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秘密×5
        温故承认黎安确实长得十分精致。 乐文移动网

         他和黎安同路走时, 常常会不经意地把目光停留在对方的眼睛上。那是一双很吸引人的眼睛,黑得很纯粹, 像深不见底的潭水, 没有波澜, 只是单纯地映出世界的模样。他最开始认识黎安, 就是因为这个孩子的眼神干净得特别,是和他完全不同的类型。

         他怔怔地看着, 直到黎安也回过头看他。

         “温故哥, ”黎安从背包里拿出水壶, 拧开盖子倒了点水,一边抬眼看着温故, 说,“我不是什么好人,在这里做事, 是我自己选择的。”

         少年说这句话时,眼中仍旧波澜不变, 仿佛只是呼吸一瞬, 并非在说什么沉重的事,“我和温故哥不一样, 我只是喜欢这里, 我享受这里的生活。哥是为了生活才留在这的, 可我不是。”

         温故有些哑然。

         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宽大便服而显得格外瘦削的少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温故哥原来也没有这么想,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黎安说, “我知道哥对所有人都好,但可以不用对我这样,对我好不会有任何价值。”

         温故本来想拍拍黎安的头,却终究只是把手放在口袋里摩挲了一下指尖。他其实想过现实的Booth并不是一个误入歧途的天真少年,但还是抱着一点希望,想着说不定真的有这么一束光,透过缝隙照进了这片黑暗里,能够照亮这里正在腐蚀的活人肉身。

         “也不是完全没有价值。”沉默许久后,温故才说,“以前遇见过信仰基督教的客人,他们会顺带给我们传传教,告诉我们上帝是存在的,只要虔诚祈祷就能过上好的生活。”

         黎安弯起眼睛,“温故哥想把我当成信仰吗?”

         “本来有这种想法。”温故也笑了,“既然你不想做,那就算了。”

         “Angelo的意思不就是上帝的使者吗?”黎安在站点旁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把围巾往上扯了扯,半个下巴就埋在了带着点初冬冷气的布料里。“把我当成信仰太不牢靠了,很快就会破灭的。”

         他不想把剧情走到和原来一样的结局。

         所以他不能成为温故的信仰。

         耶-稣之所以存在,是人们将曾经存在过的人神格化,赋予他苦难的经历和世人难以拥有的德行,让他遥不可及,让他拥有逆转人间的能力。于是有了教派,有了信仰。人们以为信仰可以克制七情六欲,可以改变命途,其实那只是一种纯粹的精神力量,诞生于虚无,毁灭于一瞬。

         黎安到家,开门时听见屋里有电视的响声。

         屋里的关任盘着腿坐在地上的软垫上,百无聊赖地盯着电视屏幕上女演员浮夸的演技。

         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关任才偏过头,朝进门的黎安咧嘴笑了笑。

         “我以为你走了。”黎安说,“出去的时候一直很担心。”

         “担心我走了还是担心我没走?”关任问。

         “我第一次遇见幽灵,担心你出去后就不见了。”

         关任在坐垫上哈哈哈。

         “外面太冷了,我等到夏天再走吧。”关任笑完后,举起手黎安示意,“你晚上是去了成人营业场所吗?身上一股香水味。”

         黎安也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袖子,但什么都闻不出来。

         他明明已经把衣服换掉了。

         “你不反驳?真的是去了那种地方?”关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黎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怪不得会坐那么晚的车次。”关任拉成了声音,俊秀的脸上显露出一种很微妙的表情,说,“现在还太早了吧。”

         “part-time work。”黎安也没打算瞒着关任,就直接说了,“在一家正规酒吧当服务员。”

         “你明明长着一张应该在幼儿园兼职的脸。”

         幼儿园兼职……

         关任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他这张脸哪里适合哄孩子了。

         黎安顿了一会,问关任:“你要是遇到一个嘴里没几句真话的人,要怎么办?”

         关任说:“要是我还活着的话,大概会揍他一顿吧。”

         ……哦。

         作者有话要说:  蟹蟹糖的地雷!!啾!!

         今天死活开不了网……_(:з」∠)_可能是我的电脑有毒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