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96
        大大的花姑娘啊!

         其中一个男人松开了拽拉艳儿的手,几乎是踉跄着扑到了那女子身前。

         那女子并不笨拙,她一个灵巧的旋转,身上的衣衫立刻若盛开了的花瓣,瓣瓣都带着清香,霎时那香气萦绕在了这个屋子里。

         她躲开了那个男人的扑来,却嫣然一笑,“怎么大哥们嫌弃这里不好?”

         “好,好!”

         那个男人傻子一样的点头。

         “那是嫌弃姑娘不美?”

         “不,不,美,美,太美了!”

         那个男人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艳儿在一边看得恶心,恨不得啐口痰他们那脏脸上。

         但是她不能,而是奔到了那些个男人面前,娇笑着,说,大哥们,今日可是好福气啊,我们这位姐姐,那可是轻易不出来见客的,这是听说了,哥哥们那都是大豪杰,了不起的人物,很是敬仰,这才出来应酬的,哥哥们,都请坐吧,接下来的节目啊,那更是激情哦!

         “嗯嗯,是得坐会儿,得坐会儿,美人啊,来,坐哥哥旁边!”

         那个为首的男人一下子拉住了陆芊芊的手。

         美人计诛杀敌国淫贼7

         被他碰到的那一瞬间,陆芊芊的眉头蹙在了一起。

         她身后的舒雅是个机灵的女子。

         她见状,赶紧走过来,从中若有意,若无意地把陆芊芊的手从那个男人的手里抽了出来。

         “老板啊,快请坐吧,我们姐姐可是我们这里的头牌,不是人人都有幸见的,良宵一刻啊,可是千金哦!”

         说着舒雅做一副贪财女的形象。

         “钱的没问题,花姑娘的,要的,要的!”

         那男人的眼睛就像是在陆芊芊的身上扎了根了,怎么也拔不出来了。

         舒雅几乎把整个美颜居的女子都找来了。

         满满的一屋子的莺歌燕舞,这个哥哥,那个老板地叫着,时间不大,那几个男人就有点云山雾罩了。

         只是,坐在其中的陆芊芊紧紧地盯住了这些里为首的那个男子。

         他不高个子,有些胖,站起来那个子远不及秦啸天坐在龙椅上的高度。

         陆芊芊心想,这可真是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

         就这样的小太阳人还妄想着霸占别国的领土?

         那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是癞蛤蟆想投井自杀!

         “老板,您是哪里来的的啊?怎么就那么有钱啊?”

         她樱唇一动,语声都是那么清脆悦耳。

         “我……我来的地方很远,你不知道的!”

         那个太阳国人,还自作聪明的以为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哦,老板是来自远方啊?听说远方有狼啊,您来的时候,见过么?那些狼一定是很贪婪的,想要偷吃,却被猎手打死了,这可真是罪有应得啊!”

         陆芊芊的嘴角漾起浓郁的讥讽。

         呃?

         那个太阳人听了就是一愣。

         “哟,老板,您这样的本事,那么远都能到我们这里来,怎么会怕那些狼呢,是不是啊?”

         舒雅的手儿轻轻地拍在了那个男人的肩头上。

         那个男人一看舒雅那妩媚的笑,骨头都快酥了。

         美人计诛杀敌国淫贼8

         转头摸住了舒雅的手,“花姑娘,花姑娘,大爷亲个……”

         说着,那臭嘴就拱了过来。

         冷不防就被他在自己的脸上亲了一下。

         舒雅差点就把倒进嘴里的酒吐了出来。

         她的眉心都凝结在一起了,但强忍着咽下了那口酒。

         “啊?老板的吻好甜啊!”

         舒雅说着,就稍稍掉过头,在自己的脸颊上使劲擦了一下,对着陆芊芊愤愤地说,她奶奶的,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了,这个老淫贼!

         陆芊芊一下就被她逗笑了。

         一众女子围着那几个男人,就好像是要把他们都撕碎了,揉开了一样,一时间让那几个男人是昏昏悠悠的忘乎所以了。

         陆芊芊一边应付他们,一边就侧耳听着他们间或的用太阳语的交谈。

         有个男人说,“真的没想到这大燕国的花姑娘真太带劲了!”

