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大师兄的口味
        由于心情十分不错的关系,江寒一晚上都没做梦,很舒服的睡到了自然醒。醒来后,闻着屋里那股淡淡的竹香,听着外面清风吹起竹林发出的‘哗哗’声,他十分惬意的伸了伸腰,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又躺了几分钟。直到身上那股懒散睡意全部散去,这才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来穿衣服。穿好衣服,束起头发后,他走到另一间房开始梳洗。

         所谓梳洗不过是漱漱口,洗洗脸,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梳洗过后,他带着一颗轻松愉悦的心迈步走了出去。

         今日的阳光很好,闭上眼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下,被阵阵清风吹着,仿佛整个人都飞起来了一样,吹去了所有的烦扰忧愁,只剩下纯粹的轻松舒心,让人感觉十分舒服。江寒很享受此刻的光景。他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种光景中好久好久。直到感觉有人来到竹林,他才慢慢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后,他看到一个容貌十分美丽,身姿也玲珑有致,身穿女婢服饰的年轻少女莲步轻移走到他跟前,未语先羞,声音低低的说了句:“青寒师兄,您好,我是九阳真人派来跟您一起去瞑蓝城贴身伺候您衣食起居的女婢,名唤幽莲,青寒师兄叫我莲儿就好。”说完,自唤幽莲的美丽少女粉面红晕的微微抬起头,偷偷地看了江寒一眼,就又很快的垂下了头。真真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尤物。

         江寒一点都没注意少女身上散发出的魅人风情,他所有的心思都在那句‘我是九阳真人派来跟您一起去瞑蓝城贴身伺候您衣食起居的女婢。’的话上。他闹不明白自家师父这是抽哪门子风,为什么好端端的给他派一个什么贴身伺候衣食起居的女婢。他又不是傻的,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二愣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贴身女婢是干什么的呢?说白了这贴身女婢就是准备暖床,供主人亵玩用的,那是比小妾都不如的存在。

         在江寒看来,没有哪个正经少女会愿意做这样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人格尊严,供人玩耍的女婢。可自家师父却给他送这样一个女婢。那不是明摆着霍霍人家清白无辜的少女么?不行,这事坚决不能忍。自己得坚持好立场,树立好原则,好好跟自家师父说道说道,叫自家师父知道自己不是个怪蜀黍,是个阳光好青年才是。不能就这么害了人家这娇滴滴的小姑娘。

         摔,要知道自己这个身体可是有好几百岁了,人家这小姑娘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五六岁。他怎么能下得去口啊。

         好吧,重点在这姑娘的岁数实在是太小,他面对着都有罪恶感。若是稍大点,他也真喜欢,他真不介意收了做情人。他最喜欢成熟热情的大果子了。又甜又可口不说,还十分的懂事知进退,什么都不用他操心。相处起来那才叫一个爽啊。那滋味是言语无法表达的。至于这种青涩的小果子,还是算了吧,太涩口。

         于是,内心活动十分丰富的江寒在默默地暗道了一通果子论以后,理都没理这个叫幽莲的少女,转身就走出了老远,直奔自家师父的殿堂走去。

         留下幽莲少女一人无措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久久没有回过神。回过神后,幽莲少女双眼含泪的咬着粉唇,娇小身躯微微轻颤着,低声呢喃道:“看起来青寒师兄不喜欢我呢,我该怎么办?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被赶走。我要留下来。无论用什么手段,我都要留在这个青寒师兄身边。”

         只有被这青寒师兄留下来,她才能免去被家族送去给那个专门虐杀少女的老变态做侍妾的命运。她不能就这么认命。她还有一个同胞弟弟在等着她去相救。若是晚了,只怕她弟弟也会沦落到被家族送出去兑换利益的地步。她绝不能让他弟弟落得跟她一样的地步。不行,绝对不行。

         这么想着,幽莲少女步伐凌乱着跑出去了竹林,向着九阳真人修炼的殿堂跑去。

         九阳真人是她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朋友,自从她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因为一场意外死掉后,九阳真人就再也没去过他们家,只留下一枚玉符,说是给她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后人应急用。要是他们遇到危险,只消用特殊方法捏碎玉符,九阳真人就能赶来救他们。

