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st.
    21st.

     颜翊这人,霸道冷漠,强势*。

     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也绝对势在必得,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如今他阴沉着一张妖孽脸,看着自己想要的人正坐在别的男人身边眉目承欢,心中的不爽不言而喻。

     若是那个那个男人长有几分姿色,能有一副讨喜的好皮囊,或许他的心里还不会如此暴怒。

     可偏偏那男人却是一个年过半百,长相猥琐还谢了顶的老男人。

     颜翊忍不住低声咕哝:“妈蛋的莫晴天,你他妈到底是怎么想的,对着一张那么恶心的脸,还笑得那么欢腾。”

     咕哝了一句还不够,隔了一下,又来了一句,“老子长得这么俊秀、帅气、不可方物,都没见你跟老子撒着娇笑得那么欢腾过。昨天晚上,你要是这么笑着对我撒娇,指不定那钱我就借给你了。”

     “他妈的,重点的重点是,你他妈不是说了不卖的吗!”

     酒吧太吵,叶心诚坐在颜翊的对面,只看到他满脸怨念地不停碎碎念,却听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过这样有趣的颜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嘴角不禁浮现了隐隐的笑意。

     莫晴天陪着的男人是J省的省委副书记,姓王。

     他一看到莫晴天过来,立刻笑得两眼眯成一条缝,亲热地喊着她晴晴,就把她往自己怀里带。

     莫晴天下意识地想要反抗,却想到张勇离开前在她耳边说的话,“莫晴天,你要是真想要钱,等会儿客人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要有多余的反抗。记住,在这里你叫晴晴。”

     挣扎的动作只做出了一半就僵住了身体,那象征性地扭动,看在王姓男人眼里更像是欲拒还迎。

     他就好莫晴天这口,清纯的学生妹,看上去单纯好骗,而且给人感觉若是她认定一个人,必会从一而终。

     莫晴天浑浑噩噩地坐在老男人的身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被灌了多少杯酒了。

     只看到旁边坐着的陪客,也都招来了这里其她的小姐。

     老男人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一下摸她的腰,一下抓她的手,一下蹭她的胸。

     莫晴天很不习惯,甚至是厌恶这种行为,很多次都想推开贴着自己坐的男人,但看到在场其他的同事连更夸张的事情都做了,也丝毫没有放抗的意思,放在身侧的手只能紧紧握成了拳。

     酒是被调配过的混合酒,后劲很足。

     莫晴天还是个高中生,平时滴酒不沾,渐渐地就感觉到酒劲上来了。

     浑身热得不像话,脑子里也像团浆糊一样,什么事情都想不明白。

     唯一记着的就是,她一定要伺候好身边这个老男人。

     颜翊坐在与莫晴天相隔两桌的不远处,眼睛死死盯着老男人在莫晴天身上上下其手,好似有什么情绪即将爆发。

     一个高中生,喝不了酒还拼命喝了那么多。

     看着莫晴天神色迷离的脸,颜翊忽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偏偏他还找不着让自己发飙的导火索,只能隐忍着。

     一旁的叶心诚看着好似在认真欣赏着舞台上的姐妹,实则余光却好整以暇地瞟着颜翊,随时等着他爆发。

     莫晴天去陪客不多不少正好过了一小时,想着颜翊怎么都该到极限了,如今还忍着只是还没有发生让他忍无可忍的事情而已。

     叶心诚的眼神有意无意地扫过莫晴天那边,心里直骂着那老男人。

     什么人呢这是,指了个小姐还磨磨叽叽的,都多长时间了,他老人家还在摸手蹭胸揩油的环节。该不会是年纪大了,对那方面已经不行了吧!

     这可不行啊,这要不下剂猛药,颜少受不了刺激怎么会有下一步举动呢,没有下一步举动该怎么发泄自己的情绪呢。

     话说老人家不能这么不厚道啊,您憋坏了自己没关系,可您不能憋坏咱家孩子啊。

     这厢叶心诚正胡思乱想着,那厢王姓男子好像终于要迈向下一步。

     莫晴天被酒劲冲得已经没办法正常思考,脸上也已经泛起诱人的潮红。

     王姓男人跟她说着话,她只能抬头看他,呆愣愣地应和着,一双粉唇微微开启。

     若是看着这一幕,男人还能把持得住那他就真的不是个正常的男人了。

     他的手微扶住莫晴天的后脑,整张脸越靠越近。

     莫晴天纵使醉得再厉害,也明白男人到底要干什么了。

     她的心里拼命地说着,她不要她不要,她不要被这样一个恶心的男人亲吻,虽然已经不是初吻了,但是还是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

     然而,虽然心里这么呐喊着,身体却丝毫没有移动,直到男人的嘴巴印上她的唇。

     莫晴天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是不是喝醉之前,对自己给的“一定要顺从这个男人”的心里暗示太强了?

     看着这扎眼的一幕,颜翊的眉头狠狠地拧起。

     莫晴天的唇他早就尝过滋味了,但那天被下了药,具体什么感觉他也不记得了。

     又想到如今她连跟一个丑得跟猪一样的男人接吻都能接受,那谁知道他以前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乱亲?

     想到这里,颜翊不禁就变得更加暴躁了。

     然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看到莫晴天的脸上有亮光一闪而过的时候全都戛然而止。

     颜翊脑子里最后一根绷得紧紧的弦,终于断了。

     看到颜翊黑着脸蓦地起身,叶心诚这才恍然大悟。

     噢,原来他错怪那老人家了,颜翊不爆发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他身上,而是在莫晴天身上啊!

