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像这种恶作剧,只要拿着手机去报案,查出来绝对能请顾扬进局子里喝几天茶,可当时那短信里面语气分明带着威胁,李海凤是真的不敢这么做。且不说她不知道这是顾扬的所做作为,一个女孩子碰到这样的事情,会被逼疯的,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是不是有点过了?

         顾扬敲敲门,放缓语气“你先把门打开,我和你慢慢说”。简直贱出新高度了,还慢慢说!

         “我今天不想和你说话”里面传来李海凤闷闷的声音。

         顾扬皱皱眉,声音一沉“我这里有钥匙,你是让我自己开门进去,还是你过来给我开”。

         过了会,门从里面拉开,李海凤双目通红的站在门口,却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我现在暂时不会原谅你,也不想看见你,更不会和你一起睡觉”。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别处,声音虽小,但是很坚定。

         顾扬垂着眼看着她半晌,她不擅长安慰人,更不会和人解释,说白了,做这件事前前后后她没有一丝一毫的自责,她喜欢面前这个人,既然在一起了,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挑,逗她,这都是情,趣。

         不过有一点,她低估了她的智商,她话虽然说得露,骨,可有点心眼儿的人都能猜出来是她吧,怎么跟个傻子似的。

         “你想怎么样?”她问。

         她不解释,李海凤当然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听她这么问,还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好像犯错的是她一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高傲、自大、自以为是,欺负了人不道歉反倒责问起她来了。

         还不如找个男人,起码有些时候还能让着她。李海凤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这么想,吴波的那些教训还不够吗?

         “我不想怎么样,你觉得好玩,那就找别人去好了,你不喜欢我,那就分手!”她赌气似的说。

         顾扬一愣,不可置信的道“你要和我分手?!”

         “那不然呢,你现在的态度,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顾扬没再开口,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平时偶尔会骂她,她也不会说什么,今天因为这件事,竟然要和她分手。

         等了会,见她一直沉默,李海凤心里有些烦躁,她扶着门的手动了动“没事我先睡觉了,晚安”。

         “你想都别想——”

         李海凤:“……”

         顾扬把目光挪回她身上,盯着她的眼睛慢慢道“你只能和我结婚”。

         李海凤目瞪口呆,怎么又扯到结婚上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结婚了?”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不结婚在一起干什么?”她突然攉住她的手腕,半强,迫的把她往身前拉,无奈力气没她大,扯半天没扯动“你说,不结婚你想干吗,据我所知,你好像还没有那个图我钱财的智商”。

         李海凤被她弄的哭笑不得,她挣开她的手“你说哪去了,我们才在一起多久,现在谈结婚,是不是太早了,我还没想好呢,再说了,国内同性婚姻法还没过审”。

         顾扬垂下手,一脸阴郁,好一会才别别扭扭的转过脸“那好,我给你道歉,你过来睡”。

         李海凤:“……”

         真的不想和她吵架,从确认关系到现在,她们还是第一次发生不愉快,顾扬看着挺精明,智商也高,但是情商也并没有比李海凤强到哪里,三十岁的人了,感情世界一片空白,工作的时候是很厉害,可是相处久了,就会发现这个人实在是幼稚的可以,都不知道拿她怎么办。

         做好了不搭理她的准备,可万万没想到她会服软。

         “睡觉可以,我不想和你说话”李海凤觉得如果不趁这个机会压压她,下次她说不准又得耍她。

         顾扬拉着她回主卧“好,不说话”。

         她走到床边躺下,她就欺上来要吻她,她又羞又恼的推她“说了不要和你说话”。

         顾扬借着在上面的优势,扳着她的肩膀将她牢牢的压在身,下“我答应你不说话,没答应你不干别的”。

         李海凤穿着睡衣,顾扬压在她身上,胸,前的丰,腴紧贴着她的,她喘了口气撇过头“你压着我难受”。

         “哪儿难受,我给你看看”顾扬眼里的促狭一闪而过,腾不出手,就直接上了嘴,她低头用牙咬住她的睡衣一边,轻轻一扯,就全敞开了,原本脸部有些绷紧的线条也在这一刻彻底柔和了下来“我承认,这件事是我不对,顾总给你赔不是好不好?”

         她声音太温柔了,李海凤有点发懵。

         “我……”

         “以后不准再提分手这两个字,要提,也只能我和你提”

         “凭什么……唔”

         凭什么?凭我爱你,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和你说这两个字。顾扬在心里默默说道。

         霍晓玲的事,李海凤还是厚着脸皮找王冰问了,她知道这么做不合适,就算王冰不同意,她还可以帮她打听打听别的,总之先试试,如果真可以进来的话,她们或许还能有个照应。

         王冰的态度很明确,面试可以,毕竟应聘工作不一定非要高学历,如果对方是个有能力有潜力的,她这边当然乐意收了她。

         “如果想好了,明天吧,明天我给她安排个面试,反正也挺快,人事那边最近也一直在招人,先试试,看她打算做什么,不过别忘了提醒她,顾氏的面试题都很难的,一定要做足准备,否则面不上,你可别怪冰冰姐”。

         “恩,好的我知道了”

         王冰低头拿着文件翻了翻,忽然抬头问道“对了,你这个同学,学的是金融是吧?你说成绩很好?”

