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节操:校花,我可以借肩膀给你。
    节操:

     校花,我可以借肩膀给你。

     周一:

     老子不需要o( ̄ヘ ̄o#)

     周一从椰林回到宿舍时,舍友毛严霆和吴天已经从图书馆回来。

     两人如今也总算可以镇定地直面周一的脸了,也会回应周一打的招呼了。本来今晚比往日早了些时候回到宿舍,两人想着待会儿周一回来,他们也应该主动一回先打招呼才是。

     于是听到周一插钥匙开门的声音时,毛严霆和吴天就准备好打招呼了,有点紧张地直盯着宿舍门。

     结果就看见周校花发现宿舍已经有人,惊讶抬头的瞬间,那一双水光盈盈的眼睛、微红的鼻尖和微抿的唇线就这样撞进两人的视线。

     周一尴尬地猛眨几下眼睛,扯出一个笑容:“你们今晚挺早嘛,现在天冷了那么多,图书馆人多吗?”

     就算没看清楚,此刻听着这略带鼻音的声音,也能猜到周校花此刻心情不好。两人识相地点头说人多,一边就“专心”看书去了,当作什么都没看见。

     在这时,又有人推门进来。周一回头一看,居然是曹宁。

     曹宁被莫睿接走后,两人先去看了个电影。电影内容曹宁不大清楚,因为出电影院时脑袋里只剩下浆糊。莫睿开车转头要回莫家时经过学校门口,曹宁的意识从浆糊中抢救过来,想起自己忘记带画稿了,星期一还要上交设计图,便又拐回宿舍来拿画稿。

     曹宁的性子不喜讲话,更不是什么主动热情的人。毛严霆和吴天就更不用说,眼里基本只有书,你找他们讲话他们还嫌你烦。所以这个宿舍,在周一搬回来之前,基本上互相之间都不怎么说话。

     现在曹宁和周一也算是有交情了,两人还一起兼职,一进门看见周一那张脸上的表情,曹宁还真不能视而不见。

     他又看看另两位舍友,转头问周一:“我朋友找了个不错的地方,我明天去那写生,你要一起吗?”

     周一也不想在宿舍待,外面那出租房肯定也是不会去的,明天出去散个心也不错,便点了点头。

     “他现在就在外面等我,我们今晚可以先住他家。”

     曹宁拿了画稿,周一收拾了两件衣服,跟着曹宁出了宿舍苑区。

     看着那两个系草校花组合出了门后,毛严霆和吴天大大舒了一口气。艾玛,周校花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太吓人了,现在心脏还扑腾扑腾乱跳,不能平静。不行,得上网找些美女图看看洗洗眼,那才是真正的美人!

     周一跟着曹宁上了莫睿的车。曹宁给莫睿解释说,想和朋友一起去写生的地方看看。莫睿没说什么,和周一点了点头开口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开车载着两人回莫家了。

     到了莫家,莫睿让管家给周一收拾了一间客房。周一本来还以为会和曹宁一起睡一个房间。

     曹宁送周一到客房,同他说好明早几点出发,走出客房房门前又回头,慢吞吞地叮嘱了几句:“早点休息吧。不管是饿了,病了,还是心情不好,睡着了就什么都能过去了。嗯,我从小就是这样,挺管用的。”

     周一何尝不想一闭眼一睁眼,烦恼就全过去。可是自从想起了那一晚的事情,遗忘掉的记忆就全部回来了,梦中总会在其中徘徊,回想起的越多,就越难平静。

     尤其是今晚听到方嘉之那一句喜欢之后。

     那我之前做的那些又算什么?

     周一现在回想之前一切,就觉得自己既愚蠢得可笑,更可悲。

     整整一个暑期,方嘉之不许人联系他。开学后,每一个周末都不见人影。周一旁敲侧击问他做什么去了,都没能得到答案。两人也就只有上课的日子,也就是周一到周五才能见面,但是方嘉之常常是一脸的疲惫和烦躁。

     周一心里越来越焦躁,越来越不安。

     总是怀疑是不是被厌烦到了极点,但是因为约定,方嘉之不能和自己分开,便只有避开自己。他可能还是喜欢女的,在那些假期里,他们可能天天在一起。而不管自己再怎么打扮,终归是个男的。还是个他讨厌的同性恋。

     周一每天照镜子,那个垂着头,苦着脸,穿着打扮得雌雄莫辩的人,自己都快要不认识了。

     到了新生军训晚会那一天,虽然有着穿女装跳艳舞的黑历史,但是周一更愿意将它当作两人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他知道方嘉之肯定不会喜欢庆祝这种日子,所以也只是自己一个人偷着乐,难得的整一天心情都很好。

     只是听说了方嘉之弹奏的歌曲曲名后,周一撒了个谎,说自己有事要走开。

     他不想听。不愿听。

     在后台附近找了个角落自己一个人待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想去想。方嘉之是他的。只能是他的。他守了两年的人,他唯一动心过的人,谁也别想抢走。

     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周一把心情收拾收拾,开开心心地准备去找方嘉之。

     “方嘉之,我,我喜欢你!”

