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这种暗淡的状态很快又被冷漠替代。

     陈晚由衷地说:“周叔,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周正然坐得笔直,虽然年近中年,但姿态比大多数年轻人硬朗。他沉默地喝茶,小口小口地抿。

     他把茶杯放在桌上,说:“送幅画。”

     陈晚一听就明白,当真是惜字如金啊。

     她点头,“想要什么样的?”

     “都可以。”

     后来,陈晚是自己打车回家的。

     霍星在执行任务期间,私人电话上交组织保管,再统一派发联系工具。

     陈晚试过打他手机,果然是万年不变的关机声。

     洗完澡后,陈晚躺床上睡不着,枕头上有淡淡的霍星味道,她将脸埋进去,深呼吸,通体都舒畅了。

     玩了几盘消消乐还是精神亢奋,陈晚索性起来,摊开画纸,认认真真地想,该给周正然画什么。

     她坐在写字桌边,写字桌挨着窗户,窗帘绑上一边,她一抬头,就能看到窗花外面的天,无月也无星,像一块藏青色的绵绸布。她盯着看了好一会,然后低头起笔。

     再然后,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醒来,是凌晨两点半。

     陈晚揉了揉发麻的胳膊,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最后起身去厨房倒水喝。她打开灯,站在灶台边,人还未完全清醒,被灯亮照得微眯眼睛,陈晚举起杯子,随意看了眼窗外,然后手指一僵。

     那是一辆黑色的奔驰。

     与居民停车的位置不一样,它是直接停在楼道口的正中央。

     车窗滑下半边,里面有仪表盘发出的隐隐亮光。

     陈晚记得,这是周正然的车。

     陈晚迅速将灯拉灭,又去检查门有没有锁好,最后不放心,还将扫帚放在床边伸手就能够着的地方。做完这一切,她才上床睡觉。

     陈晚的脑子里飙出四个字:变态大叔。

     但周正然的样子实在不像,除了骨子里的冷劲让人不寒而栗,其它各方面堪称优质。

     陈晚五点多的时候又起床去看了一眼,天灰蒙亮,车已经走了。

     第二天陈晚打车去古街。小年轻的老婆正来送早餐,见着陈晚也分给她一个红薯。

     “妹子尝个,自家种的。”

     陈晚没吃早饭,不客气地接过来。

     小年轻说:“你今天咋这么迟啊?”

     陈晚说:“我车昨天让人追尾了,放去店里修了。”

     “哎呦。”他说:“这马上就要旅游旺季了,人车是越来越多,你得小点心。其实骑摩托还方便些,逮着空隙一插就过来了。”

     陈晚嗯了声,“我知道。等我老公回来,就让他送我。”

     小年轻问,“你老公是不是上次打拳的那个?”

     “不是。”陈晚吃了口红薯,说:“比他乖多了。”

     红薯没吃完,就有客人上门。

     陈晚压了口水,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连着几天都是好天气,天气预报说今日变天,起大风。

     中午刚过,太阳就跑了个没影。

     陈晚连午饭都没吃,抓紧时间给最后两个小姑娘画完。

     天气变化实在是快,刚起了个头,风和云便配合着涌动,压暗天色,压低云空。世界像是被淡墨染色,灰蒙一团。

     陈晚画完递给她们,“要下雨了,你们找个地方先避避吧。”

     小姑娘把画放进包里,给了钱,手拉手就跑进不远处的一家银饰店。

     小年轻已经把自己摊子用油布盖好,吩咐老婆:“要暴雨了,赶紧的,再盖一层。”

     夫妻俩一个在里,一个在外,又飞快地盖上一块塑料布。并把四角用砖头压好。

     小年轻冲陈晚喊,“你快收东西,先放我这儿。”

     风越来越大,把陈晚的裙子吹向一边,紧紧贴着她的腿。

     陈晚的画具有些难收,四五个笔盒铅笔一大堆,主要是这个大画架,纸张被吹得乱散。小年轻跑过来,“我来搬画架。”

     他扛着就往摊子冲,陈晚提着大小包跟在后面。

     就在她转身的时候,摊主老婆一声尖叫,“小心啊!”

