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154
        他的好,他的爱在哪里?

         他屡次带给自己的不过都是伤害罢了!

         眼睛直直地瞪着木床的上方,在那个小黑屋子里待了那么久,她的脑子里曾不止一次出现过他的容貌,他的激情似火,可每每想及了他的好处,紧跟而来的就是他的无情,心便荒凉着沉入了深渊。

         本个月的时间,陆芊芊的身体总算是有了起色。

         那是一个晴朗的天气,有微风,有阳光,世界就那么闲散着在缓缓前行。

         一早,秦寄南就去了漱玉斋。

         他是来带小婢子走的。

         面对秦啸天,两个人四目相对,谁都没说话,可是谁的心里都是不平静的!

         “小九,能不带她走么?”

         不过一些日子,秦啸天就好似太过颓然了,一双眸子里依然有神,却隐忍了浓郁的伤感。

         小婢子,我要带你走!11

         “五哥,不是小九执意要带她走,是这个环境逼迫她走的,她怀了身孕了,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难道你想看到她再次被人设计了,你还想继续承受那份寻找她的焦灼?”

         秦寄南说着,苦笑,“皇上,知道你不承认她腹中的孩子是你的,可是小九却知她是自己的嫂子,多么不公平哦,同样的一个女子,给我们的感受是如此的不同?小九很后悔,真的很后悔,后悔的原因五哥你知道么?爱,这东西啊,没有忍让一说的,否则只是会害人害己!”

         秦啸天无言。

         他怎么会不知道小九话里的意思!

         他自己也很清楚,在对于刚开始小婢子和九弟的感情上,自己是起了一个横刀阻拦的作用的。

         最终他还是沉默了。

         皇上的沉默就是一种默许。

         也许,九弟说的是对的,她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才能生下腹中的孩子,那个孩子……唉!

         进的了屋子,秦寄南对陆芊芊说,小婢子,你准备好了么?我要带你走!

         “走?”

         陆芊芊骤然一惊。

         “是的,走,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让你的心能安然下来,让你过你喜欢过的生活!”

         秦寄南微笑着,一种满是怂恿的笑。

         “那……”

         不禁地,她问了一句。

         只一个字,秦寄南已经明了了她的疑惑的含义。

         “皇上就在外面,要不要叫他进来,你……你们……”

         “不,不,不要了,我……我跟你走!”

         说完了这席话,泪水蓦然就模糊了她的眼睛。

         “乖,不哭,不哭,你会快乐起来的,相信我!”

         一阵痛涌上了心扉,秦寄南用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滴。

         马车等在了漱玉斋的外面,小远和容嬷嬷扶着陆芊芊走出来的时候,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在。

         但是,却隐隐的感觉空荡荡的院子里到处都是眼睛,那些眼睛像是一种幽深的牵引,都在暗中窥视着什么,不过是一双双的眼睛,却给人以阵阵冷寒的煞气!

         小婢子,我要带你走!12

         但是,却隐隐的感觉空荡荡的院子里到处都是眼睛,那些眼睛像是一种幽深的牵引,都在暗中窥视着什么,不过是一双双的眼睛,却给人以阵阵冷寒的煞气!

         他没有在院子里!

         他竟没有在院子里!

         一种无法克制的伤感迅疾在自己的内心里翻腾,他终究是无情的,就连自己走,他都是漠然的。

         使劲抽搭了下鼻子,陆芊芊再无犹豫,挣脱开了容嬷嬷和小远的手,径直走到了那马车前,倔强地一个人上了车。

         才不过刚放下了那马车的帘子,她的泪就如雨水般倾尽而出了。

         他……

         他怎么会如此狠心?

         他全然不在意自己的去留么?

         好像人就是这样的怪,当你被呵护的时候,你不觉得怎么样,可是,如果发现你被忽视了,被遗忘了,那份心情,却是难以平衡的。

         感情,也许就是这样的,错综复杂,恩怨难解吧!

