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逃生(二)
    倒不是傅瑜不敢面对少年,而是毕竟未经允许就拉着别人要利用他,她到底是理亏的。

     “怎的刚刚还能侃侃而谈,对着我就没话可说了?”少年声音嘶哑,目光紧盯着傅瑜不放。

     他之前确实是受重伤,但昏迷却是装的。

     他这般出身,怎么可能会真的让自己陷入任人摆布的境地?更何况这还是有预谋的计划。

     让他诧异的是遇上了傅瑜这个小子。

     起初,他只觉得这小子聪敏异常,倒也没生出带回去培养的心思。

     但在这小子知道他的身份背景之后,还敢鼓动旁人利用他的身份逃跑。

     不得不说,胆子大破天了。

     所以,他想着,若能带回去好好培养,说不定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傅瑜没搭理他,虽然说人家是萧氏嫡系的公子,但他却不觉得自己需要去巴结奉承他,如果这人非要人奉承巴结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优越感,傅瑜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想看见这人。

     至于之前鼓动车厢里的几个人利用萧韫的身份逃生一事,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她虽然有心利用,但也只是借势逃生,又不是让萧韫做诱饵引走那些匪徒,他们去逃跑,不过是在萧氏的人救萧韫时借势而已。

     所以傅瑜虽然觉得自己理亏,但却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萧韫见傅瑜不理他,眸光微闪,唇角上扬,不再强求。

     他也不是非逮着这小子培养不可,除了这小子,其他几个少年少女都是值得培养的对象。

     他缓缓坐直了身子,一身雪青色的缎袍早就被弄污了,换做平时,别说弄污了的衣裳,就是一身衣裳穿了半天也是要换的,而他现在身上这身衣服,穿了快三天了。

     但,此刻的萧韫根本顾不上自己被弄污的衣裳。

     “你们想借萧氏的势逃命,这并不是难事,不过萧氏的人也不会救你们,离开之后能不能安然逃生,这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萧韫温声道。

     为了避免被外面林修文那群人听到动静,他的声线压得很低,但车厢里的几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几人面面相觑,神情尴尬。

     他们方才毕竟是听了傅瑜的话,想要利用萧韫逃命,萧韫是萧氏嫡系的公子,若是因这事儿恼了他们,可比得罪外面那十几个壮汉要惨得多。

     傅瑜意外的看了萧韫一眼,她本以为萧韫这样的出身,会追究她们利用他的罪过,没想到这么轻飘飘一句话就揭过了……

     瞥了眼傅瑜意外的表情,萧韫险些被气乐了,“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们虽然有利用我的心思,但也不曾有过害人之心,不过是想逃生罢了,有什么值得追究的?还是在你眼里,萧氏嫡系的公子就跟那些个纨绔子弟没差别?”

     此言一出,傅瑜尴尬不已,想说什么解释一下,但又不知从何解释,只能郁闷的闭嘴。

     “萧公子方才所言,似乎是有意被刚才那群人捡到,难道朝廷已经有心除掉这群绑匪?”傅瑜并不清楚外面那群人的来历,但看那些人凶神恶煞的样子以及行事作风,都不像是正派人士。

     萧韫想了想,他这次的事儿,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傅瑜等人也都是聪明伶俐的,倒不是不能透露一些内幕。

     心里如此这般想着,他道,“外面那群人是江北一带最大的黑帮——飞鹰寨的人,飞鹰寨盘踞江北一带,已有近二十余年,近几年江北一带失踪了不少少年人,其中不乏世家子女,此事牵涉甚广,我奉命调查来到江北,此次受伤不过是掩人耳目,你们若能逃出去,切记不可外传,否则给自己招来杀生之祸,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傅瑜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仅剩的记忆也只是一些常识和世家信息,但却没有关于飞鹰寨的信息。

     不过能被萧氏嫡系的人盯上,还如此重视的布局,可见这件事也并不简单。

     像飞鹰寨为什么在近几年绑架少年少女,萧韫并没有提,但很显然他对此心知肚明。还有奉命调查,是奉了谁的命来调查?

     傅瑜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兴许还与外面那个‘文哥’有关。

     但她也只是一种预感,并不能确定。

     她心里虽然有诸多疑问,但却没有不识趣的追问。

     萧韫不说,当然是不能说,能向他们透露一些消息,已经是大度了。

     车厢内一时静谧无言,萧韫不说话,其余人也不想在萧韫面前说什么,毕竟他们之前谈天说地,还说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话讽刺朝廷,萧韫是萧氏出身,朝堂近半都是萧氏的人,也不知道萧韫之前听到他们的谈话没有。

     次日一早,飞鹰寨的这群人继续押送拐来的少男少女赶往目的地。

     傅瑜撩开帘子悄悄看了眼外面,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

     昨天晚上她听了萧韫的话之后就生出了许多疑问,但却不敢找萧韫索要答案。

     萧韫说外面那群绑匪是江北一带的黑帮,还是个大帮派,但这群绑匪却押送他们往西走,西边是裕嘉关,往西直通西域,有重兵把守,这群人是黑帮,怎么敢往有重兵把守的裕嘉关走?

     萧韫休息了一夜,精神比昨夜好了许多,他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傅瑜身上。

     傅瑜眼中的疑惑他看的分明,心中对这个小子的好奇更加浓厚了。

     他能感觉到,傅瑜应该是从他昨天的话分析出了什么,所以疑惑这群飞鹰寨的帮众为什么把这群绑来的少年人往裕嘉关押送。

     想到这个,萧韫的表情就有些凝重。

     当初受命调查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察觉到异常,近几年裕嘉关战事越来越频繁,西域那群蛮人似乎也会动脑子耍计谋玩战略了,以至于镇守裕嘉关的定远军伤亡惨重。

     后来他才调查出来,飞鹰寨绑架的那些人都被送出了裕嘉关,他们怎么把人送过去的暂时还不清楚,这也是他此行要弄清楚的事之一,最重要的是,飞鹰寨背后似乎有高人出谋划策,但这个出谋划策的人绝不是西域的人,也就是说朝廷有人勾结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