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65
        那边宋萍儿有些急躁,她实在不愿意让这个多事的男人再次和皇上有更深层次的接触了。

         “我说话要你插嘴么?”

         秦啸天恶狠狠地瞪了宋萍儿一眼。

         宋萍儿骇然了,喏喏退后。

         “我叫九九。”

         秦寄南说。

         “那她呢?”

         秦啸天的目光再次直视过来。

         呃?

         秦寄南有一瞬间的愣怔,他有些局促了,怎么事先忘记给小婢子想一个名字了?

         “这位爷,您可真是有兴致啊,这大难没事后,倒是关心起别人来了?奴家叫陆芊芊,是九九的妻子,怎么样?这个回答您满意么?”

         陆芊芊面带着微笑,嘴角的嘲弄很是浓郁。

         她的话让秦寄南都是一惊,她说她是自己的妻子?

         **

         真的很抱歉,今日有些别的事情让我几乎一整天都没上网,所以今天就只能发这些了,明天我加更,补上今天的哈,对不住了!!

         挟天子以令诸侯!1

         倒是秦啸天呵呵一笑说,“恩,不错,九九,你这个妻子有些厉害,看样子啊,你很宠她了,受宠的女人都是会有些跋扈的!”

         “她很好,很善良,我自然是会宠的。”

         秦寄南已经恢复了常态,话语里有些不掩饰的骄傲。

         默默地,好像听到了谁的一声叹息!

         秦寄南看过陆芊芊,她嘴角的倔强很清晰地展露在了他的面前,他知道她是赌气的,她赌气皇上的移情别恋,更赌气他的昏庸,怎么一个那么强悍的男人会变成这样?

         不料他们的话还没完,那边的秦啸天忽然就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很是痛苦地说,“不好,爷的头很痛,很晕!”

         然后他就扭曲了表情,身子也渐渐地瘫软了下去。

         “爷?”

         宋萍儿等人疾呼。

         秦寄南的目光里也是迅疾闪过忧伤,陆芊芊的心不由分说地被悬了起来,难道他受了内伤了?

         众人围拢过去,秦寄南和陆芊芊想要过去看看,却被宋萍儿拦住了,“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儿吧?别来添乱了!”

         “你这个人怎么不识好人心呢?我可不是添乱,我懂一些医理的,或许能给这位爷看看伤势!”

         秦寄南说。

         “哼,不必了,我们会找郎中给爷治伤的,用不着外人插手!”

         宋萍儿柳眉一竖,“来人,把爷扶上马车,我们下山去!”

         立时有几个侍卫围了过来,挡在了秦寄南的身前。

         秦寄南冷冷一笑,“你们也配拦着我?”

         说完这话,他身形一掠,只不过是须臾的片刻,就已经闪过了那几个人的牵制,到了秦啸天的面前。

         “这位爷,我给你看看,怎么样?”

         他对着秦啸天说,眼光中闪着的同样是皇族尊贵的锋芒。

         哪知秦啸天先是很认真地打量了他半天,然后又摇着头,貌似很诧异地问,“你……你谁啊?”

         **

         这个文快要完结了,大家再给我点时间哈,我不想结尾给人仓促的感觉!

         挟天子以令诸侯!2

         呃?

         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怎么不过刚刚一会儿,他就不认人了。

         “我……我是……”

         秦寄南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了!

         “爷不喜欢见生人的,你让开!哎呀,萍儿啊,爷头痛啊,快来给爷爷揉揉!”

         秦啸天说着就目光里满是温情地看去了宋萍儿那里。

         “是,爷,奴婢这就来了!”

         宋萍儿不无炫耀地朝秦寄南撇撇嘴,“你以为是你什么好人么?哼!我们爷不认识你,你什么就都不是!快让开!我们走!”

         宋萍儿那眼神带着怨毒,狠狠地瞪了秦寄南和陆芊芊一眼。

         然后她们一行人各自上了马车,掉头朝山下而去。

         陆芊芊楞在当场,就在宋萍儿的马车经过自己的身边时,她依稀听到了里面宋萍儿和秦啸天的靡靡之音,秦啸天竟一声声在叫她做心肝宝贝的!

         而那个宋萍儿更是声音娇嗲得几乎能滴出水来了!

         “爷,您摸摸啊,这里……这里都疼了,您受伤了,奴婢心好疼啊!”

