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李海凤回来以后,顾扬就不怎么在公司加班了,忙的时候直接把工作带回家,偶尔李海凤没有做完,顾扬还得等着她。

         这天下午顾扬约见了一个和她合作多年的老朋友,两人一直谈到下午五点多,把人送走后她就在办公室等李海凤下班,结果无意间就瞥见之前王冰放到她桌上的一摞文件夹,她随便抽了一个在手里翻了翻,文件夹里面,a4纸上的第一页就写着李海凤三个大字。

         顾扬看着那三个字抬了抬眉毛,字写的龙飞凤舞,有力且漂亮,乍一看倒像个男人的字,她又往后翻了几页,都是打印出来的,“小丫头字写的比我还好”顾扬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审读起那些内容来。

         李海凤跟着王冰没多久,王冰还没有让她单独写计划书,所有的资料几乎都是王冰给她的,她通过这些资料把内容整理出来,顾扬看完手中的,又拿了几本,内容不一,写的却很客观,顾扬有些意外,正要往后再看,就有人敲她办公室的门。

         李海凤抱着几本书,推开门后只露了个脑袋,笑眯眯的看着顾扬“顾总我们走吧?”。

         顾扬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的脸看了会,然后合上文件夹,起身准备收拾东西走人。李海凤见状赶紧进来帮她拿东西,一脸讨好。

         顾扬瞥了眼她怀里抱着的书,挑眉道“这是什么?”。

         李海凤收拾好,就去给顾扬开门“哦,是冰冰姐给我的书,她说让我多看看,可能我知识面不够吧……”李海凤有点沮丧,随后又露出一个斗志满满的表情“不过我会努力的,一定不会让顾总失望!”。

         顾扬不屑的瞥她“我从来都没有对你抱过希望,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失望”。

         李海凤才不管她,她已经习惯了顾扬这种说话方式,笑嘻嘻的拉开门“顾总快走吧,家里没菜了,一会我们要去买菜”。

         上了车顾扬才猛然发现一个问题,“李海凤,你买菜还让我陪你去?”。

         李海凤点点头“对啊,不然把你送回家再去买时间有点紧啊,我上午走的时候二凤的狗粮都没有多少了,它肯定饿坏了,咱们回去做饭的时候做它一份就好了”。

         顾扬瞪大眼睛一脸惊恐,她一边拍车门一边喊“你快停车,我才不要去和你买菜,快停车!”。

         李海凤左右看了看,这大马路上的停车被交警发现要开罚单的,她坚决的摇摇头“不行,现在停不了,顾总你不要任性了,一会我把车挺菜市场门口,你在车里等着就好了,我不会让你进去的”。

         菜!市!场!

         什么鬼?!

         “你,我们吃的菜都是在菜市场买的?”难道不是超市吗?顾总有点心塞的想着。

         李海凤趁着等红灯的空档,回过头十分认真的看着自家老板“是啊,顾总你不知道市场上的菜比较便宜吗?”。

         顾扬瞪着她半天,表情有点僵硬“我想揍你怎么办?”。

         还有二十几秒,李海凤忙伸手拍拍顾扬的胳膊“顾总乖,你不要闹了啊,你一会在外面等着我就好了”说着坐直身子,红灯一跳,她就专心开车不再理后面快要发疯的顾扬了。

         顾扬:“……”

         菜市场大门口,一辆洗的程光发亮的白色宝马稳稳当当的在边上停了下来,卖黄瓜的大妈一见李海凤下车就朝她喊了一嗓子“丫头哎,今天的黄瓜都是新鲜的,又长又粗,你过来我给你称几根”。

         李海凤摆摆手“不了不了阿姨,我们今天不吃黄瓜,买回去都放坏了,我进去买条鱼,一会出来咱们再聊哈”。

         顾扬满头黑线的跟在李海凤身后,她看着人挤人的菜市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李海凤走了会才发现顾扬也跟过来了,一辆拉着一车土豆的三轮车几乎是擦着顾扬的身-子过去的,李海凤赶紧把她往自己这边拉了拉“你怎么下来了?这里怪脏的,你先去车里等着我,我很快就买好了”。

         你还知道这里脏?!顾扬没说话,表情臭的不行。

         李海凤知道她这是又闹脾气了,拉着她就往里面走“顾总你今晚想吃什么啊?”。

         顾扬:“……”我吃你妹!

