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对如今的江寒来讲,炼丹真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毫不夸张的说,他分分钟就能搞定。并且能保证练出来的每一粒丹药都是完美极品丹药。有着很好的作用。

         不过,前提是江寒要用小绿的本体来炼丹,才能达到那样的效果。若是用普通的炼丹炉来炼丹的话,是绝对达不到上面的那种效果的。

         因为,普通的炼丹炉根本无法承受江寒那强悍无比的意识,更无法承受灵药中蕴含的强劲灵力药性。绝对会炉爆药亡。

         江寒很清楚这点。

         可是江寒除了小绿之外,并无别的炼丹炉。所以,思来想去,江寒还是决定用小绿的本体来炼丹。但他却不会交给小绿来全权操控。他会自己动手。

         决定好之后,江寒径直去了灵药园。

         在灵药园中,江寒并没有发现小绿的身影。江寒想他可能去了别的地方猫起来了。于是,江寒也没想那么多,在那里摘取了一些炼丹所需的药材后,也没前往别处,直接就在灵药园中练起丹药来。

         约半个小时后,江寒便炼制完了所有的灵药,收获了带有特殊效果的灵纹丹药五十余瓶。

         把那些丹药收好后,江寒没在灵药园这里多做停留,他直接瞬身离开了灵药园。

         下一刻,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凉亭外面。

         看到江寒回来,白穆和苍站了起来。

         苍说道:“这么快就炼完了?”

         简直是神速啊。比神无界的那些神级炼丹师强多了。

         江寒不紧不慢的走进凉亭,坐下回道:“也不是什么难练的丹药,哪用得上那么长时间?”说完,江寒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端起来喝了两口。

         苍和白穆坐下。苍又道:“无边星空中,恐怕也只有你会认为这些丹药不难炼吧。”

         他能说真不愧是混沌神王吗?生来就是打击人的。

         “人比人气死人啊。苍,你要淡定才是。”白穆紧接接了一句。

         听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江寒在心里囧了囧。他确实是觉得那些丹药很好炼制。为什么他们就是不信呢?

         哼,他们一定是因为嫉妒,所以才这么说的。江寒在心里道。

         “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在这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我了。给你们这些丹药。回头你们看情况交给他们几个吧。”说着,江寒拿出了二十瓶丹药,用意识包裹着送到了他俩跟前。

         苍没动。

         白穆挥手收了起来。

         “青寒,我带他们几个谢谢你。”收完那些丹药,白穆道了一句。

         江寒摆摆手,说道:“认真说起来的话,他们都是我的伙伴。为自己的伙伴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很正常,有什么好谢的?如果非要感谢的话,以后就少说这样的话吧。我不爱听这个。”

         闻言,苍和白穆同时笑了。他们就是喜欢江寒这不虚伪做作的为人处事方式。叫他们觉得相处起来的时候很轻松,一点压力都没有。

         三人聊了一会,江寒突然说道:“我的修为在短短时间内暴涨了这么多,对外总要有个解释才行。你们知道有什么合理的说法能让我这一身修为看起来不那么扎眼吗?”

         这问题必须得考虑。因为,江寒不想隐藏自己的修为,明明很强,却装作很弱的模样。他想以这幅强者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彻底的震住那些人。叫那些人不敢再打他的主意。

         不过,鉴于他有宗门,有师父,还有师弟,他得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行。

         唉唉,他果然是一个最贴心最完美最好最棒的好好大师兄和好徒弟啊。大小事情他都考虑到了。他家师弟师妹和师父们不爱他,还能爱谁?他们一定会爱他爱的不要不要的。

         某个无耻不要脸的大师兄在心里各种嘚瑟起来。

         听罢江寒的话,苍和白穆在心里无语了一会。他们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弱了要有合理的解释,强了也要有合理的解释,这到底是个多么落后的世界啊?这种情况要是搁在神无界,那绝壁是没人会管会问的啊。神无界的人认的从来就只有实力。只要你强,你拳头硬,那你说的话就是规则,就是道理,绝对无人敢反对。

         这落后的世界。他们是越来越不想待在这里了。

         心里各种怀念着以前的潇洒生活,苍开口道了一句:“有。到时候你只要说是那个尊者舍弃了自身的生命和灵魂,把他的毕生所学和毕生所有修为都传承给你了就行。届时那个尊者就不用再出现于人前。你的一身修为境界也有了合理的解释。绝对没人敢去怀疑。而我和穆也能顶着那个尊者给你留下的守护者的名头出现在你的身边。成为你的左膀右臂。他们几个也是一样。”

         这样的说法?可行吗?江寒有些怀疑。因为,在江寒对这个世界的理解里,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这样的说法。

         想到此,江寒问道:“苍,你说的这些可能在你以前生活的那个世界是很正常的。可是在这个世界并没有这样的例子存在。我这么说之后,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就暂且不说了,我宗门内的那些人,还有我的师弟师妹和师父们能相信这个说法吗?”

