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王冰回来后就告诉李海凤这周日她们就要出发去s市,她应了一声,看下时间,今天是周四,心里顿时有点小郁闷,她和顾扬才刚刚在一起,就要分开啊。

         “那要去多久?”虽然王冰没有说什么,她明明挺不好意思的,可就是忍不住想问,希望不要去太久。

         “这个还不太清楚,竞标要到下周三,本来该是京九的人去的,因为发布会的事,顾总就派了我去,我没有参与过这种事情,能不能中标是一回事,中标后后续工作也很麻烦,一周甚至半个月都不稀奇”王冰说完就开始打电话安排事情。

         李海凤托着腮轻轻皱眉,以她所了解的,s市这次土地招标应该是非常重要的,当初公司投标的时候可是花了很大功夫,中间走关系不知道找了多少人,如果没有庄华那档子事,他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土地招标到底不是比其他行业,只要按着招标方的要求,合作谈成,让对方满意就有可能中标。但争地皮这块,就不仅仅是信誉问题了,还得要上面的人点头同意才行,而顾扬之前又和局子里的人闹得不怎么愉快,能争取到这个机会有多不容易只有她们自己知道,王冰和她,一个秘书一个助理,虽然王冰做了这么多年,平时也就是安排行程,处理一些公司内部的事情,哪里管这个。

         顾总到底是怎么想的,关键还让她跟着去凑热闹……

         李海凤点点鼠标,心里不痛快,一去还要那么久,一个星期不行,搞不好还要半个月,回来都什么时候了,哼!

         不!开!心!╭(╯^╰)╮

         还有两天就要走,王冰手底下一大堆工作要安排,李海凤忙里忙外的跑,相比较起来,外面总裁办一些人要轻松的多,交接的工作的也只有王乐一个人,不过到底是个男人,不慌不忙,一脸从容。

         说到王乐,李海凤就忍不住想起几乎每天都会来接他的那个大帅哥,高个子大长腿,除了第一次见时穿过的那身运动衣,之后每次见都是西装,跑车往大门口一停,西裤白衬衫,臂弯里搭着件西装上衣,回回能把人帅一脸血。

         当然,李海凤也就偶尔见过几次,平时都是跟着顾扬直接进停车场,不过王乐眼光确实很高,啊……怎么忽然就想到人家身上了呢?

         想起刚开始的惊讶,到现在她和顾扬的关系,其实……同性恋,也没什么吧?

         中午刚过十二点,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了敲,门是开着的,敲门是礼貌性的动作,王冰一抬头,就见顾扬正倚着门站在门口,她轻轻咳一声,提醒某人。

         李海凤终于把埋在报表里的头抬了起来,待看清门口的人后,她晕的快脱线的神经才慢慢回归正位,条件反射的,她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站的笔直笔直的说了声“顾总好”,就差没敬礼了。

         顾扬一头黑线。

         王冰忍着笑低着头继续工作,把两人当空气。

         “去吃饭”顾扬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哎?李海凤半天没回过味来,直到王冰一句‘还不快去’,她才反应过来,脸色通红的拿了挂架上的外套和包就跑了出去。

         走廊里,李海凤一边穿外套一边喘着气小跑的跟在顾扬身后“顾总我们去哪啊?”她是见顾扬穿着大衣,才知道她这是要去外面吃。

         进了电梯,顾扬按了一层,李海凤奇了一下“不去停车场?”。

         “嗯,坐公司的车”

         李海凤盯着那不断跳动的红色数字,公司有车她是知道的,也有司机,可是一般不管吃饭还是干什么,顾扬很少坐的,通常情况下都是坐自己的车,然后她来开,兼职司机嘛,不用白不用,今天怎么了?