     雨欲来,狂风起,陈晚站着的地方后边是一幢三层高的瓦房,三楼在装修,脚手架上堆了杂乱的工具,也不知是什么被风吹得噼里啪啦响,眼见着一个装水泥的胶桶砸了下来。

     陈晚的头发乱飘,挡住了视线,一时心乱,就只听见那一声“小心”。

     一秒不到,陈晚被一个人推开,速度太快,力气太大!

     她踉跄了几步就站稳,先是听到一声重物砸地的闷声,然后是周围人的惊呼。

     黑色的胶桶在地上裂成两截,还有半边在打转。

     陈晚转过身,惊魂未定,看着推开自己的人。

     竟然是周正然。

     周正然自己没站住,一只脚跪在了地上,左手撑着地,在极力控制平衡。

     就是这一瞬,陈晚看见四五个黑衣男在巷口蠢蠢欲动。周正然眼神微眯,那边立刻没了动静,一个个不动声色地退了回去。

     陈晚正对着,看得一清二楚。

     她走到周正然身边,“你有没有事?”

     陈晚低头看过去,他手上有两道血口子。

     暴雨终于倾盆。

     陈晚来云南数月,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雨。

     一遍一遍冲刷着这个世界,好像在洗净着什么。

     陈晚坐在周正然的车里,她说:“我带您去诊所吧,处理一下伤口,很近的,就转两个弯。”

     周正然没作声,脸部线条坚硬,下巴绷得紧紧。

     讨不到声,陈晚略觉尴尬。

     “那,我就先走了,谢谢您。”

     风雨在车外,隔出两个世界,雨水拍打在车窗上,汇成几股细流。

     陈晚欲推车门,周正然把她叫住。

     “等雨停了再走。”

     声音厚重,一句陈述句却说得铿锵有力,这股力量很奇怪,让陈晚想起自己在英国念书时,站在侏罗纪海岸听到的海浪声。

     她便收回了手,背脊挺直了些。

     周正然一点也不在意手上的伤口,右手还戴着那只黑手套。

     陈晚问:“周叔,你为什么总戴着它?”

     周正然一贯的慢调,就在陈晚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说:“年轻的时候犯了些错,没了两根手指。”

     陈晚第一反应就是道歉,“对不起。”

     贸然问这种事,确实有点没礼貌。

     周正然没什么表示,他问:“你在上海,为什么跑来这里?”

     陈晚说:“我是嫁过来的。”她脸上有笑,被这个嫁字给甜到了。

     短暂的沉默后。

     “你怎么去的福利院?”

     陈晚一顿,没料到他会问这个。

     周正然看着她,眸色还是那么冷。

     陈晚似乎在回忆,从回忆里组织语言。她说:“我是被拐卖的,三岁那年,不太记得了,就记得一个男的把我抱走,然后上火车,坐了好多天,我一直哭,到了一个地方,他们都吃苞米和面食,长大了我才知道,那是信阳。”

     陈晚轻轻抬起下巴,从挡风玻璃看向外面的天空,雨水不断,像连成串的珠帘。

     周正然一直看着她,在等后话。

     “我在一户人家里住了不到一个月,就又被人接走。他们说我太闹太吵,打我的时候我就咬人。”

     陈晚自顾自地笑了下,霍星总说她牙尖嘴利,这毛病,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养起来的吧。

     “后来又坐火车,下了火车又坐货车,转了两户人家都不要我,那个男的生气了,把我打了一顿,说我是个赔钱货。然后把我丢在半路不管了。”

     陈晚看着周正然,这些话她甚至对霍星都没提起过,但今天,对着这么个陌生中年男人,往事开闸,记忆泄洪。

     “这辈子只有两件事我记得一清二楚,这是其中一件。我被拐走的那天,穿的是一件崭新的红色连衣裙,是我爸爸买的。”

     周正然的嘴唇很薄,紧合在一起,像锋利的刀片。

     他不动声色,太难从他身上看出喜怒哀乐。

     陈晚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我话有点多。”

     雨还在下,被风吹斜了,跟着树叶一起,倒向同一边。

     “你恨吗?”