         李海凤点点头“确实很不错,学霸”

         王冰拍拍手“那你觉得她能做助理吗?”

         “助理?”

         “恩,之前不是和你提过吗,顾总身边还缺个助理,这样就不用整天麻烦你了,虽然专业不对口,但工作很简单,就是负责顾总在公司的一些日常的事情,有什么也可以和我直接沟通,你呢,就踏踏实实跟着我学点其他的,你看怎么样?”。

         李海凤想了想,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两个人可以每天见面,而且跟在顾扬身边,薪水肯定不会太低,这样她也就可以继续支援家里,两全其美。

         “那好吧,我一会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

         “嗯”

         “你说王冰让你同学来面试助理?”中午吃饭的空档,李海凤迫不及待的把这件事和顾扬说了。

         顾扬也没说什么,两人昨晚刚刚闹腾过,今天李海凤说什么,她让她满意就是,原则这个东西,有时候该放放就放放,一个助理而已,做一两个月,看着不顺眼直接炒了就好,随便搪塞个理由,她会信的。

         “今天晚上我有应酬,你就不要跟着去了,晚上下班早点回去”

         李海凤一边收拾空盒子一边拿眼觑她“我是你的助理,当然要陪你一起去了,没事,我就在车里等你,不会进去给你捣乱的”。

         顾扬啧了一声“说了不用去就不用去,哪那么多废话,老老实实回家,你放心,我不会自己开车的,我坐公司的车去”。

         李海凤哦了一声,拿着东西出去了。

         门一关上,顾扬就捏着眉心靠在了沙发上,最近头疼的次数少些了,只是晚上和那些人见面,少不了又要被灌,她得想想找个什么样的理由给推了。

         晚上下班后,顾扬果然没有过来找她,连声招呼都没和她打,李海凤焉焉的收拾东西,王冰也早走了,她心不在焉的穿上衣服,背上包边走边和霍晓玲打电话。

         霍晓玲很高兴,在电话一直说谢谢,李海凤又和她聊了会,确订好了时间才挂了电话,由于她走的比较晚一些,所以到停车库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人,她拿着钥匙刚走到顾扬的车旁边,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男声。

         “兄弟,这个时候你倒和我撇的一干二净了,这么重大的消息,你以为你们可以出,我们就不能出吗?我告诉,这个顾扬我跟了她有段时间了,她这几年一直没闹过什么绯闻,无非就是性取向有问题,那天我看她和她那个助理在一起搂搂抱抱的,照片虽然没有拍到,但是消息往网上一放,势必会一旦激起千层浪”。

         “呵呵,那你就放你的消息,我放我的照片,识趣的就赶紧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两个声音没多会就争执的越来越厉害,李海凤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结果碰到了别人的车,报警器的声音刺耳又渗人。她大叫一声,开了车门,赶紧钻了进去。

         两个人很快就找了过来,她趴在驾驶座上半天不敢动,明知道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她还是不敢坐直身子,等了好久,她才慢慢抬起头往外看,只看了两个背影。

         怎么办?他们手里竟然有她和顾扬的照片吗?如果曝-光,顾扬会怎么样?

         将车慢慢开出停车库,李海凤掏出手机给顾扬打电话,结果打了好几个都是关机,她心里有着强烈的不安,打着方向盘的手一直在抖。

         回家的路上,李海凤一直看着后视镜怕被人跟踪,万幸是她想多了,回到家她根本没有吃饭的心情,打开电视,胡乱点着,又拿起手机拨顾扬的号,还是关机。

         为什么关机?

         李海凤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直到一阵门铃声将她吵醒,她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跑过去开门。

         顾扬穿着她那件深色大衣,门打开的时候,她的头正抵在上面,惯性让她往前扑了过去,李海凤一把将她扶住,嗅到她身上的味道,才知道是喝多了。

         “你怎么回来的?”李海凤把她扶到沙发上,转身去给她倒水。

         顾扬这回是真喝大了,一句话不说的躺倒在沙发上,闭着眼眉头微微皱着,看起来难受的不得了。

         “我说我陪你去吧你不听,还是第一次见你喝成这样,谁这么讨厌”李海凤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拉她起来,拿着水杯往她嘴边送“喝点水就好点了”。

         顾扬已经神志不清了,身体软的一塌糊涂,水杯贴到嘴边上的时候,她还是知道喝的,只是头疼的实在厉害,手抬起来又放下去的时候就把水杯给扫地上了。

         李海凤头疼的看着她,最后只能把人架起来往楼上拖去。

         喝成这样,李海凤以为把她抬床上就该睡了,谁知一转眼就见她睁着眼正直勾勾的看她呢,她坐到床边拍拍她的肩“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顾扬看着她,眼睛轻轻眨了几下,又迅速皱起了眉“……好痛”

         她声音很小,李海凤没听清楚,只好将耳朵凑过去,“你刚才说什么,痛,哪里痛?”

         李海凤等了会,没等到她再开口,抬头时,她已经闭上了眼,眉头还是拧在一起的。她想,应该是喝酒的缘故,明天等她醒了,要提醒她以后不要这么喝,会出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