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97
        么,就和侍卫快速地走了。

         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陆芊芊的心情越发的沉重起来。

         如果此刻的状况连秦寄南都不能掌握的话,那时局会演变成什么样?

         这天的夜竟没有月儿,天幕是一片的漆黑,丁点的星光都不见。

         就如她的心里,茫茫然,没有一点光亮。

         一夜,她都没睡好,做了一夜的梦!

         梦里总是秦啸天在被一只狼追.

         那只狼,黄色的皮毛,耳朵很大,高高地竖立着.

         它张着血盆大口冲着秦啸天狂吼,那意思不杀了秦啸天,决不罢休。

         陆芊芊自己就在这个梦里,她很清楚地能看到那只狼的凶狠,也能看出秦啸天的疲惫,他好像是累了,连眼神也没平时的锐利了。

         她想冲过去帮他,可是本来看起来很近的距离,她却怎么也冲不过去……

         美人计诛杀敌国淫贼11

         秦啸天一直都像是和她若远若近的距离,反而那只狼离他越来越近了,眼看着他就要葬身狼腹下!

         啸天,快跑啊!

         陆芊芊急得拼命地喊起来,这一喊,她也就醒了过来。

         看看枕畔,已经被泪水浸湿了。

         她拭去了眼角的泪,咬咬嘴唇,轻轻一句,啸天,你在哪里啊?

         然后泪再次滑落。

         看看外面的天,已经是凌晨了,东方露出了鱼肚白,第一道霞光,就那么肆无忌惮地抛洒了过来,世界立刻就被它的红晕而笼罩着,那份无与伦比的华彩若某一位画家无意中的挥毫泼墨,只是偶然,却得自然,却得精彩!

         这是个美好的世界,为什么却有那么多贪婪无耻的人!

         恨,就像是一颗草种,种植进了每一个爱这个世界美好的人心里!

         如果春风拂过,那相信必然会有一个草色燎原的绚烂,那些无耻侵略他国的人,必将一个结果,那就是被那渺渺茫茫的草原所湮没!

         恨恨地想,陆芊芊起身,很麻利地穿好了衣裳,她去了前院子舒雅的住处。

         她这还是第一次来舒雅的屋子。

         之前舒雅邀请过她,说是要她过去,两个人一起坐坐,说说话儿。

         但是秦寄南都阻止了。

         他轻声说,他不能时刻陪在陆芊芊身边,那前院子里来往的都是些无耻的男人,他们的印象里,只要是出现在这个院子里的女子,那就都是他们花银子可以买到的,他说,他不想,他不在的时候,有别的男人用那么邪恶的眼神看小婢子!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舒雅就用一种忧伤而羡慕的眼神看着陆芊芊。

         陆芊芊那个时候沉浸在了秦寄南给自己的情意中,心里很是感动。

         她没来得及去细想舒雅那眼神里忧伤的含义!

         后来,琢磨,难道她是嫉恨自己夺走了秦寄南的爱?

         那一次,在她为秦寄南抚琴的时候,陆芊芊很明显地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温暖的情意,她是有心与他的!

         美人计诛杀敌国淫贼12

         那一次,在她为秦寄南抚琴的时候,陆芊芊很明显地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温暖的情意,她是有心与他的!

         所以,陆芊芊一直就没想要与舒雅深入两个人的关系。

         她惧怕,在舒雅心里,对自己是恨的。

         她暗中也觉得,秦寄南不让自己和舒雅过多的接触,可能原因也在这里。

         只是,这天早上,陆芊芊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她太想知道,昨天晚上她走了以后,那些男人有没有再说什么?

         敲开了舒雅的门,她刚刚起来,正在梳洗。

         “哎呀,姐姐来了啊,快进来,几次请你,你都不肯来,快进来坐!”

         舒雅看起来很是惊喜的样子。

         陆芊芊笑笑说,自己也是心里很闷,所以一大早就来叨扰她了。

         “姐姐,太客气了,怎么是叨扰呢?姐姐能来,妹妹求都求不到呢!”

         说着话儿,就把陆芊芊朝里让。

         陆芊芊缓缓地走进她的屋子。

         刚走了几步,蓦然她就发现了一件很是惊讶的事情。

         就在舒雅床边的桌子的上方,有一副悬挂着的画像,那画像是一对紧紧依偎着的男女的背影。

         看过去,那个女子显然是舒雅本人。

         可是那个男的?

         怎么就那么熟悉?

         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他……他是谁?

         陆芊芊的脚步硬生生地停下了,脑子里不停地琢磨着,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呢?

