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73
        宁太后在他身后喊,“你真的眼中没了母后了么?为了这个女人,你什么都不顾了么?”

         “母后,朕曾经失去的,朕不会再让她失去了,毒妃是朕的,她若不在,那朕必不会苟活在这个世间!”

         没有回头,秦啸天说完,身影一转,就出了慈安宫。

         你!你……

         你好狠啊!

         温宁太后一阵急火攻心,昏厥了过去。

         太后!

         太后?快传太医!

         那藏身在了慈安宫后面的萍贵妃等人都急忙奔了出来,又是给太后喝水,又是掐人中,好一通忙乱,总算在太医还没到来之前,把太后给弄醒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这样啊?”

         太后幽幽舒过一口气。

         眼前就浮现出了几年前的一幕,也是这样一个女子,也是一个不能容忍的狐媚子。

         她死了。

         看来,后来归来的皇上相信她死了,可并不相信她是发病而亡的,不然他今天就不会有那番话了,什么曾经失去的,今日不再能失去了!

         他这是在警告自己么?

         为了那样一个女人,他要和自己的母后对抗么?

         萍贵妃她们都是有点垂头丧气的,都知道,皇上若不听太后的,那那个毒妃不就更得了势了,无人敢惹了!

         “这下可糟了,那毒妃有了皇上的庇护,不是更要嚣张了么?”

         宋桓清不无担忧的说。

         一杯毒酒成全我的自由!12

         其他几位妃子也都低声表示赞同。

         “哼,她敢!”

         温宁太后怒斥了这一声,一口气痰噎在了嗓子眼里,她就猛的咳嗽起来。

         这又把周遭几个贵妃主子吓了一跳,又是捶背,又是抚摸胸口的。

         太医来了。

         温宁太后摆手对萍贵妃她们说,“你们都下去吧,太医给哀家看完后,哀家要休息下,哀家累了!”

         太后眼里很明显的都是疲惫。

         在这一次和自己儿子的战役中,做母亲的失败了,她感觉到了无限的酸楚。

         儿子大了,不由娘了啊!

         一众人了无趣味地各自回宫了。

         见秦啸天一直抱着自己朝龙樱宫那边走去,陆芊芊就挣扎着要下去。

         “皇上,奴婢的住处是在寒傲宫的,您……您不要……”

         她的声音不大,恍惚没了力气,连想要撒娇耍蛮都不能了。

         秦啸天看她眉心紧蹙,知她在忍受着凄楚,就笑着嗔怪她,“你啊,就是朕的傻瓜娘子,难道你不知道在朕的身边,就没人敢欺负你了么?”

         “皇上,您误会太后了,她没有欺负奴婢,只是太后太珍爱您,所以……您……您不要怪太后……”

         陆芊芊从小就失去了母亲,在她的心里,每一个做母亲的,无论做什么,那都是正确的。

         错的只是那些暗中兴风作浪的小人罢了!

         “你啊,真的是好傻啊!朕,真的希望你刚才这番话,太后能听到,她都要取了你性命了,你还在这里为她和朕之间做和解,你啊……”

         秦啸天一句怜爱的叹息,抱她的力度就稍稍大了些。

         陆芊芊闭上了眼睛。

         她不挣扎了,就这样吧,任由这个男人把自己带去任何地方,若是能有一双翅膀飞出这幽怨的深宫,那才是最好的去处啊!

         “娘娘,您……您没什么事儿吧?”

         见皇上抱了陆芊芊回来,小远和李三贵也都忙不迭地迎了过去。

         我很在乎你,你在乎谁?1

         见皇上抱了陆芊芊回来,小远和李三贵都忙不迭地迎了过去。

         “喊什么?她刚受惊了,传太医来给她瞧瞧。”

         秦啸天一声吩咐。

         “不,皇上,奴婢没事,奴婢就是有点累。不用劳烦太医了!”

         陆芊芊说。

         “那好,你们去准备下,等下朕要陪着毒妃去青韵洞里泡泡温泉……”

         啊?青韵洞?

         “不,皇上,奴婢不去那里,决不去!”

         那惊悚的一幕,顿时又活跃在了陆芊芊的面前。

         那恍惚梦魇的记忆,自己怎么能再次回味?

