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因为庄华的问题,整个京九地产的很多项目都停滞不前了,尽管有配合了很多年的合作商,但抵挡不住舆论的压力,甚至前不久刚和土地局谈好的批文一时半会也下不来了。

         顾扬的态度摆的十分明确,这件事是谁负责的出了纰漏,就让谁来解决,京九地产的总经理是个年轻人,本是刚上任没多久,这方案当时是上一任总经理接手的,算起来根本没他的事儿,现在总裁摆明了一副扔给他自己处理的姿态,他也只能无奈接下,其实想想,这也未尝不是一个锻炼他的机会。

         顾氏旗下的产业又多又杂,其中的利润又实在丰厚,各个产业部门的负责人这几年也还算尽心尽力,起码公司内部还是没怎么让顾扬操过心的,这次的事情之所以闹得严重,主要是太大意了,所以这几天顾氏总部也是不时对下面的分公司施加压力。

         公司现在仅仅因为一个地产就被推上风口浪尖上,你们再不努力加把劲儿,顾总一个不高兴,哪份儿产业不想做了,大家也都都收拾收拾东西走人吧。

         现在公司各个高层行事也都异常谨慎,他们倒不怕上面的人,就怕自己老板脾气上来了找他们的事儿。

         事实证明这些人真是想多了,顾总这几天吃的好睡的好,心情也不错,虽然前一阵儿和土地局某些人闹的有点不愉快,转天她就让人又是送礼金又是请客吃饭了,至于送多少,那真是不好说,自然是合着人心意来。

         在国-家有关部门工作,能有几个不受贿-赂的,连顾扬自个儿也说上,她这几年也没少收,她这人爱财又抠门儿,熟人都知道,送上门的她当然不会挡回去,不过凡事总得有个度,再者她也不缺钱,别人有求于她的时候那些小恩小惠她还看不上呢。

         陈冲带着他儿子陈霖来的时候,顾扬正拿着平板打游戏,玩的不亦乐乎,因为是提前约好的,两人没让前台转线,直接就上来了。

         顾扬一见两人进来,拿着平板开门就找李海凤,李海凤和王冰一个办公间,办公间正对着总裁室,百叶窗正好拉开着,顾扬开门的时候李海凤就看见了,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出来。

         “顾总?”怎么不拨内线直接就出来了?

         “沏壶茶进来,外面柜子里有王冰刚买回来的大红袍,就那个”顾扬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李海凤颠颠的去沏茶,她虽然很愿意伺候顾扬,可是前几天王冰都说了要给她找个工作助理嘛,毕竟她自己也有工作要做呀,这样真的很耽误事的。

         外间有个大茶水间,总裁办的人没事儿的就来这里聊聊天唠会磕,她们在群里面或许会聊得热火朝天,但在工作位上可不敢,王冰平时看着笑眯眯的挺好说话,罚起人来半点不手软。李海凤耐心的等了一会,咖啡机上的热水温度高,沏茶刚刚好。

