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周一例会上,各部门都在汇报工作内容,顾扬一本正经的翻着报表,时不时开口问两句,说到灵水市地皮竞标的那块儿,她想了想,就把那天李海凤说的重复了一遍。

         “第一次做三线城市,之前竞标两块地的方案取消,先拿下郊区那片,项目不算大,你们不用亲自去,最近不是招新人了么,派两个新人过去就行了”顾扬有点感冒了,说话带着鼻音,相较于以往只要开会必定拍桌子骂人的模样好了不知多少。

         下面坐着的几个人却不敢掉以轻心,各个说话依旧小心翼翼的。

         “顾总,我们的方案已经提交了,突然改动,怕上面不好说……”一个年纪稍微年轻点的女孩子突然开口说道。

         顾扬随手拿过放在边上的资料,低头看了几页“灵水地皮虽然便宜,但是咱们不花没必要的钱,先这么办,具体怎么处理你们自己想办法,另外,派新人过去的时候交代清楚,有能力拿下那块地就留下,没能力就走人”。

         “……好”

         开完会,顾扬刚回办公室,李海凤的就提溜着一个小塑料袋进来了,她在门口探了个脑袋,眼睛里满是关心“顾总,我给你买了药”。

         顾扬扫了眼上午王冰给她拿过来的几盒感冒药,点点头“进来吧”。

         李海凤鼓鼓腮帮子,看着顾扬的眼神有点幽怨,早就提醒过她了,晚上睡觉不要开一整夜空调,说什么都不听,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早上起来就喷嚏不断。

         “吃药片儿吧,那个冲剂我不喝,难喝”顾扬坐进皮椅里,皱着眉在两个电脑屏上来回扫几眼“我就开个会的功夫,怎么突然掉了这么多?”。

         李海凤给她接了杯水,把药片分了下类放到顾扬面前“怎么了?什么掉了?”。

         顾扬眉头拧的死紧,把药片儿倒手心里,直接扔进了嘴里,她喝了口水把药片吞了,“真要我老命呢,李海凤你去把王冰和王乐叫进来,快点”。

         李海凤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去外面把两人喊了进来。

         王冰见顾扬一脸严肃,不由疑惑道“顾总发生什么事了?”。

         顾扬指指电脑屏上的走势图“才两个小时,跌了将近一百个点,让人去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王冰只看了一眼表情就凝重了起来,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王乐盯着那曲线条看了会,若有所思的道“昨天只下降了几个点,华科跌的比较厉害,但是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我就没有在意,短短两个小时,顾总,会不会和光远有关系?”。

         顾扬摸了摸下巴,“不会,小企业对我们能有什么影响,其实这种情况也还算正常,最近股市不稳,整体都在往下滑,至少在大型企业里面,顾氏还不是最低”。

         等了没多久,王冰就敲门进来了。

         “顾总,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王冰嘴角噙着笑,看起来心情非常好的样子。

         顾扬挑挑眉,没说话,过了会把头转向傻站旁边好久的李海凤“你要听吗?”。

         李海凤半天才反应过来,摇摇头“我还是不听了”王冰告诉过她,在顾扬面前要自觉点,该听的听该看的看,不该听不该看的,能躲就躲着。

         顾扬抽了张纸巾捂在鼻子上,闷声道“呆着吧,先说我爱听的”。

         王冰看了李海凤一眼,才慢慢道“顾总还记得西江月吗?”

         顾扬吸了吸鼻子“唔……西江月,我想想啊,去年企业年度大会上在我面前摔酒杯的小丫头?西江月是她的公司吧?”

         王冰点点头“就在刚刚,西江月的股票已经跌到股市最低,已经有不少人在虎视眈眈了,但是真正买股的人却不多,顾总,这是个机会”去年顾扬就一直嚷嚷想要把西江月收入囊下,但是又不愿意花钱,最后不了了之。

         王乐笑了笑“确实是个机会,西江月除了做美容会馆,医疗方面也有涉及,正合了顾总您的意了”。

         顾扬没表现出多高兴,问道“刚刚怎么回事?查出来了吗?”。

         王冰脸上的笑意收了收“和几家银行有关,是整个市场的连锁反应,多少都得亏损一些”。

         “还行”顾扬挺满意的,看着王冰笑道“姓韩的那个小丫头也不知道还记不得我,不过就算忘了也没关系,我很快就会让她想起来的,准备一下,咱们开个会”随后顾扬又叫住已经走到门口的王乐“给下面的几个负责人发份邮件,全盘收购西江月的股票”。

         也不知道为什么,顾扬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李海凤就想起前天晚上看到的那篇小说,男主一脸霸气侧漏的说:天凉了,让xx公司破产吧。

