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好运的大师兄
        主人?什么主人?这小娃娃是在叫自己吗?

         等等。又是主人,又是小绿的,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这小娃娃是那混元碧乌鼎的器灵?

         再次托原主记忆的福,还有江寒这一年多来看的书,他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一些宝物是有器灵的。不过,器灵难生,一旦有灵,那必是一件能让整个修炼界都为之疯狂的宝物。

         “混元碧乌鼎?”江寒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要是这个小娃娃真的是那混元碧乌鼎的器灵的话,那他之前感觉到的那一丝轻颤就有了一个很好的解释。这器灵可能是感觉到他想要收拾它,所以害怕了。

         听到江寒问他,那自唤小绿的小男娃抽噎的点点头,睁着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瞅着江寒,说道:“是的主人。我是混元碧乌鼎。我以前的主人叫我小绿。”

         得到确认,江寒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意识,缓缓包裹住了他。江寒要自己再确认一遍。

         混元碧乌鼎的器灵小绿也知道江寒的想法,他一丝反抗的意思都没有,任由江寒的意识缓缓裹住了他。在他真正的接触到江寒的主意识后,他这才算是完成了认主的最后一步,他以前的主人都没有这样真正的跟他融合过。也就是说从现在起,江寒才算是他理论上的真正的主人,而不是一个他单方面做决定的临时合作者。日后,江寒强,他亦强。江寒弱,他也弱。他是属于无限成长型的器灵。据制造他的老主人说,待他以后的主人强大到可以踏破虚空,随意在各个时空行走时,他就能晋升成先天灵宝,与天地同寿,永生不灭。

         就此刻来说,接触到江寒的主意识后,混元碧乌鼎的器灵小绿发现他还算是比较幸运的。他这个主人的意识比他以前跟过的任何一个主人都要强大(以前他虽未真正认主,但也能感受到主人的神识强度,从中单方面的吸取主人的神识来提升自身)。连带着他也受到了很大的益处,使得他的本体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而这种高度他从未在他以前的主人身上得到过。说实话,对此,他还是很开心很高兴的。

         因为已经算是彻底认江寒为主的关系,他的这种直观感受直接反映到了江寒的意识中。在江寒的意识看来,此刻的他是完全透明的,几乎不用江寒刻意去查看,他所有的一切就会在江寒面前完整的展示出来,一点保留都没有。

         发现这点,再加之自己突然间对这混元碧乌鼎的器灵生出的无比熟悉地亲切感,以及混元碧乌鼎的使用方法,包含功能,江寒知道,刚才他并没有欺骗自己,他确实是那个混元碧乌鼎,而他也的确认自己为主人了。

         此刻,江寒有种感觉,如果他愿意,现在就能把这混元碧乌鼎的器灵给吞噬了,或是彻底毁去。当然,他是肯定不会这么做的。原因无他,宝物生灵实在是太难太难了。据江寒所知,貌似他的师父九阳真人这样修为的人,手中的武器都还没有器灵。要知道他师父可是元婴修士。某种程度来说,虽还没有站在整个世界最顶端,也已经处于顶端了,距离最顶端只差那么几步。由此可见,有器灵的宝物是多么的难得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他的手中有这样一件宝贝,不管这宝贝有没有大用处,那些人都不会放过他,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抢走他的宝贝。

         他的意识出现变异这件事他还没弄明白,时时都在面临着未知的危险。如今又来了这个一个能跟随着他的意识扩展,近而可以无限成长型的极品宝贝,几乎不用去细想,他都知道被人发现后他会面临什么样的灾难。到时候就算他的意识不死不灭,也会成为半废。一旦成为半废,那死亡离他还会很远吗?

         他亦是个俗人,自然不愿意去死。他渴望能永永远远的活下去。既然不愿死,那就得给自己找条活路。虽然有时候他也知道自己有些不靠谱。但生活怎么过不是个过?在没有什么大事的情况下,为什么一定要什么事都斤斤计较,件件算计,生活的那么累呢?开心欢乐,没心没肺,散满自由,欢畅不羁的活着多好。他是个贪图享受的懒人,他不愿那么累的活着,所以,无论是在地球还是来到这里后,他一直都在很放纵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可要是有人威胁到了他的命,他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他会叫那些人知道,他不是不会动心眼耍心机,他是不愿意那么做。若真逼到了那个份上,他会比任何人都狠。

         这混元碧乌鼎器灵的出现让江寒体味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紧迫危险感,他心中的那股放肆不羁稍稍地收敛了一些。

         “你就叫小绿?”这名字真叫江寒不敢恭维。

         危险解除,小绿已经不再害怕,他屁颠屁颠的跑到江寒跟前,伸出两只小胳膊抱着江寒的腿,说道:“是的主人,我就叫小绿。炼制我的老主人说过,这个名字很符合我的外观,听着简单,记着好记。”关键是有感情啊。他可不愿意被改名。

         江寒‘哦’了一声,说道:“你以后就住在我的识海里了,是不是?”