         到了一层,大厅前台的三个小姑娘见了顾扬都很是意外,不过丝毫不影响她们表现自己的机会,一边微笑一边甜甜的喊声顾总神马的,叫的人浑身一阵酥麻。

         李海凤也对三人笑笑,就跟着顾扬出了旋转门。

         外面果然停了辆深灰色轿车,李海凤本来打算过去帮顾扬开门,那司机已经麻溜的先她一步打开了车门,然后问题出现了,她坐前面还是坐后面呢?

         不等李海凤多想,顾扬已经叫她坐进去了,于是她只好硬着头皮坐到了她的旁边。

         “去青田街”顾扬和司机说了一声,然后转头问李海凤“意大利菜你喜欢吗?”

         李海凤:“……”都是面有什么好吃的,不喜欢。

         “不喜欢?那法国菜呢?”

         顾总你没病吧?李海凤内心纠结了一会,于是开口“我想吃炒饭”。

         顾扬:“……”

         最后顾扬还是选了一家法国菜餐馆,餐厅面积不大,消费非常高,所以并不像中餐厅那样一到饭点就人员爆满。

         服务员帮两人挑了个雅座,李海凤简直如坐针毡,虽说她现在是真的和顾扬在一起了,可是怎么就觉得那么别扭呢,别人家谈恋爱就是这样谈的吗?啊啊啊,好想把自己锁起来啊。

         主要还是顾扬对她前后态度转变的太快了,根本反应不过来,而且适应不能。

         “虾冻,鱼卷,贻贝,鳕鱼……鳕鱼还是鳗鱼?”点到一半,顾扬抬头问李海凤。

         “随,随便”

         “那就鳕鱼汤,以上各来一份,哦,再给我一份鹅肝”顾扬再次问李海凤“你呢?”

         “我,我和你一样”

         “那就两份鹅肝”

         服务员点点头“其他还有需要的吗?”

         “唔……再来个草莓冰淇淋,餐后上”

         “好的您稍等”

         李海凤:“……”怎么办好紧张嘤嘤嘤……

         “王冰和你说了吧,周日走?”顾扬刚说完,她的手机就响了。

         “……妈”

         李海凤一惊,看着顾扬,是她的妈妈打来的电话。

         是,她是喜欢顾扬,顾扬也说了喜欢她,可是她们好像都忘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家里该怎么去解释。

         顾扬家里的背景她还是了解一些的,那如果她家里人知道她们的关系,天啊,她怎么都没有考虑到。

         小说里一般都是这么写的:

         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离开我儿子?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沓现金。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算什么东西,敢勾引我儿子,最好滚的越远越好,否则我们xxx家不会放过你的。

         xxx,算了求你了,你离开他吧,你们真的不合适,我们要的是门当户对。

         ……

         “嗯,我知道,我会注意的,您不用担心,不了,最近没什么时间过去,再等等吧……”

         李海凤沉浸在豪门虐恋里简直出不来,顾扬要是个男的也就罢了,她还是个女的,用古代人的思想那就是天理不容的事情,虽然现代人也好不到哪去。

         “好,嗯,再见”

         打完了?

         顾扬好笑的看着她,刚刚她脸上那精彩的表情她一点不落的全看进去了,她都不用想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他们管不了我”

         李海凤:“……”

         顾扬晃了晃杯子里的冰水,她脑袋又有点疼了,本来这么冷的天儿不想加冰的,可还是让服务员给加了点,她忍着把玻璃杯往额头上放的冲动,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现在一个人撑着一个顾氏,他们心疼我都来不及,这种事不会管的,你放心跟着我就是”。

         你放心跟着我就是。

         李海凤一愣,脸上腾的红了起来,心里顿时泛起丝丝甜意,老天爷真是看得起她,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这么一天,她对顾扬好,完全是尽职尽责,因为她拿着人家的工资,可是顾扬呢,以这种方式回报她吗?

         能被一个和自己相同性别的女人呵护着,她还能再多要求什么?

         眼前是自己喜欢着的人啊,她美丽动人,强大而又坚韧,她不输于任何男人,她,以后就是她的人了。

         菜慢慢端了上来,李海凤哪里还有心情吃饭,虽然已经过了春天,但是她现在就荡漾的不得了,好想亲顾总一口怎么办?