         “姐姐一定是看着他很熟稔,是么?”

         在她没弄明白那个人是谁的时候,舒雅语气淡淡的忧伤。

         “他……他是谁?”

         陆芊芊的心里很清楚,那个人绝不是秦寄南,可是他是谁?

         难道之前自己的猜想是错的,舒雅心中那个男人根本就是秦寄南?

         可那天那情景?

         “呵呵,其实舒雅也知道,之前有一次,舒雅是见过姐姐您的,就是前段时间,算算还是前几个月的一天,南大哥来了,心情很好,看他那么高兴,艳儿她们就闹着问,他是不是有了喜欢的女子了?南大哥和她们也是嬉闹惯了,就说,是啊,她可是个美丽而可爱的女子呢!她啊,叫我是九九!我很喜欢她这样叫我呢?南大哥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真的就像是一个热恋中的人那样幸福,那样开心!”

         美人计诛杀敌国淫贼13

         陆芊芊心泛起了酸楚,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在九九的世界里,竟是那么的美好!

         抽搭了下鼻子,她忍住了到了眼眶的泪。

         想起了那些被秦啸天欺负的日子里,她的心里对秦寄南是那么的向往,多么想化成一绺儿风,就那么卿然地飘去了他的方向!

         可是,她什么都没盼来。

         事实是她真的就成了大燕国皇帝的妃子,九九五哥的妃子,他此生再也不能逾越的鸿沟了!

         “可是,后来,南大哥再来的时候,脸上的笑意都没有了,他整个人都很颓废,他什么话也没说,可是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他受伤了,伤在情感上,伤在心里,任谁的话语也是无法让他释怀的。所以那几天,舒雅就一直试图用抚琴这样的方式来化解他内心的痛苦,因为……因为……”

         说到这里,舒雅忽然就泪满了眼眶。

         “因为之前舒雅的心里也曾忍受过那么重的伤,那些横七竖八的伤口就在舒雅的心里,凝结成了疤痕,也是去不了舒雅积郁满怀的惆怅啊!姐姐,姐姐,您知道么?明知道一个人他不爱你,你只是别的什么女子的替身,可你却深深爱上了他,那种折磨,真的是很彻骨的,姐姐,我……”

         舒雅说着,就泣不成声了。

         “舒雅……”

         陆芊芊抱过她,这个看似睿智优雅的女子内心里竟隐藏着如此深重的痛?

         她此时的样子若是被那画上的人儿看到了,会不会心生怜爱,懊悔过去对她的伤害?

         良久,舒雅才镇静下来。

         她用香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有些羞赧地说,真的让姐姐见笑了!

         “傻丫头,怎么会呢?”

         陆芊芊笑着安慰她。

         “其实,舒雅知道姐姐第一次看到南大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姐姐生气地跑开了,南大哥慌乱的不行,急急追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很沮丧,闹着去后院子里喝酒,艳儿她们几个是陪在场的,回来和我说,南大哥,那根本就不是喝酒,也就是举着酒杯子朝自己的嘴里倒而已,那样怎么会不醉呢?那一天,南大哥醉的不醒人事,那以后连着几天,南大哥都是在酩酊大醉中度过的!姐姐,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姐姐就是南大哥的意中人了,也就是他给我们描绘中,那个又美丽,又善良的可爱女子了!”

         美人计诛杀敌国淫贼14

         这下轮到陆芊芊不好意思了,她低下了头,心里埋怨秦寄南,他那天没追上自己,知道自己误会,干吗不回宫给自己解释啊?

         可又一想,他那个时候就是回去解释了,自己能信么?肯听么?

         再说,也就在那天夜里,秦啸天强要了自己,自己已然不是清白之身,还怎么敢奢望秦寄南的解释呢?

         唉,看来人世不过是一场阴差阳错的风花雪月罢了!

         舒雅走过去,用手抚摸着那画面上男子的后背,“他是我深爱的人,可是他爱的人却不是我,姐姐,你说我是不是很贱?明明知道他不爱我,却在他每次召唤的时候,义无反顾地去!”

         她眼中的泪一滴一滴的落下,那种凄楚,任谁都是难以目睹的。

         “舒雅,姐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但是只想说,你不要再傻了,忘了他吧!”

         “忘了?能忘了,我会这样痛苦么?姐姐,你不要误会南大哥了,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他所作的,不过是在替人受过罢了!”

         呃?替人受过?

         陆芊芊心里一惊,他是替谁?

         画面上这个男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