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良人
    傅瑜原本对端王一系并没有多少恶感,也就是因为林修文略不喜端王而已,但云柳的事情闹出来后,已经彻底打破傅瑜不想插手俗事的想法了。

     她救了萧韫,周呈贤也未必放心她,但若她把端王得罪死了呢?

     不清楚她底细的周呈贤便是不敢全然相信她,也会认可她跟他们是一个阵营的人。

     城东一家别院,林修文得到端王的命令,直接出手,至于傅府的财产全部‘充公’,人全部灭口。

     看着这个命令的时候,林修文心里叹气,这几天他越来越感觉不对,让陆高阳等人去探查傅府的嫡系,这群人都说傅府就是个寻常富商,家里有些钱财,并无任何势力背景。

     倘若只如此,林修文也不会犹疑不决,毕竟以往被他一个命令弄死的无辜之人早已经能组成一个军团了,他还怕再多一户人不成?

     让他不安的是陆高阳的一句话。

     萧韫没死,不但没死,身上的毒还解了,虽然不能下床,但那都是因为被陆高阳一掌伤及筋脉,无法动弹。

     他让人在箭支上涂的毒叫天山雪,只要沾上一点点,就必死无疑,可萧韫居然没死,哪怕是用内力压制,一个先天高手也只能保证让萧韫七日内不死,可那傅府何时有过先天高手?便是带萧韫逃走的袁青也不过是后天宗师境。

     对,说起袁青他又想起前日下面的人来报,说是袁青逃离了苏州府,而且实力突破了后天宗师境。

     简直见了鬼了,什么事儿一到这傅府,就完全是两个结果,那袁青虽然没有中毒,但他也伤的不轻,至少一个月内都不能动武,可那家伙不但活蹦乱跳的,还突破了先天。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让林修文对这傅家忌惮三分。

     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就阴沟里翻船,思来想去,端王的命令以下,不能违逆,既然如此,那就换稳妥的办法。

     当日夜间,林修文带着人站在傅府外,此刻城里已经宵禁,街上半个人影都没有,巡逻的侍卫刚过这条街。

     “魏元吉,你带人进去执行主公的命令,我跟陆高阳在外候着,想来一群普通人,应该难不倒你们?”林修文道。

     魏元吉嗤笑,“不出半柱香的功夫,老子就能拿来萧韫的人头,兄弟们跟我进去!”说完就先一步掠过围墙,跳进了傅府院内。

     其余人也纷纷跟了进去。

     倒是唯一被留下来的陆高阳觉出几分不对,“林先生……”

     林修文冷眼看着傅府的围墙,道,“等着。”

     陆高阳莫名觉得背脊发凉,等了片刻,傅府院内安静得诡异,这下便是不问林修文,陆高阳的脸色也白了。

     魏元吉等人进去那么久,总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撞见,可既然不是一个人都没有撞见,为何一点声响都没有?

     只有一个可能,他们都……

     越想陆高阳脸色越白,望着傅府高墙的眼神也变成了恐惧,仿佛这偌大的府邸顷刻间化为巨兽对他张开血盆大口。

     林修文狠狠闭上眼,确定自己的猜测成真了,脸色难看了一瞬,他果断的转身就走,“陆高阳,即刻回京!”

     再不回去,他们恐怕会死在这苏州府。

     陆高阳根本不敢问缘由,跟着林修文快速离开傅府周围。

     傅府院内,那二十九名武者的尸体被堆在一起,地面的血成了血河。

     腥味儿弥漫整个院子,连客院住着的萧韫都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儿……

     傅瑜站在廊下,冷眼看着那群尸体,她不是第一次看见死人,如今的心脏也比之从前强大了许多许多,早已经不惧这等血腥的场景。

     “公子,还有两个人没进来,似乎跑了。”赵安和走到傅瑜近前回禀道。

     傅瑜勾唇,“走了便走了,不需要追杀他们,后面还有好戏呢。”

     这些人的尸体只是个利息罢了。

     过了两日,赵峰回来了。

     赵氏的眼线早已遍布天下,之所以花费了两日时间,也是因为傅瑜要查的资料太多。

     赵峰恭敬的将自己查到的消息奉上桌案。

     拿起被赵峰放在桌上的厚厚密函,傅瑜快速翻看,面上没有丝毫情绪。

     看完这些密函,傅瑜终于明白云柳的继母为什么不遗余力的作死了。

     她之前的猜测竟错了,安武伯夫人不允这桩婚事,不是不怕得罪人家,而是他们不拒绝得罪的人更多。

     这姓高的公子是崇宁公主的次子高铭轩,年十九年,与其兄长高铭宇是双胞胎兄弟,奇的是先出生不过一刻钟的高铭宇从小到大健健康康,但晚出生一刻钟的高铭轩却从小到大病弱不堪,至今已经病得神志不清,公主府已经开始为这位公子准备身后事了。

     大周男子二十冠礼以后才算成年,才可大婚,高铭轩才十九,自幼又病弱缠身,至今居然一个通房丫头也没有,这也等于他没有后代,崇宁公主不死心想为儿子冲喜,但能配得上她儿子的怎么肯让自家闺女过去当寡妇?没准寡妇都是妄想,还没过门的话更是会变成望门寡,此后那女子的婚事就艰难了。

     可那等小门小户的,崇宁公主如何看得上眼?

     安武伯府出身虽然算不上太高,但也是勋贵之家,高铭轩也不是继承父亲爵位的嫡长子,云柳出身虽然低了些,但也勉强能算得上门当户对,这不就入了眼?

     傅瑜原本很生气,但赵峰查来的资料显示,那高铭轩虽然自幼体弱,但智商却奇高,若不是不能崇宁公主担心他身子不让其参加诗会,他之名声兴许不会输给萧韫。

     此人也不好色,不曾为自己的残破身体自怨自艾,温雅和善……若不是那随时会死的状态,还真是个良人。

     动了将云柳跟着高铭轩凑一对的心思,傅瑜心里的怒气散了许多,但她并不打算放过黄家。

     虽然她看这个高铭轩可行,还得问过云柳的意愿才行,若云柳愿意,她多的是法子让那高铭轩好起来。

     若能成了一对好事,何必要结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