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本来我以为是个恶作剧或者有人发错了,之后也没有再收到类似的消息,所以也就没有管它。”调到那条短信的界面,诺埃尔将手机放到了桌子上,“因为内容有点奇怪,我就没有删掉,或许能从来电号码查到一点消息”

     虽然可能从对方的手段来推断,不一定真的能查到什么,但是有方向总比没有方向要好一点,而且也不一定就真的什么都查不到。

     棕发的巫师向后倒在了椅背上,“反正手机也刚买没多久,没什么不好搜查的地方。”

     何况要是真有这么个家伙在自己背后计划些什么,那感觉可真不让人感到宽心。

     “从对方能知道那位英国朋友的事情来看,诺埃尔你也可以再想想什么人比较有嫌疑。”霍奇这么提醒,见到对方皱着眉点了点头,伸手就要去拿手机,却突然一阵震动,似乎是又有一条短信被发过来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到这个手机上了,就连诺埃尔都重新直起了身体看向了桌上。

     “你何时回到我身边……”向来都好像十分官方的bau的主管,就连念这种句子的时候,都保持了一种看上去就正直得不得了的姿态,但其中的内容还是令人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听上去像是个苦等的痴心人。”摩根这么评价,可语气显然不是什么赞赏,反而还有少许的讽刺意味。

     对于这位黑人侧写师的话语,墨绿眼瞳的探员表情看起来并不怎么好,开口的语气凉凉的,明显对于这样一个家伙没什么好感,“听上去像是个有妄想的变态。”

     “但这个变态显然有着不错的智商。”一旁的博士作出了比较中肯的评价,然后就看见诺埃尔的脸色更加糟糕了,意识到自己措辞可能有点问题,解释道:“我是说,虽然他是个不太让人喜欢的家伙,但是客观上的分析还是……”

     诺埃尔挥了挥手,打断了瑞德的解释,神态看上去有些疲累,这种情绪出现在这个人身上,总叫人不太能顺利的继续说话,他说:“我知道。”

     于是年轻的博士就愈发感觉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如果是平时的诺埃尔,见到对方这个表情,或许还会去缓解一下这种尴尬,但是这个时候的诺埃尔,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所幸,博士本就不是一个心理脆弱的人,并不会因此就怎么样,只是对象是自己的队友,愧疚的感情就更多了点。

     然而首席侧写师的关注点和其他的成员不太一样,他的语气还是很温和的地开口道:“诺埃尔,之前英国的案子怎么样了?”

     知道对方是在说谁,诺埃尔摇了摇头,“不是他,那个家伙宁可写信也不会发短信。”

     闻言,摩根挑了挑眉有些感叹道:“这个时代,会有这样的爱好的人可不多。”

     听到对方这么说的巫师表情有些莫测,“事实上……还是有很多的。”

     摩根看了看棕发的博士,赞同地点了点头……诺埃尔对此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所以最后可以顺着线索查下去的就这么多了。记忆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要说谁比较有嫌疑,那似乎好像谁都有嫌疑,但是如果要说谁没有嫌疑,又好像真的其实谁都没有嫌疑,何况,这种家伙,在多半的情况下,都不太会被注意到。

     鉴于有了这么一出,诺埃尔决定今天还是待在bau里不回去了,反正他一个人住,回不回去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反倒是要是回去了,连fbi都敢炸了,天知道那个家伙会夸张到什么地步,而且手机暂时也上交了,回去以后如果有突发情况联系起来也不太方便。

     或者换一个角度想想,看对方今天发过来的消息,要是他回去了,也可能那个家伙会直接出现在他面前?

     但是再想想第一条短信以后对方做的事,要说可能会直接出现,那也不一定。一边咬了一口从加西亚那里拿过来的巧克力,棕发绿眸的侧写师一边这么想。

     甜腻的味道在口腔里扩散开来,糖分浓重,似乎全无苦味,累积之下会有一种过分腻人的感觉,诺埃尔喝了口水,放下杯子看向了自己只有桌面的电脑屏幕,有种毫无头绪的感觉。

     据说那个号码只是一次性手机,再加上小型炸弹这样的东西,做出这种事情的,很大可能是麻瓜界的人,但是麻瓜界……除了bau和阿黛拉,麻瓜界还有什么人会跟自己有交集?如果要从侧写来看,按理来说,这种人可能是生活中对于他来说不太能注意到的角色,可这种角色又太多了,范围非常广泛。

     目前来说他能想到的稍微有点可疑的就是那个来送信的人了,本来这样突兀地跑过来送信就很容易引人怀疑了,并且如果是这样的身份,那么能从信件里知道阿黛拉和自己的手机号码是十分顺理成章的,只是要潜入fbi还安放炸弹……从刚刚他在加西亚那里看到的资料上来说,对方也并没有这个能力。

     “你还好吗?”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诺埃尔转头看了过去,是背着斜挎包的棕发博士。

     诺埃尔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什么问题,随即有些疑惑地反问道:“我现在看起来脸色很糟吗?”

