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谁是大师兄
        平静无波的话语配着万年不变的冷漠表情,叫人莫名的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信服感。饶是青扬无比的厌恶凌慕枫,恨不能杀之而后快,在这一刻也被他话中的执意还有说出的承诺给撼动,近而陷入了深思之中。

         而身为当事人的江寒,他听了凌慕枫的话以后,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他内心很清楚,无论凌慕枫再如何厉害,后台再如何强硬,长得再如何好看,说出的话再如何诱人,又如何的对自己有利,他都对凌慕枫喜欢不起来。因为,凌慕枫给他的印象真的是太不好了。他完全无法容忍让一个脑回路跟自己相差这么多的人跟在自己身边。只要想想他都感觉是种折磨。更别提跟其朝夕相处了。打死他也不干。他一定要阻止这件事,跟凌慕枫说清楚道明白。他一点都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可是,就在要张嘴的一瞬间,江寒立即又住了嘴,好像他还没想到一个很好的借口来拒绝。光是说不需要保护那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一个谁也不能说出什么的借口才行。还是先想想再说。不急。

         与江寒的不情愿相较,青扬想的比较深远,他无比的清楚,若是凭着自己师父和两位师弟还有小师妹的庇护,自家大师兄或许能无忧活到老。但凡事没有绝对,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身上担负着应有的责任,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一直守着自家的大师兄,为自家大师兄挡去所有灾难。更不用提一直陪着大师兄到终老,保留大师兄这世的记忆,送大师兄入新的轮回,做大师兄来世的领路人,让大师兄在适当的时机觉醒这世的记忆重修入道。这哪一种都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尤其是后者。因为,并不是人人都有那个能力可以看破生死轮回之道。要预测一个人的轮回轨迹,非大乘修士不可预测,还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才行。

         在整个修炼界,修至大乘之境的修士屈指可数,全部加起来也绝超不过二十人。他们每一个都有毁天灭地之能,是各个宗族或是宗门的强大后盾,终极武器,绝不会轻易出手,也不会露身于人前。除非有灭门之祸,他们才会出现。平日里他们都是在参悟天道,修炼自身,一闭关就是几百年,上千年,甚至几千年,没有特殊的通讯方式,唤都唤不醒。

         据说明心宗就有大乘修士存在。但青扬并未见过,这个传说也没人证实过。此时此刻听凌慕枫这样说,青扬内心确实震惊。所以震惊过后才会陷入沉思。

         其实,细细的想一下,青扬已经将凌慕枫说的话信了七八分。因为,凌慕枫的修炼资质在那里摆着。只修炼了短短二十余年就突破到了正心金丹境,比那些修炼了好几百年才突破金丹境的人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被称之为神才都不为过。放眼整个修炼界绝对是独一个,无论放在哪个宗门都是被精心培养的对象,其重要程度不弱于一个大乘修士,能得到宗门内那大乘修士的看重十分正常。

         而凌慕枫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相当于给予了自家大师兄一个不会更变的承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这都是对自家大师兄最好,百利而无一害的安排,也是自家大师兄的一场机缘造化。

         虽说内心还是十分不喜凌慕枫,但青扬内心的杀意却已经消退了许多,他抬头定定的凝视着凌慕枫,问了一句:“你所说一切可是真的?”若是真的,那便证明给我看。

         话虽不出口,意思都明了。

         凌慕枫面无表情,语气无波:“以我心魔起誓,定会做到我所说的话。若是不然,必魂飞魄散。”

         心魔誓言,每个修炼者的命脉,一般绝不会轻易说出来。一旦出口,就必要做到。不然只有魂飞魄散一途。

         青扬的心再次被深深撼动,他暗自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压住奔腾不息的心绪,面目柔和的笑了笑,说道:“今日才知凌师弟亦是知恩图报之人,之前是我误会了凌师弟,我在这里以茶代酒向凌师弟道歉,希望凌师弟不要介意之前我们对你的种种针对。从此以后,凌师弟便是我和两位师弟以及小师妹的恩人。但凡有用的上我们的地方,我和两位师弟及小师妹必不会推辞。”