     颜翊起身的瞬间,叶心诚也跟着起身了,他与颜翊朝截然相反的方向快速下了楼。

     王姓男人那一桌的所有人都没有看清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莫晴天已经被一个长相妖孽的男子拉到了身边,啤酒瓶也早已在老男人的头上开了花。

     与此同时,酒吧的音乐戛然而止,一楼二楼的客人被这突来的情况弄得有些懵,偌大的演艺吧陷入短暂的安静。

     就在这安静的片刻,颜翊咬着牙沉吼:“莫晴天!”

     颜翊没想到音乐会在这个时候停止,也是一愣。

     随后就想到了这究竟是谁的杰作,余光吵台下音响师处一瞟,就看到叶心诚一手抓着一把线头,一手朝他比出“OK”的手势。

     那嘚瑟的笑容好似在对他说,颜翊,不用谢。

     颜翊看着他嘴角一抽,今晚想不出名都难了!

     那句“莫晴天”在突然安静的酒吧里显得特别突兀,人群的视线一下子都被吸引了去。

     莫晴天看着眼前的颜翊,和瘫倒在沙发上的男人,酒立刻醒了大半,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颜翊,你干嘛?”

     说着,转身就想要去扶起王姓男人,却又被颜翊狠狠抓住了手臂。

     “莫晴天,你他妈不是告诉老子不卖的吗!”

     听到这句话,莫晴天蓦地死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没错,她多不想来干出卖自己的这种下流勾当,可是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愿意帮她愿意救她。

     如果她不想尽一切办法赚钱,躺在医院的陈欣该怎么把病治好。

     她从小就没有疼她的爸爸,是陈欣一个人艰难地把她养大。

     陈欣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想和她一起好好的活下去,再一起生活四十年、五十年,甚至六十年。

     莫晴天转头,冷淡的目光瞥向颜翊,“本来是不卖的,但是就在昨晚我改变主意了。”

     颜翊被莫晴天看得心脏一沉,他知道她的话意有所指。

     但很快的,他恢复了表情,沉声说:“好,你不是要卖吗,那我买你!”

     莫晴天的眼底依旧冷淡,“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颜先生,下次请早。”

     颜翊冷笑,“笑话,我从没听过买小姐还讲什么先来后到的,从来都是价高者得。”

     莫晴天被颜翊话中的“小姐”刺中,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后挑眉,“哦?那颜先生您能出价多少?”

     这话问得不愠不火不卑不亢,倒让颜翊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些。

     “我……我出……十万……”

     先开口的是被开了瓢的王姓男子,他虚弱地躺在沙发上,显然今晚是无福消受莫晴天了。

     但是人争一口气,虽然里子已经输了,但是面子却不能输。

     他堂堂一个省委副书记,怎么能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牵着鼻子走?

     “承蒙王书记错爱,今日您为晴晴而伤,日后晴晴一定会报答……”

     莫晴天话都没说完,就被颜翊粗鲁地打断了,“老子花一百万,买莫晴天一夜!”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楼上楼下的围观群众都听得傻了眼。

     这男人是不是疯了,居然要花一百万去买个小姐的一夜!

     那边王姓男人的陪客只当颜翊是在说笑,嘲笑着回敬:“小伙子,别不知天高地厚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就在这里横了,你知道你刚刚得罪的人是谁不?”

     颜翊的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我管他是谁,今天谁阻止我带走莫晴天,我一定灭了他全家,刨了他祖坟!”

     那嘲笑颜翊的陪客忽然就没了底气,一时也摸不透,到底是谁家的二世祖敢这么嚣张。

     120急救车已经赶到了现场,抬起受伤的老男人就往外走。

     男人躺在担架上,对颜翊说:“小子,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颜翊看着他又是一声冷笑,到时候谁不放过谁,还不一定呢。

     等男人被抬走了,颜翊这才看着莫晴天,冷声命令道:“莫晴天,你跟我走。”

     莫晴天讨厌极了颜翊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她使劲甩开他的手,大喊着:“我不卖!”

     颜翊笑,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你刚不是说你改变主意了吗,这会儿还装什么清纯?”

     莫晴天冷着脸死咬住下唇,隔了好久才说:“是,我是改变主意了,我谁都可以卖,但是除了你颜翊。”

     颜翊闷闷低笑出声,眼底的冷意越来越盛,“怎么?莫晴天,你第一次都给我了,我也付过钱了,你现在还跟我矫情什么?你喝了酒,胆子也……”

     颜翊的话刚说到一半,一叠厚厚的红色钞票在颜翊的脸上开了花。

     钞票飞散,从二楼洋洋洒洒飘落到一楼。

     莫晴天忽然有些不敢看颜翊的眼睛,她把目光移向别处,“颜翊,我不卖你!这钱不管你之前到底是要给我干什么的,都还给你!我的第一次不算卖,是你强奸的!”

     颜翊的脸色黑到不能再黑,他堂堂颜大少,几时受过被人扔钞票的屈辱,从来都是他拿钱去侮辱别人的!

     死死抓住莫晴天的手臂,扯着就往外拉。

     莫晴天,老子今天晚上要是治不了你,我他妈就不是颜翊!

     叶心诚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妹子,我看好你,他妈的真是太彪悍了!颜翊这狼心狗肺的小子早就该被治治了!

     今夜的Power酒吧提早关了门,因为颜翊和莫晴天闹出的这场不大不小的戏。

     人群散了场,张勇才抽出时间打电话给王姓男人。

     “哎哟!王书记,您的伤还好吧?都怪我保护不周,都怪我。”

     ……

     “您说那年轻人啊,您就别为难我了,他是颜氏集团的少公子,惹不起的。”

     ……

     医院里,王姓男人已经挂了电话,手却还在微微颤抖。

     颜氏集团的少公子……

     天!活了一把年纪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如今怕是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