         自那以后,她家那一支就彻底没落,在家族中一点话语权都没有。在她父亲那一辈更甚,简直就成为了家奴一般的存在,没有任何人看得起他们。自她父母死后,他们姐弟俩就过的更惨了,食不果腹不说,还要做很多脏活累活,备受很多人辱骂。她和弟弟无力反抗,只能咬牙忍着,暗地里想着等有钱以后就逃出去。那时候,他们还想着用玉符。因为他父亲交代过,玉符是给弟弟保命用的。在没有受到生命威胁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动用玉符。

         可是,还没她姐弟俩付诸行动逃出去,她就被家族推出去送死了,家族要把她送给那个喜欢虐杀年幼少女的糟老头。她想过反抗,但她不敢,她还有弟弟,就算明知是死路,她还是期望着会发生奇迹,让她活下去。可是后来,当她被送给那个糟老头子,遭到那个变态老头子的虐打,差点死掉后,她失去了期盼奇迹的心思,她想要活下去,渴望活下去。

         于是,她瞅准一个空暇时间,找到她那瘦的像个麻杆似的的弟弟,从她弟弟手里要过了那枚本来要保护她弟弟的玉符,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按照父亲留下来的方法捏碎了它。后来,九阳真人就那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确认了她的身份后,什么都没再问,也没给她再说话的机会,直接带着她离开了那个地方,来到了明心宗,第九峰。之后,把她丢给了一个师姐,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初来时,她一身的伤,面对陌生的环境内心害怕得很,基本不跟人交流。可第九峰的人很好,大家都知道她是九阳真人从山下亲自带上来的,都很照顾她,对她很好。没多久她的伤就好了。她想要求见九阳真人,让九阳真人把她弟弟从家族救出来,但九阳真人拒绝见她,根本就不搭理她。她没有办法,只能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和焦急,强逼自己冷静下来。

         转眼间三个多月过去了,就在她焦急的再也无法等待,打着想要独自一人下山去找自己的弟弟,妄想着把自己的弟弟从家族中带出来,俩人一起偷偷离开家族的主意的时候,有人传讯九阳真人要见她。当下她就满心激动的去见了九阳真人。

         但是,九阳真人看到她以后什么都没说,只说他的大弟子很快就要去瞑蓝城上任,身边还缺一个贴身伺候衣食起居的女婢,问她愿不愿意做他大弟子的女婢,一直陪着他的大弟子,不背叛他的大弟子,陪着他大弟子一起老去。就算还没见过九阳真人的大弟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她听第九峰的其他人说过,九阳真人的大弟子青寒师兄是个长相极其俊逸,性格很温润随和的人,因为一次意外失去了灵根修为,但很早就被宗门内定位瞑蓝城新一任王侯,说不定哪天就会走马上任。

         众人都说,就算失去了灵根修为,青寒师兄也是个叫人十分喜欢和尊重的人,跟着青寒师兄绝对吃不了亏。第九峰还有其他峰有不少女弟子都喜欢他们的青寒师兄,就算青寒师兄不能再修炼,她们也愿意做青寒师兄的妻子。不为别的,就单说青寒师兄在九阳真人心中的地位,在其他几位师兄心中的地位,就值得她们陪伴青寒师兄终老,青寒师兄终老后,她们还能回到宗门,到时候她们就有了好几个大靠山,那绝对是利大于弊。说来说去,所有人都认为能陪青寒师兄一起去瞑蓝城,那是件十分幸运的事情。私下里很多女弟子都争取过,但好像被九阳真人给无视了。

         幽莲少女了解这一切,所以,在听到九阳真人说要她做青寒师兄的贴身女婢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有因为觉得是贴身暖床女婢而不高兴,她反而十分的开心,她认为这是她的机遇,若是她能抓住这个机遇的话,一定改变她和她弟弟的人生。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就应了下来。

         对于这样的结果,幽莲少女知道九阳真人很满意。她趁着九阳真人心情不错,十分忐忑的提及了一下想要九阳真人把她弟弟给接出家族的事情。但九阳真人拒绝了,说让她去找青寒师兄,一切都由青寒师兄做主。对此,她虽然有些失望九阳真人没答应帮自己,却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在她看来九阳真人帮她,那是情谊。不帮她,她也没理由去责怪九阳真人。九阳真人也不是她的谁,根本没有责任和义务必须帮她。她有什么好抱怨的?

         答应九阳真人后,九阳真人就打发她离去,要她第二日一早去竹林找他的大弟子青寒师兄,说明她来意。

         她是来了,却没料到被江寒给彻底的无视了过去。但她绝不会就此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