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酒店里,李海凤在浴室里放好水,出来喊顾扬“顾总水放好了,你先去洗澡吧”。

         顾扬坐在转椅上正看电脑屏幕上的趋势图,这时她的手机响了,顿了会她才慢慢接了起来。

         李海凤不见顾扬进来,她试好温度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顾扬正在接电话,见她出来,朝茶几上的餐盘抬了抬下巴。

         李海凤扭头就发现桌上放着好多吃的,她咽了口口水,渴|望的眼神又看向顾扬。

         “让你吃饭,你看我干什么?!”虽然在通着电话,顾扬还是没忍住喊了出来。

         李海凤慌忙缩到沙发边上,兴奋的扒拉着桌上的吃的,盒子摆放的整整齐齐,一看就是顾扬还没有动过的,不过想到顾扬瞪着眼让她吃饭,她还是低下头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不知道顾扬在和谁打电话,李海凤一边吃一边偷听,顾扬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起码李海凤没有听到过她和谁这样说过话,心里不由更加好奇。

         “好的我知道了,嗯,你们也多注意身体”顾扬挂了电话,眼睛又挪到了电脑的屏幕上,她手指敲了敲桌子,“李海凤你上班多久了?”。

         李海凤嘴里咬着一块鸭肉,含糊不清的回答她“到明天一个月了吧,唔,顾总你还没吃呢吧,你快过来吃点”。

         顾扬远远看了眼那油乎乎的东西,嫌弃的转过了脸“我晚上吃过了,这是王冰给你买的,全部吃完,不许浪费!”

         李海凤:“……”

         顾扬泡了澡,出来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李海凤早吃完躺沙发上睡过去了,她走过去二话不说一脚就把人踹醒了“起来,谁让你在这儿睡的,出去!”。

         李海凤揉了揉眼,见顾扬面色不悦的站在她面前,赶紧弹了起来,把茶几上收拾干净就打算往外跑。

         顾扬垂着眼皮靠在沙发上“拿东西把这儿弄干净了,满屋子味儿”。

         “……哦”

         接下来的几天,顾扬又去净水厂那盯了几次,虽然每次都捂得很严实,但李海凤还是看出她被晒黑了,出门时防晒霜使劲抹,全身上下能不露肉就不露。

         顾扬有点忍无可忍,愤怒道“你神经病啊,穿这么多你想热死我吗?!我又不是靠脸吃饭的,去去去,拿走拿走”说着就把脖子上刚围上的丝巾扯了下来。

         李海凤有点无辜的看着她,前两天明明是她说的怕晒黑了。

         仅仅半个月的时间,顾扬已经呆的有点烦了,和李海凤从奥兰那边回来,打算第二天就去下一个还没有开工的塞蒂夫。

         这一趟走的特别赶,因为顾扬还要抽出时间飞意大利,并不打算多做停留。

         翌日,王冰早早起来开始准备,塞蒂夫距阿尔及尔不算近,她们这次决定坐火车过去。

         李海凤第一次见到异国的火车站,阿尔及尔的火车站非常有特色,和国内那种冷冰冰的大高架不同,很古老但也很有味道。

         由于晚上开视频会议开到凌晨一点多,顾扬上了车倒头就睡,李海凤和王冰说话的声音也不敢太大,三个人是坐一起的,离得非常近,怕声音大吵到了她。

         到塞蒂夫已经临近中午了,李海凤有点神奇的说“原来国外的火车的也会晚点啊,哈哈”。

         王冰没说话,顾扬醒了之后,依旧迷迷瞪瞪的,她们此时正坐在火车站vip休息区等人过来接她们。

         “顾总,这是我们第一次出门带这么少的人,为了保证安全,我们还是尽早离开比较好”王冰从早上起来右眼皮就一直跳,她心里总有点不安,见顾扬醒的差不多了,说出了心底的担忧。

         李海凤一边翻包,一边去看顾扬,她惦记着回国后回家呢,能早点当然更好了。

         顾扬双腿交叠,胳膊懒洋洋的搭在沙发背上,半眯着眼看着李海凤正在翻着的包“你是在给我拿水吗?快拿出来,我要喝!”。

         李海凤忙把水杯拿了出来“顾总喝热的吧”。

         顾扬看着递到她眼前的水杯,挑了挑眉“拧开啊,不拧开我怎么喝”。

         李海凤又手忙脚乱的把水杯拧开直往顾扬嘴边送。

         顾扬随手拿了过来,低头喝一口,“再说吧,今天过去看看,没什么问题我们后天就走”。

         王冰松了口气,李海凤却紧张的看着她“回家吗?”。

         “去意大利”

         “顾总……那你住几天啊?”