         顾扬哪里知道她的心思,只催促她赶快吃“周日下午就要走了,到那以后你要好好跟着王冰,不准乱跑,知道吗?”

         李海凤点点头“我能往哪跑啊,没去过s市,人生地不熟的,不会跑的”。

         “嗯”

         “顾总,我特别不明白,公司那么多人,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和冰冰姐去呢?万一拿不下来怎么办?”

         “拿不下来就算”

         “……”

         ——

         下午的工作时间长,工作量也大,闲的时候李海凤还能想想顾扬,忙了就把人扔一边了。

         群里讨论的正激烈,问李海凤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来,顾总是真重视你呀,这么大的任务只派了你和王姐两个人云云。

         李海凤盯着刷屏的几个号,叹了口气,她也不想去呀,今天本来想问问的,顾扬完全一副不当回事的样子。

         “顾总最近瘦了很多呀,小海凤你说,是不是你没有照顾好她,是不是没有做可口的饭菜,不乖哦”某个和李海凤关系比较好的助理说。

         李海凤怔了怔,瘦了吗?她怎么都没有发现,不过最近顾扬饭量小事真的,想了想她就敲了几个字“她最近减肥,当然瘦了”。

         “减肥???顾总还要减肥吗?身材那么好,欺负土肥圆,哼!”

         “就是,我们这样的才要减好吗?”

         几个人聊着聊着就跑题了,李海凤有别的事,早早退了出来。

         “你要是实在不想去,就和顾总说,她会同意的”王冰走到饮水机边上接水的时候突然说道。

         李海凤干笑几声“我挺愿意去的,长长见识嘛”。

         王冰笑笑没说话。她要真不愿意,顾扬还会逼她去不成,小丫头就是犟。

         一到下班点,李海凤就雀跃的开始收拾东西,让一旁想留她加班的王冰都不忍心开口,没办法,谁让人家现在是她们老大的女朋友,压榨不得哟。

         果然刚收拾完,顾扬就过来敲门,李海凤美的心里直冒水儿,谈恋爱就是这个样子嘛,嘤嘤嘤,和顾总在一起,只要她别老是对自己动手动脚她就很开心。

         话说动手动脚……

         接个吻什么的可以啦,要是那样儿,她就会觉得特别不自在,有什么好摸的呀,我有的你也有……

         两人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作为第一次谈恋爱的顾总,有些方面经验确实很少,她不知道除了吃饭看电影打电玩还有什么好玩的。

         电影院里

         正在放一部最近特别火的恐怖片,她们买的是情侣座,也没管别人怎么看,手拉手的就进去了。当然,毕竟是接受过很多专访还有天天上财经报的人,虽说来电影院的都是年轻人,可为了以防万一,她又和李海凤举止亲-密,顾扬还是买了副黑框眼镜戴上了,头发扎起戴了顶鸭舌帽,几乎认不出来。

         所以两人才能光明正大的拉着手。

         她们的座位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往里一窝基本上就看不见了,播放厅比一般的厅要小很多,配合着电影里的声音,恐怖气氛相当足。

         但……两人的胆子都很大。

         电影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有人叫出声了,李海凤颇为郁闷,凑到顾扬耳边小声道“顾总你怕吗?”。

         顾扬不知道在想什么,只知道她凑过来说话的时候她的耳朵根儿痒的不行。

         “不怕,你怕?”

         李海凤像是找到共鸣,赶紧摇摇头“我才不怕,咱们刚刚还不如看那个交换身体的呢”。

         顾扬嗯了一声,大屏幕上的光亮在她脸上闪来闪去,戴着黑色边框的侧脸在这气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

         李海凤忍不住想起顾扬工作时为了护眼戴的那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就像小说里描述的那样,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对了顾总,鬼畜是什么意思?”

         顾扬转过头看她,“什么鬼畜?”