         李海凤看顾扬的时候,顾扬正拿纸擦着鼻涕,根本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冷艳高贵帅气逼人,连趁人之危低价收购人家股票的时候,都是揩着鼻涕说的。

         果然是小说啊……

         李海凤兀自叹了口气,有点心疼的看着自家老板带病作战“顾总,一会开完会你就休息会吧,这样身体会垮掉的”。

         顾扬拿着笔刷刷签着文件,头也不抬“我倒是想休息呢,最近乱七八糟的事一个接着一个,没事了你先出去忙吧”。

         “……哦”

         开会讨论的时候,意料之中的有一部分人不太能接受这样全权购入西江月的股份,认为顾扬的做法太轻率。

         顾扬坐在首位上,皮椅稍微向一旁轻侧着,她拿着遥控器一页一页的翻着幻灯片上的ppt“我这么做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西江月的总体股份说实话,不算多,那些松了手的大股东显然已经放弃了,到时候我们把散股收一收,西江月也算正式归入顾氏了,我可能还没有和你们说过,明年我们在非洲有三个国家的医疗项目会启动,今年的净水厂项目对我们来说就是热热身而已”顾扬话毕,看了眼众人“也就是说,明年的顾氏才算是正式打入非洲市场”。

         会议室一时静默无声,顾扬为人虽然独断了一些,但是她的一席话无疑不让在座的众人动容,尤其是一些跟着顾扬比较久的,听了她的话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顾氏近两年一直在不断的扩大增长,这也充分的证明了它掌舵人的能力,顾扬其实挺不容易的,她这样的年纪的人在商业圈虽然常见,但是真正能做到她这样的却少之又少。

         起码在座这些人当中有一多半人是了解顾扬的,有一点顾扬说的对,收购西江月根本花不了多少钱,虽然是趁着股价大跌的时候,尽管手段不算高明,但至少是他们赚了,商场如战场,在利益面前,没有人会去怜悯对手。

         “西江月的幕后小老板韩雅楠,今年25岁,刚从德国留学回来没多久,父母都在国外,前几年公司几乎都是韩家聘请的高管在运营,韩雅楠是去年接手的西江月,小姑娘能力不错,就是在交际和手腕上面不行”顾扬玩着手里的遥控器,上半个身子半窝在皮椅里,嘴角带着笑“其实我有个问题,你们觉得,西江月纳入顾氏以后,他们的小老板,也就是韩雅楠,怎么安排比较好?”。

         众人齐齐汗颜,虽说下面已经开始大量购入股票了,可现在就决定人家公司老板的未来,会不会有点不太道德啊?

         “顾总想怎么安排?”有人问了。

         顾扬瞥了那人一眼“我要是有想法还问你们干什么,这不是趁人还没来,咱们商量商量嘛,否则等人来了,当人面儿说,多不厚道啊”。

         说话的那人真想给自己两嘴巴子,心道原来你还知道有厚道俩字啊,我都快不认识这俩字了。

         最后商议半天也没有决定出来,顾扬表示还是见到韩家小老板再说吧。

         这边顾总挺开心的,送到嘴边的肥肉肯定是不能放过的,另一边的西江月……

         “韩总,这可怎么办啊?顾氏现在正在大量购买我们的股票,这要再等会,咱们就全完了啊”秘书皱着脸都快哭出来了。

         被叫做韩总的女孩子正是顾扬提到的韩雅楠,韩雅楠有着一张混血儿的漂亮脸蛋,此刻她正没精打采的坐在沙发上,亚麻色的卷发焉焉的搭在肩膀上,整个人显得有点可怜。

         这件事要是被她爸妈知道了,一定会失望透了的,到底该怎么办?

         “顾氏,哪个顾氏?他们老板是谁,我跟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做?”韩雅楠皱着小脸,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就是不肯往下掉。

         秘书给她抽了两张纸巾“还能哪个顾氏,咱们定海也就这一个了,韩总您忘了,去年企业年度总结大会上,那个被您泼一身红酒的女人,她叫顾扬,是顾氏的老板”。

         韩雅楠愣了愣,突然大叫了一声“原来是那个神经病啊?!她怎么会是顾氏的老板?长得一副尖酸刻薄样儿,哈,真好笑!”。

         秘书:“……”韩总你这样说顾总真的没问题吗?