         另一个说,那是自然了,这里不光有花姑娘,还有丰富的物产呢,若不,我们天王怎么会想要夺得这里的领土?

         “是哦,是哦,那个什么秦皇可真够幸福的,这里的花姑娘都是他的哦!”

         听这个人一说,陆芊芊就厌弃了,心说,你以为皇上是你们那样的无耻,那么的贪色么?他才不是!不是!

         他说过的,只喜欢我一个人,从今后!

         这样暗忖过,脸上就有点羞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

         大敌当前,还有心思想东想西啊?

         不过,她忽然就听那个为首的胖男人说,“秦皇那可是秋后的蚂蚱了,蹦跶不几天了!他现在的处境啊,那就够他折腾一气了,他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他会遇到那样的事儿吧!哈哈,那个愚蠢的皇帝,还觉得他是了不起的,他的手下都是英勇的呢?”

         “呃?大哥,怎么回事?他的手下怎么了?”

         有一个问。

         “哼,这些都不该你们知道,你们还是不知道好,不然……”

         他做了杀头的手势。

         美人计诛杀敌国淫贼9

         那些个男人都登时闭嘴了。

         从那开始,那些个男人就都没再说什么,只是和艳儿他们一起喝酒划拳,闹腾不已。

         看看已经深夜,再也没什么收获了,陆芊芊找了个借口走了出来。

         那个胖男人追她到了门口,“花姑娘,花姑娘,不要走啊,不要走啊!”

         他刚欲要伸手过来拉扯陆芊芊,舒雅和艳儿就奔了过来。

         她们两个人,一个人拽着那男人的胳膊,向里拉,“老板啊,我们姐姐这是去方便下哦,怎么您也要去么?来嘛,我们一起喝酒啊,等她回来就好了!”

         艳儿更是使出了所有的媚术,如一尾美人蛇般紧紧地缠绕着那个男人!

         那男人终于是笑呵呵地,花姑娘,都是花姑娘,来,喝酒……

         陆芊芊刚走出来,没迈出几步,她就被人一把拽了过去。

         “小婢子,你说,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是秦寄南,他的脸都急红了,眼神里的恨意闪着能杀人的凶光。

         心里蓦然就是一颤,他……

         “你不都听到了?若是他们能对我怎么样,你不早就冲了进去了?”

         陆芊芊知道他一直都是守在门外的窗边的。

         “呵呵,我……我不是怕你……”

         秦寄南堪堪地松开了拽拉陆芊芊的手。

         “怎么样?有没有听他们说些有价值的消息?”

         陆芊芊用嘴努了努楼下,再看看那边依然在喧闹着的花厅。

         秦寄南很快就明白了。

         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就下了楼,直奔后院子。

         在后院里,陆芊芊把自己听到的消息一一陈述了一遍。

         听完后,秦寄南眉头也紧皱了。

         那个男人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

         怎么皇上手下的将士就不英勇?

         对于大燕国的御林军,皇上是最有自信的,那都是跟着皇上南征北战很多年的,不要说是武功,那就是团结力,就是协作精神,也是举世无双的!

         美人计诛杀敌国淫贼10

         难道真的如江湖上人猜想的那样,太阳国人练就了金刚之身,大燕国的御林军拿他们没办法?

         这怎么可能啊?

         除非他们不是人?

         可是眼前这几个个子不高,样子不魁伟的男人不是人么?

         他们不正是太阳国人的代表么?

         从那个为首的男人那意犹未尽的话里可以听出来,边疆一定是出了意外的事情了,这事情还是很棘手的,不然皇上的大军不可能和后方失去了联络。

         早在三天前,秦寄南就和老臣杨景海已经秘密派一支马队,骑最好的千里马,奔赴了边疆,他们的使命不是前往边疆杀敌立功,而是去侦察边疆的动向,怎么会在自己的国内,皇上会和那些御林军一起失去了消息?

         忙活了半天,又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在院子里两个人呆立了一会儿,就有侍卫来了,在秦寄南的耳边说了几句,秦寄南一听,就对陆芊芊说,小婢子,宫里有事,我先回去了,你也赶紧休息吧,听我的,不要再去招惹那些人了,他们都该死!

         说完,他没得及陆芊芊问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