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这几天公司里的人都注意到了,他们老大都好久没来了,总裁办一群女人天天围一起八卦,当然了,八卦贵八卦,乱七八糟的话题也不敢说。

         李海凤被弄的没脾气了,可班还得上,总裁办那帮人对她半点都不客气的,她一来就围着东问西问,最后要不是王乐开口,她们还散不了。

         顾扬不在,王冰每天忙的脚不沾地,李海凤和霍晓玲都跟着她跑,霍晓玲对于顾扬突然请假有些好奇,但是她和总裁办那些人不一样,她不会问,她注意到李海凤最近状态不太好。

         中午刚过十二点,韩雅楠就过来找李海凤了,说要带着她出去吃饭,李海凤手里一大堆活儿,看都没看她一眼,只说了句没空。

         韩雅楠气不打一处来,一屁-股坐在她的办公桌上,清了清嗓子“大姐,忙归忙,你饭总得吃吧,今天我男朋友过来,你陪我去呗”。

         李海凤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头也不抬道“不行,冰冰姐下午就要的,我得弄完,再说了,你男朋友找你,我去干嘛”。

         “哎,我发现你最近脾气真大啊,顾扬去哪了?最近没听说要出差啊”出差也会带上李海凤,这闹哪门子失踪呢。

         不提顾扬还好一提李海凤就一肚子火,她没好气道“我真不饿,你快走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韩雅楠用手指了指她,最后没说话气呼呼的走了。

         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多,李海凤伸了个懒腰,她最近头发又长长了,她打算去理个短发,非常短的那种,气死顾扬,谁让她不见她,她愤愤的想着。

         王冰回来的时候李海凤正在喝水,她突然走进来吓了她一跳,一口水喷了出来。

         王冰一脸嫌弃“你恶不恶心?”

         李海凤放下水杯走到她面前“你告诉她,她如果再不肯见我,我明天就回老家,以后大家各走各的,再不相干”。

         她语速极快,说的非常干脆,而且认真。王冰很少见到李海凤这样,她毫不怀疑李海凤的话,她坐到办公椅上,打开了电脑“你别逼我啊”。

         “我逼你?”李海凤露出一个嘲弄的笑容“她现在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如果真快死了,我还是赶紧跑了的好”。

         王冰一愣,抬头看着她,她觉得李海凤最近有点不正常,说话处处带刺,跟平时傻乎乎的样子判若两人,她奇道“我如果不告诉你,你明天就走?”。

         “对”李海凤没说谎,她心里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她得回家一趟,当然了,肯定还是要回来的,不过不能和王冰说。

         王冰点点头,似乎拿她没辙了,她把笔记本拉过来,在上面打了几个字“喏,就这个地址,不算近,开车一个多小时,到时候打这个电话”她拿手机给李海凤发过去一个手机号码“这是章雯雯的,你打她的电话,她会见你的”。

         李海凤把地址在心里念了一遍,她没说话,转身拿了外套和钥匙一阵风似的就往外跑去。

         王冰摇了摇头,她早就说过,这种事情不能瞒着,与其瞒着闹出事来,不如坦白直接的告诉对方,既然决定走下去,那么就要一起面对。

         霍晓玲拿着文件和正要出去的李海凤差点撞上,她笑了笑“海凤,这么急,去哪里呀?”

         “帮冰冰姐办点事”李海凤顾不上和她说话,直接往电梯口去了。

         霍晓玲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儿,羡慕?嫉妒?或许都有吧,她看的出顾扬有多在乎李海凤,尽管这个女孩在她看来什么都不是,傻人有傻福吧,她嗤笑一声,转身进了总裁办。

         她刚进去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一阵喧闹声,霍晓玲脚步一顿,往后退了几步,正好看到被好几个人围着从电梯里出来的人。

         男人身形修长高大,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面容英俊,鼻梁上戴着一副无边框眼镜,看起来儒雅俊逸,那张脸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霍晓玲愣神的功夫,那群人已经朝她走了过来。

         “顾总这边请”走在前面的是个三十多岁,打扮十分干练的女人,她领着顾垣进了总裁办,拍了拍手“大家先把手里的工作放一放,我来宣布一件事”。

         总裁办的一帮人看着面前这个高大英俊的年轻男人,认识他的一个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这这不是顾总的弟弟吗?

         ******

         李海凤好几次差点闯红灯,她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沉不住气过,她心里害怕的要死,油门也一脚踩到了底。

         到了地址上说的那个地方,果然是一家私立医院,占地面积非常大,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能来的地方,李海凤吸了口气,下了车。

         拿出手机后,李海凤没有犹豫,很快拨打了章雯雯的电话,她靠在大厅门口的大柱子上,皱着眉等待着。

         “哪位?”

