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66
        很坚固,而且气势颇有些宏大,不似一个小小的边城该有的平淡与寂寂。

         而且很触目的是,就在夷州城门上挂着一个斗大的宋字!

         “这宋贼也太过嚣张了,这个夷州城不过是他的家乡,他并无职权在这里行使的,可他却如此张扬地挂了自己的名号,太可恶了!”

         秦寄南愤愤。

         “他这样做,守城的城主愿意么?”

         陆芊芊也是不解。

         “哼,这个守城的城主叫张德侅,是宋烩的门生,想必也是因了这层关系才做得这个夷州城主吧!”

         哦。

         陆芊芊应了一声,想说你那个五哥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昏庸,难道就不知道朝中大臣若是拉帮结伙,那是会有莫大的危害么?

         挟天子以令诸侯!5

         陆芊芊应了一声,想说你那个五哥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昏庸,难道就不知道朝中大臣若是拉帮结伙,那是会有莫大的危害么?

         可恨他为了宠幸宋家两姐妹,竟然置自己江山的危难于不顾啊!

         “其实也不能全怪五哥的,想想一个做皇帝的每天要处理的事情那是成千上万,若是事事都要亲历躬为,那早就累死了!所以,皇上才会有重臣,也才会重视大臣,殊不知,人的贪心使然,那些被受重视的大臣们忘记了皇上的宠,倒想着做那个凌驾一切的王者了!真乃是蛇吞象之举,可笑之极!”

         秦寄南毕竟是男人,他的思虑中能做到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问题。

         陆芊芊默然,或许,秦寄南说的是对的,秦啸天本身并不坏,上面颁布下来的圣旨也无过错,错的是那些得了圣旨而不照做的奸臣,是他们用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江山炖煮汤啊!

         两个人正在说着,而城门那边,也是热闹起来了,出来了不少的官员的样子,他们都是俯首跪下的,口中呼喊的却不是万岁,而是“恭迎两位小姐到夷州城!”

         已然下了马车的宋家两姐妹脸上都是笑,那种傲气的笑,就好像她们现在已经是站在了顶峰俯视天下一般。

         而秦啸天呢,竟然一直在马车里没见下来。

         秦寄南和陆芊芊正疑惑着,就看到有一个人走到了宋家两姐妹身边,与她们很是亲热地说着些什么。

         而那宋家两个妖媚的女子更是出手扶着那个男人,貌似很亲热的样子。

         呃?

         那不是宋烩么?

         他什么时候到的夷州?

         没听说皇上给他旨意,他可以离京返乡的?

         一个京官私自回乡,那可是死罪啊!

         看来这一切都是谋划好的。

         这个夷州城内很快就要上演一出卑劣的剧目了。

         那些躲避在幕后的恶人们,已经是隐忍不住了,想要跳出来做表演了了!

         挟天子以令诸侯!6

         只是可惜秦啸天依然被摔,有些疯癫了,不然此刻他看到了宋烩还不一剑就取了他的性命?

         迎接宋家姐妹的队伍很快就迤逦着朝城中而去。

         人多杂乱中,秦寄南和陆芊芊的马车也随之进了城。

         然后她们找到了一处驿馆,叫做静雅馆的。

         让那店小二把马车安置好了,又嘱咐他喂好马儿,两个人这才出了驿馆,悄悄地跟在了街上那招摇而过的欢迎车队。

         到了夷州城的城主府了,秦寄南看到了那府门上竟手书了几个大字,左边是包罗四海,右边却言囊括天下!

         此等张扬而目的跋扈的对子竟然敢明目张胆地贴出来,可见这个夷州城的城主是怎么样的嚣张了。

         试想,若是他的后台不硬,没有狼子野心,又怎么胆敢如此?

         只是在进夷州府的时候,秦寄南和陆芊芊看到,秦啸天从其中的一辆马车上下来了,然后那个宋烩看了他一眼,丝毫没有跪拜的意思,倒是嘴角一笑,说,“这个人是老爷我重要的人物,你们把他关起来,看好了,出了一点差池,我就要了尔等的性命!”

         “是,谨遵相爷命令!”

         他那些手下人应声了,随即带着秦啸天就要朝里走。

         “萍儿……萍儿,我想要你啊!”

