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毒发
    “唔”君宸洛一声闷哼,身体痛苦的蜷缩在一起。

     “萧神医,你快点,王爷的毒又发作了”阿甲提着萧竹的衣领匆匆的赶往君宸洛的寝居。

     “明明还没到日子,怎么会提前发作?”阿甲百思不得其解,而此时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思考。

     “王爷的身体拖不得了,现在毒素已经控制不住,正在缓慢地向心脉扩散,只能撑一年了,如果再找不到解药,就是大罗神仙也无能为力”萧竹边说边快速施针,虽不能去除毒素,但却能减轻痛苦,额头上的汗珠不停滴落,而心也在缓缓下沉,王爷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而床上的君宸洛常年戴着的面具已然脱落,露出一张苍白而又可怖的脸,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鼻子成了明显的分界线,鼻子以上,疤痕遍布,有些地方已经发生溃烂,而又泛着中毒才有的青黑色,让人看一眼都会觉得作呕,而鼻子以下却完美而硬朗,性感的薄唇紧紧地抿着,而就这薄唇和完好的下巴就可以看出他本来的容貌有多俊朗。

     但此时床上人痛苦地挣扎,让那本就被毁去的容貌更显狰狞,平白又添些可怕的感觉。

     “萧神医,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么?当年毒害王爷的人至今也没有找到,揪出的那几个也不过是替死鬼而已,线索完全断了,我们……”阿甲的声音都哽咽的颤抖了,他从小就是孤儿,是王爷收留他,又命人教导他,可以说没有王爷就没有今天的他,王爷于他来说,就如再生父母般,如今听到王爷只剩一年时间,他又如何能不痛苦。

     “哎,我也没有办法了,除非能找到传说中的神药圣血莲,但是那只是个传说,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管真假,都要试试,有希望就好,我这就去找,萧神医,王爷就麻烦您了”说完也不耽搁,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但愿吧,希望真的能找到。”静默的空间唯剩一声叹息。

     昏睡过去的君宸洛,狰狞的面容已恢复平静,萧竹有在那伤痕累累的脸上又划了一刀,放出里面的毒血,现在,他只能以这种方法来抑制毒素的蔓延,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他曾经受过前皇后—婉皇后的恩惠,而如今却救不了婉皇后唯一的儿子,萧竹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而此时云将军府,云相惜刚从睡梦中醒来,不知为什么,云相惜心里有些烦躁,这种情绪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只有炼制药材才能使她摆脱这种烦躁,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人告诉她要努力学医术,如果不认真学她一定会后悔,而她从来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所以她虽懒,医术却从没落下过。

     云相惜来到药室,专心炼制药材,烦躁的心慢慢归于平静。

     月光透过窗子,洒下一室银华。

     在那月光照耀下,角落里的莲花周围泛出一层银色的光华,流光溢彩,美轮美奂,无比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