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脑洞大开的大师兄
        吓,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这才一会功夫时间,这清纯少女怎么就变成了一朵娇戚戚的小白花了?什么叫一眼就喜欢上了我,甘愿做牛做马服侍我,死了也不离开我,少女,你确定你没精分?体内没有另一个人格?是专门分裂出来在师父门前,在眼前这两个杂役弟子面前给我添堵兼搞笑的?我没记错的话早上我才第一次见你,跟你没有仇怨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暗害我。好像我怎么对不起你了似得!还想不想跟我好好相处了?还想不想跟着我吃香喝辣了?不想的话你就走吧。我自己享受去。慢走不送啊少女。

         江寒被眼前这叫人看着就浑身打冷战的古怪场面给弄得心里一愣一愣的,愈发觉得这个世界对他充满了深深的恶意。这少女就是来折磨他的。太叫他不痛快了。

         江寒这人十分的古怪。好的时候真是怎么着都行,就算有人骑在他头上拍几巴掌他都不在意,还会乐呵呵的跟人一起闹。可要是赶上他心情不痛快,看什么都不顺眼的时候,人家要是在他面前闹事,他就会觉得人家是在故意找他茬,他绝对会不留余地的把人家狠狠地收拾一顿。直到把人家收拾的痛哭流涕,不停的说好话认错,他才会罢手。末了,再给人家种下一个看到他就绕道走的暗示,这才会真正的放过人家。说他是个神经病一点都没错。

         这会江寒心里不痛快了,当下就要收拾这少女。可就在即将动手的瞬间,他突然又想起来这少女还未成年,自己又大她好几百岁,比较起来的话这少女还是个孩子,他不能跟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一般见识。

         算了,他这次就大人有大量,原谅这个不懂事的孩子了,有什么回去再说。而且现在静下来再看这个孩子,她神色间好像充满了无助惶恐,还有孤注一掷的绝望,也不像是脑子里进了水的样子。说不定她有什么不得已苦衷?所以才这么做的他完全忽略了自家师父之前说的那句‘她还尚有一个双胞弟弟在家族里,叫我去接出来,我没同意。’这样的话。在他看来不就是接个人嘛,没什么为难的,根本不可能成为不能说的苦衷。

         江寒在心里想着,开口说道:“有什么先起来擦干你的眼泪回去再说。似是刚才那样的话以后不要再提了,你我今日才是第一次见面,你在我眼中还是个孩子,人言可畏,我不愿伤到你,知道吗?”说完,端着一副温和高尚范的江寒不疾不徐的从幽莲少女面前,还有那两个杂役弟子跟前走了过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内。

         江寒离开后,那两个杂役弟子神色莫名的看了幽莲少女一眼,默默地离开。但他们心中却都在想,定是这少女心中爱慕自家大师兄,但自家大师兄不喜欢这少女。这少女求爱不得,心中起了怨愤,想要靠舆论得到自家大师兄的垂青。谁知自家大师兄非但没有怪她,反那么温柔的对她。他们的大师兄还是那般好。这少女心思这般龌龊,怎配得上他们那温润优雅的大师兄?他们的大师兄啊,虽失去了修为,却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配得上的。

         幽莲少女看江寒明明已经发觉自己是在故意那么做,却依然没有生气,还那般温和的对待自己,她的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感激,她即刻站了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往竹林赶去。她想要快些回到竹林中,跟江寒认错,说明一切原因。

         九阳真人的修炼殿堂本就离江寒所在的竹林不远,大约有两里多地的样子,步行用不了多久就能走到。江寒的脚程不慢,很快就回到了竹林屋舍内。

         江寒回到屋舍的时候并未看到凌慕枫。也没看到自家的师弟和师妹。江寒想他们几个不是在睡觉就是还没从修炼中醒来。想起昨天自己答应小师妹要给她包很多饺子的事情,江寒卷起袖子便进了厨房。由于昨天剩下了不少灵肉和灵蔬的缘故,江寒不需要再做别的准备,直接将那些食材分类处理了一下,便在那里忙活起来。

         肉剁碎,鱼肉剔刺剁碎,虾也清理干净剁碎,将它们用佐料腌上,等下再伴入别的东西。各种灵蔬也切碎放在那里不动,等包的时候再放调料。之后拿出一部分色彩鲜艳欲滴的灵蔬,将它们的汁水弄出来,兑入一些清水,留待和面用。面活好后,把它们放置在那里盖起来醒着。

