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02
        陆芊芊心里一动。

         秦寄南还是看出了她心思活泛的意味了。

         他说,小婢子,就算是我求你,你好好在这里等着,你刚才被那个淫贼骚扰,我已经是三魂下掉了几魄了,你万不能再惹出事来了,知道么?

         “好了,我也求你了,你快去办事吧,不然皇上得什么时候能回来啊?你是想让我望眼欲穿啊!”

         陆芊芊朝外推着秦寄南。

         呃?

         秦寄南有些疑惑她的做法,和态度的突然转变,但他肩上的担子有万斤重,不容他懈怠,他匆匆地走了。

         出了泰兰歌城,就在通往边疆的官道上,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正在主人鞭子的抽打下,飞快地奔驰。

         路边的景致都像是着了魔的一样,在急速地朝后退着。

         那种退,快速得让人无法辨认哪些景物都是些怎么样的迤逦风情。

         马上之人,一袭深蓝色的紧身衣,眉宇俊朗,神情冷然,目光直视前方,胸中似乎有着火急的事情,恨不得那马儿能生有一双翅膀来,他就可以驾驭着它飞翔而去了。

         远处那是什么?

         那是谁?

         忽然隐约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她怎么会在这里?

         段弋扬硬生生地把马缰绳拽住,让马儿的疾驰缓了下来,渐渐地停在了那个女子的身边。

         “公主,您怎么会在这里?您的马是哪里来的啊?”

         段弋扬太惊奇了。

         他心想真是果然不出九殿下的预料,公主真的在半途中等自己,要和自己一起去薆毣城。

         原来就在昨晚秦寄南就让骑马的侍卫把马匹关进了宫里的马厩里。

         问其用意,他说,这是预防公主使性子,闹着骑马。

         可是没想到,公主还是骑马出来了,而且她骑得那马儿怎么看来很是熟悉?

         “弋扬,怎么样?我这马儿?”

         陆芊芊不无炫耀地拍拍那马儿身上的棕色皮毛。

         九殿下算准了您会跟去的5

         “这马?”

         段弋扬疑窦重生。

         “哈哈,九九那家伙,他让侍卫们把马儿送进了马厩里,就以为我没办法了啊!他真的是好笨啊!他自己的马儿怎么就忘在了美颜居住的后院马厩里了,他这可是宝马良驹啊!啧啧,我骑着它的时候,它还很是不乐意呢?我就在它耳边说,是九殿下让我来骑用你的,弋扬,你猜怎么着?它就乖乖地听话,让我骑出来了!”

         陆芊芊说着,都有点乐的手舞足蹈了。

         听的段弋扬是一愣一愣的。

         这个公主还真够有招儿的。

         没奈何,他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对陆芊芊说,公主,这是属下出城的时候,九殿下给属下的,他说,若是在半途遇到了您,就让您穿上,前路艰险,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意外情况,您又不会武功,所以这是用来给您防身的。

         这是什么?

         陆芊芊眼前的是一件不大的的衣衫。

         说是衣衫其实有些勉强,因为一般的衣衫是不会用金刚丝去做就的。

         而这件衣衫就是,阳光下,它竟闪着异样的亮光。

         “这是大燕国宫里传世的护体珍宝金刚软猬甲,先皇在世的时候,把它给了九殿下,九殿下嘱咐属下一定要您穿的,不然,就是属下不去了,那也不能让您去薆毣。”

         金刚软猬甲?

         金属的?

         会不会太重啊?

         陆芊芊摇头。

         我一个人奔波在路上就已经够疲惫了,再穿上这劳什子,那不是给自己添加负担么?

         “公主,您可以试试,这金刚软猬甲其实并不重,也非金属制作的,叫它这个名字只是说明它坚固无比,其实它就是一种云州天蚕丝做的,轻薄柔软,大小可变的,公主不信可以一试!”

         “真的?”

         陆芊芊有点不信,接过了了那衣衫,果然手中若无物感。

         哎呀,这还真是个好宝贝啊!

         她赞到。

         九殿下算准了您会跟去的6

         “不是宝贝,九殿下是不会拿来给公主的,就是这马那也是殿下的爱物,想必殿下是特意为之吧!”