         李海凤比划了一下,指指她的眼镜“我看书里面说,戴着眼镜的都是鬼畜什么的,哦,还有,最近网上也很流行几个词,什么鬼畜攻,宠溺攻,忠犬攻,女王受,抖m受什么的,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她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电影的声音很大,所以她们说话,也不怕吵到别人,而且不时有人吓得喊出声。

         看起来很好玩?顾扬对此还是做过功课的,特别早的时候,所以李海凤给她说的时候,尽管她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动声色的装傻。

         “哦,我也不知道,你可以上网查查是什么意思”顾扬看着大屏幕说道。

         ……

         李海凤盯着屏幕看,里面的两个主人公正被变态杀人狂追着跑,她忍不住想乐,国外的恐怖惊悚片好多都是一个套路,最后要么杀人狂死了,要么主人公和杀人狂一起死了,然后镜头再转到另一个路人甲身上,恐怖事件再次发生,电影结束,再次给观众留下悬念。

         好无聊……

         电影是很无聊,可是还有不无聊的事情在等着她。

         现在你要问李海凤最怕什么,那当然是……顾总耍流氓了。

         李海凤坐在靠里的位置,顾扬连招呼都没和她打,她正到看女主肚子被到剖开的时候,顾扬的手也放到了她的腰上。

         “啊——唔”

         顾扬一手抱着她,一手捂着她的嘴,低声喊道“你叫什么叫,不是不怕吗?”。

         李海凤扒开她的手,喘着气道“我是不怕啊,可是你摸我……”

         顾扬明显不满“我摸你怎么了,要不你摸我?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可以做这种事的李助理,把你的手松开,这么掐我你就不心疼吗?”。

         你妹!李海凤含泪在心里爆了个有生以来的粗口!

         李海凤刚松开口,顾扬放在她腰上的手就用力一收,帽子已经被她拿了下来,所以在她吻下来的时候没什么阻碍。

         要不是因为电影声音大,她们怎么可能这样明目张胆的干坏事。

         顾扬一边撬开她的牙齿用力吻她,一边趁着她身子发软,手从她的外套下面往里钻,然后问题来了,李海凤下面穿的套裙,衬衫也塞在腰里,她又得把她的衬衫下摆往外拉,简直辛苦。

         李海凤推着她的肩膀,偏了偏头,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上当,刚刚不还好好的么?

         顾扬从她的嘴唇下巴一路吻到她的脖子上,李海凤看着前面一排排连脑袋顶都瞧不见的卡座,还是决定反抗一下。

         “顾总,你先等等,这里这么多人,让人看到怎么办?”

         顾扬抬头看她,似乎也觉得她的话挺对,然后果断起身拿着帽子大衣,把人拉起来就往外走。

         李海凤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跟在她后面踉踉跄跄的走,心里泪流成河,这到底叫什么事儿啊?谁来告诉她,顾总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的病?还是……真的很饥-渴?

         在顾扬把她拉出了影院,并往她们的车跟前走的时候,李海凤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她不是傻子。

         被半推着塞进了车后座,李海凤来不及喊,顾扬就钻进来压到了她的身上,然后就开始吻她,在她以为她要做什么时候,她却把头埋在她脖子里停了下来。

         “我会尽量让你们早点回来”她喘着气说。

         李海凤愣了愣,然后推推她的肩膀“你怎么了?”

         顾扬眼前发黑,头也晕的厉害,她保持着一个姿势没动,闷声道“我没事,累了,想歇会”。

         李海凤呆了呆,摸摸她的头,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样,脸也红的不行,小声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你要是想,我就试试”。

         过了好一会,李海凤都以为她睡着了,才听到她埋在她脖子里闷声笑了起来“说你傻你还真傻”说着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她,眼睛里带着笑“才几天啊你就想以身相许了,你就不怕我得手了甩了你”。

         李海凤就着动作,双手环住了她的脖子“你不会的,我相信你”。

         是的,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