         做完所有准备工作后,江寒简单的给自己弄了点吃的填饱肚子,之后,他便去了外屋,坐在椅子上看起那本炼药大全来。

         谁知,江寒还没翻几页,已经从新梳洗过的幽莲少女便莲步轻移走了进来。走进来后,她一句话没说便垂首跪在了江寒面前。

         江寒被幽莲少女这行为给弄得楞了一下,当即就想要站起来扶起幽莲少女。可随之他又想起在这个世界上,仆从跪拜主人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根本不存在主人站起来亲手扶起仆从这种事。就是原主也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原主都没去做过的事情,江寒自然也不可能去做,来彰显自己的另类。就算是要突出自己,要成为一个完美大师兄,也不一定非要用这样的办法。

         虽然还是有些不习惯被人这样跪着,但江寒却没去阻止,他从容的放下手中的炼药大全,开口说道:“你这样什么都不说的跪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少女,你是又准备给我添堵来了是吗?我可告诉你啊,你要再弄之前那一出,我就不管你了。让你去伺候我家那个老擦擦的师父去。

         听着头顶传来的温润动听的声音,幽莲少女一直悬着的心猛烈的跳动了几下,可想起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她心里很是害怕,声音颤抖的低着头说道:“公子,请你原谅幽莲吧,之前幽莲不是故意要那么说的。幽莲只是害怕公子不要幽莲,为了能留在公子身边才那么做的。公子,幽莲真的知错了。请你不要跟幽莲一般见识,原谅幽莲吧,幽莲以后再也不会那么做了。幽莲一定乖乖听公子的话。请原谅幽莲吧。”说完,她不停的冲着江寒磕起头来。至于她对江寒称谓上的改变,那是因为有人提醒了她,女婢就要有女婢的样子。师兄这个称呼不是她这种身份能叫的。既然已经知道,她就要谨守本分,不可能当做不知道。

         看着她这种近乎自虐的行为,江寒的唇角不由抽了抽,在心里骂道:丫的,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丫头还真是来给我添堵的。你说你没事跪什么跪。好吧,你跪就跪了,这是一种规矩,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你磕什么头啊?啊?你磕什么头啊?我还没挂呢好不好?我还健在呢好不好?我活得还好好的呢好不好?你冲着我磕什么头啊少女。我不需要人这么跪拜我啊。我还想多活几年。最好长生不死。少女,你真是够了啊。

         心里明明已经在抓狂,但江寒的表面却是一副好好大师兄的样子,用那种教导人走向正途的神棍声音说道:“既是已经知错,那就起来吧,以后不要再犯了。我不喜欢跟在我身边的人对我用心计,有什么都要直接跟我说出来,知道了吗?”少女,从我身上感受到温暖阳光般的感觉没?感受到的话就深深的崇拜我吧。我可是个好人。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来之前幽莲少女已经做好了要用自残来挽回错误的最坏打算,但幽莲少女没想到江寒会这么容易就原谅了自己,她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但想起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很快就清醒过来,声音颤颤的说道:“谢谢公子,幽莲知道了,幽莲以后绝不会再对公子有任何隐瞒。”说着,她身躯轻颤着站了起来。

         江寒‘嗯’了一声,说道:“知道了就好。这里有很多空房间,没什么事的话自己去找个住处吧,等我走的时候会带上你。至于平日里能不出现在我面前,还是不要出现了。我不喜欢有人时时跟着我。有事我会叫你。”

         这……幽莲少女犹豫了。可看着江寒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她也不敢说别的,便应了一声:“是公子,幽莲记住了。”

         江寒点点头,没再说什么。那意思是知道了就出去吧,别在这里打搅我。

         幽莲少女从小就是看人脸色长大的,自然能看出江寒的意思,但她并没有立马就离开,而是期期艾艾的又来了一句:“公子,其实之前幽莲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是有原因的,还请公子听幽莲解释一下。”

