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由于这次去非洲并不是谈合作,所有参与这次项目的人都认为顾扬这次只是去了解情况,其实也只有顾扬自己心里清楚,她这几年一直在房地产行业发展,业界的人都是看着她顾氏越做越大,她却不以为然。

         别人不清楚,觉得她顾扬坐拥顾氏董事和ceo的位置就是掌握了整个顾氏的生死方向,她心里边可是好好惦记着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呢,顾氏不是她一手创办,她本不该觊觎那些股份的,可是如今顾氏旗下的产业在整个国内市场的占有率越来越高,她的野心也随之水涨船高。

         在商场上打拼的人如果都满足于现状,国内的经济早就瘫痪了,顾扬承认自己无法抵制对金钱的诱-惑,她或许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她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凭自己的本事得来的,她无愧于心。

         这次她们去非洲的落脚点虽然是阿尔及尔,项目的实施地却不在那里,位置略偏,阿尔及利亚的治安在非洲已经算稍强些的,但是比起国内,根本没法相比,顾扬多少还是有点担心。不过为了以后能在这里做长期项目,这点担忧她也没放在心上。阿尔及利亚的石油和天然气在非洲乃至全世界的占比都非常高,不过顾扬对这两种都不感兴趣,曾经为了能在非洲占据一席之地,她没少对这里下功夫。

         有一点顾扬不得不承认这些人还是有些头脑的,非洲在经济方面和国内不同,相较于国内多面化的发展,他们的收入来源几乎都和暴利有关,非洲的净水项目并不少,投资商也大多都是世界各地的,她起初并不想答应这次的合作,但是想想总要踏足非洲,不如就趁这次机会探探情况,至少她要了解到,自己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涉及医疗项目的地点,选在非洲合不合适。

         从巴黎转机后,顾扬就一直没有休息好,她虽然很少出差,就算和各地高层开会,不是电话会议就是视频会议,再稍微大一些的,就是那些高层们到定海来见她,她没什么事也不会随便到哪个分公司考察,她一直觉得没那个必要,对于工作,她还是喜欢拿数值说话,管理方面,她对自己手下的人还是比较放心的。

         顾扬不晕机,但是坐久了,她会莫名其妙的烦躁,她的脾气在外人看来还不错,只有了解她的才人知道,这个老板真不是好伺候的主儿。

         “顾总,夫人那边刚发了邮件过来,你要不要过目一下?”王冰拿着电脑走到顾扬身边,低头问她。

         “不要”顾扬干脆利落的拒绝,一边往机舱后面看“李海凤呢?”。

         王冰拿着电脑一脸无奈“说是不舒服,去洗手间了,顾总找她有事?我去叫她过来”。

         “算了,没事”顾扬摆摆手“我妈那边你给她回个邮件,就说顾氏现在我说了算,刘家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光远这次亏损这么多完全是他们自找的,我一分钱都不会拿出来,谁让他们没事去招惹瑞尔,许非凡那个人是他们能得罪的吗?连我见了她都要让她三分,真是不知好歹”。

         王冰一脸为难“可是顾总……”

         顾扬瞪她一眼“还可是什么?快去啊!”。

         王冰没法办只好躲后面写邮件,想到远在意大利那位,她打字的手都哆嗦,真是哪边都惹不起,但是坐她前面随时可能发飙的那位才是她老板,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写了。唉,摊上这么个上司也真是够苦逼的。

         李海凤白着张脸从洗手间出来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坐久了晕机,到现在还吓得跟自己得了绝症似的。

         顾扬听到后面两人说话,拿开脸上的杂志喊了李海凤一声。

         李海凤忙颠颠的跑了过去“顾总你醒了?”。

         顾扬抬眼打量了会她,不由晒然“你刚刚是吐过吗?”。

         李海凤苦着脸点点头,有点小委屈的扁扁嘴“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顾总我不会得什么怪病吧?”。

         顾扬懒得看她了“是啊,得病了”。

         李海凤大惊,忙在她脚边蹲了下来,拉着顾扬的手直颤“啊,顾总也觉得我得病了?”。

         “我看你是得精神病了吧!”顾扬对着李海凤的脑盖弹了一记“你怎么那么笨呢?你这是晕机,还记得我登机前跟你说的话么,保证让你一次性坐到吐,这不,吐了吧”。

         李海凤恍然大悟,她松了口气“我也觉得应该没那么严重,我平时都是按时吃饭,很少得病的”她看着顾扬,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对于这样的李海凤,顾扬有点不忍直视,想着自己一个人呆着也是无聊的很,她索性拍拍身边的位置“来来来,坐我边上,我问问你”。