         段弋扬说。

         陆芊芊一想,可能秦寄南就是像段弋扬说的那样,知道自己的脾性,是一定会前往薆毣城的,又怕自己慌里慌张的骑上了侍卫的马儿,不好用,所以,就故意让那些侍卫把马儿带回了宫中,独独留下了他自己的!

         他有如此的了解自己么?

         心里一暖,回头看看来时的路,默默在心里一声呢喃,“九九,你我今生无缘,但愿来世,来世我一定会等你!”

         这一路中的艰辛自不必说,陆芊芊和段弋扬是马不停蹄,星夜兼程,终于在半个月后,到达了薆毣城城域的范围内。

         就和那个太阳国淫贼男人说的那样,此城果然是三面环水。

         而且就在唯一的陆路那里,驻扎的军队迎风飘扬的旗帜上,他们远远地看到了一个豆大的苏字!

         这个卑鄙的小人,他果然是困主求荣啊!

         段弋扬恨得牙根痒痒。

         陆芊芊心里却对秦啸天有所埋怨。

         他能有今日的状况,其实都是他对自己的臣子过于包容迁就的原因,不若,怎么苏炳强这厮有此等胆量?

         只是,现在埋怨谁,那也是为时已晚。

         “公主,您会水么?若是不会,属下找个民家您先住着,等属下潜水进了薆毣城,探明了内中的情况,再回来禀报您好了!”

         会水吗?段弋扬,你不要小看人好不好?在现代的时候,自己可是大学游泳队的队长,曾经和几个同学一起在横渡过潘輙江,那可是当时上过电视报道的新闻呢!

         “公主,现代是个什么地方?还有那个潘輙儿江,属下怎么没听说过?”

         段弋扬不解。

         呃?

         陆芊芊很是俏皮地伸伸舌头,完了,得意过劲了!

         然后只是掩饰着说,那是自己过去的一点记忆,没什么的。

         九殿下算准了您会跟去的7

         见她不肯说,段弋扬也不好再问,只是很是疑窦地看了陆芊芊几眼。

         陆芊芊颇有点囧。

         两个人先后跳下了薆毣城周遭的三临江中。

         此时正是夜晚,秋风凉了,那江水也是寒瑟得紧。

         可陆芊芊身体上一点寒意都没感觉出来。

         她有点惊诧,但是很快就明白了,这是她身着金刚软猬甲的原因。

         原来那神物,不但能抵挡外来剑气刀光的伤害,就是御寒的作用也是非常明显的。

         心里越发对秦寄南滋生了感激之情。

         古时的城池外面,晚上没有现代城市的探照灯之类的照明用具,只是在城池外面悬挂了硕大的防风灯。

         等能看到那灯的时候,陆芊芊对古代人的头脑智慧真的是很惊奇的。

         那些灯并不是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竟在内中点燃了燃料,灯整个周身都是闪闪发亮的。

         自然,那照明的效果就很是清晰了。

         他们是从薆毣城的西侧的水中上了岸的。

         只是一上岸,就被人抓住了。

         那些人对陆芊芊和段弋扬两个突然游水来的人很是抵触,以为他们是奸细了,就叫囔着要把他们送去营帐里交由多尔戈副将处置!

         段弋扬知道这多尔戈是皇上御林军的总军头,这次也是随了皇上来到边疆的。

         皇上为主将,他自然屈尊为副。

         陆芊芊一听就有点焦急,为什么他们不说把自己交由皇上处置?

         秦啸天,他难道……

         这念头一起,那身上就不由地哆嗦了几下。

         “皇上呢?皇上呢,你们快带我去见皇上!”

         她情急之下就喊起来。

         “你是何人?”

         那擒住他们的的兵士头目问。

         “你们这帮瞎眼的猢狲,难道连她都不认识么?她是皇上最珍爱的毒妃娘娘,尔等还不赶快下跪问安!”

         段弋扬朗声说。

         那些兵士们听了全体都是一愣。

         九殿下算准了您会跟去的8

         真的是贵妃娘娘来了?

         这也太悬乎了?

         还没听说哪一个贵妃娘娘有横渡三临江的本事啊!

         众人正在猜疑中,就只见那边一众人簇拥着一个大将模样的人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