         “李海凤,我要见顾扬”

         章雯雯一愣,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又贴了回去“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我要见顾扬”李海凤一点都不想浪费时间。

         章雯雯抬头看了眼手术室的门“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她刚进手术室”。

         李海凤上去的时候,章雯雯正站在电梯口等她,她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歪着头打量着她“王秘书告诉你的?”

         李海凤绕过她往手术室的方向走“她在哪里?”她语气有一丝颤抖,两只手也忍不住攥了起来。

         章雯雯叹道“你等着,她刚进去”。说完她就进了手术室。

         顾扬刚在护士的帮助下躺好,她认命的闭上上,等待手术的开始。

         “李海凤来了”章雯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顾扬睁开眼,怔了片刻,就要坐起来,被章雯雯一把按住,她语气严肃道“躺着别动”。

         “让我看看她吧”顾扬突然说道。

         “看个屁,上个手术台而已又不是让你去死!”章雯雯和那护士说了一声“让她们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开始”。

         顾扬看了眼门口的方向,此时此刻她们就隔着一道门,她忍不住有些矫情的想,如果她要是死了,李海凤会怎么样呢?晕过去?大哭一场?还是殉情?

         章雯雯进去后就再没出来,李海凤进不去,就只能在门口干等着,她坐坐不下,站又站不住,最后只能倚着墙蹲了下来,她把头埋进手臂里,浑身都在发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昏昏沉沉中,李海凤听到口袋里传来手机震动的嗡嗡声,她有些疲惫的把手机拿了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居然是她妈,那一刻她差点哭出声来。

         怕打扰到别人,李海凤拿着手机去了安全通道,她坐在台阶上,按下接听键。

         “海凤啊”电话里传来李妈妈温暖的声音。

         李海凤的眼泪刹那间像开了闸的洪水,她喊了声‘妈’。

         李妈妈似乎察觉到不太对,紧张道“你怎么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没,没事,我挺好的”李海凤努力克制着自己,她吸吸鼻子,“对不起,我这么久都没给家里打电话,我”。

         李妈妈叹了口气“行啦,现在就别说这些了,你走那几天把你爸气坏了,我也一直没给你打,不过这段时间他倒是平静下来了,我跟你打电话,就是想让你回来一趟”顿了顿,她有些不自在的道“还有小顾,回来后给你爸道个歉,他要是想拿拐杖敲你两下,你也就忍忍”。

         李海凤心里别提多感动了,刚想说什么,忽然想到还躺在手术室的顾扬,她憋回去的眼泪又掉了下来“现在回不去”。

         李妈妈听出来她的情绪“发生什么事了?”

         “她现在在手术室,生死不明”李海凤说着说着就呜呜的哭了起来,她身边没有一个人,此时和李妈妈一通电话,就再也忍不住了。

         李妈妈吓坏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她有些着急,对李海凤道“别怕别怕,你等着啊,我和你爸商量一下,我们这就过去”她实在放心不下李海凤,他们就这一个孩子,平时都是捧在手心里的,李海凤一哭她这个当妈的就受不了,而且既然和顾扬的事情已成定局,于情于理都该来看看。

         李海凤听着嘟嘟的声音,才知道李妈妈已经挂了电话,她抹抹眼泪,现在不是哭鼻子的时候,顾扬一定不会有事的,她相信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王冰过来的时候,手术已经进行了六个小时,她走过去看着精神萎靡的李海凤,眼里有些心疼“累了就去休息会”。

         李海凤摇摇头,没有回答她,手术一刻不结束,她就不会离开半步,直到手术成功。

         王冰买了些吃的,李海凤也没心情吃,就那么傻傻的站在手术室门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两扇门。

         将近十个小时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李海凤几乎立刻冲了上去,平时这种情节只有在电视里才会出现,当时还觉得那些人演的太夸张了,现在切身体会,她才知道自己有多紧张“怎么样,手术成功吗?”。

         走出来的不是章雯雯,而是个中年男医生,他摘了口罩,才慢慢道“良性肿瘤只要治疗的及时,一般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风险,手术进行的非常成功”。

         肿瘤?李海凤呆滞了两秒。

         这时候章雯雯也走了出来,细长的眼睛扫了王冰一眼,似乎对她通知李海凤这一点不太满意,不过也没说什么,嘱咐了李海凤几句就走了。

         顾扬一直昏迷着,李海凤没法进去看她,晚上也只凑合了一晚,第二天一睁眼就要过去,正好护士来通知她,说是病人醒了。

         李海凤跑到顾扬所在病房门前,抬起来打算推门的手顿了一下,她心跳快的仿佛要蹦出嗓子眼儿,握在门把上的手微微颤抖着。

         过了好一会,李海凤才下定决心推开了门。

         顾扬裹得严严实实的躺在床上,她挺清醒脑袋上包着纱布,不然就这么光着头,实在是尴尬的很。

         李海凤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病床上的人,眼看着眼泪就要往下掉。

         顾扬抬了抬下巴,她身上没什么力气,也就能稍微动下下巴,“不许哭!”她语气非常虚弱,也没什么威力,可李海凤还是听话的止住了,站在那里眼巴巴的望着她。

         顾扬忍住骂她的冲动,她也骂不动了,“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她命令道。

         李海凤小步挪了过去,坐在床边上看着她,一双眼睛湿漉漉的,跟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

