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36
        么你的手下都是牛皮匠么?这赌局还没开始,他们那美梦就做上了?”

         哦?

         那聿老大闻听她的话稍稍一愣,看看陆芊芊脸上那淡然而镇定的表情,心说,看来这个女子还真是不一般,很少有人在这个时候还能如此的睿智淡定的?

         “都闭嘴!”

         聿老大反身对着自己手下人低低斥了一声。

         那几个蛮汉都不再做声了。

         倒是那个礤傂曼心里对陆芊芊的喜欢又更进了一步。

         秦皇喜欢这女子看来是有道理的,她不但美貌,而且机智过人!

         这比起自己王爷府里的那些王妃、小妾来,可强过百倍了!

         此女子自己定然要得,一定要带回可繖国!她对自己将来的用处可不是能小觑的。

         这样想着,礤傂曼的神经也就更绷紧了。

         他这会儿也有点后悔了,就不该听这美人的在楼下吃饭,这一吃,就吃出状况来了!

         可是,箭在弦上了。

         在众人的吆喝起哄声里,赌局开始了。

         就在那张吃饭的桌子上,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你也不服我,我也不服你的样子,都是藐视对方的姿态。

         由饭馆老板喊,开始。

         于是,先是由聿老大手执了骰子筒,只见他先是用骰子筒把几枚骰子盖住。

         然后拖住了往桌子边带去,就在那骰子筒到了桌子边缘的时候,他暗中用力对那骰子筒稍稍一按。

         也就是这一按的动作,那是很有讲究的。

         必须有一定的角度,那骰子筒口略略向上,与桌子面高呈水平线40度左右。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13

         必须有一定的角度,那骰子筒口略略向上,与桌子面高呈水平线40度左右。

         见他手腕一抖,那骰子筒就现在了半空中了,口朝下。

         骰子不但不落,而且随着他手势的动作,那骰子筒就好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汉一样,在他的手中不停左右划着弧线摇撼起来。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玩骰子的高手。

         陆芊芊也不由的心惊,看来这个人称呼是豹王,还是有些道理的。

         他那动作,那姿势,干净利落,一点也不见惊慌与拖沓。

         周遭的人都平息静气地听,只听那骰子筒内骰子撞击骰子筒的声音,致密焦灼,若许多的豆子尽落其中一般,点点都清脆缭绕。

         显然这是多点的征兆,也是能掷出豹子的前奏。

         众人的眼神都在那随着聿老大的手势,那眼珠儿都不转一转,生怕错过了精彩的一幕。

         时间好像在这个时候漫长了……

         但也就在一个突然的瞬间,一切都戛然而止。

         那骰子筒扣落在了桌子上,内中的骰子也在转了几转后,静然停下。

         一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了。

         都把齐刷刷的目光聚集子在了那个小小的骰子筒上。

         那聿老大抬起眸子,目光直视陆芊芊,那眼光里带着种刻意的挑衅。

         “开吧,豹子王!”

         陆芊芊说,其实,她已经听出来了,那骰子筒里的点数就是个豹子。

         果然,那聿老大拿开了骰子筒,一个豹子数豁然呈现。

         好哦!

         真高手啊!

         太不了得了啊!

         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叹了。

         那些个押宝在聿老大身上的人都是眉开眼笑,叫嚣着,“快,赢了,拿银子来!”

         而那些押在陆芊芊身上的人,都是有些颓然。

         心里同一个念头,看来,这女人就是女人,用来看看,欣赏欣赏美貌还可以,若是用在了赌场或是战场上,她就什么都不是了了了。

         你若输了,要保证我的自由14

         心里同一个念头,看来,这女人就是女人,用来看看,欣赏欣赏美貌还可以,若是用在了赌场或是战场上,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唉!

         “美人,拿来吧,快把我们聿老大的玉牌拿来!”

         那些蛮汉有人喊了。

         “是啊,快点拿来!”

         “怎么小姐还有什么话可说么?”