         “凌师弟,请。先干为敬。”青扬动作优雅的端起了茶杯,一口饮尽了杯中茶,双目之中尽显愉悦笑意。只要大师兄好,他便觉开心。至于喜不喜欢眼前这人一点都不重要。

         凌慕枫没想到青扬前后的转变会这样大,全都是因为江寒。现在明了,他平静无波的心境不由波动了几下。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纯粹的感情了。于是,他默然无声的端起茶杯,亦是一口饮尽了杯中茶水。喝完茶水,他看向一直都没说话的江寒。却发现江寒在那里发呆。

         不错,江寒就是在发呆。作为被讨论的那个人。他们竟然都没问自己的意见,就这么愉快的把这件事给决定了。完全没给他开口拒绝的机会。要是决定这件事的人是别人,不是自己这个便宜师弟,他一定会出言反驳,给那人好看。可决定这事的是对自己相当好,自己也决定真心相待的便宜师弟,那一切就不好办了。他不是那种不明情理,不识好人心的蠢货,有原主记忆在,他很清楚凌慕枫刚才所说的话代表着什么。他也特别明白自己这个师弟自作主张的决定这件事全都是为了他好,一点私心都没有。

         面对这样真挚无私的关怀,叫他如何张口唱反调?他总不能大声嚷嚷说自己不是原主,自己的意识很强大,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吧?恐怕到时候等待他的就不是无私的关怀,而是生死相向了。他再如何蠢也蠢不到去亲自戳穿自己的地步。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只不过他尚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这前后之间的落差,一时失神发呆也是难免的。

         青扬也注意到了自家大师兄的情况,他却没想那么多,只认为自家大师兄是受到了这件事的冲击。毕竟重修入道这种事着实叫人震撼了些,相信每个摊到这种事的人一时半会都会感觉跟做梦似得,他能理解。

         看似发呆,实则在调整自己的心态的江寒逐渐的回过了神,他动手把青扬和凌慕枫的茶杯给蓄满,开口说道:“凌师弟,听你的意思你是要跟我一起下山到瞑蓝城是吗?”

         凌慕枫‘恩’了一声,表示是。

         江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缓缓咽下后又道:“那凌师弟你跟月凌师叔还有掌门他们说过了吗?他们同意你跟我一起下山吗?”这事必须得问清楚,自己决不能背黑锅。说不定他们不同意,自己就有借口拒绝凌慕枫跟自己走了。

         凌慕枫看向江寒,回道:“他们没有异议。”

         江寒在心里叫了一声坑爹,表面很是从容的说了一句:“没异议就行。”

         “不过凌师弟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一定要跟我一起下山?要知道偿还因果的方法有很多,你不用非得选择这种方法。这有碍于你的修炼。要是因为我耽误了你的修炼,我于心不安。”江寒还是不怎么情愿凌慕枫跟在自己身边。对上凌慕枫这种脑波开在天外的人,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大师兄,相信凌师弟早在这么做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妥当了,你就不要担心了。”凌慕枫还没回答,青扬便开了口。他担心凌慕枫会反悔。毕竟凌慕枫还没开始履行承诺,心魔誓言不能作数。

         青扬你个猪队友,没看到我不愿意这个纯(蠢)货跟着我吗?你捣什么乱。江寒在心里吼道。表面却含笑,一本正经的再开口说道:“凌师弟,你怎么看?”凌慕枫,你大爷的,你倒是赶紧拒绝啊。我不喜欢你,不愿意你跟我一块。江寒在心里再次喊起来。

         可凌慕枫一点都没觉出江寒心里的不情愿,他淡淡说道:“我意已决,不可更改。”

         青扬松了一口气。江寒则被气得差点掀桌子,顿时没了再继续游说的兴致,假兮兮的回了一句:“想清楚了就好,那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希望凌师弟以后不要后悔才是。”你大爷的,有你后悔的时候。

         凌慕枫没有说话,只静静的品味杯中的茶水。

         青扬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转而跟自家大师兄说道:“大师兄,有凌师弟跟着你,我就放心了。从今起你要跟凌师弟好好相处才是。彼此熟悉熟悉也好有个照应。”

         摔,你是大师兄,还是我是大师兄?江寒心里的小人开始抓狂,表面愈发的随和正经,笑着回了一句:“放心吧。”

         青扬点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头又挑了一个关于修炼的话题,跟凌慕枫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偶尔也会问上江寒几句。一时间,三人之间的气氛倒也和谐。

         不过,这种和谐很快就随着青岩,青风,还有青月的回归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