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实力演员果然不是吹出来的,沈希托着下巴紧紧盯着正在演对手戏的魏明和白慧珊,那张弛有度的动作和语言神态连沈希这个刚入行没多久的都看出来了,非得经过时间的磨练才能达到那么娴熟自然的程度。

     赵梦思此时正在边上咔咔咔地拍个不停,照片不能外泄,实在是一大憾事,她只能暂时留着自己默默欣赏,“天哪!沈希你快看,安一然好美啊,端庄大方,雍容华贵说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吧。”

     沈希看着镜头下的安一然,也不得不承认赵梦思的话总结得很到位,安一然据说家庭背景很是过硬,一出道走的便是端庄优雅的路线,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会让人觉得卫子夫就应该是这样的。

     沈希的戏份还在后面,所以一整天,沈希和其他配角演员一样蹲在外围欣赏主角们斗戏,虽然演的人不是她,但她仍然看得很激动,像是浑身打了鸡血一样。

     就在她沉醉其中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沈希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倒吸了一口凉气,挤开人群走到安静的地方才把电话接通。

     “喂,程先生。”

     “在哪儿呢?”有几天没有听到程子浩的冰冷声音了?沈希几乎已经忘记他的存在了,他不在的时候沈希过得太过逍遥自在,这一回来,她心里有点怵。

     “在剧组呢。”沈希老实回答。

     “回来。”

     可是这边还没有结束,沈希打算跟组里的人一起收工的,主要是对戏太精彩,能让她学到不少东西,“戏还拍着,程先生——”

     沈希的话还没说完,程子浩的声音就从听筒里再次传入她的耳中,“我让你回来,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三遍。”说完,电话就被程子浩单方面挂断了。

     沈希气得咬牙切齿,现在才下午三点半,大白天的把她召唤回去做什么?金主的话她不敢违背,只好收拾了东西走人,赵梦思紧紧跟在沈希的后面,“你这么快就回去了?明天还过来吗?明天没有你的戏。”

     “明天再说吧。”程子浩回来了,她就不能像以前一样自由了,“你要是想来就来,不用管我,等到有我戏份的时候再出现就可以了。”

     沈希跟赵梦思挥手作别,在影视城外拦了一辆出租车。她现在是在a市拍戏,程子浩召她回去她能回得去,那她要是在其他城市呢?他一声令下,她也要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吗?原本的好心情因为程子浩的回归变得一团糟,她还以为生活正向着好的方向转变,却忘记这一切的结果是因为她跟恶魔做了交换,她得付出代价的。

     回到别墅区,沈希整理了一下身上穿的衣服,才用钥匙开了门。由于要进组,为了行动方便,沈希穿了短袖和牛仔,脚上蹬了一双刷得半旧的白色板鞋,好像程子浩不喜欢这个调调的穿衣风格。

     推开门走了进去,客厅里还是像她离开前一样,没有别人进来过的痕迹,沈希不由得皱了皱眉,二楼的卧室也一样,程子浩根本没有回来,为什么要把她召唤回来?拿她当猴耍吗?沈希憋着一肚子气走下楼。

     刚走到客厅,便听到外面汽车熄火的声音,沈希拉开门探出头去,便看到了身着高级定制西装的程子浩。皮鞋领带,一丝不苟,沈希的脑海中立马浮现出衣冠禽兽这四个字。

     “程先生,您回来了?”沈希勉强笑着,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是把程子浩关在门外。

     “嗯。”程子浩一边松着领带一边走了进来。

     他的助理蒋杰森拎着一个商务行李箱走在他的身后,把箱子放下后便开着车离开了。

     果然是大爷啊,沈希不由得同情起蒋杰森来,又是助理又是司机又是保姆的,程子浩会给他发三份工资吗?

     沈希从厨房里端了杯水出来放在程子浩面前,“喝水么?”

     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程子浩的脖子上,他已经脱了西装外套,衬衫领口处的扣子也被他解开了两颗,露出里面的白皙皮肤。程子浩像是大爷一样瘫坐在沙发上,盯着矮几上的水杯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沈希。

     这是懒到伸手端起一杯水的力气都没有了吗?沈希只好重新拿起那杯水绕到程子浩跟前递给了他。是不是连嘴都懒得张开了,要人喂你吗?