         下午顾扬接到前台的电话时,并不是很意外,她就知道这个韩雅楠会过来找她,这小丫头别看是高学历,二十好几也不算小了,偏偏和李海凤一样,脑袋里缺根筋。

         韩雅楠被秘书领了进来,顾扬刚好把擦鼻涕的纸团以一个自认为十分完美姿势抛进了垃圾桶,她一开口,鼻音重的让人不想听她说话。

         “韩小姐,这位就是我们顾总”

         “我长着眼睛呢,不用你提醒”韩雅楠口气不善道。

         秘书出去后,顾扬仰着身子靠在椅子里,打量着韩雅楠“你比我预计中晚了两个小时”说罢指指对面的椅子“坐吧”。

         韩雅楠哪里有心情坐下跟她聊天,她双手撑着顾扬的办公桌,好看的眼睛里此时全是怒气“顾扬,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李海凤被王冰使唤着进来送茶叶,结果就看到剑拔弩张的这一幕,当然还有韩雅楠那句话。

         “顾总,茶叶……”

         顾扬歪了下脑袋,对李海凤笑了笑“韩小姐今天火气有点大,你去给她沏一壶西湖龙井来,败败火”。

         韩雅楠差点没去提溜顾扬的领子“你能要点脸吗?!”。

         李海凤皱了皱眉,她有点不太喜欢这个长得漂亮的女孩子,想了想,她开口“请你语气放尊重一些”。

         韩雅楠扭头瞪她一眼“关你什么事?!难道只允许她顾扬欺负人,就不允许我还两句口吗?哼!”。

         李海凤:“……”

         顾扬拽纸继续擦鼻涕“小姑娘脾气真大,有话不能好好说嘛?都是做生意的,我也是没办法,你说是不是?”

         “是个屁!”

         顾扬看着她半晌,继而慢慢收了脸上的笑容“那我问你过来是干什么的?问我为什么收购西江月的股票吗?别在这里撒泼挑战我的底线,我不妨告诉你,去年的事我还记着呢,我心眼小记仇这个理由够充分吗?韩小姐”。

         韩雅楠愣了愣,被顾扬突然上来的气势震了震,好一会她才说道“别叫我韩小姐”。

         顾扬嗤笑一声,眼睛都懒得抬了“等那些散股全部收回来了,咱们就该正式的谈谈了,显然现在还不是时候,韩总如果没什么事了就回去吧,我工作很忙,下次来的时候记得提前预约,慢走不送”。

         你妹!

         韩雅楠眼眶一红“你倒是开心了,我爸妈要是知道我就这么把公司拱手让人了,非得气死不可”。

         “那是你的事,跟我又没关系”顾扬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让人看了直恨得牙痒痒。

         韩雅楠还是没有忍住,豆大的眼泪珠子就当着顾扬的面儿哗啦哗啦的掉了下来,她一边抽泣一边指责面无表情敲键盘的人“你怎么那么讨厌,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我那天又不是故意的,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

         李海凤泡了壶龙井,没敲门就进来了。

         “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买都买了,放不回去了”顾扬冷冰冰的说道。

         李海凤放下茶壶,赶紧抽了几张纸给韩雅楠递了过去“韩小姐你别哭了,我们顾总说的对啊,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说收就能收回去,其实以后你来顾氏上班也挺好啊,西……是叫西江月吧?如果能挂在顾氏旗下,说不定能有更好的发展呢,韩小姐你想开点,我们顾总人挺好的,体恤下属,工资给的多……”

         顾扬扶额,这李海凤一张嘴她就脑袋疼,她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协议“看见没,我助理都比你有远见,这里是一份协议,本来不该现在给你看的,不过其实也无所谓了,你回去研究一下,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找个时间把并购的事安排一下,至于你想进顾氏还是坐个总经理的位置,我可以给你选择的权利”。

         下午下班后,李海凤和顾扬说了一声,就先去车库取车了,结果在车库就看到一个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吴波。

         吴波显然在这里等了有一会了,看见李海凤,脸上闪过一抹欣喜“看来没和你同事打听错,果然等到你了”。

         李海凤看着他“有事吗?”

         吴波对那天的事只字未提,拉住李海凤的手就要往外走,结果李海凤站着没动。

         “你怎么了?”

         “你有事吗?”

         吴波愣了愣,随即摸摸鼻子“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唉,想找你借点钱”。

         “没钱你自己没长手不会挣啊?你找她干什么,她是你妈吗?!”顾扬的话虽然带着鼻音,但声音在空荡荡的地下车库里显得非常刺耳。

         李海凤刚要往后看,一双手已经从后面搭在了她的肩上,熟悉的味道也顷刻充斥在她的鼻尖。

         “怎么又是你?”吴波见到顾扬,有点无地自容,连声音都变了。

         顾扬的胳膊懒懒的搭在李海凤肩膀上面,眼神冷冷的看着吴波“是啊,又是我,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再让我看到你找她借钱,我就把你送局子里住两天”。

         李海凤想开口,顾扬抬手就去捏她的脸,一边瞪吴波一眼“还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