         那个聿老大本就没瞧得起陆芊芊,这会儿见陆芊芊的神色里露出了惊异,心里就有些狂妄了。

         “知道么?你和我赌骰子,那无疑是以卵击石!”

         “是吗?我还没掷呢,你怎么就知道赢家一定是你?”

         陆芊芊神色未动,嘴角却兀自显现一抹淡然的笑来。

         她这一笑,就好似一针定心剂,那些把宝儿押在她身上的人都叫囔开了,是啊,我们还没掷呢?怎么就能定下是你们赢了?

         “是么?看来你倒还是自信满满喽?”

         那个聿老大有些不屑地扁扁嘴。

         哼,你又不是鸭子,你扁嘴做什么?

         陆芊芊再无他话,而是就势拿过了那个骰子筒。

         所有的人都凝神注意了。

         女子掷骰子能有如此镇定悠然的表情出来,还真的是让人惊讶钦佩。

         陆芊芊在开始掷骰子前,视线落在了桌子上。

         就在她的面前,也就在最适合扣骰子筒的位置上,有一点缺憾。

         这桌子是木制的,而木制难免就会有一点两点的疤痕。

         当然若是在正规的赌场,那赌桌上是不会有丁点的疤痕的。

         那都是上佳的木料制作出来的。

         赌,在有些人眼里,那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能让一个人迅速成为穷光蛋。

         可也正是这些个穷光蛋辅助起了万千个为富不仁的奸商来。

         但是,今天的赌局是意外的。

         在饭馆里,也就没人计较那么多。

         再说,很多人都看不起陆芊芊,都觉得一个女子再怎么嚣张,那能怎样?

         你救我做什么?你是我的谁?1

         再说,很多人都看不起陆芊芊,都觉得一个女子再怎么嚣张,那能怎样?

         就能和豹王一样,也掷出个豹子来?

         那恐怕在一些男人的心里,是打死也不相信的事情了。

         不过陆芊芊此时不在意别人对女人是怎么看的,她在意的是自己能不能赢得了这一局。

         若是能,那就为自己赢得了时间,也更赢得了机会。

         所以,她的内心不能不说,没有紧张。

         但是她必须让自己镇静下来,她的面色必须沉着,她要以过人的胆识赢得这一局。

         她开始掷骰子了。

         那动作,那姿势都和刚刚聿老大有些雷同。

         看她锆白的手腕在摇动,而那骰子筒也在她的摇动下,发出密集的声响,很多人都不得不对这个美颜的女子刮目相看了!

         当她的动作停止了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都把头探了过来,都想看看这女子是否真的有令人震撼的一举?

         骰子筒在大家的目光中缓缓地拿了起来。

         让所有的人都瞠目结舌了。

         却只见那三枚骰子,两枚是六点的,可奇就奇在第三枚上,它竟是陡然尖立的,就立在了那桌面上的疤痕窝中,那个疤痕浅浅的,可那骰子站立起来,尖部正好就于那疤痕中站住了。

         于是,豁然六个面,从一点到六点就都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怎么会有如此效果出来?

         这要是按照数点的办法,那可是2枚骰子12点,外加这一枚六面,所有的点数21点,那可就是33点了啊!

         这简直……

         “这怎么能算啊?这是弄虚作假,骰子欠在了那个疤痕里,根本就不能算数的!”

         聿老大手下的蛮汉有人说了。

         是啊,不能算!这怎能算呢?这可是听所未听的事啊!

         有人起哄叫嚣。

         陆芊芊嘴角带着冷笑,眼光直望那个聿老大,“听说,混江湖的人都是讲义气的,那么以老大的眼光看,这一局是不是算数呢?”

         你救我做什么?你是我的谁?2

         聿老大也惊呆了。

         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弱女子会掷出如此诡异的骰面来?

         可是自己若现在说,这不算,是不是有点以男欺女啊?

         掷骰子最初也没讲下,说是这样的情况不算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