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往事如风!
    “故意将自己装成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的形象?你以为百里睿才就真的会这样以为了?”不知何时起,秦小婉已经站在了唐渊的背后。

     唐渊转过身:“nǎinǎi心如明镜,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老人家!”

     “少拍马屁!是你的演的太烂而已。”秦小婉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百里睿才是百里家的长子,并以其风度,智谋深受百里家人的爱戴,能文能武,商业才华出众。并被百里家以下任家主继承人的身份培养,与这样的人打交道,肯定不会是那么好想与的,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对你的一种磨砺,倒是可以加快你成长的步伐。你该谢谢他!”

     唐渊躬身行礼:“谢谢nǎinǎi指点。”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古话说的不错,像这种活chéngrénjing的老人家就是个宝,套用一句俗话:人家吃过的盐确实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能给你一句指点,的确要胜过你慢慢摸索着成长。

     “不用谢我,我是看在你那死鬼师傅的面子上,要是换做别人,我才懒得去cāo那个闲心,吃力不讨好。”秦小婉摆摆手,一脸不屑。

     唐渊不知如何作答,只得苦笑一声。

     “你跟我到书房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说完,不待唐渊答应,自顾自的走了。

     说是书房,其实里面一本书也没有,这也就是秦小婉,换做别人,就算不看书,摆个书架再在书架上放几本梦的解析,国富论,人xing的弱点等,装装样子也是好的啊。

     偌大的房间里并没有放置到少的家具,秦小婉让唐渊进来,却一句话也没说,唐渊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两人就这么沉默着,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该不会是选个没人的地方,好借此机会对自己下手吧?如果真是那样自己该怎么办?是大喊大叫?让所有都来看看这个人的丑恶面目?然后大喝一声:呔!你这个变态的sè魔,我早就看穿了你的意图,这一切都是我的伪装,你上当了!等着我将你的丑陋行径公之于众吧!

     这样不好,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这样做有悖于自己纯洁善良的心灵,况且人家又是请你吃饭,又是供你上学,还准备把孙女嫁给你!做了这么多,收取点报酬不为过吧?自己难道不应该报答吗?可是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sè相?唐渊快哭了!

     难道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这样默默的承受?这样会不会太委屈自己?

     没理由啊,就算是想老牛吃嫩草,那也得挑个人吧?自己与她差着辈呢。她不是一直想知道老和尚的下落吗?那个老家伙才是你的归属啊,何故突然中途换人?女人果然都是善变的生物。

     就在唐渊胡思乱想之际,秦小婉终于开口了。唐渊也长吁了一口气,看来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你师傅对你说过他以前的事情吗?”秦小婉盯着唐渊问,像是要看穿唐渊的五脏六腑。

     唐渊勇敢的迎上她的目光,认真的说:“没有!”像是为了加深语气,唐渊又补了一句:“从来没有!”

     关于老和尚的过往,老和尚从来不会开口提只言片语,唐渊也没兴趣去问,所以师徒两人保持着惊人的默契。

     “你师傅原本不是一个和尚。”秦小婉悠悠的开口道,语气低沉,像是陷入了回忆。

     唐渊心想,这不是废话吗?有谁生下来就是和尚?还不是突然在某一天醒悟过来,看穿了红尘,就跑去当了和尚。要不就是为情所累,就像历史上跑去武当山出家的顺治,唐渊对于顺治出家的举动可以用高度凝练的两个字概括,那就是‘傻蛋’!放着好好的皇帝不当,跑去做一个整天敲敲木鱼念经的和尚,不是傻蛋时什么?

     不知道老和尚是因为什么出的家,看破红尘?还是为情所累?

     秦小婉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燕京宁家知道吗?燕京四大家族之首!你师傅就是宁家的人,他的父亲就是当时的宁家家主,你师傅作为他唯一的儿子,不出意外的话下任的家主就是他了,当然他自身也非常努力,商业,文化,艺术,无一不jing!被人尊称为燕京四大公子之首,当时的他就像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燕京的上空。”

     “都说天妒英才,你师傅已经不能用英才来称呼了,他是一个天才!可是天才一样是要遭天妒的。就在他即将要继承整个宁家时,变故发生了,原本信心十足准备将宁家发展比以前更加辉煌的他却突然宣布自己不能胜任家主,还说要离开宁家。”

     “宁家的众人先是十分不解,然后是极力劝解,可是不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动摇他离开宁家的决心。当时的宁家家主,也就是你师傅的父亲,一怒之下说出:离开宁家以后就永远不要在进宁家的门这样的话,你师傅听了转身便走,再也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说起以往的事,秦小婉显得有些伤感,此刻的她正在默默垂泪。

     “其实我心里是知道的,你师傅的苦,他始终是一个人在承受。他的心里其实是十分的不愿离开宁家的,就在离开前的一晚,他找到了我,并嘱咐我:一定要帮忙照看宁家。可是当我问起他为什么会选择离去的时候,他却始终不说话,最后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说了一句‘你不懂’便转身离开。”

     秦小婉重新抬起头,抹干了脸上的泪水:“唐渊,你是你师傅的弟子。我之所以会跟你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你能了解,并且能查出当年的事实真相。我想,你责无旁贷!”

     唐渊慎重的点点头,没想到老和尚居然是风sāo的燕京四大公子,而且还排在首位。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老和尚的突然改变主意,跑到穷乡僻壤的地方做一个不问世事的和尚?

     一个豪门公子,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如何能在一间破庙里待得二十年之久?看来老和尚为了照顾自己也确实付出了极大的心力,为他查出真相势在必行,就当是报答他这么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了。

     “你只需要好好的成长,等长到足够大,力量足够强,我想你自然会知晓一切的!但是在这之前你还有所欠缺,只有你有了足够的能力,这个世界才会在你的脚下战栗!”

     “我会给予你我所能提供的帮助,但是这一切,还是要靠你自己,明白吗?”秦小婉认真的叮嘱道。

     唐渊看着秦小婉,认真的点头:“我明白了!”

     “很好,希望你不要辜负你师傅对你的期望!他这二十年来,活的太苦了!”

     师傅你说让我下山来拿回属于我的一切,那么你的呢?

     你放心,弟子会将属于你的一切也拿回来!

     ps:家里网线断了,弄了半天,还是没弄好,没办法只得在网吧里写了,传的晚了一些,请不要见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