         李海凤在她旁边的座位上坐下,看着顾扬一脸期待,仿佛等着顾扬跟她讲课一样。

         顾扬也不看她,问道“我比较好奇,你那男朋友,哦,不对,是前男友,他是身体哪个部位有缺陷吧?”。

         “没有啊,他很好,没有缺陷啊”李海凤不明白顾扬为什么这么说。

         顾扬了然,点点头“那他长得是不是很丑?”

         李海凤摇头“他长得很帅啊,我很喜欢他的”。

         顾扬有点意外,因为她觉得像李海凤这样没心没肺的人,竟然还会喜欢人“你喜欢人家干吗还跟人分手?”。

         坐后面已经发完邮件的王冰没事了就听她俩说话,听到这直接就翻了白眼,还好意思问,不是你一板一眼声色俱厉的命令人家分手了。

         果然李海凤垂下了脑袋“我怕顾总不要我,我不想丢了这份工作”。

         顾扬盯着她的脑袋顶看了会“那如果我允许你和他复合呢?”。

         李海凤抬起头惊喜的看着顾扬,想要开口,但是想到什么一样,她的情绪又低落了起来“我感觉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漂亮的女孩子,我不好看”。

         顾扬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我看那男的也是个傻逼”。

         李海凤“???”顾总你怎么骂人呢?

         顾扬受不了被她这么看着,她扭过头扔给李海凤一个酷炫的侧脸“跟你长相没关系,是你脑子有病,怪不得人家不要你”。

         等了会,见旁边的人没说话,顾扬偏过头去看,只见某人又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垂下了头,她忍不住骂道“你再摆一副怨妇脸小心我炒了你”。

         好一会,才听见李海凤小声说道“听我娘说,我小时候差点被坏人抱走,那时候我太小了,记不太清楚了,后来是我爹叫了村子里好几个人把那个人堵在了村头,那人知道偷不走我了,直接把我摔地上跑了”。

         这种奇幻剧情竟然会发生在李海凤这种人身上真让顾扬感到意外“真的假的?”。

         “是真的,顾总”李海凤叹了口气“那会村子里一直有丢孩子的,我算是运气好的了,不然顾总你就看不到我了”。

         顾扬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她状似安慰的拍拍李海凤的头“想不到你这傻丫头还碰到过这种事情,这么说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摔出来的?”。

         李海凤点点头“可能是吧,我娘带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事,就又把我带回来了,因为后来我学习非常好,我娘也就渐渐把这事忘了,就有一次过年的时候好多人都在,说起这事我才知道的”。

         “你平时都是这么一会妈一会娘的喊吗?”顾扬实在有点受不了她说娘这个字。

         李海凤点点头“在家里都喊娘啊,平时和别人提起都说妈妈的”。

         顾扬刚想开口,机身就剧烈的震了震,她忙抓住了一旁的扶手,扭头冲李海凤喊“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安全带扣上”。

         李海凤吓得不敢动弹,她刚刚差点被甩出去。

         顾扬气的不行,松了手赶紧帮她把安全带扣上,王冰顾不得剧烈摇晃的机身,就跑到顾扬的身边“顾总你没事吧?”。

         “我好的很,这是遇上气流了,你赶紧回去坐着!”

         李海凤脸色惨白,手下意识的抓住了顾扬放在扶手上的手“顾总,我怕……”。

         “怕个屁,把眼睛闭上坐好!”顾扬嘴上这么说着,已经反手抓住了李海凤的,并在她手心里按了按,她没说的是,她也是第一次坐飞机遇上这种事。

         过了好一会震感才慢慢过去,空姐过来查看情况李海凤都没发现,她抓着顾扬的手,脸上全是泪。

         小小的抽泣声让顾扬烦不胜烦,但是她又不好说什么,飞机遇上气流很正常,小的没事,稍微大些的就会有危险,怕也很正常。

         “好了好了别哭了”顾扬拍了拍李海凤的头安慰道“没事了,胆子真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