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先生×11
        骤雨初歇。

         店小二撑着脑袋在柜台边打盹,忽的被门外一声清亮的马蹄声惊得把打到一半的哈欠硬生生地憋了回去,急匆匆地把抹布往肩上一搭,三步两步地小跑到门口看是不是有远客莅临。老板娘原本在伙房里磨刀,听到这声马鸣,随意地擦了把脸后也跟在店小二后往店门外探望。

         这小店的位置偏僻,又临近一个流传疫病的村子,原先过路人就不多,这疫病一发,小店的客人愈加少的可怜。偶尔来的都是些想进京赶考的穷书生,兜里没几个钱,也吃不起贵点的酒肉。

         可老板娘听这次的马蹄声与以往不同,铿锵有力,一听就不是那些穷书生又瘦又老的马。她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一巴掌打在跟傻了似的看着门外的店小二,骂道:“给老娘起开,让老娘看看来的是何方神圣。”

         “老板娘,这,这来的是贵客啊。”店小二扶着店门吞了吞口水,半响才想起自己该做的正事是什么,连忙扯着嗓子对那刚刚下马的黑衣男人喊,“客官,咱这小店里有马厩,您先进来点几个小菜吃着,我帮您把马牵过去。”

         黑衣男人微微颔首,待店小二接过马绳后,便带着一身水汽进了店。

         老板娘先前被店小二的脑袋挡住了视线,等男人找了张椅子安坐下来后,才看清楚这来客的模样。

         不看不知道,一看惊得老板娘连连抚着胸口在心里暗道了几句哎哟她嘞个乖乖。这么俊的年轻公子怎么会在他们这种小地方落脚,哎哟这公子长得也真是那什么,一表人才,玉树临风,不仅脸俊,还身材高大,英气逼人。

         黑衣公子未带雨具,在暴雨中淋了一路,几乎浑身湿透。老板娘又连着在心里哎哟几声,暗打自己几巴掌,马上笑吟吟地对那公子说道:“公子可要更衣?楼上有几间空客房,公子想要哪间随便挑,待会让小二给您送桶热水暖暖身子……公子您还要不要来壶小店自制的烈酒,一壶抗风寒,两壶身体暖。”

         “不必。”黑衣公子冷着脸,道,“肉菜饭各来一份即可。”

         这公子一脸富贵样,怎的出手这般小气。老板娘在心里嘟囔,脸上笑意不减,马上招呼着刚从后门回来的店小二进伙房烧水洗菜。

         黑衣公子兴许也觉得就要这么点东西显得自己不够阔绰,又道:“再来十盘炒牛肉和两只烧鸡,一壶热酒。姑娘可有竹篮予我装酒肉?”

         “有有有。”老板娘被黑衣公子这一声姑娘唤的喜笑颜开,忙从柜台下取了两个不大不小的竹篮,再转身进伙房炒肉菜。

         店小二忙完靠在柜台旁歇了会,便听黑衣公子垂目问他:“我一路听人道两百里前的村庄有疫病发作,可是真事?”

         “是真事。”瞧着有生意做,店小二顾不得歇息,忙问,“公子要去那里作甚?”

         “找人。”公子晃了晃茶杯里的茶水,黑眸里闪的不知是何情绪。

         “那疫病可怕得紧,公子若是没什么大事,就不要去了。”店小二说了两句,忽的发觉黑衣公子的神色不对,心想这公子要找的可能是关系密切之人,听到这危言耸听的话难免有些怨气,又改口道,“但村里有个白衣先生,姓黎,能治这疫病,近来这段日子倒是无一人因疫病而亡。”

         黑衣公子的脸色缓和了些,眼中依稀带了点笑意,摇了摇头后便不再言语。

         店小二耐不住,又开口问道:“公子姓甚?从哪里来?”

         “姓季。从庙堂来。”

         ————————————————————————

         “阿衣,阿衣……”

         “你莫怕……等我反了兵,把那狗皇帝赶下来后,我就回来找你……”

         “有朝一日,有朝一日!”

         梦中有谁在他耳边轻声喃喃。

         浑身都是被热水烫灼的痛感,腐烂的皮肤一遍一遍地重生,一遍一遍地脱落,有谁用铁钩剖开他的腹部,取出了他苟且偷生保全的妖丹。

         黎衣从梦魇中惊醒,自觉已是一身冷汗,他没有力气起身,只能用双手一点一点地爬向门槛。天又是阴云密布,看不出是什么时辰。屋内无人,长岁去山上采药,先生在外给人看病,不至戌时不会回来。他既不识药材,又不识字,只能留在屋内躺着,无事可做,无事可想。

         喘了两口气,黎衣才从刚刚那梦中完全回过神来,眼睛发热,可又流不出泪。他慌忙地爬回原来躺着的位置,紧紧地抱住先生留下来的衣物,埋下头深吸着衣物上先生的味道。

         他不是孤身一人,他还有先生,他还有先生!

         先生答应要护着他的,先生是不会骗他的。

         黎衣想着先生那夜对他说的话,心中惶恐不安的感觉消散了不少,方才梦中的痛感渐渐模糊了,渡劫那夜的印象却慢慢浮现在了他眼前。

         他咬了先生。咬了先生的唇,咬了先生的手,甚至,甚至在先生的那处,也做了那等不堪之事……

         黎衣越想脸越烫,又想跑出去找个什么草丛里躲一躲。

         刚攒足力气迈打算找地方藏起来的黎衣光顾着脚下的路,还没反应过来就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来人的胸膛上。来人穿着件黑衣,黑衣里还穿了件铁制的盔甲,黎衣撞上去后马上痛的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坐在地上。

         他撞上的那人客客气气地跟他道了歉后,又问他:“这里可是住着一名黎姓的先生?”

         黎衣抬眼向上看去,对上来人黑如玄铁的眸子,一时间忘了该如何作答。

         “这附近这间草房,可是黎先生的屋子?”那人以为他没听清楚,又拱手重新问了一遍。

         “黎先生?”黎衣垂头念了一遍,再抬头时便是笑面嫣然,“这村里没有什么黎先生。您再往南走走,那还有个村子,您要找的人应该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