         马车渐渐地驶离了漱玉斋。

         一个高大的身影就那么站在了漱玉斋院子里那棵古老的银杏树下,那粗壮的树干遮掩了他的所在。

         其实她从走出了那间屋子,她的每一个动作,她每一步的走动,她的神情,她的憔悴,她那种无比伦比的美,都在他的眼底里,都让他怎么都不能忘记!

         当看到她一脸的幽愤,甩开了嬷嬷的手,自己上车时,她那单薄的身子显得是那么的孤单?

         她是带着失望走的!

         这一点秦啸天比谁都清楚,可是又能怎样呢?

         九弟说的,要让她干干净净地走,不带走这宫中的一丝一毫的腌臜!

         那些于暗中的眼睛,若是看到她的失落,她的颓然离去,那是不是就会放过她,不再当她是眼中钉?

         仰天长叹了一声,他眼中的晶莹好一会儿才渐渐消去了。

         等从那树后走出后,他的面上又恢复了强悍与狂妄。

         “李三贵!”

         他喊了一嗓子。

         小婢子,我要带你走!13

         “是,皇上。”

         李三贵急忙赶来,跟在了秦啸天的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御书房。

         “皇上,也许九殿下是对的,这里的环境的确是不适宜娘娘,或许等等,再等些日子后,娘娘会回来的,您不要太难过了!”

         李三贵跟了秦啸天很多年,皇上的一言一行,他都是了解的。

         尤其是在感情上,皇上走的并不是一条坦途。

         从璇贵妃娘娘的死给皇上的打击,然后到了今天,毒妃娘娘的一切,皇上其实一直都是隐痛的。

         只是能了解皇上的人很少。

         或者说,有胆量去深刻了解皇上的人太少。

         就是那暗中的对手,他是渴望能看清楚皇上的心理的。

         但皇上怎么会是那个任人揉搓的主儿呢?

         “你去查得怎么样了?”

         秦啸天脸色阴沉,就是声音也透着疲惫,但是目光里的恨意却是一览无余的。

         “回皇上话,得到了暗信,说是她和他接触过几次,都是独自的,暗信不敢太过靠近他们,所以听不清楚他们的话,但他们却是无耻的……”

         李三贵的话没说明,这算是宫里的清规戒律吧,一个做奴才的时刻要记住自己的身份。

         哼!

         一阵愤然,他手中的一只青花瓷的杯子淬到了地上。

         应声而碎。

         李三贵赶紧跪下,“皇上,您请息怒,稍稍等些时日,若是掌握了实际,那到时就不怕他们狡辩了!”

         “不,朕已经不能再等了,既然他们数次逼迫朕,那朕就和他们来个决战好了,朕畏惧过谁么?”

         秦啸天愤然挥手,眼中的一滴泪,就在这挥舞中,悄然落去。

         他知道九弟和小婢子的感情,他也不怀疑九弟和小婢子的为人,可俗话说,日久生情,他们天天面对面,难免会……

         更何况他们之间本来就有情!

         若是自己继续忍耐下去,那成功的把握显然是是会大一些!

         小婢子,我要带你走!14

         可是如果因这等待失去了小婢子,那自己的成功又会有什么意义?

         “李三贵,你吩咐下去,今天午膳朕要在如花宫里用,一并叫上清贵人!”

         “皇上?”

         李三贵有点犹豫。

         “还不快去!”

         秦啸天怒吼。

         “是!”

         李三贵迅疾走了。

         小婢子!

         秦啸天的拳头握紧了,脸上呈现出痛楚而不舍的神情,一张俊俏的脸蛋,一双流波溢彩的美目,都在这时浮现在他面前,他的心向往着,恨不能现在就追出宫去,把她从那马车上抱下来,再也不松开她的手。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

         又为什么人的贪婪如此的狂妄?

         蛇真的可以把一头大象吞下么?

         哼!

         他冷哼一声,他的手一扬,手边的一支笔就飞了出去。

         只听得一声响,然后那笔就有了神助的力量一样,直直地插进了对面的窗棂上!

         自作孽不可活!

         他恨恨一句,眼光里的锐利比寒刀更利!

         马车一路颠簸着,到了一处所在。

         下了车,陆芊芊才发现他们又回到了清心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