     看来这确实是一个足够隐蔽的角落,所以被女生选中作为表白的地点。

     周一没有走过去。

     他过去的话,三个人都会尴尬,方嘉之也会生气。而且这情况也很正常,方嘉之被人表白也不是第一次了,周一知道方嘉之一定会拒绝她的。一定会的。因为方嘉之说过,除非周一自己提分手,不然他绝对不会和他分开。

     周一捏了捏拳:我绝不会放手的!

     “我一直都和周一在一起。”方嘉之的声音。

     听到这个理由,周一突然想笑,却自己也说不清心情究竟是怒是喜。明天学校论坛可不要出什么乱七八糟的帖子才好。

     那女生声音里仍是坚决:“论坛上说的都是假的,我知道。就算你们真的在一起,我也知道你是因为和周一打赌输了才和他交往的!方嘉之,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别说周一是男的,就算你真的有女朋友了,只要你还没有喜欢的人,我都是不会放弃的!”

     方嘉之语气仍旧是淡淡的:“谁说我没有喜欢的人。”

     周一整颗心揪了起来。果然……

     “……你!你骗人!”周一觉得自己的心声和女生尖利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不愿相信。

     方嘉之语气带了不耐:“你还不值得我为你撒谎。”

     那我呢?我愿意被你骗一辈子。

     “我……我,我不信……她是谁?”

     周一既想听那个让他恨得咬牙又嫉妒到发狂的人的名字,又怕确认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你要是喜欢她,怎么不跟她在一起?你一定是在骗我!”

     不,也许他没有骗人。他只是,只是因为无耻的我一直抓着他不放。

     “随你怎么想吧。”

     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那个地方。周一白着脸,拐进了后台。有人注意到他的脸色,惊呼一声问:“周校花,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周一抬头看那人,恍恍惚惚地摇了摇头。

     那人有些担心,小声问:“要不,我去帮你找找方校草?我刚刚还看到他在这。”

     周一摆手:“谢谢,我在这等他就行了。我没事,只是刚才在外面差点绊了一脚,吓到了。”

     那人也实在是忙,听周一这么说,走一边去忙自己的,时不时看一眼周一,直到看到方嘉之回来了,也就自顾忙自己的去了。

     周一搓了搓脸,挂上笑脸看着方嘉之走过来。

     方嘉之语气里有点小情绪:“干嘛去了,还让我等了你一会儿。反正弹奏完我也是直接回宿舍了,你既然没空听我弹奏,直接去忙,还过来干嘛。”

     周一笑笑,没说话。

     方嘉之看了他几眼,转身:“走吧。”

     两人要从举办晚会的广场回学生宿舍苑区,会经过一片椰林。那是c大的约会圣地。天气好的晚上经过这里,还会看到一对对情侣或相拥,或牵手,或挨坐着细语,或接吻。

     即使知道不可能,周一还是突然产生了想要方嘉之吻自己的念头。

     他停下了脚步。

     “方嘉之,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了,会和我分手吗?”

     “我是那种不守信用的人吗?说了除非你提出分手,我无所谓。”

     “……即使,我一辈子都,不肯分手吗?”

     “你今天废话真多!”

     “我一直抓着你不放手,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你这个白痴!!!”

     “……我知道了。”

     良久,“方嘉之,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教师节过了,国庆没到,你生日?”

     今天是我们交往满一年的日子。365天前,你答应了和我交往。但是,一年了,我们甚至没有好好地牵过手……

     “方嘉之,你能,能……”能吻我一下吗?

     “吱吱呜呜地干嘛!”

     “我,前面就是我的宿舍,我今天有点累,回出租房不方便,我……”

     还是说不出口啊。对直男来说,亲吻一个喜欢他的同性,肯定是很恶心的吧。不想他觉得我恶心……其实他一直恶心我的吧。同性恋,是变态啊……

     “那你回你宿舍吧。”

     “嗯。”周一心里一阵阵难受,“方嘉之……再见。”

     扭头时,不敢去碰这两年即使再辛苦再难受也没有落泪的双眼,即使视线已经模糊,不能抬手,不能让方嘉之察觉。

     好丢脸,真的好丢脸。

     脚步不停地就往宿舍楼走。

     宿舍里没有人,黑乎乎的,周一没有开灯,这时才敢伸手抹了把眼泪,把席子和被单从柜子里挖出来铺上床,人就往上一躺,将被单盖过头……

     周一,不要再喜欢方嘉之了,再这样下去他只会越来越讨厌你。

     你不是同性恋多好!就不会喜欢上他,你们还可以继续当好朋友,好兄弟。

     这样,他就还会愿意照顾生病的你,愿意手把手教你打球,愿意和你一起教训那些嘲讽你的家伙,愿意在你一个人过节的时候带你回家……

     他真心把你当兄弟,你却怀着那样龌龊的想法。

     如果我不是同性恋。

     那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