     “什么?”

     “你恨他们吗?”

     “恨谁?”

     周正然似乎忍了忍,才一个字一个字地碾出口:

     “你父母。”

     陈晚想都没想,“恨。”

     声音轻,语句短,干干脆脆的回答。

     “我恨。”

     陈晚的目光依旧朝着窗外,却不知落在哪一处。她说:“我爸爸去买烟,让我站在超市门口,其实也就几步路,但他没能看好我,这就是失职。”

     这是过去无数个难眠夜里,陈晚问过自己无数遍的问题。

     她痛恨命运不公,三岁而已,她没有资格与世界对抗。如果不是父亲将她独自撇在超市门口,她不会成为被命运遗忘的小孩。

     她的童年记忆,只有肮脏的火车,像个牲口一样被买卖。

     陈晚闭了闭眼,再睁开,哑声说:“为什么偏偏是我?”

     周正然久久不语,深邃的目光像一汪幽深的潭水。

     陈晚呼了一口气,“对不起,让您看笑话了。”

     周正然说:“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打车走。”

     周正然当没听见,车子缓缓驶进雨里。

     下车的时候,陈晚说:“您的画,我还没有画完,改天再给您。”

     车窗已经滑上去了,陈晚站在楼梯口,她也不清楚,那人究竟听见了没。

     霍星离开已经第十二天。

     多亏这摆摊画画,忙碌压过浮躁。也只有晚上的时候,肆无忌惮的想念才会冒上来。

     有时候陈晚打开衣柜,看着他的衬衫就会炸毛。猫爪挠心,坐立不安。

     她拨霍星的手机号,又给霍星发短信——

     “10月14日,今天又碰到隔壁王大妈了,她说,霍妹妹你又来你哥家玩啦?我说,我们结婚了。她的表情太逗了。”

     “10月17日,值得纪念的一天,画摊收入破六百。”

     “10月20日,今天碰到一个奇怪的男人,一身黑,长得有点像陈道明,就是太冷漠了,比你还严肃,看在他帅的份上,我还是给他画了张像。”

     “10月23日,楼下的梧桐落叶了,满地都是,一夜而已。我出去的时候,看到清洁阿姨的脸都绿了。”

     “10月24日,我后悔了,你走的那天,我该答应你的,和你大战三百回合才对。我很想你,警察叔叔快回家。”

     第二天,陈晚先去4s店取修好的车,这三天都是大雨,她没出摊,直接开去了派出所。

     卓炜很意外,“哟,陈老师。”

     陈晚站在门口望了望,小声说:“我不打扰你上班吧?”

     “不打扰,快进来坐。”

     陈晚坐在霍星的办公桌边上,她看着那盆绿萝,上面还有水珠。

     卓炜笑着说:“霍队不在,我就帮他浇水。怎么样,摆摊的生意还好吗?”

     陈晚说:“挺好的。”

     “那就好,你都画些什么?”

     “人物素描。”

     卓炜来了兴趣,“画上去的,真有那么像啊?”

     “像的,只要把□□和特点抓住了,相似度还挺高。”陈晚边说边从包里拿出画本,翻了一页给卓炜看。

     “嗬!还真是那么回事,老王你也来看看。”卓炜转头招呼王奇,“让陈老师改天给我们也画个。”

     王奇放下手中工作,凑过来看了几眼,卓炜一页一页地翻,手突然顿住。

     停在那一页,卓炜咳了声,王奇默不作声,两个人似乎注意到同一件事。

     “说好了,等霍队回来,再去你家拜访,把我画帅一点,我要放到征婚网上做头像。”卓炜笑眯眯地把画册还给她。

     陈晚将画册拿在手上,抿了抿唇,说:“卓警官,你那有霍星的消息吗?”