     程子浩接过水喝了几口便把杯子又塞回到沈希的手里,沈希把杯子放回到身前的矮几上,还没直起身来,原本瘫坐在沙发上装大爷的程子浩便坐了起来,用力拉了一把沈希,沈希的胳膊被他强有力的大手攥着,整个身子跌坐在程子浩的大腿上。

     那一晚也是在这个沙发上,相似的情景,沈希紧张地看着程子浩,现在还是大白天,这个男人是随时都会发-情的动物吗?

     程子浩伸出手捏着她的下巴,沈希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黏在蜘蛛网上的飞蛾,动弹不得。

     程子浩抱起沈希,这是沈希始料未及的,她下意识地抓住程子浩的衬衫衣领,不过下一秒就放开了。公主抱却不是王子给公主的,沈希知道自己不是公主。她说不出一句话来,程子浩抱着她向楼上走去,沈希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果然就是个随时发-情的动物。

     沈希被程子浩扔在大床上,下一刻程子浩的身体覆了上去,沈希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他的身体撑在她的上方,像是天神一样俯视着她,发出了他的命令。

     沈希睁开眼睛,眼前这张男人的脸是难得的英俊好看,其实她也不亏,同时享受着金钱和美色。

     就在沈希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程子浩吻上了她的唇瓣,他还是像以前一样霸道,攻城略地一般,沈希被她吻得喘不过气来,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吻着她,手上的动作也不闲着,沈希身上的衣服又是被他蛮横地撕开的,她无奈地想着,为什么每次被撕坏的衣服都是她自己的?虽然不贵,她也心疼。

     她被剥得像是水煮蛋一样干净,被他紧紧压在身下,而他仍旧衣冠楚楚,高级布料摩挲着她的身体,透过布料,她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和身体的变化。

     终于,他抬起头来,放过已经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瓣。他的一只大掌将她的两只手臂同时钳制住,高举过她的头顶,紧紧地按住,下一秒,他的另一只手麻利地取下脖子上的领带捆在了她的两只手腕上。

     沈希想要挣扎,想要冲出这个卧室,她不喜欢被这样对待。

     程子浩再一次捏紧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对视,“我出差几天了?”

     沈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在头脑中计算了一下,说道:“六天。”

     程子浩对她的迟疑很不满意,冷笑一声咬在她的唇角,摩挲着她的唇瓣说道:“一通电话都不打,嗯?”

     原来是为这个,沈希强迫自己笑了笑,诚意无限地说道:“我怕影响你工作。”

     “哼,”程子浩放开她的下巴,冷哼一声道,“还是演员呢,就你这演技演得了戏么?”

     沈希闭着嘴不敢说话,她本来就不会讨好人,每次她惹齐锐不高兴了,撒个娇他就会原谅自己了,可是程子浩跟齐锐不一样。

     不过程子浩的话她记在心里了,以后他再出差,她一定早中晚定时打电话过去请安,他回来的时候还会亲自到机场等待迎接,如果那样的话,他总该会满意的吧?

     程子浩摁着她狠狠地折腾了一番,直到他第二次紧紧抱着她释放了之后才肯罢休。

     程子浩翻身下床去了浴室,沈希用嘴巴咬开程子浩捆在她手腕上的领带,两只手腕都被勒出了红痕,沈希动了两下,身体像散架一样疼。

     沈希裹着被单进了室内的浴室,程子浩应该是嫌弃卧室里的浴室太小,所以每次都到外面的大浴室去冲澡,沈希倒是无所谓,室内的浴室用起来更方便。

     沈希洗完澡之后穿上了之前的睡衣,睡衣外又裹了一件浴袍,浴袍是程子浩的,即便她个子高,也长到了脚踝,穿成这样,沈希才有安全感。

     沈希把卧室简单收拾了一遍,床单扯下来丢进了洗衣机,捡起被程子浩撕坏的衣服丢进了楼下的垃圾桶。

     程子浩擦着头发从楼上走了下来,他也穿了一套浴袍,浴袍宽宽大大,只到他的小腿处。程子浩看了一眼沈希,说道:“去厨房煮个面。”

     我x你大爷!如果可以,沈希真想上去给他一拳,然后拿面镜子放到他跟前让他照一照自己,问他一句,你是谁啊,对我吆五喝六的。可是沈希不敢,他是她的金主大人,所以她乖乖地进了厨房。

     浓汤宝丢进锅里一块,沈希从冰箱里拿出前两天买的各类丸子和卤牛肉,又摘了几片青菜,她丢了几个火锅丸子在锅里,面熟了的时候在两个碗里分别放了几片牛肉。沈希先后端出两碗热气腾腾的面,荤素搭配,看起来很是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