         “娘子,你怎么了?那里是个好去处,朕是想让你泡泡温泉,轻松一下的。”

         秦啸天很是奇怪。

         “不,奴婢不去,奴婢就想睡会儿,奴婢很累,求您了皇上奴婢不想去那里……”

         说着,陆芊芊的眼里就涌满了泪了。

         秦啸天太异样了,怎么那个青韵洞给她这样惊诧的感受?

         “那好吧,你们都下去吧。”

         秦啸天无奈,只好抱着她进屋子了,把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她的眼睛微闭着,气息也好像很是微弱。

         她的心,是真的累了。

         看她嘴唇有些干裂,秦啸天想要去给她倒一杯水。

         可是身子刚离开床边,陆芊芊就惊醒了,她一把抓住了秦啸天的手,“皇上,不……不要走开好吗?”

         她的眼神里都是惊恐,都是哀求。

         偌大的后宫给她的都是残忍的记忆,她的心很大,大到能容忍这一切!

         可她毕竟是个小女子,她真的身心皆疲,她想要有个安然的梦,梦的边缘,有个坚实的肩膀给自己倚靠!

         “好,朕不走,朕就在这里守着你!”

         秦啸天的心被一种柔软侵袭了。

         她的脉脉而羞,她的皎皎而语,和她那飞扬的个性,多少次打动了自己的心,多少次让自己隐忍不舍啊!

         她,睡着了,婴孩一般的恬静。

         我很在乎你,你在乎谁?2

         就那么默默地坐在了她的床边。

         看着她那长长的睫毛覆盖在了眼皮下。

         间或会有一丝的抖动,就如一种微小的琴弦,在轻轻弹拨。

         弹拨自己内心里那根柔情的弦。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那散落在了枕畔的三千烦恼丝啊。

         为什么你不能对朕,对一个爱你的男人倾诉你的心思呢?

         就这样陆芊芊正式从寒傲宫里搬回了漱玉斋。

         也是因为有祖训,不管是妃子,还是皇后都不能住进皇上的寝宫。

         所以,秦啸天命人在漱玉斋里收拾出了一个小的院落,当做了陆芊芊和容嬷嬷他们的住处。

         本来屋子里,秦啸天是要很豪华地装饰一番的,可是陆芊芊婉拒了。

         她说,皇上,奴婢的性子不好,保不齐那天会惹怒了皇上,皇上会再次把奴婢赶去了寒傲宫,而这漱玉斋呢,是皇上批阅奏折,看书的地方,奴婢被打入冷宫不要紧,要紧的是,等那时,皇上一看这一屋子里的装饰,不就又想起了奴婢的错处了?那皇上不就会心烦了?这实在是划不来的买卖,倒不如就这样好了,一切和以前一样,不管奴婢在这里,还是离开了,去的别的什么地方,皇上的漱玉斋里,都不会有什么遗憾留下,您说呢?

         “你……你这傻娘子,为什么要说这些呢?朕不会让你离开朕的,绝不会!”

         秦啸天说着,就拥住了她,多好的一个女人啊!

         她时时处处为别人想。

         可她想过她若真的走了,那别人的感受么?

         一旁听着的小远和李三贵,都是泪眼潸然的。

         “皇上……”

         依偎在秦啸天怀里的是陆芊芊。

         就在这一刻,从秦啸天胸口的剧烈起伏中,她感受到了他对自己那磅礴的感情了。

         心,蓦然一疼。

         皇上啊,难道你真的就一点都都不知道?

         **

         今天会多更,大家记得刷新来看!

         我很在乎你,你在乎谁?3

         依偎在秦啸天怀里的陆芊芊,在这一刻,从秦啸天胸口的剧烈起伏中,她感受到了他对自己那磅礴的感情了,心,蓦然一疼,皇上啊,难道你不知道,就是你,也有难为和不能为的时候么?

         怕只怕啊……

         陆芊芊住进了漱玉斋,这让宫里很多人不忿。

         她们纷纷跑到太后那里撺掇,说是这个毒妃分明就是一个狐媚子!

         皇上又不是谁一个人的,她怎么能独霸呢?

         太后有些叹息,看着眼前这些莺莺燕燕的后宫主子,“唉,你们光来吵哀家,有什么用?上次,你们也见了,皇上为了她都和哀家闹了,皇上毕竟是皇上,他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