         小绿奋力点头,说道:“是的主人,我住在主人的识海里有助于提升自身修为。主人的神识越强,我也就越厉害。”

         “怎么个厉害法?”江寒问道。他是知道了混元碧乌鼎的使用方法和功能,但还没来得及去细作研究。听这器灵说说也好。比他自己摸索强。

         提起自己的能力,小绿变得兴奋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向新主人展示自己证明自己的价值了,他说道:“主人,一般丹师炼药都要人为控火配合炼丹诀来提升融合药性,火大丹药就会被毁,火小则丹药不成形,要想什么都刚刚好非高级炼丹师不行。不过这也分灵药等级的。若是灵药等级太高,就算是高级炼丹师也不能做到什么都刚刚好。还有,他们还要用神识来剔除灵药杂质,提升药性,提升丹药品质,有时候就算练出丹药来,药性也会流失很多,保留药性不足灵药一半。就算是最顶级的丹师,拥有最顶级的炼丹诀,在没有一件强大丹炉的辅助下,也不可能练出超过药性的丹药。他们能把药性提纯保留到八分就已算是算极致。”

         “再就是每个丹师到中级的时候,还要去猎取符合他们体质的灵火,炼化成为辅助他们炼丹的助力。猎取的灵火品质越高,对他们的助力越大。但是,就算他们成为了最顶级的炼丹师,拥有最顶级的灵火,最好的炼丹炉,他们炼制一些特定丹药的时候,成丹率也不是百分百,也还是要自己费心费力去操作的,有时候行错一步,丹药就会变成废渣,导致前功尽弃。”说到这里,小绿的神色一变,充满炫耀的又道。

         “但是,我就不同了。我天生有灵,属于无限成长型灵器,也属于先天宝器(虽然是最弱小的,但也是先天的,我可没骗主人),主人用我的本体炼丹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主人亲自操控,只要把药材放进我的本体内,我就能自动剔除药物杂质,控制份量,融合药性,成丹率是百分百不说,还能完美的保存药物中蕴含的灵气,并大幅度提升灵药中蕴含的药性,将丹药提升至最高品。无论放多少份药材都是一样。出丹后我的本体还能自行把它们收取到另一个空间里存放,主人随时都可以取用,我也可以取给主人用。”

         “更重要的是,我能无视所有灵药品级。无论什么品级的灵药到我的本体内我都能完美炼化,完美出丹。我吞噬炼制的灵药等级越高,我就越厉害。若是主人允许,我还能自行隐身去收取各种灵药,来提升我的品质。”炼制小绿出来的老主人最喜欢带着小绿去各种险地和禁制中收取灵药,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小绿这样的习惯。只不过以往他跟随那些主人的时候,并未真正的认可他们,所以他并没有再做过那样的事情。如今他已经算是彻底的认了这个主人,心底隐藏的异样喜好就冒出了头。他好想自由的去收取他喜欢的灵药。那感觉真的是好爽好爽。想想他就兴奋的不行。

         江寒一点都没注意小器灵内心的想法,他的思绪还沉浸在小器灵刚才说的话里。炼丹竟然不用人为控制,自行剔除杂质,自行控制份量,自行融合药性,成丹率是百分之一百,品质能大于原来药性,还能自行收取灵药,炼制多份灵药,有储药空间。照这么看的话,这小器灵简直就是万能的存在啊。有这小器灵在,那还用他本人去学什么炼丹术啊,有什么直接交给这小器灵,坐等这小器灵把药练好,直接送到手中就行。

         想想那不用自己动,各种灵丹妙药都能自动到手的场景,江寒感觉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内心幸福的不行不行的。

         但是,很快江寒就清醒了过来,他自认自己跟那凌慕枫的关系并不是很好,那凌慕枫没有理由放着这样一件宝贝不自己用,反而送出去给他人,除非那凌慕枫脑子有病。

         要么……那凌慕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送出去的东西是件逆天宝贝,只认为是件普通的宝物,所以才送给他?

         只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那凌慕枫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呢?

         江寒沉默了。

         器灵小绿看自家主人在听了自己的作用后,非但没有高兴的跳起来,反而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在那里沉思着,他顿时蔫了,头上的冲天小揪揪也跟着耷拉下来,他拽拽自家主人的衣摆,可怜巴巴的说道:“主人,你是不是不喜欢小绿?不满意小绿没有保护主人,攻击敌人的功能?”老主人做他出来的时候就跟他说过,他除了能炼药炼器,什么用处都没有。于有用的人来说是强力辅助。于真正的强者来说他就是个鸡肋一样的存在。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他,看重他。看这个主人这个样子,是不是就属于不喜欢他的类型?万一不喜欢他,把他弄死怎么办?他不要死啊。┭┮﹏┭┮

         江寒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就没分心去搭理小绿。

         这下小绿更急了,眼泪立马就溢满了眼眶,眼见就要流下来,他弱弱的说道:“主人,不要不喜欢小绿好不好?小绿虽然不会攻击敌人,也不能保护主人,但小绿除了炼药以外还能炼器啊。主人可以用小绿炼制出来的各种武器来防身,去攻击敌人啊。这不也相当于小绿能保护主人,攻击敌人么?再说,小绿炼制出来的药也很好啊。说起来,小绿……小绿也是很强的。”最后一句明显底气不足,愈发显得他可怜巴巴的。

         却不知,听了他的话以后,江寒整个人都呆了。脑海中不停地在回荡着那句:小绿除了炼药以外还能炼器啊。炼器啊……炼器啊……炼器啊……

         天,这还是个炼丹鼎吗?nm,这纯粹就是个万能宝鼎好不好?

         赚大发了。这下自己真的是赚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