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不要被所有漂亮的东西迷惑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小蛇依旧在和门外的陌生人对峙,不过,他决定不再这样继续等待下去了,时间多过一秒,他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险,更别谈成功的狙杀目标了!

     小蛇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片,小心翼翼的挡在了门上的猫眼上。

     “砰!”

     是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小蛇暗自庆幸,如果当时凑上去的不是卡片而是他的眼睛的话,碎掉的估计就是自己的脑袋了!就像是一个被砸烂的西瓜一样。

     忽然,门被一脚踢开,人影一晃,房间内便多了一个人。小蛇迅速的从腰上取出手枪,举枪便要shè。

     不料对手的反应也是极其的敏捷,一只腿迅速的回踢,正好踢中小蛇手中的枪,将其打落在墙角的一处。

     “砰砰砰!”

     对手迅速的回转身体,对着小蛇的落脚点开了三枪。三颗子弹呈‘品’字形朝小蛇激shè而去。

     小蛇惊出一身冷汗,对手实力不弱啊,能和他斗的旗鼓相当,不!他现在已经落于下乘了。能将他逼迫到如此地步的人不能说没有,不过也绝对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小蛇躲在墙根处,后背紧紧的倚靠着后面的墙壁,身体各个部分藏得严严实实,丝毫不敢裸露出去半点。对方枪法很准,像是浸yin此道多年的老手,而且身手也不错。会是谁呢?

     说来可笑,由于对方进攻节奏太快,而小蛇只顾的上被动的去防守,甚至连对手长什么样,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小蛇现在处于劣势,只得严防死守,不露半点破绽,不给对方可乘之机。然后在找机会来个大反扑!只要人还在,那么一切都还有转机。

     哗啦——

     小蛇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发出声响的地方,那里静静的躺着一把手枪!

     小蛇猜想:对手估计是怕他看不见吧,所以故意把枪扔在他的目光所及处,这家伙也自信过头了吧!这简直就是**裸的侮辱啊!有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叔可忍,婶不可忍!

     有人说,狙击手一般身手较弱,只会躲在别人身后放冷枪。其实这句话对于多数狙击手来说是适用的,但是对于小蛇这个变态来说就大大的不适用了,他的近身搏斗也是相当的厉害,因为……他怕死嘛!所以就比别的的狙击手勤奋刻苦一点,练就了一副金刚铁打的身体和一身高强的武艺。有了一技之长,走遍天下都不怕,师傅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可是,他却没有立即闪身和对手去近身搏斗!万一……万一,人家有两把枪怎么办?一把杀人,一把留作备用。如果真是那样,那岂不是死的太冤了吗?不干!

     “出来吧,我只有一把枪,手上已经没有任何武器了!”对方像是知道小蛇心中所想似的。

     一个女人的声音?甚至有点悦耳动听。对方竟然是一个女流之辈?而且,竟然还这样被**裸的鄙视!小蛇坐不住了,nǎinǎi的,再不出去我他妈还算是个男人嘛?竟然和我来这招?架不住了!小蛇摇头叹道。

     “你是谁?”小蛇沉声问道。

     “你想杀谁?”对方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

     “抱歉!在没有经过雇主同意的情况下,我不能透露!”小蛇面无表情的说。

     “没关系,谁要他死,我就让谁死!相信我,我一定做得到!”女人摇了摇头轻轻的开口,jing致的面孔上写满了认真,让人不由得要相信她说的是真的。能让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甘愿为你赴死,你这个家伙,还真是幸运啊!小蛇扭过头,瞥了一眼那个昂首挺立的和尚,心里面竟微微有些妒忌。

     自始至终,他都不相信自己会失手于这个看起来弱弱的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子手里。

     小蛇不再言语,直接强攻了过来,在他看来,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料敌先机,以奇制胜!他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个漂亮的女人,而有丝毫怜悯。关系到身家xing命的,能马虎吗?与其怜香惜玉而被杀,还是等杀死她,坐在她的尸体边上跟她聊聊天来的安全些。

     接连几个抢攻,都被不着痕迹的化解了,他就纳闷了,这女人难道会未卜先知不成?每次要出什么招,总是提前被她感知,然后一一化解,小蛇心中升起阵阵无力感。怪胎!

     连续的几个侧踢和扫堂腿,让小蛇的呼吸渐渐紊乱了起来,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估计是不妙的。要速战速决了,即使不能赢,最起码要能跑掉啊!

     小蛇准备跟女人对轰一拳,男人的力气总是大些的,他估计女人是不敢跟他硬碰硬的。在战斗的间隙,小蛇瞅准了机会,竖起拳头,一拳朝着女人的胸部轰去。那个地方一般被女生视作禁区,摸不得,碰不得。小蛇这样做,就是想激怒女人,气息一乱,全身就不协调了,也就更容易露出破绽!

     果然,女人满脸怒容,举拳相迎。小蛇心中窃喜,终于上当了!

     就在双方拳头要接触的那一刻,女人突然变招!以拳变掌,小蛇去势不减,已无法后退。女人抓住机会,一把扣紧他的手腕,顺势一推。小蛇踉跄着,栽倒在窗户底下,似是无力再战。

     女人朝着正努力想要站起来的小蛇一步一步的逼近,突然,小蛇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单手一撑,顺着窗户便跳了下去。

     等女人三步并作两步,迅速的赶到窗边时,已经不见了小蛇的踪影……

     见那个杀手逃离,女人却并没有追过去。甚至是一脸平静,像是早就知道他要逃似的。她用左手撑着下巴搭在窗台边沿上,静静的发了一会呆。看着人群中那个年轻的和尚肆无忌惮的笑脸。

     他还活着,他还在笑,真好!

     女人忽然轻轻的笑了起来,嘴角微微上翘,细密的睫毛快要合在了一起,眼睛完成一弧好看的月牙儿,眼角,眉梢全是笑意!就像结冰的湖面在一瞬间化开,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突然之间肆无忌惮的绽放开来。那一瞬,美极了!

     身在人群中的唐渊似乎是感觉到有人的目光向自己身边聚集,忽而扭过头去,却见女人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唐渊尴尬的摸摸自己的光头:事情已经解决了吧?可是,摆出个面无表情的臭脸是干什么?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啊!唐渊在心中呐喊。老家伙,你到底是给我找了一个多大的麻烦啊?这一出门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啊!

     小蛇这次真的栽了,而且栽的鼻青脸肿!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小蛇恼火的想。行sè匆匆的走到一个公共电话亭边,伸手迅速按了一组号码:“任务失败!”接着迅捷的挂断了电话,转身离开。

     ps:我是手残党,什么?你说速度?我是乌龟难道你不知道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