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00
        秦寄南本就一肚子的火气。

         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

         他原先打算就不出宫了,明天再来看看小婢子。

         可是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他的心里很乱,他想到后花园里走走。

         一个人默默地在院子里转悠了会儿。

         可是等回来的时候,他却很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人在驭风苑里。

         见到他回来,那个人也是一惊。

         九弟,你……你不是出宫了么?

         他是自己的四哥秦不凡。

         听着他这样问,秦寄南就有点不悦。

         心说,难道你是算准了我会出宫,你才来的?

         此时,那个苏蓉儿正坐在秦不凡的对面,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

         见他进来,话题戛然而止,谁也不说了。

         秦寄南对苏蓉儿视为无物一般。

         倒不怎么在意她和谁来往。

         只是进门就听四哥那么惊慌地问了一句,他就有些不高兴了。

         可是毕竟是兄弟。

         又当着苏蓉儿的面儿,也不好闹些什么。

         气氛陡然就尴尬起来。

         秦不凡稍稍坐了会儿。

         然后就找理由,说是焸灵公主一个人怕黑,自己得赶紧回去陪她!

         然后他就告辞走了。

         “怎么你吃醋了么?”

         他刚一走,苏蓉儿一句冷冷的话就抛了过来。

         谁是惊天阴谋的制造者!7

         从婚后,这个男人都没碰自己一下。

         他也不似皇上,有三宫六院,自己要排队,要等待。

         他不过自己一个妻子,为什么就那么薄情?

         苏蓉儿每天都在等待中度过的。

         她盼着有那么一刻,秦寄南会微笑着走过来。

         说,我美丽的新娘子,我们一起品尝爱的旖旎吧?

         但是每天给她等待的结果都是失望!

         秦寄南不是不回来睡。

         就是回来了也睡在书房里。

         压根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一千次地照过了镜子。

         镜子里的自己美丽嫣然,却他怎么那么的厌弃?

         他真的是被那个妖女迷惑了么?

         “你早点休息吧,睡眠不好,就容易胡思乱想!”

         秦寄南并不理会她话中的冷嘲热讽,转身就要去书房。

         不!你不能这样对待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苏蓉儿疾步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身。

         “求你了,南哥哥,不要走,不要让我一个人在这黑夜里哭,好不好?”她哭了,哭得很伤心。

         秦寄南有点动容。

         毕竟她也不过是一个女子,一个人爱另一个人有什么错?

         可错在,如果你知道了他不爱你,你还设计来强求,那样得来的不是苦酒一杯么?

         这能怪谁呢?

         “你早点睡吧,我还有事情要做!”

         说着,秦寄南就分开了她围绕自己的双手。

         “你!秦寄南,你好狠!”

         苏蓉儿被他的无情激怒了,她愤然咆哮起来了。

         “你不就是喜欢那个淫贱的女人么?她已然是你的皇兄的女人了,为什么还要勾引你?她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她破坏了我苏蓉儿的幸福,她是会遭受报复的,老天啊,就让那些无耻的男人杀了她吧,她该死,她必须要死!”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响在了苏蓉儿的脸上。

         她蓦然呆傻,“你……你竟为了她打我?”

         谁是惊天阴谋的制造者!8

         她的那种痛一时间瞠目结舌了。

         秦寄南看她那粉白的脸上是自己清晰的五个手指印,心里有点后悔,自己怎么能打她呢?

         可是想想她辱骂小婢子那些话,自己实在是不能忍受!

         苏蓉儿哇哇大哭起来。

         秦寄南眉心凝成了一个疙瘩。

         看也没看她一眼,然后迈步朝书房走去。

         可是当手就要推开那书房的门的时候,他的耳边忽然就响起了苏蓉儿那声诅咒了,她说要让一些无耻的男人欺负小婢子……

         想到了无耻的男人,他猛然心头一惊。

         瞬间冷汗都下来了。

         一个强烈的预感升腾在了脑海里.

         他暗叫声不好.

         然后掉转方向,直奔宫外而去。

         他人到了美颜居,在楼下就看到了正在走廊里来回轻走的舒雅了。

         心里登时就是一个疑问?

         这样晚了,她在那里徘徊什么。

         “舒雅?”

         他这一问,那边的舒雅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怎么了?你紧张什么?小婢子呢?”

         他自己都没觉出来。

         这一问里,他其实也紧张起来。

         “那个……那个南大哥,你听我说……”

         在秦寄南目光的紧逼下.

         舒雅就把白天里陆芊芊和自己商量的,要用酒灌醉了那个为首的太阳人。

         然后再从他嘴里问出想要的信息。

         什么?

         她这简直就是胡闹!

         怎么能够这样做?

         不行,我必须去制止她!

         秦寄南简直有点心惊肉跳。

         从来他都没如此惊慌过。

         他不敢想象在面对那个淫贼时小婢子的心情!

         她是那么率真,那么高傲的一个女子啊!

         一个连皇帝都不会放在眼里的女子。

         此刻却要去用美人计讨好一个无耻的淫贼,这简直就是逼着她自己去死啊!

         “南大哥,你听我说啊,你先不要啊!”

         舒雅死死地拽住了他。

         谁是惊天阴谋的制造者!9

         “你放开我,你想要做什么?你难道想看着她被伤么?她怎么能喝酒呢?”

         秦寄南怒不可遏。

         “南大哥,你先听我说啊!”

         接着舒雅,说出了,那个酒壶其实是双层的,一层装着的是水,而另一层装的才是酒。

         只要陆芊芊倒酒的时候,按住了那酒壶上的机关。

         那么给那个男人倒的就是烈酒,而给她自己倒的不过是白水而已。

         听到这些,秦寄南想心稍稍安然些。

         “我和姐姐定了暗号了,只要她有凶险她就立刻摔了手中的杯子,我听到了信号,就会冲进去,给她解围,所以我才一直在走廊里等着,等她的信号呢!”

         她怎么能不珍惜自己呢?

         保家卫国那都是男儿的事情,她怎么能孤身涉险?

         “错,南大哥你错了,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就是舒雅也想为大燕国出一份力气,舒雅活在这个世上已然是了无生趣,若是能投身到和太阳人的争斗里,那舒雅倒活的值得了!”

         舒雅的一席话,让秦寄南呆了一呆。

         刚才在宫里看到四哥,他说是要回去陪焸灵公主、

         大概在他心里,他早就忘记了这个美颜居里,有他的一个女人吧!

         这个女人把自己一生的感情和乐趣已然都给了他,他却并不在意啊!

         “舒雅,你不要胡说!”

         倒过来,他只能安慰起舒雅来。

         一方面,他的耳朵很是警觉地听讯着那个淫贼屋子里的声响。

         没有摔杯子的声音。

         倒是有那个淫贼的淫笑声,和陆芊芊说话的声音。

         秦寄南心里说不出来的疼!

         他兀自用手掌拍在了一边的木柱子上。

         那木柱子摇撼了一下,险些倒塌。

         “南大哥,其实你比我更清楚,不是么?一个替身,一个她人的影子,再怎么活那也不是自己,不是么?”

         舒雅的话凄楚得让秦寄南都有点不忍倾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