         顾扬看着她,心中不忍,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无奈动不了,她叹了口气“想哭就哭吧,我不笑话你”。

         得到许可,李海凤眼泪唰的掉了下来,一下子扑在她的身上“呜呜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起来,你想压死我啊?”顾扬笑骂道。

         李海凤吓得赶紧坐正,生怕真的压到她。

         顾扬看的好笑,突然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她面色一变“你也不许笑话我”。

         李海凤呆了一会,“我笑话你什么?”

         顾扬无语,“没看到我头发都没了吗”

         李海凤这才注意到她头上纱布包裹下已经什么都没了,她看了会,吸吸鼻子,忽然低下头凑过去亲了亲顾扬的嘴角“没头发也好看,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顾扬一愣,心里不由软了下来,眼眶也有些热,她动动胳膊,勉强握住了李海凤的手,“你不嫌弃就好”。

         她怎么可能嫌弃她,李海凤红着眼睛,脸凑的更近了,嘴唇刚贴上顾扬的,就听到门外一声咳嗽。

         两人目光都朝门口看去,这一看把李海凤吓的站了起来“顾伯母”。

         来人正是顾扬的妈妈,她面色不太好“这么大的事,雯雯不和我说,你打算就这么瞒着?”

         顾扬无奈“小手术嘛,完了再告诉你们也不迟啊”。

         顾妈妈显然很生气,但是她修养极好,何况顾扬又这样躺在床上,她也不能真骂她,算账也得等她好了再算。

         李海凤见没自己什么事,转身就要出门,顾妈妈叫住了她“你还不知道吧,你爸妈来了”。

         李海凤一惊,比她更吃惊却是顾扬,“他们怎么会来?”。

         起初的确是李爸爸和李妈妈要来,后来顾扬的妈妈又打了一次电话,两人也是刚到,当然就被安排着送到了顾家。

         “一会估计就到了”顾妈妈说着,看向李海凤,眼中满是关切“你这孩子,手术这么长时间,不吃不喝在外面等了那么久,现在她没事了,这里有我守着,你快去休息会”。

         “我没事……”李海凤看了顾扬一眼,脸有点红。

         顾扬不用想也知道她在外头傻站着哪都不去的样子,她皱了皱眉“听话,去休息会,想我了一会再来”。

         顾妈妈瞪了自己她一眼,真当自己不存在啊。

         李海凤脸更红了,当下也没说什么,对顾妈妈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我爸呢?”顾扬问。

         “和海凤她爸妈一起,马上就到”顾妈妈摸摸她的头,心疼坏了“你说说你,这么拼命,咱们家可从来没出过得这种病的,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顾扬笑了笑“以后让你省点心,顾垣那里我已经让王冰安排好了,他顶替我的位置,我退居幕后,我爸可以彻底把股份让出来了”。

         “你还惦记着你爸那点,你爸才有多少,他手里有没有股份,董事长的位子都是你的,不过也好,小垣回来让我松了口气,我也想通了,只要他回来,别说领一个任定北回家,就是领十个男人回家,我都不管了”顾妈妈叹道。

         “主要是我外公那里,不过他这次回来,也算是我逼着他的回来的,要是没这病,他就算是回来也未必愿意接这个位子”顾扬淡淡说道。

         顾妈妈点点头,当年经营顾氏,她的手腕要比顾爸爸厉害的多,只不过如今年纪慢慢也大了,能管就管,不能管就不管了。

         说起顾扬的外公,顾妈妈没好气的道“你这次太胡来,四个老人一把年纪了,差点被你吓死”。

         “所以才能等做完了才能告诉你们”顾扬打了个哈欠,她有点累了,顾妈妈也看出来了,给她盖好被子“行了,你好好歇着,一会你爸来了我们就在隔壁坐会,正好海凤也在,该把你们的事儿说道说道了”。

         顾扬挑眉“我歇着,你们去审她?”

         “什么叫审她?海凤爸妈也在呢”

         “那也不行”她挣扎着要起来,可把顾妈妈吓坏了,“你赶紧给我躺好,别乱动,刚做完手术,老实点”。

         “你们别为难她”顾扬说。

         顾妈妈修养好归好,但是脾气和顾扬一样一样的,没外人在她也不管那么多,骂道“别人都说儿子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你这可倒好,还没结婚呢,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她又不是外人,以后都是一家人嘛”顾扬难得温顺起来,她现在这个样子,也是没了脾气,对付她妈,还真得服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