         两个秘书助理进来时,李海凤正在往外拿茶叶,两人神神秘秘的凑过去看,然后捂着嘴‘嗷’了一声“原来这大红袍是顾总的,怪不得冰冰姐不让我们动”。

         李海凤笑了笑,偷偷看了眼外面“没事儿,你们要想喝,我给你们留点”她倒是觉得无所谓,顾扬的茶叶怎么了,在这里放着又不是在她办公室。

         两人笑道“哎哟,顾总的助理就是不一样,我们几个在这里呆这么久了,平时和顾总说上个话都难,你还别说,顾总走哪都带着你,冰冰姐也是,真羡慕啊”。

         李海凤舀了点茶叶在茶壶里面“不管怎么样,你们比我工作久,比我有经验,我还是要跟着你们学习的,反正在工作上,顾总从来都没有夸过我”。

         “唉,其实都差不多啦,大家都能在这里工作,也是缘分”其中一个说道。

         李海凤想起来最近几天都没有见到王乐,不禁有点疑惑“小王秘书是请假了吗?好几天没见他了”。

         两个女孩年纪都和李海凤差不多,一说起这个立刻来了兴趣“海凤你知道王乐喜欢男人吧?”。

         李海凤愣了愣没说话。

         “一看你就不知道,听说我们小王秘书男朋友在警-局工作呢,哎?上一次是谁来着,还见着了呢,长得老帅了,年纪不大,一看就是年下攻”。

         李海凤默默无语了一会,直到她泡好茶要走,两个人还在那里兴致颇高的聊着,她无奈的遥遥头,谈恋爱怎么了,她还知道两人住一起呢。

         不过看起来,现在的人,似乎也有不反对同性恋的啊。

         想到这里,李海凤又叹了口气,不反对又能怎么样,顾总又不会喜欢她。

         敲门进去后,总裁室有四个人,顾扬和韩雅楠,还有一个叫陈冲的他认识,另外一个年轻男人她就不知道了,不过想到顾扬之前说做游戏的事,再看情形,这个年轻男人和陈冲长得又挺像,她已经猜到是谁了。

         顾扬这几天心情一直都很好,也不忙着工作了,没事了还会找人上来陪她下会棋,连带骂李海凤的次数都少了很多。

         韩雅楠脸上也带着笑,自从上次吃过饭以后,她和顾扬的关系倒不那么僵持了,偶尔想到好的点子,还会主动找顾扬商量,这会进来正好碰到陈冲他们,她也是个游戏份子,听说顾扬要投资做网游,当下不客气的拿过陈霖带过来的笔记本就看。

         笔记本上打开的是一个全英文的软件界面,上面条条框框的列着几个大架构,李海凤给他们倒茶的期间无意瞥了一眼,察觉到左侧传来的目光,她扭过头就发现顾扬正在看她。

         韩雅楠和陈霖还在聊着,陈冲在一旁认真的听着,而顾扬却在看她?李海凤倒好茶,把茶壶放下就打算出去,顾扬说让她先别急着走,一块跟着听听,她就奇怪了,她又不懂。

         “这样可以哎,陈先生有自己的技术团队,顾总还能少一笔投资费呢”韩雅楠笑着说。

         陈霖点点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资金上没关系,主要是游戏项目启动之后的费用,后面还有很多,顾总如果有时间,我们可以再慢慢谈”。

         顾扬想了想“游戏情节设计是个很大的工程,你们之前商量过的方案大概有几个?”。

         陈霖思索了一下,“嗯,有三个,但不是特别全面,顾总如果想要,我回头可以让人送来,之前也听我爸说了,情节设计上面顾总如果有更好的建议,我们一定会采纳”。

         李海凤就在那儿站着半天,几个人在那聊,她时不时的添点茶回来,想着顾扬留下她就是给添水的吧,什么一块跟着听听,都不说实话,还骗她(*/w\*)

         电脑在韩雅楠面前,顾扬时不时的要看一下屏幕,所以两人挨的特别近,直到现在李海凤才发现顾扬使手段把韩雅楠留在顾氏的缘由,这个女孩子聪明又有头脑,说白了就是在任何一行里只要她花心思都能吃得开并且能做的非常好,顾扬显然一早就看明白了她这点,就像她之前说的,韩雅楠就是欠调-教而已,不出一年,她就能把她收拾的服服帖帖,指哪儿去哪儿。

         不知道为什么,顾扬能得到一个有力的助手,她该为她高兴的,可是看到两人有说有笑的在一起谈工作,倘若顾扬是个男人,她们两个还真挺般配的,哪像她?傻乎乎的,做什么都笨手笨脚,还老惹顾扬生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该是谈的差不多了,陈冲和陈霖都起身要走了,李海凤才回过神来,半天她的脑子里都一片空白,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想的,而且韩雅楠待她也挺好,她怎么能这样想人家呢?

         可是除了对顾扬好一点,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像韩雅楠那样帮她,顾扬一定觉得自己很没用,才没事了喜欢拿自己开玩笑,至少她没见过她对韩雅楠开过玩笑。

         李海凤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之间就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里面,令她慌神又不知所措。

         “既然顾总一点都不忌讳我,那这事成了我也愿意入股”韩雅楠临走时说。

         顾扬笑了“你有钱吗?”

