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34
        r/&gt;

         他穿着淡色的衣衫,腰间是银色的玉龙束身带。

         修长的身量挺拔而清瘦。

         隐隐的透出一种清冽而儒雅的气质。

         他衣衫洁净,长相清秀,一点看不出来粗俗来。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4

         陆芊芊看到他的时候,他也正好在看着陆芊芊。

         两种视线碰撞的时候,那男人眼里明显有些惊艳与诧异!

         可能他同时也看到了礤傂曼吧,在他眼中,这简直就是标准的美女与野兽的翻版。

         陆芊芊心里琢磨着,这个家伙有点帅,可不知道他功夫帅不帅啊?

         那个人是和几个人一起来的,围坐在他周遭的人都是五大三粗的,面色黧黑,都是秋季了,那些个蛮汉们还光着膀子,在吆五喝六地闹腾着。

         那个年轻的男人坐在他们中间,有些不入流的感觉。

         可他怎么就和一些混江湖的搞在了一起?

         偷眼瞄了几次,陆芊芊很意外地发现,那些个蛮汉对这个年轻男人好像很是尊敬,那年轻人话不多,可只要说出来,那些蛮汉就有点俯首贴耳的趋势。

         嘿,看来事情有门!

         就拽上这个家伙好了,万一他是一潜力股,是混江湖的老大,那自己不就得救了么?

         那些蛮汉和礤傂曼手下这几个粗笨的奴才看来,旗鼓相当,只要他们双方打起来了,那自己趁机不就能脱身了?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怎么样才能打起来呢啊?

         陆芊芊想得头都疼了。

         她呆坐在那里,一筷子都没动。

         礤傂曼有些惊异了,“美人,怎么这些不合你胃口么?要再点点别的么?”

         “哦?再点点?那好啊,爷,奴家想吃那些人桌子上的菜,要一模一样的!”

         他这一问,陆芊芊突然就有了一个主意。

         “这还不简单!”

         礤傂曼有些豪气地冲那店小二招招手。

         “喂,伙计,照那桌子上的菜式给爷来上一桌,喏,手脚麻利点,这是给你的赏银!”

         “好唻,爷,稍后就到!”

         那伙计拿了礤傂曼的赏银,自然是笑逐颜开。

         冲后面就喊上了,“给五桌上一桌子八桌的菜式,要一模一样的,爷赏过了哦!”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5

         他这一兴奋,喊声就大了些。

         本来在这个大厅里吃饭,各桌是各桌的,都是陌路相逢,互不相识的。

         可这店小二如此一吆喝,那边八桌的客人可都就把目光看过来了!

         礤傂曼并没觉察到陆芊芊暗中在用计,他依然用了一双贪婪的眸子盯着陆芊芊的脸,还点着头嘟囔,真是秀色可餐啊!

         陆芊芊看到那些蛮汉眼里流露出来的恶意了。

         这明明就是挑衅,以为你是有钱的爷爷,是不是?

         那些人的眼神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陆芊芊心里在偷笑了。

         四肢发达了,头脑必然简单,这话说的是真理!

         只是她一瞥在那个年轻人的脸上看出了质疑,他的目光淡淡地看过来,好似在问,你个丫头片子,你想干嘛?

         陆芊芊明白那个年轻男人看出了自己的用意了,只是他大概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

         井水不犯河水的两拨人,干嘛非要搅合到一起?

         “对不住啊,我也是没办法啊!你要是个男人,就赶紧站起来,命令你的那帮人把这个老淫贼打个落花流水了,拜托了!”

         陆芊芊的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歉意和恳求。

         但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年轻男子很怕惹事,在那些蛮汉面对礤傂曼炫富的嚣张欲要站起来,过来争执的时候,那个年轻男子脸色一沉,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那些蛮汉就都乖乖地坐下了,看过来的目光依然是恨恨的,只是没了任何作为的迹象。

         哎呀,怎么能这样啊?

         看你白面书生一样,原来真的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啊!

         陆芊芊一看就有些急了。

         一边的礤傂曼却在催促了,“美人,吃好么?我们上去吧,你不是要洗澡么?”

         他怎么就那么下作啊?

         洗澡?和你一起洗澡,那还不如让我死了呢!