     在之前分析的时候他的心情是不太好,毕竟收到这种短信总是不会叫人高兴的,不过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平静下来了,这样思考的样子难道看上去让人不放心到要来问一下了吗?

     “不,只是你看上去很苦恼的样子。”这样说着,对方又抓了一下挎包的背带。

     “只是没什么头绪而已……”看着杯子里一点花纹都没有的清水,浅棕色短发的探员又皱起了眉,“每一个可能的人选都是只有部分条件符合,简直相当于一个可以待选的人都没有。”

     瑞德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微微侧过了头,“那也可能不是个人呢?比如那些符合条件的人相互合作,只是其中某一个人进行了提醒?”

     “但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说到这里,诺埃尔奇怪地看向了身边的博士,“这一点你应该也是知道的才对,当时的资料你也在场。”

     闻言,博士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接着道:“说不定我们漏了什么更加不容易被发现的把他们连在一起的线索?”

     诺埃尔挑了挑眉,对此不置可否。

     “不过,说起来这些都是最近一段时间你接触到的人。”博士推了推眼镜,换了一个思路问道:“有没有可能是很多年以前就认识的人?”

     诺埃尔将自己桌上的杯子稍微往边上移了移,目光又重新放回了自己的电脑屏幕上,回答得完全不假思索:“可能性完全是零。”

     “你看上去连思考都没有。”瑞德这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是的,那并不太需要思考。”因为那基本都是连手机都不太会用的家伙,更别说是炸弹了。诺埃尔点开了外卖的网页,转回来侧身靠在了椅背上,重新看向了对方,扯出一个笑容道:“要帮你一起点一份吗,博士?”

     对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于是诺埃尔就重新看向了电脑,“你吃什么?”

     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回答,诺埃尔转回去看了一眼博士,理解性地又转过来了,“那就跟我一样好了。”

     点完餐,诺埃尔看了看仍旧乖乖坐着的瑞德,起身给对方也接了一杯水放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将自己的椅子转了个方向,重新坐了下来,交叠了双手看向了对方,略微歪过了头道:“那么,瑞德博士是要来给我做心理辅导吗?”

     话是这么说,但是看这场景,似乎他才是那个来做心理辅导的人。

     戴着眼镜的博士双手捧着杯子,水并不很热,也就没有蒸气将镜片给模糊起来,一切都看得很清楚,他紧了紧手,然后道:“也许你并不需要?”

     “如果你认为我需要的话……”新来的探员笑了笑,“或许能因此找到一些新思路呢?”

     博士低垂着头,目光似乎落在了水杯中自己的倒影里,从诺埃尔的角度只能看到对方垂下的眼帘和都要与镜片相触的睫毛,他听见对方说:“你没有一点头绪……”

     这下诺埃尔再一次感到对方奇怪了,今天晚上,面前的博士看起来都不太对劲,明明白天还好好的。

     “诺埃尔,我想问一下……”似乎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场景,话说到一半卡住了似的没有说下去,一样熟悉的声音却是在另一个地方响起的。

     诺埃尔望向门口,一样的棕发,一样的眼镜,一样的针织衫,一样的挎包,甚至是一样的面容……唯一不同的是门口的那位博士手里还拿着两杯咖啡,而他面前的这一位博士则是自己不久前才交到对方手里的水杯。

     这世上确实是可能会有两个长得十分相像甚至是一模一样的人的,可是能够潜入fbi不动声色地安放炸弹、并且轻易地销毁掉录像的人……

     一瞬间,诺埃尔感到十分可笑,于是他也就真的笑了出来,看着自己面前的“博士”开口道:“我确实毫无头绪,那不如你直接告诉我吧?”

     “你总是令我伤心……”伪装成了博士的人将手中的杯子小心的放好了,然后才起身抓住了眼前人的手臂,凑近了对方轻声道:“哥哥。”

     真正的瑞德博士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里面的两个人消失在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