         韩雅楠挺了挺腰,理直气壮的看着她“没钱不能管你借呀,顾总”。后面俩字儿咬的还极重。

         顾扬攥着手里一沓文件就往她头上敲“也不知道谁见了我就跟见了杀父仇人一样”。

         韩雅楠脸一红,挥开她的手“你胡说八道什么?!”说完逃一样开门出去了。

         李海凤就看着两人在那里闹,顾扬说话的声音,顾扬脸上的笑容,她从来都没有听到过,也没有看见过,她觉得垂在两侧的手有些发抖。

         顾扬脸上笑意未退,随手整理了着桌上散乱的文件,一边对李海凤说道“差不多该下班了,收拾收拾回家吧”。

         李海凤听不见她说什么,只觉得心里很委屈,她不想跟她说话了。

         没等顾扬,李海凤直接拿着包就去停车场了,进了电梯,她赌气似的直接摁了地下二层,电梯开了之后,她刚走出去没多会就被一个人拉住了。

         吴波比起前些日子瘦了不少,也黑了很多,李海凤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沉默着没说话。吴波脸上的表情很急切,拉住她就说“我们复合吧”。

         李海凤根本懒得搭理他,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吴波见她不说话,手上用力,揽着她就想去亲她。

         李海凤心里有事,以为他烦她一会就走了,谁知道他会这样。她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吴波一只手摁着她的后颈,低下头就去吻她的唇,看她没有反抗,以为她默认了,前些日子受的气仿佛又都回来了,原本的亲吻变成了啃咬。

         感觉到嘴里的咸腥,李海凤没来得及说话,吴波抱着她的手已经被人用力扯开了。顾扬沉着脸把李海凤护到身后,往常就算气急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她目光阴鸷,一副要活剥了吴波的样子“我记得我警告过你”。

         吴波知道顾扬一个女人,打肯定打不过他,但毕竟他也不是小孩儿了,看顾扬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而且几次三番的出现阻止他,当下他也不敢怎么样“我们小两口复合,你少管闲事”。

         顾扬已经极度不耐烦了,当她看到李海凤的下唇已经被咬出血之后,眼皮子狠狠跳了一下,拿出手机就开始拨电话。

         保安过来带人的时候,顾扬只说了句吴波对她性-骚-扰,让警-察局过来领人,然后拉着李海凤就走了。

         现在这种罪-名太多了,如果受害人是一般人也就算了,但若是顾扬,吴波自然就不可能顺顺利利的出来。

         上了车,顾扬抽了张纸就打算给李海凤擦嘴,谁知道她直接撇过了头,自己又重新拽了一张慢慢擦了擦。

         顾扬被她的动作弄的愣了会,“受刺激了?”

         李海凤没说话,要是换做以前,被吴波亲一下她是会觉得不自在,况且吴波原来根本都没有碰过她。现在她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刚刚要不是因为一直想着顾扬,她怎么可能让吴波亲到,竟然还咬她。

         李海凤越想越委屈,心里难过的不得了,撇过头对着车窗,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顾扬看她前一秒还好好的,后一秒就变林黛玉,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伸手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她现在坐驾驶座上,索性直接开火自己开车。

         一路上李海凤的脑袋都是搁车窗上靠着的,顾扬趁等红灯的功夫,用手去隔开她脑袋和车窗的距离“能好好坐着吗?不就是被狗啃了一下,你看你顾总这就把他送局子里了,要不这样,你想让他在里面呆多久?我去跟人说,好不好?”。

         李海凤抹了把眼泪,“为了他我不至于这样”。

         顾总纳闷了“那你为什么?”

         不能说,李海凤你不能说,说了她肯定会赶你走的,忍一忍吧,或许时间久了就好了。

         顾扬无奈,只好把车靠边停了,伸手捏住李海凤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和她对视“那你说,因为什么事?”。

         李海凤仰着脸看她,摇摇头。

         我喜欢你不能说,除了对你好什么都不能做,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李海凤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看着顾扬一脸担忧,她却怎么都笑不出来,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她直接扑进了顾扬怀里,眼泪也决堤而出“我想家了,我就是想我妈了”。李海凤大声的哭着,她从来不撒谎的,可是她真的编不出更好的借口了。

         顾扬见过李海凤哭,但从来没见过她哭的这么伤心,她蹙着眉,轻轻拍着她的背。她之前无意中也搂过她的,没有像现在这样抱着过,现在她只觉得怀里的人真的好软,那是属于一个女孩子的柔软,她安慰道“这不马上国庆了么,想家就可以回去啊”。

         李海凤抱着她不舍得撒手,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光明正大的抱她,和想象中不一样,虽然没有他爸爸怀抱那样结实,但她依旧觉得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