     卓炜说:“每天都有消息回来,但组织有纪律,不能外泄。”

     “我只想知道他好不好。”

     卓炜想了想,把陈晚拉到窗户边,压低声音说:“任务进展每日都是霍星报送的,你说他好不好。”

     陈晚立刻笑了,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卓炜说:“估摸时间也快了,别瞎担心。”他又嘀咕,“真他娘的羡慕有女人管。”

     陈晚忐忑期待而来,兴高采烈地回。

     她一走,王奇立刻拉下脸,卓炜也皱起眉。

     两个人对视一眼,努了努嘴,“走吧,重要情报必须向组织汇报。”

     一个星期后,陈晚已经体会到年轻摊主所说的旅游旺季,交通越来越堵塞,人越来越多。

     早上还好,一到了下午收摊回家的时候,车子根本挪不出去。

     这两日,她索性就不回了,吃完盒饭,晚上接着摆。大概是等待的时间太长了,长到已经突破陈晚的极限,她怕一回到那个家,面对那张床,多一下,多一眼,自己都会原地爆炸。

     这种没有电话,没有短信,真空消失的状态。

     太他妈的刺激了。

     陈晚晚上回家,又接着画答应给周正然的那一幅。

     熬到深更半夜,合眼就睡。

     今天是周五,古街上客流大,陈晚的摊前围了三四圈人,她下笔如有神,气质清冷,那股架势很拿人。几日来情绪低落,陈晚已经没了笑的动力,除非是画小孩,她脸色才会放暖。

     收工的时候已近十点。热闹散去,陈晚揉着手站在原地,这才知道累。

     揉了一会,她蹲在地上收画具,笔和墨还没收拾完,就看到画架被人拎了起来。

     陈晚边喊边抬头,“对不起,已经不营业了——”

     最后三个字没说完,她愣住。

     僵硬的状态维持了足足十秒。

     霍星放下画架,负手环胸,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不认识了?”

     陈晚微张嘴巴,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就那双抬起的眼睛时不时地眨两下,在辨别是否为幻觉。

     霍星背着手,弯下腰,脸凑近,浓眉黑眸里全是她的样子。

     他说:“陈晚,我回来了。”

     陈晚好像缓过来一些劲,眼里的震惊渐渐褪色,有另外的东西涌出来上色。

     霍星心定,毫不犹豫地吻上了她微张的唇,启开,探入,湿滑温热的触感如此有存在感。

     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她,是真的。

     陈晚眼里有了水色,直至这一刻,她完完全全地缓过来了。

     她双手松开,笔墨落了一地,像两条软蛇缠上霍星的脖颈,从被动到主动,打乱他的节奏,唇齿带了火焰,一路燃,一路烧,直到喘不过气才松开。

     霍星气息微喘,*乱心,他哑声问,“想我了没?”

     “想!想!”陈晚向来诚实,不管是感情还是身体,她说:“每夜都想,连家都不想回了。”

     霍星牵起她的手,“你不回,我给谁做饭?”

     陈晚把他拖住,站退两步,认认真真地将他从头到脚扫了一遍。

     霍星两手举高头顶,沉声笑,“没受伤。”

     陈晚这才真的放下了心。

     回家的路上,只要是红灯,两个人的手就自觉握在一起,霍星的手心滚烫,看着她的眼神更烫。

     重逢不用太多言语,身体的每一种反应都是想念的证明。

     两人上到二楼,手脚就开始不老实了,一路搂抱,急切地摸钥匙开门。

     门还没关紧,霍星的手就从衣摆伸了上去。

     陈晚哼唧了半天,咬着他的耳朵说:“我早就湿了,你,嗯,快一点。”

     霍星耳朵有烟花爆炸,他声涩,眼黯,迅速褪去两人的衣裳,架起陈晚的一只腿挂在手臂上,扶住挺立,慢慢地挤了进去。

     陈晚娇憨哼吟,满足比痛意多。

     她这才懂得。

     分别再久,只要能够重逢,那么一切噬心思念——

     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