         “不知道”

         “……哦”⊙︿⊙

         等了快一个小时顾扬都要发飙了,那边才有人打了电话过来,说已经进来了正往这边走。王冰的手机刚挂断。一声震耳欲聋的砰响突然在耳边炸开了。

         休息室的玻璃也不知道被什么打碎了,哗啦啦全掉了下来。

         “是枪!”顾扬话音刚落,外面就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

         相较于顾扬和王冰的冷静,李海凤直接傻了,大厅的人不算多,但是现在大多都尖叫着四散逃窜,场面混乱非常。

         一会儿的功夫,就从外面冲进来十几个拿着刀的黑人大汉,尽管脸上都蒙着黑布,还是能看到他们面上的表情带着凶狠。

         “枪……他们手里有枪”李海凤哆嗦着嘴,拉着顾扬快要哭出来了。

         顾扬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因为周围的人都在逃窜,她带着两人就打算从通道侧门走,这时候突然有人开枪了,接着便是一声惨叫。

         这些人竟然开枪打人?!顾扬心底暗叫不好,当下管不了那么多,拉着人就跑。

         接二连三的枪声自身后响起,整个大厅仿佛变成了一个屠宰场,那些人不要命似的不断朝周围无辜的人开着枪。

         顾扬一手扯一个,李海凤走在最后,她们捂着头狼狈不堪的躲着子弹的攻击,这里除了她们,很多人包括那些不幸已经离世的人们,或许都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在一个平凡的日子打算乘火车去一个目的地,竟然会碰上这样的事情。

         李海凤弓着身子抱着头正跑,眼角的余光发现有人影闪到了她们的后面,尽管子弹上膛的声音极其细微,由于她的神经绷得太紧,还是听到了。

         整个形势朝一个奇怪的方向发展着,李海凤的身体已经比她的大脑更快的做出了反应。顾扬被人突然在身后扑了一把,顺带把王冰也推开了。

         一声闷哼从身后响起,李海凤觉得腿弯处一麻,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倾去。

         也许是因为太疼了,又或许是因为被吓到了,李海凤没等到顾扬转身,就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

         狗血又胆战心惊的剧情。。。

         李海凤昏过去没多久,在那群人被制服,她被送到医院的路上时,她就又被疼醒了,圆圆的小脸上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额头上全是冷汗。

         王冰目送她进了急诊室,腿一软差点跪地上,半晌才想起来身后的顾扬,“顾总……”

         顾扬愣愣的看着那两扇门,楼道里全是来回跑动的医生和护士,王冰叫了她好几声,过了好久她才慢慢回过神来。

         “陈冲呢?”顾扬面容冷静的可怕。

         “陈,陈总,应该在后面”

         “把他给我找来”

         顾扬的话刚落,一个中年男人就从走廊另一头跑了过来,身后还跟了好几个人。

         顾扬慢动作的转过身,盯着那男人看了会,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了,那些畜生们专门挑人多的地方下手,没有任何目标的行凶,和国内新疆那次一样,顾总有没有受伤?”男人显然也是非常着急。

         顾扬摇摇头,扭头看了眼急诊室的门“我的助理受伤了,子弹打进了腿里面”。

         男人明显一愣“这……顾总……”

         顾扬烦躁的摆摆手,“行了不用说了,这件事不怪你们,是我考虑欠妥,你们回去安排一下,一时半会,我们是走不了了”。

         直到这件事情彻底消停下来,顾扬她们才知道,李海凤是这些受害者里面唯一活着的人,其他的人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枪杀。

         这是在国外,就算是在国内,面对这样一群亡命之徒,顾扬还是不能拿他们怎么样,此时此刻她才意识到,有些事用钱也解决不了。她不是黑社会,心里面气炸了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祈祷李海凤那条腿还能保住。

         手术很成功,子弹很快就取出来了,打了麻醉,李海凤也感觉不到疼,顾扬和王冰进来看她的时候,她正睁着眼睛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

         “顾总……”李海凤看到顾扬就打算起来,顾扬瞪了她一眼“不想要你的腿了?老实躺着!”。

         尽管嘴上这么说,顾扬在看到李海凤时,心里仍旧不是滋味儿,她站在病床边儿上摸摸李海凤的头“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我……”

         “谁让你替我挡枪了?!现在是打在腿上,如果打你脑袋呢?!”顾扬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她用力揉了揉李海凤的头发“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王冰眼眶都红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呢,万一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跟你家里交代”。

         李海凤看了看自己腿,能感觉的到,还是有知觉的,她笑了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这件事我们就不提了吧,我保证下次遇到这种情况,推开你们我也赶紧跑,然后就没事啦”。

         “你还想要下次——!”顾扬忍不住骂了她一句,气呼呼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段时间什么都别想,我和王冰陪着你,先把伤养好再说”。

         李海凤抬抬没有受伤的左腿“我听那个会讲汉语的医生说,子弹取出来就没事了,伤口不大,很快就会好的,顾总还要去意大利,咱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还去个毛啊!顾扬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带着你这个半残去吗?”

         李海凤:“……”

         “别管那么多了,你不是一直想回家吗,等你好的能自己走了,我陪你回去,起码给你父母一个交代”。

         “顾总……不用这么麻烦的,我没事”

         “你闭嘴!”

         王冰见李海凤还能和顾扬说话,松了口气,交代了两句就出去给两人买饭去了,折腾了一天,几个人连口水都没顾上喝。

         后来陈冲又亲自带着补品和一些饭菜过来,顾扬让他先放着,连让他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给撵出去了。

         最后病房里没人,李海凤只好和顾扬大眼瞪小眼,李海凤纠结了一会,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顾总你是不是吓着了?”。

         “你说呢?”

         “对不起……”

         “好了别废话了,你想吃什么,看在你替我挡枪的份上,我勉为其难喂喂你吧”顾扬说着就去扒拉陈冲带过来的饭菜。

         李海凤张着嘴,任顾扬给她投喂食物,有点受宠若惊,又有点不好意思,心底还有点小高兴,这愉悦的心情让她瞬间觉得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顾扬一边喂她一边嫌弃道“你心里又想什么猥琐的事情呢,不准意|yin我!喜欢我喂你就直说!”

         李海凤:“……”顾总我……我喜欢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