         最后李海凤买了条鱼,又买了二斤排骨,顾扬在看到她提着的韭菜时脸都绿了“你有病啊,买韭菜干什么?”。

         李海凤思考了一会,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每个月都是月底才来例假,我昨天在浴室帮你放水的时候看到纸篓里的纸上有血”。

         后面的话李海凤没有说完,顾扬整个人被雷的外焦里嫩,她压低声音吼道“我没得痔!疮!”。

         李海凤:“……”

         眼看两人拿着菜走到门口了,一辆电瓶车从前面直接朝两人冲了过来,顾扬眼疾手快的去拉李海凤的胳膊,结果拉的太用力,李海凤整个人都撞进了她的怀里。

         骑电瓶车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虽然急急刹住了闸,车轱辘还是撞到了李海凤小腿上,天气本来就热,那小伙子脾气很容易就上来了,对着李海凤就是一连串脏话。

         李海凤还被顾扬拉在怀里,她没说话,只觉得小腿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顾扬自然是看到那车轱辘撞李海凤腿上了,她脸一下子就黑了,“你骂谁没长眼睛?你知道她是谁吗?”。

         顾扬说着就往那小伙子跟前走,她心情本来就够糟了,这人直接撞她枪口上了,李海凤见情况不对,用嘴阻止不了,她干脆从后面抱住顾扬的腰“顾总,顾总你冷静点”。

         那小伙子显然被顾扬的架势吓住了,应该是没想到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这么凶。

         顾扬还在发飙状态,指着小伙子的鼻子继续喊“她是我的人,我的人只有我能骂,什么时候轮到你了,你算哪儿根葱,我告诉你,我是顾氏……李海凤你松手!”。

         李海凤拼了命的把顾扬往菜市场大门口推,一边催促那小伙子赶紧离开,顾扬这个脾气,她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点火就能着。

         好不容易把顾扬连哄带劝的拉出来,李海凤把东西扔后备箱,就把顾扬塞上了车,临上车前她还腾出空给那个等着她唠嗑的卖黄瓜大妈摆手“阿姨咱们改天再聊”。

         “让我看看你的腿”李海凤一上车,顾扬就去扒拉她的腿。

         李海凤痒的瑟缩了一下,“没事就擦了层皮,不疼”。

         顾扬看着她小腿上的擦破了的皮肤,有血正往外渗着,她轻轻皱了皱眉“去医院吧”。

         李海凤惊了一下“这点连伤都不算,去医院干什么,回家擦擦酒精就好了,真没事”。

         顾扬确实有点大惊小怪,她一脸不高兴,“那男的眼瞎吧,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就该上去跺他”。

         李海凤:“……”

         回到家,顾扬无视朝两人摇着尾巴跑过来的二凤,拿了药箱给李海凤上酒精消毒。

         李海凤坐在沙发上有点受宠若惊,要知道她就被电瓶车擦破了一点皮肤而已,这比她晚上睡觉从床上摔下来的伤都轻,而现在她的腿正放在顾扬的腿上,顾扬还亲自给她上药。

         好幸福!

         李海凤望着顾扬,眼睛里冒着红心,顾总真的很关心她啊,话说……刚刚在菜市场,顾总说了句什么来着?

         她是我的人,我的人只有我能骂,什么时候轮到你了?你算哪儿根葱?

         哪根葱……

         根葱……

         葱……

         李海凤想着顾扬当时的那个表情,又看了看现在正给她上药的人,她心跳忽然加快了许多,手不知道往哪放了。

         “顾总我爱你”李海凤说。

         顾扬:“……”

         擦好药,李海凤活蹦乱跳的去厨房做饭,留下顾扬一个人拿着酒精棉坐沙发上发呆,刚刚擦药的时候,她有意无意的看了眼李海凤被子弹打中的腿,心里有点不自在,也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其实她挺过意不去的。

         吃饭的时候,顾扬问李海凤打算什么时候回家,李海凤给她盛了碗汤“还不知道呢,前两天给我妈打电话,她说让我国庆的时候回去,正好可以在家多住几天”。

         顾扬夹了块排骨在碗里,想了想道“我陪你回去,正好国庆公司放假,我有时间”。

         “啊?顾总你说真的?”她一直以为她在开玩笑。

         顾扬瞪她一眼“你还不愿意我陪你回去?”

         李海凤赶紧摇了摇头,无辜道“没有没有,我,我就是觉得,我怕顾总住不惯”。

         “我没你想的那么难伺候”顾扬认真道“毕竟,我欠你一个人情”。

         “顾总……”李海凤呆住,愣愣的看着顾扬。

         “好了别废话,赶紧吃饭”顿了一下,顾扬想起来什么一样,她木着脸说道“我刚刚把你买的韭菜扔垃圾桶里了,不用谢我,请叫我雷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