         陆芊芊心里发急,可又没办法,就有些气急败坏地瞪了那个年轻男子一眼。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6

         那个年轻男子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在她这一瞪眼后,那男子站了起来,然后就朝着陆芊芊他们这边走来了。

         陆芊芊心里一喜,心说,这下有戏看了,自己也有机会了!

         她眼睁睁看着他走过来,遐想着,他走过来,会对着礤傂曼就是一通怒吼,你个外域老鬼,你想干嘛?挑衅大燕国人,你瞎了眼睛么?

         然后礤傂曼再站起来,很不可一世地说,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竟敢如此无礼?

         接下去那个年轻人手朝后一招,那几个蛮汉就迅疾围了过来,一起怒吼,“我们管你是谁?爷爷这回就替天行道,好好教训你一顿,再叫你拐带大燕国美女?!”

         这些都是陆芊芊的暗想,她盼着这些暗想马上就能成为现实。

         那这个同福客栈里很快就会上演一出龙虎斗了!

         自己嘛,有心,就作壁上观,没有心,就脚底抹油,溜了!

         嘿嘿!

         她有些想笑了。

         可是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那个年轻男子并没像她想象的那样,对礤傂曼发难,而是绕过了他们,到了馆驿老板那里,不过是要了一壶酒,然后就又匆匆经过他们身边,回到了八号桌边。

         呃?

         希望落空了!

         陆芊芊气极了,使劲一跺脚,哎呀,疼!

         她禁不住就朝地下自己的脚看去,忽然她就在脚下发现了一物,那是一枚玉牌,上面刻画着一只龙,那龙纹细致,龙身攀缘着一片祥云,龙爪张开,龙须也是很清晰,一眼看去,这玉牌定然不是凡品。

         咿?

         这是谁的?

         刚刚好像还没有的。

         难道是那个年轻男子的?

         陆芊芊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里也一下就有了主意了。

         哼,你个胆小鬼的,你想要置身事外啊,我偏不让你得逞了!

         想到了这里,她笑颜对礤傂曼说,爷,也不知道这个镇甸上有没有赌庄啊,奴家这会儿啊身子不乏了,手反倒有些痒了,想要去一试身手呢。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7

         “哦,美人你擅赌?这可太好了,本王也是极其喜欢的。”

         礤傂曼大嘴都咧到耳根了。

         也是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他刚欲叫来小二问问,这里有没有赌场?

         陆芊芊就似有意似无意地把玩着那枚玉牌,“说,爷,也不知道这玉牌能值多少银子,想来用它做本,也能横捞一笔了!啧啧,好东西啊!”

         陆芊芊说着,一边用手举着那枚玉牌看,霎时很欢欣的样子,一边呢,就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对面八桌的那几个人。

         果然,她这一举奏效了。

         那边马上就蛮汉站起来了。

         用手指指着陆芊芊手里那枚玉牌,不无惊愕地说。

         “聿老大,那……那不是您的飞龙昭昭牌么?怎么?怎么在哪女子的手中?”

         随着他这一喊,那边几个男人的目光就再次把目光围拢了过来。

         “谁说这玉牌是你们的?你们叫声试试,它答应么?真是的,没见过世面,难道我们爷就不能有这样一枚玉牌?”

         陆芊芊这次可没等他们反应。

         而是直接把话接了过去,把事端挑了起来。

         “怎么就不是我们聿老大的?那飞龙昭昭是什么意思,你可知道?”

         有一蛮汉登时叫嚣。

         “你叫什么叫?什么飞龙昭昭不昭昭的,这在我眼里就是一块值钱的玉牌,我要拿它去赌,说不定啊,这一赌啊,就能赢回几枚这样的玉牌呢?”

         陆芊芊小嘴一撅,很是不屑地说。

         “哼,你倒是想,这飞龙昭昭哪里来的第二枚?天下就此一枚,那是我们聿老大的,你快还回来,不然……”

         那蛮汉有些火了。

         “不然怎样?”

         陆芊芊也不甘示弱。

         站起来,小蛮腰一掐。

         “你们以为我们爷是好欺负的么?”

         转而,她掉头对礤傂曼说,“哎呀,爷,您看看他们这是欺负奴家啊,就是看在您的面子上,他们也不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