         江寒就差直接说:这靠谱吗?

         鉴于江寒在苍心里的印象一直都是个重情重义不会骗人的真性情之辈,所以,苍并未想到别处,他很认真的回道:“青寒,这样的传承方法在你如今生活的那个世界里没有记载,却并不代表着它不存在。实际上它是绝对存在的。认真说起来的话,这样的方法适用于任何一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修士。只是,有些人并不能做到舍弃自身的一切去成全别人,所以都不愿意提及这件事。你若是不信,可以找你宗门内资格最老的人问问。他们是绝对知道这种传承的。只要他们知道,不发话,你这么说之后,你的师弟师妹和师父就不会去怀疑你。”

         “这点我可以证明。我跟那个人关系还算不错的时候。跟他游历过几个世界。那些个世界里全部都有这样的记载。只不过只有很少数人知道有这样的记载。而知道这个记载的人多都不愿意舍弃自己的生命,毁掉自己的灵魂,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传承给别人。所以,他们根本不愿意提及这样的事情,让人觉得他们贪生。他们都想着若是自己身死的话,最起码灵魂还可投胎转世。转世重修后又是一个大道修行者。想来你如今生活的这个世界上的人,也是这么想的吧?”白穆接道。

         “其实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他们并没有那个要为别人付出一切舍弃灵魂的义务,不是吗?”白穆又道。

         这个说法,江寒深以为然。平心而论。要是换做是他的话,他也是不愿意舍弃自己的灵魂去成全别人的。因为,他自觉自己没有那么伟大无私的情操。他这人最看重的永远都只会是他自己。他一直深信。一个人要是连自己都立不起来的话,是无法去守护别人的。

         江寒会这么想,就证明他心里已经相信了苍和白穆的说法。

         于是,江寒沉思了片刻,便说道:“既然有这样的说法,那我就对宗门内的人这么说吧。”

         苍和白穆点点头,表示可行。

         解决完了后顾之忧,江寒的心情彻底的放松下来。他跟苍和白穆天南地北的闲聊起来。

         他们刚聊了一会,二木汪神便飞奔着回到了凉亭。

         只见它龇着牙,摇着尾巴,贱兮兮的笑着对江寒说道:嗷嗷嗷,主人主人,我把那些肉全部收拾干净了。

         潜意词,主人,我收拾完了,你给我弄肉吃吧。

         看着它贱次次的小模样,江寒伸手摸了摸它的狗头,说道:“收拾完了就把它们装进我上次给你的那个储物戒里给我吧,我现在就给你做烤肉。”

         一听这话,二木汪神兴奋地‘嗷嗷’了两声,说道:┗|`o′|┛嗷嗷嗷,主人主人,你稍等一会,我这就把它们放进那个储物戒里。

         喊叫着,二木汪神便快速的倒腾起来。

         不一会功夫,倒腾完毕的二木汪神就把那枚储物戒送到了江寒的手里。然后它什么也不说,就那么龇着牙,咧着嘴,摇晃着大尾巴,贱兮兮的冲着江寒笑起来。

         见它这么可爱,江寒忍不住摸了摸它的头,对着苍和白穆说道:“想来你们肯定也好久没开过荤了,等会一起吃点吧。到时我再弄出几坛好酒来。咱们好好的放松一下。”

         苍和白穆眼神一亮,很明显,他们是很赞同这个提议的。

         他们高兴了,二木这只蠢汪不开森了,它幽怨的看着江寒,就好像江寒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

         接收到二木汪神的怨念情绪,江寒伸手在它毛茸茸的狗头上拍了两下,说道:“又不是不给你吃,这么护食作甚?去吧,一边呆着去。烤好了先给你吃。”

         得到这句话,二木汪神的心情瞬间飞扬起来,它兴奋的嗷嗷了两声,便听话的滚去了一边。

         江寒笑笑,转身出了凉亭,找了一块宽敞干净的地方,挥手把他自制的旋转型大烤炉和果木香炭搬了出来,动作迅速的忙活起来。

         苍和白穆,还有二木汪神从来就没见过造型这么奇特,个头那么大的奇怪造型烤炉(请参照挂着烤全鸭和烤全鸡的全自动烤炉),他们觉得这东西神奇的很。所以,他们都一眼不眨地盯着江寒,看江寒到底要怎么操作它烤肉。

         江寒一点都没在意他们是不是在盯着自己,他这会整颗心都扑在了眼前的烤肉上。在烤肉的过程中,他不停的运转着自己的意识,把它们化为真实的物质添加进了烤肉之中。

         这次,他不但要给烤肉赋予增长灵力的意念,他还要尝试着把增长神识的意念也融入进去。

         增长灵力的同时又能增长神识的烤肉。它到底是什么味道呢?会不会真如他所想的那般,真的具有增长灵力和增长神识的效用?

         江寒在心里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