         那秦啸天见有人来拉扯自己,一边挣扎,一边喊着宋萍儿。

         只是那宋萍儿看也不看他,一脸漠然的样子。

         秦啸天被带了进去。

         “咿,有些疑问哎,小婢子,你想,若是五哥真的脑子受伤了,失忆了,甘愿一路受他们摆布,那也说的过去,可他一身的功夫不会因被摔就失去了啊?此刻有人挟持他,他怎么不用武力反抗?”

         秦寄南和陆芊芊夹杂在了一些围观的人中翘首看着。

         “哼,或许你那五哥就是眷恋宋萍儿的美色,在她的面前酥软成懦夫了,怎么还会想到挣扎反抗?”

         陆芊芊的话里不无嫉恨。

         挟天子以令诸侯!7

         秦寄南看看陆芊芊,想说什么却又没说。

         陆芊芊被他一注视,就有点脸红了。

         自己刚才那话里的意味都是酸溜溜的,连自己都能觉察出来,更何况他人?

         有些羞赧,她微低下了头。

         但好在秦寄南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都是静默下来,这时倒是听到了街边百姓们在悄悄议论了。

         有的说:“你们看到没有,这城主啊可真的是宋宰相的好门生啊,昨天刚大肆迎接了恩师的到来,今天就是他的女儿了,那局势啊,了不得啊!大概皇上来了,也不过如此啊!”

         “是的,是啊,那两位是娘娘呢,此番怎么宋家人都回来了?这是要在夷州城中风光一下么?”

         有人插言。

         “风光?岂止是风光?你没看我们城里早就换了政策了么?山高皇帝远,这里啊可是宋家人的天下,也许啊……”

         那个人突然压低了声音,“也许啊,这天下真的要改型换代了呢?”

         “吴二,你就乱说吧,若是给人听去了,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另有人训斥他。

         “我说的是实话啊,看看这个城中的布防,可都不是秦皇的命令,而是宋家人的掌握呢,这些不正是说明了一个问题么?”

         那个吴二依然小声地嘟囔着。

         “你个混小子,你还说,你想要找死啊!”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用拐杖敲着他的脑袋。

         哎呀,娘,别打了!好疼的!

         吴二吓得撒腿就跑了。

         秦寄南和陆芊芊相互递了个眼色,心里都很清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没有所谓的空穴来风,宋家人的蛇蝎之心,看来暴露的不是一日两日了,只是秦啸天安坐在了龙庭上,无法聆听到百姓们的议论罢了。

         “九九,看来我们来对了!”

         陆芊芊说。

         “恩,是的,我也相信五哥想要带着宋家姐妹来这里的心思不完全就是游玩,一定有他的用意,只是可惜,他对情势估计不足,被那些个歹人害成了现在的样子了!”

         挟天子以令诸侯!8

         “恩,是的,我也相信五哥想要带着宋家姐妹来这里的心思不完全就是游玩,一定有他的用意,只是可惜,他对情势估计不足,被那些个歹人害成了现在的样子了!”

         秦寄南还是了解秦啸天的,他怎么也不愿意去想自己的五哥是一个昏庸和荒唐的皇帝。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晚上我去探探城主府,我倒要看看五哥的伤在哪里?是不是真的如他表现的那样没有了任何抵御能力和主张?”

         秦寄南说着,眼神里的光就深沉起来。

         呃?

         原来秦寄南一直不相信自己的五哥是真的受了重创了,可他的表现?

         他对那个宋萍儿说的话难道有假?

         难道他是在演戏?

         那他的演技也太好了点吧?

         陆芊芊满腹疑窦。

         入夜,天色有点阴沉,偌大的天幕上没有丁点星光,更不要说月儿了。

         好像这一夜,它们都商量好了,去别的什么地方玩耍去了。

         不过,这也倒让陆芊芊有些高兴,这样夜色不是更容易秦寄南探进城主府么?

         秦寄南从驿馆里走了后,陆芊芊的心就忐忑不安起来。

         那个宋烩既然有了反叛之心,定然是做了周密的策划准备的,若是他们发现了秦寄南的所踪,那可怎么办啊?

         现在的真相已然步步在自己和秦寄南的推理下清晰起来。

         这个宋家父女显然是包藏祸心的。

         就算不是反叛的首领,那也是中心人物。

         他们已然把皇上夹持在手了,相信下一步就会利用皇上在大燕国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达到最终巧夺皇权的目的了。

         这个时候的时光好像走得是那么的缓慢。

         那种等候中的焦灼让陆芊芊几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