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转眼已经进入了三月,顾扬的手术一直拖着没做,刚开始的一个月里李海凤有事没事都会给她打电话,后来慢慢就少了起来,再后来她电话打过去不是没人接就是关机。

         王冰也察觉出不对来了,李海凤这次请的是一个月的假,可是都两个多月了,她中间和她通过电话,说家里事情太多,可能要多请几天,这样下去,她和自动离职还有什么区别?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顾扬的状态,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了。

         今早开会,下面的人都在汇报工作,等轮到顾扬做总结的时候,她已经撑着头睡着了,王冰喊了她几声都没喊醒,见她脸色发红,摸了摸她的额头才发现她烧的厉害。

         本来都要送医院了,她却迷糊着醒了过来,然后说什么都不去医院。

         王冰实在没法,只好让她回办公室休息,自己则回家熬了点鸡汤又给她送来。

         办公室里,顾扬盖着块毛毯躺在沙发上。她的胳膊搭在额头上半遮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冰给她盛了碗汤放到茶几上“中午就没吃,你这样会把身体搞垮的”。

         顾扬没吱声,仍旧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

         王冰看在眼里,心里觉得挺不是滋味儿,她跟了顾扬这么久,生病也好,商场失意也罢,哪里见过她这样,短短一个月,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实在不行,我请两天假,去她家里看看,也许,真的是有事走不开”王冰试图安慰默不作声的顾扬。

         “顾总,我了解海凤,她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的”王冰笃定道。

         过了好一会,才听到顾扬长出了一口气,她声音哑的不成样子“王冰,我不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我从来不畏惧死亡”。

         王冰一愣。

         “那边的诊断证明下来了,说是脑肿瘤”顾扬笑了笑,眼泪顺着眼角慢慢滑了下来“我不敢告诉她,手术不大,可稍有不慎,就会丢命”她用手捂住眼睛,眼泪却像拼了命一样往下掉着。

         王冰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她一直以为顾扬这些日子以来的萎靡不振都是因为李海凤,却没想到她竟是……

         “怎么可能呢?顾总,这些年来不是都好好的吗?”

         顾扬闭上眼吸了口气“我不知道,也许是老天爷看我太累了吧,想让我歇一歇”。

         “不,不可能”王冰的声音颤抖着“顾总,一定是他们看错了”。

         顾扬拿开身上的毯子,慢慢坐了起来,她看了眼红着眼眶的王冰,心里有些感动,这个女人帮了她太多了,不只是她,还有很多人,那些人都需要她,她不能就这么被打倒。

         拿过已经有些凉了的鸡汤,顾扬喝了一口,不由笑了“这么多年了,你的厨艺真是半点都没见长,你家老李是怎么跟着你过来了的”。

         王冰还没从顾扬得病的消息里缓过来,听她这么一说,也忍不住尴尬了起来“刚才太着急了,你凑合凑合吧”。

         顾扬给她面子,一口气喝了两碗“这件事我家里都不知道,李海凤我也瞒下了,我准备等手术结束后再告诉他们,大家都省心”。

         王冰皱了皱眉“这么大的事,瞒着先生和夫人,恐怕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不会怪你的”

         “那海凤呢?她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提起李海凤,顾扬闭上眼揉了揉额头,她打电话她不接,明显是在躲着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真是头发都要愁白了,其实趁着现在李海凤不在,她把手术定下来最好,可是她心里不踏实,她怕自己真的出事,也怕自己没事最后把李海凤给弄没了。

         “你说,她是不是回家结婚了?”顾扬突然问道。

         王冰愣了愣“不会吧,她为什么要结婚?”。

         顾扬摇摇头,“我感觉事情不太妙”“这样,你帮我看两天,我借着病假,去她家里走一趟”她倒要看看,她躲着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扬说到做到,她身体近来越来越差,章雯雯说不能拖太久,如果病情恶化,就真的棘手了。

         这次顾扬是让司机开车送的她,从定海道灵水,其实并不算远,路上她吐了好几次,司机一再劝说让她去医院,都被她两句话挡了回去,现在去医院,进去就出不来了。

         顾扬昏睡中,听到司机喊她,才知道已经到了李海凤家。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天还很暖和,现在虽然进入三月,北风一吹也是冻得人打颤。

         没有冒然到李海凤家里,顾扬只让司机把车停在了离她家较近的地方,她拿出手机给李海凤打电话,这次没有关机,她松了口气。

         那头很快有人接了起来,顾扬揉着发麻的后颈,没好气道“李海凤,你想死是不是?”

         “咦?”那头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姐,有人找”。

         顾扬身体往后靠了靠,目光紧盯着前面的巷子口,等着李海凤接电话。

         “哎呀不好意思啊,我姐现在忙着呢,不方便接电话”

         顾扬心里的火噌的冒了上来,她几乎忍无可忍的喊道“告诉李海凤,我就在她家门口!”。

         “门,门口?”“姐,电话里的人说了,她就在咱家门口呢”

         “喂”

         终于听到她的声音,顾扬的火气也越来越胜,她拉开车门就走了下去,“我在你家门口,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顾扬挂了电话就靠在车门上,准备等李海凤出来就好好教训教训她。

         很快顾扬就看到从小巷子跑出来的李海凤,她怔了怔,原本准备好了骂她的话也堵在嗓子眼儿里,怎么瘦了这么多?

         这些天里,被冷落忽视的不是她吗?她怎么也像大病了一场一样?

         “你”

         “你来干什么?!”李海凤没等她把话说完,就开了口。

         顾扬愣住了,她有些委屈的看着她“怎么一见面就这么凶,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李海凤看着她,眼里翻动着莫名的情绪“不想接”

         顾扬一怔。

         “正好你也来了,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顾扬感觉有什么东西突然碎了一样,她连忙制止她接下来的话“李海凤,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李海凤穿的不多,她抱着肩膀,脸上没什么表情“顾扬,对不起”

         顾扬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说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她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却是要,分手吗?

         顾扬有点慌了,她上前一把将李海凤抱进怀里“我来找你,不是来看你发脾气的,你是不是嫌我来晚了,那现在就走好不好?那条狗还自己在家呢,我们不回去它就得饿着”。

         “……对不起”李海凤推开她,“我真的不能陪着你了”。

         “为什么?”

         “你别问了,现在不早了,你快回去吧”李海凤有点不耐烦说道。

         顾扬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才两个月不见,李海凤,你就想把我甩了?你把我当什么了?”

         李海凤低着头不说话,顾扬气的十指捏的咯吱响,她大老远跑来找她,她一句话就把她扔出去了。

         说是咬牙切齿都不为过,有那么一刻,顾扬真想动手掐死她。

         “想分手是吗?”顾扬盯着她忽然笑了起来,眼神里满是冰冷,“下辈子吧”。

         李海凤抬头看她,“我和你说认真的”

         顾扬这回看也没看她一眼,转身就走“我给你时间,想好了来找我,若是想不好……那我就再来一次”说完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司机一直都在车里等着,顾扬一上车,他也没敢开口说话。

         “回定海”

         “是”

         车子绝尘而去,只留下呆愣着站在原地的李海凤。蓦地,她鼻子一酸,她觉得自己演的挺好的呀,难道被发现了?

         原来这世上真有这种厚脸皮的人,怎么赶都赶不走。

         李海凤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车子消失的方向,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