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13
        京都来报,萍妃怀龙种了?11

         “皇上,您就不用怪责李总管了,是臣妾非闹着要进来的!”

         她近前一步,施礼对秦啸天说,皇上,您明日就要开拔到边疆去了,作为您的妃子,臣妾想要来为您送行,难道有什么不对么?臣妾难道做了什么您不喜欢的事情,您要这样避讳臣妾,不给臣妾亲近您的机会么?

         她说着,就笑着,那种笑,倒也耐看。

         看看她今日的装扮,也不似往日那么浓妆艳抹,倒还看得过去。

         秦啸天毕竟心软。

         怎么说宋萍儿也是自己的女人,与自己也是情深意长过,自己怎么也硬不下心来,赶她出宫去啊?

         所以,他只得呵呵一笑,说,“难得你有此心,朕倒是错怪你了!”

         “皇上,臣妾一直就有心于皇上,只是皇上一直……一直都没觉察出来罢了!”

         说完这话,宋萍儿心中略略有些惆怅。

         不过,她的面上却依然是笑若花开般。

         自己此来那可是得了皇太后的懿旨了。

         太后说了,皇上领情则罢,若是再赶她出去,那太后就会来为她撑腰的。

         所以宋萍儿一点惶恐心都没有。

         这心内的忐忑去了,反倒让她镇静下来.

         说话啊,那笑啊,也就真实了许多.

         让秦啸天看去,也不那么假惺惺的了。

         两个人说话的当口,一边的奴才们就摆好了酒菜了。

         萍贵妃摆摆手,让他们都下去了。

         就是李三贵想留下伺候着,萍贵妃柳眉一竖.

         道,怎么公公觉得萍儿不会伺候皇上?会对皇上不利么?

         她这一说,李三贵也就只好讪讪着下去了。

         然后屋子里就只剩下了秦啸天和宋萍儿了。

         “皇上,来臣妾敬皇上一杯,祝皇上此去马到成功,打败那些太阳人,早日班师回朝!”

         宋萍儿巧笑嫣然着.

         站起身来.

         双手敬起了秦啸天。

         秦啸天多少是有些感动的的。

         京都来报,萍妃怀龙种了?12

         他没想到,平日里飞扬跋扈的宋萍儿,竟也有善解人意的一面?

         他很是爽快地接过了那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皇上,您真是好酒量,好胆识,您那么优秀,每次臣妾见了您,都不敢正视,真的好怕怕呢!”

         宋萍儿这几句话说的就有些嗲了。

         嗲的秦啸天心里有些异样。

         紧接着,宋萍儿又倒了一杯酒。

         “皇上,萍儿今日借着这杯酒,祝福我们大燕国春秋万代,永远兴旺,永远强盛!臣妾先干为敬了!”

         说完,她也是很利落地喝尽了杯子里的酒。

         不知道是做戏的本事大,还是她真的有点动情了。

         一瞬间的工夫,秦啸天竟在她的眼眸中看到了晶莹。

         这让秦啸天更为感慨,看来,这萍儿也是有所改变的。

         她今天的表现就一点也不嚣张,反而说出来的那话,怎么听都是识大体的意味。

         “好,朕今天高兴,就陪你多喝几杯!”

         说完,秦啸天想也没想,就又喝光了宋萍儿递过来的另一杯酒。

         就这样,几杯下肚,秦啸天竟觉得有晕沉得难受。

         眼前的宋萍儿的身形也是变了再变,由一个变成两个,还不断地在摇晃着……

         “萍儿,你……你怎么……”

         秦啸天心里疑问,这酒劲真的好大啊!

         自己酒量也非一般的好,怎么不过区区几杯,自己就醉了?

         “皇上,您醉了,臣妾扶您去休息好了!”

         宋萍儿很是得意地笑着,走过来扶住了秦啸天。

         “不,不,朕没……醉,这……这酒……”

         他支吾了几声.

