是你的女人,我也是恪守了妇道的,没和什么男人来往给你丢了人吧?

     意外地和寄南坐在一起,那不过是一个巧合罢了。

     哼,昨天晚上竟撇下我自己回宫了,你耍什么暴君脾气?

     这心里一气,索性看也不看他,低头缠绕着手上的帕子,心说,我谁也不看,什么话也不说,这总行了吧?

     在萍贵妃她们叽叽喳喳的交谈中,陆芊芊才明白了。

     这个围猎足足有五天时间,今天不过是举行一个开猎的仪式。

     而来远道而来参加这个围猎的还有可潵国的王爷和他的女儿焸灵公主。

     生死之劫演绎的爱恨纠缠3

     可潵国是与大燕国相邻的一个国度。

     它的地域不是很宽广。

     但是国内的民众都是悍勇之人。

     就是女子,也多是会骑马射箭的。

     他们是一个出名的游牧国家,牛羊很多,物产也算是丰盈。

     他们和大燕国算是比较友好的国家。

     其实,那份友好,不过是利益换来的。

     可潵国盛产羊毛、马匹的。

     而大燕国呢,却是丝缎锦绣的名国。

     国内需用的丝缎原料大多是从可潵国购进了。

     正是这种频繁的贸易往来促使了两国的友好一天天亲近,也让今日的可潵国王爷迢迢而来参加了这次围猎节。

     “来人,给礤傂曼王爷斟酒!”

     秦啸天面带着微笑说。

     “礤傂曼谢过秦皇盛遇了!”

     那礤傂曼举起了面前由奴才们斟满的酒杯,一饮而尽,甚是豪爽。

     “哈哈!王爷好酒量啊!”

     秦啸天大笑,然后也顺势干了杯子里的酒。

     “秦皇真是好福气啊,看看您的这些妃子们,那无不是国色天姿啊,令人艳羡啊!”

     礤傂曼其人看来也是个直性子,他的目光走过了在座的几位贵妃,点头赞许。

     “是么?王爷,若是喜欢大燕国女子,那就在本国选上一位女子做妃,如何啊?”

     秦啸天这话一出口,陆芊芊就很是不屑了。

     心说,你这暴君,这是老毛病又犯了么?

     想当初你是怎么把我带到大燕国来的?

     你这是又想着祸害那位良家女子?

     “这倒是可以考虑的!”

     那个礤傂曼说着,那目光就在肆意地乱看起来。

     他的视线转了一圈,就落在了陆芊芊所在的位置上,“请问陛下,这位美人儿可出阁了啊?”

     呃?

     陆芊芊呆傻了。

     她恨恨地看过秦啸天,心说,你好,你好聪明,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怎么样,人家看上你的女人了,你给还是不给?

     生死之劫演绎的爱恨纠缠4

     秦啸天也是没想到,那个礤傂曼会看上陆芊芊吧。

     他有些尴尬地笑笑说,“礤傂曼王爷真好眼力啊,她可是朕心中大燕的第一美丽女子,她是朕的贵妃,就是用王爷的举国来交换,朕也是不会换的!”

     “呵呵,是吗?看来,秦皇对她可真的是情意绵绵啊!”

     那个礤傂曼很有些不甘地看了陆芊芊一眼。

     陆芊芊心中怒气。

     看看那个什么礤傂曼他那一脸的凶悍,真的是,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光了,我也不会要这样的男人!

     无意中再次接触到了秦寄南的目光,但见他的目光里都是气愤。

     知道他是为那个王爷的无理而怨恨,心下当时就暖暖的,他终还是关心自己的。

     只是,这会儿,就坐在了那个礤傂曼王爷身边的焸灵公主。

     转过头,小声和自己的父王说了些什么,边说边用手指指着秦寄南。

     陆芊芊没怎么多想。

     但是苏蓉儿却不愿了。

     她隐隐地觉得那个焸灵公主可能对自己是个威胁。

     她的父王那么张狂,在酒桌上就欲要抢大燕国皇帝之妃子,那她会不会和她的父王一样?

     她会看上了秦寄南么?

     怎么这刚刚她的目光可一直都在秦寄南的身上?

     果然,那个礤傂曼听完了女儿的话,很大声地笑了,对秦啸天说,“秦皇啊,说不定我们还能攀上亲家呢?”

     哦?真的?

     秦啸天大概也是想到了焸灵公主的意思。

     本来他是不想强着自己的九弟去接受一些他不愿意的事物的。

     可转眼看到了秦寄南注视陆芊芊时那温情脉脉的样子。

     心下就是一怒,答那礤傂曼王爷说,“如果是那样,可就太好了,这有利于两国的更友好发展呢!”

     秦寄南好像对周遭的一切都听而不闻,他的目光里只有陆芊芊一个人。

     那种脉脉的注视,既像是在怨,又像是在诉说。

     生死之劫演绎的爱恨纠缠5

     那种脉脉的注视,既像是在怨,又像是在诉说。

     这宴席上最精彩的一幕,就是驯化的野兽表演。

     这种表演,有点类似于现代有些国家里的斗牛。

     是由一个人在圈场里和一只猛兽周旋。

     这只猛兽得改了野性,不进攻人类。

     还得是那种稍稍带了些野性的动物。

     只有这样,表演起来,那才刺激又兴奋!

     就在大家都在全神贯注地看那只小猴子表演怎么在竿子上走平衡的时候,秦寄南悄悄把一只杯子推到了陆芊芊面前。

     他们之间相隔很近,那只杯子到了陆芊芊面前的时候,也不过就是瞬间,没任何人看到。

     陆芊芊心里一动,看到那杯子的下面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豁然几个小字,我在落雨亭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