         呃?(⊙o⊙)…难道不是在来到宗门后,听人说我是个很好的大师兄,很有担当,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偶尔见了我一面,见我俊逸不凡,近而在背地里偷偷的爱慕上了我,想要跟我一起走,留在我身边吗?刚刚你不是就是说不想离开我吗?怎么这会又有别的原因,要跟我解释了?少女,你是在逗我玩吗?难道说你早上的一举一动都是骗人的?这样可不好啊少女。骗人是不对的。江寒在心里默默地吐糟道。要知道,之前他可是真的以为幽莲少女是因为想跟自己走,不想离开自己,才弄早上那一出的。他以为幽莲少女的苦衷就是默默地喜欢自己,爱在心中口难开。

         能脑洞大开到这样的地步,也真真是不知叫人怎么说才好了。

         虽然此刻脑洞大开着,里面飞进去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江寒的表面可是一点都没表现出来,他一副有些意外的样子,说道:“哦?有什么原因?”少女,就算你现在说你很喜欢我,我也不会相信了。少年人的爱情,果真是就像是泡沫一样,不用风吹触碰就会自己破碎掉,何其的虚幻脆弱啊。

         完全不知道自家公子内心想法的幽莲少女还以为自家公子是在关心自己,让一直备受欺压不知道何为关心何为爱护的她,心中瞬间充满了浓浓的感激之情,她努力压下眼中因感激而生出的泪意,说道:“公子,想必你已经从九阳真人那里知道了幽莲的事情,幽莲就不再从新叙述了。之前幽莲会对公子说那样的话,只因为幽莲来到这里跟公子说了幽莲要留在公子身边的事后,公子却不理幽莲,独自离开。幽莲以为公子不愿意幽莲留下,要找九阳真人把幽莲送回去。幽莲心中十分害怕。幽莲不愿意再回到那个不把幽莲和幽莲同胞弟弟当人看,当做交易物品一样,随时可以抹杀的家族,所以才在情急之下说出了那样冒犯公子的话。幸得公子垂怜,原谅了幽莲。幽莲不愿意再骗公子。如今说出来,幽莲心里舒服多了。幽莲再次感谢公子不跟幽莲计较那么多的恩情。谢谢公子。”

         好吧,少女,你赢了,我没想到你的身世这么悲催。我家师父也没告诉我啊。我彻底原谅你了。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要紧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其实江寒内心真正的想法是:摔,难道我完美无瑕的魅力连一个未成年的少女都不能吸引了吗?这是个什么世道?少女,你的眼光有待提升啊。

         内心凌乱的想着,江寒表面一副好好知心公子的模样,说道:“好了,说开就没事了。你不用思虑那么多。至于你的同胞弟弟你也不必担心,回头我就找人去把他接到宗门来,让你们姐弟团聚。”

         江寒话语刚落,幽莲少女便‘扑通’一声再次跪了下来,她重重的冲着江寒磕了一个头后,方才喜极而泣的说道:“幽莲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呜呜呜,谢谢公子。幽莲发誓,从今以后一定会做牛做马报答公子的再造之恩。永远都不会背叛公子。若违此誓,就叫幽莲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呃……少女,咱没必要发这样的誓言吧?这个世界可是真的有天道的啊。要是做不到,你可是真的会死的啊。江寒在心里凌乱的想着,嘴里却说道:“你这孩子,发这么重的誓言做什么?我又没做什么。”

         怕自己再跟这少女相处自己,自己的智商也会跟这少女拉平,江寒连忙又道:“好了好了,把你家族所在地,还有你弟弟的名字告诉我,其他的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赶紧起来出去梳洗一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把你弟弟带来后,我会直接叫人把他送到你那里去。你们以后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不要随意出现在我面前就行。记住了吗?”

         幽莲少女这时候也不敢说别的,她双眼含泪的说了下自己的家族所在地,还有弟弟的名字。

         得到想要的答案,江寒挥挥手,让她离开了屋子。

         幽莲少女离开后,江寒缓缓舒了口气,他觉得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更深了。不然也不会在弄了一个凌慕枫在他身边后,又来了一个幽莲少女。还不知道那幽莲少女的同胞弟弟又是个什么样子呢。要是那孩子也跟幽莲少女一样,他就真的要哭了。

         哎,为了抵抗这个对自己充满深沉恶意的世界,自己要加紧变强才是。

         不过眼下,唔,还是先去给自家小师妹把饺子包出来再说。

         包饺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