         竟无力地瘫倒在了桌子一边。

         宋萍儿嘴角的笑更是浓郁了。

         她心说,皇上啊,皇上,您的酒量也不过如此啊!

         她在屋子里轻轻击掌.

         然后就有她的贴身宫女奔进来.

         帮着她,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皇上弄到了龙床上。

         你还是撞墙吧,那比较刺激1

         然后,那些奴才们就又都悄然退下了。

         此时的夜深了,更漏声响过了一下,偌大的深宫里,好像都渐渐沉入了熟睡中了,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

         第二天一早,秦啸天是被李三贵叫醒的。

         李三贵说是点兵出发的时刻到了,皇上,您是不是该起来了?

         秦啸天一听,一个激灵,就欲要起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身边,一条白若莲段的胳膊正紧紧地搂在他的胸前。

         秦啸天大惊。

         这怎么回事?

         稍一回神,他想起了昨天晚上宋萍儿的送行酒了!

         哎呀,自己怎么就那么糊涂呢?

         出发之前怎么能贪恋女色?

         而且还和她有了肌肤之亲了?

         自己可是对小婢子说过了,今生只爱她一个人,别的女人自己都视为草芥的!

         这若是她知道了,那定然是会伤心的?

         她此时为了自己,正在翠云庵里忍受凄苦,自己却在这里和别的女人寻欢作乐,这……这……

         平生还是第一次,秦啸天对自己是皇帝,要临幸许多女人,这一现状,很是厌弃!

         “皇上,您要走了么?臣妾……臣妾真的太爱皇上了,皇上,您的威风太强悍了!”

         宋萍儿也醒来了。

         她面带了羞涩,用手抚摸了下秦啸天胸前的胸肌,然后再看看自己赤裸着的身子,立时就用被子蒙住了头。

         她的话是说,自己与她……

         秦啸天如坠云雾中……

         怎么自己的脑海里,一点印象也没有啊?

         记忆好像在醉酒后,就全然消失了!

         “皇上,您该起来了,外面多尔戈军头都整装待发了!”

         是李三贵在催促了。

         时间容不得秦啸天多想,他起身,众奴才们伺候他穿戴好了衣衫。

         然后迈开大步,秦啸天就去了校场了。

         “皇上,您慢走啊,臣妾在这里等您回来哦!您最棒,最厉害了!”

         你还是撞墙吧,那比较刺激2

         “皇上,您慢走啊,臣妾在这里等您回来哦!您最棒,最厉害了!”

         他的身后,宋萍儿用那嗲的能酿蜜的声调在喊。

         秦啸天不由地就是一激灵,全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心头闷闷地想,她终究还是没变,就一个只会放浪的主儿,真是的,自己昨天晚上是吃错药了么?怎么就上了她的床?

         这若是小婢子知道了,那自己要怎么解释?

         脑子里胡乱地想着,队伍也就出发了。

         然后事情就到了这一步了。

         那个宋萍儿,她竟说她怀孕了?

         从日子算来,那倒也算是自己的孩子?

         可是北凡国的那个法师不是说自己不能亲近女人么?

         难道那毒盅失效了?

         这……这怎么可能啊?

         怎么想,就是想破了脑袋.

         自己脑子里也没一点记忆,是关于自己和宋萍儿的情爱纠缠啊?

         苍天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娘子,娘子,你不要再哭了,都是朕不好,还不行么?你怀了身孕了,不能太过伤心啊!”

         屋子里,陆芊芊还是在饮泣。

         秦啸天的心都要被她哭碎了。

         都是自己不好,怎么就那么没抑制力呢?

         当初,就该那个宋萍儿一进来,自己就把她轰出去的.

         然后也就没有今天这些尴尬而麻烦的事情了!

         这下,自己不但在小婢子的心里,是个无信之人了!

         就是在众将官的心里,自己也是威信落地了。

         他们心中毒妃娘娘那么好,可作为皇上的自己怎么忍心伤她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