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死亡之镇(下)
    众人来到月牙湖边,果然,除了一个大湖,周围什么也没有。

     “这就奇怪了,我们大家明明都进入过那个地方,可是现在又怎么会不见了?”随奇不住地看着周围。

     洛城皱着眉头,开口说:“莫非这个消失之地,就是剑身第一次显示时给我们的提示?”

     “此话怎讲?”瑾茗问。

     洛城说:“我们要找的,是百墓村,可是这一路打听下来,谁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我想这个不存在的村落就是我们误入的这片林子。看那些尸体,有好几百具,这些尸体,足够组成上百座墓,称其为‘百墓’也不足为过吧?”

     瑶池说:“那我们刚才岂不是就错过了?”

     “当时我们找到了也没有用,毕竟不知道入口在哪里,也不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事。”洛城看看远处的一片荒芜,“我觉得,我们今晚再来这儿看看,或许会有新的现。”

     迷岸阁的周围是绿树,是花,这会儿又挂上了许多盏红色的灯笼。树上还挂着红色的彩结,很是喜庆。

     何瞑穿着红色的衣衫,看着身边的佣人将红色的花制作完毕,然后一步一步靠近何瞑,将花挂在他身上。

     何瞑有些不习惯这么安静的气氛,于是就说:“你来这里多久了?”

     那个人并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自顾自忙着手里的活。

     “你怎么都不说话的?”何瞑依旧不死心,对着那个人说,“是灵溪不让你开口的吗?其实没有关系啦,不说话会很闷的,你有什么好玩的或者伤心的事,都可以告诉我啊,你想家吗?”

     “他们是永远不会说话的,更不用说回答你的问题了。”门外传来一个很好听的男子的声音。

     何瞑一惊,抬眼望去,不由站起了身。

     他何曾见过如此俊美的男子。

     仿佛是如风般的飘逸,光是站在门口,就已经让人顿生爱慕之心。

     何瞑看得有些呆滞。

     男子倒是走了进来,眼眸一直停留在何瞑的脸上:“比起以前,倒是精神了一些。”

     “你是谁?”何瞑这下清醒了一些。

     男子淡淡一笑:“我叫翦羽,是这儿的法师,我想,灵溪有提及过吧?”

     何瞑使劲想了想,却觉得记忆模糊:“我,我忘了。”

     翦羽依旧温柔的看着何瞑笑:“这不怪你,忘记了也是很正常的事。”

     何瞑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和灵溪要成亲了,趁着她现在去梳妆的时间,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嗯,你说就是。”

     “灵溪从小就是被保护着的小女孩,大家都很疼爱她,不曾让她受任何委屈。她现在和你在一起,我希望你可以尽你的全部力量保护她,不管生什么事。你可以答应我吗?”

     何瞑点点头:“我答应你,我会保护她的,曾经会,现在会,以后也会。”

     翦羽露出了一丝苦涩的微笑:“我相信你。”

     “那么,你呢?你是灵溪的什么人?”

     “我?”翦羽的目光又变得悠长起来,“我只不过是灵溪的大哥。”

     何瞑看着周围站立的一动也不动的人,问翦羽:“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都不会说话。”

     翦羽看着何瞑:“当然不会说话了。他们是下人。在迷岸阁,主人与下人之间无需交流,他们根本就不用说话,他们只不过是供主人差遣的奴隶,主人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不用脑子,不用开口,你跟他们去说话,简直就是无聊。”

     何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照你这么说,这迷岸阁岂不是很冷清?难怪我一天到晚都只能看见灵溪。”

     “冷清不好吗?不是可以省略掉很多事吗?”翦羽冷冷地说。

     何瞑目光疑惑道:“是吗?”

     翦羽盯着何瞑,依旧是冷淡的目光:“你的任务,是保护好灵溪,只要明白这一点,就足够了。”

     翦羽的态度激起了何瞑的不满:“我怎样对待灵溪是我自己的事,你也未免太操心了?如今,和灵溪成亲的人是我,我看,是你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才是。”

     “你对我态度恶劣一些没关系,但是我把话说在前面。如果你对灵溪是这样态度的话,我定不会放过你。”

     “我与灵溪从小就一起长大,我对她如何,灵溪自己知道,用不着你在这儿威胁我。”

     翦羽看了何瞑一眼,最后,冷冷地离开了何瞑的视线。

     何瞑看看那些下人,又上去拉拉他们的衣角:“你们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夜深。

     众人从客栈出来。

     “洛城,我们这样去找真的会找得到那片林子吗?而且为什么非得选在这个时辰?”瑶池挽着瑾茗的手往前走。

     “这个时辰是阴气最重的。那片林子既然不是真实存在的,那想必就要等到夜深了才可以。今天我们是起得早,时辰还没过,现在我们再去看看,那林子或许又回来了。”洛城回答。

     “如果这里真的就是百墓村的话,那么我们岂不是就要找到灵犀剑的剑鞘了?”随奇想起。

     洛城说:“那就要看我们有没有这个运气了。”

     月色很朦胧。

     在一片月光下,众人看见了湖边,那个林子,有真实地出现了。

     “它在了!”瑶池出吃惊地轻喊。

     早上看见那些尸体的情景又浮现出来了。不是一具,而是几百具尸体,这让瑶池不由地又恶心又害怕。

     樊云桀像是看出了瑶池的恐惧,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

     这一次,瑶池倒是没有挣脱。

     “我们进去吧!”洛城坚定地看着前方。

     这林子,如果没有那些尸体,又是真是存在的话,估计是很惹人喜欢的地方,因为实在是很漂亮。

     不过在知道了这一切的真相之后,这儿的每一棵树,每一朵花似乎都沾满了血腥味。

     众人小心翼翼地走着,借着一些透下来的月光,打量着四周的情景。

     他们惊讶地现,早上见过的那些尸体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瑾茗惊讶地喊道。

     樊云桀说:“不会是在它消失的那段时间里,这些尸体也消失了吧?”

     随奇说:“那么假设如果林子现在消失的话,那么我们又会怎么样。”

     洛城说:“这林子的确很奇怪。我想,我该问一问灵犀剑。”

     说着,洛城将灵犀剑轻划过自己的手指,灵犀剑沾上了一点血,隐约现实了“东方”二字。

     “又是东方。我想我们从东面走走。”

     于是众人一齐往前走。

     “奇怪,这个林子一点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瑶池喃喃自语。

     樊云桀小声说:“本来就是百墓村,人都活不了,你还盼望着会有鸟兽啊!”

     瑶池立刻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走着走着,前面分开了两个路口。

     “看来,是要我们选择了。”洛城停下脚步。

     “万一选不好,是不是我们都得死?”瑶池忍不住又插话。

     随奇看看这两条路。

     一条是宽阔的大路,通向更深的地方。平坦而整洁。

     还有一条是羊肠小道,曲曲折折。

     “你们怎么选?”樊云桀开口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