         呃?

         怎么会这样?

         望着他们一行人的马车冲下了山。

         陆芊芊和秦寄南很是有些面面相觑,这变化是不是也太快了?

         “九九,他……他是不是精神出问题了?怎么会转眼就不认识人了?”

         陆芊芊太狐疑了。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现在我们必须要跟在他们后面,他如果真的是被摔伤了脑袋,那接下来,那些恶人是会利用他的,那样以来,国将不国了啊!”

         秦寄南一脸的忧郁。

         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句话是谁都明白的!

         刻不容缓,他们也急忙上了自己的马车,然后顺着秦啸天他们消失的方向直追下去。

         让秦寄南和陆芊芊都没想到的是,秦啸天他们也是到夷州去的。

         他们一路暗暗地跟随着秦啸天他们,也由此发现,秦啸天好像真的是脑袋受了重创了。

         挟天子以令诸侯!3

         他貌似一直都很痛楚,脾性也很乖张,有时会和宋萍儿眉来眼去地逗笑,有时就又对宋萍儿姐妹两人大声训斥,那种暴躁就好像他被困扰了,身心都有些无法解脱一样。

         “九九,我们必须得帮帮他,不然他真的会被毁了的!”

         陆芊芊眼中的焦灼已经很难用语言描述清楚了。

         恩。

         秦寄南的神色也很凝重,因为一直苦于无法接触到秦啸天,他也想象不到他究竟受了怎么样的伤?

         不过,有时在他们用饭的时候,秦寄南远远地看去,见秦啸天的眼神空无,貌似一点也没有了神采,好像废人一般。

         他内心里的惊讶太大了。

         其实就在那忘情崖上,在秦啸天被摔出马车的时候,秦寄南一点也不担心的。

         他太了解自己的五哥了,知道五哥的本事,不过是一次翻车,怎么会伤了他的要害呢?

         如果他真的那么软弱,他怎么会是驰骋沙场,令那些侵犯者望而生畏,心惊胆战呢?

         但现在看来,自己有些失算了。

         秦啸天是真的受伤了,而且伤在了头部。

         可恨的是宋家姐妹并没有为他找郎中治伤,只是一路在愚弄他,有时甚至当他的面出言讥讽,说什么老虎变老鼠了之类的话,可秦啸天就好似没听到一样,依然色迷迷地缠着宋萍儿心肝、宝贝地叫着……

         秦寄南和陆芊芊这一路都是心事沉重的,他们一度想要冲上前去,阻拦宋家姐妹带秦啸天奔往夷州。

         现在想来,夷州对受伤后的秦啸天来说,那就是龙潭虎穴啊!

         若是夷州城中真的有猫腻,那秦啸天此去不是正中了他们的诡计么?

         他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被摔伤后,表现的和那么的不正常?

         “五哥一定是摔坏了脑子了,他们却不给他治,不过现在他们也不急于取他性命了,也许他们觉得对于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来说,利用他,远比杀了他更有意义吧?”

         挟天子以令诸侯!4

         “五哥一定是摔坏了脑子了,他们却不给他治,不过现在他们也不急于取他性命了,也许他们觉得对于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来说,利用他,远比杀了他更有意义吧?”

         秦寄南说。

         “那我们要怎办?难道就是熟视无睹?”

         陆芊芊真的有些恨老天了,怎么就那么不眷顾天下的百姓呢?

         它让秦啸天这一受伤,不是要拱手把江山,把天下的百姓交到了那些心事歹毒的人心里么?

         “哼!熟视无睹?他们倒是想!我定要让他们看看,秦家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跟定他们,见机行事,决不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秦寄南的恨意就在眼眸中,他双手握紧,“小婢子,也许这是一个契机,能让幕后的小丑们都跳出来也说不定呢!”

         呃?

         陆芊芊一怔,不是很明白秦寄南话里的意思。

         但是秦寄南却冷冷地在嘴角漾起了笑意。

         从他的冷笑里,陆芊芊看出了他的斗志和坚定,心中的不安稍稍减少了些,她从心里相信秦寄南,知道他是绝对不会任那些恶人狂行的,就算是为了秦皇一族,更为了整个大燕国。

         他们和宋萍儿等人是一前一后进的夷州城。

         从远处能看到夷州城城门建筑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