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
        第三座阁楼坐落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紫竹林中。整体格局有点像第九峰上他们几个师兄弟妹们经常相聚的地方。但这里的紫竹却跟第九峰上的紫竹截然不同。因为,第九峰上的紫竹只是受过灵气熏染的比普通紫竹略好上一些的紫竹,还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灵竹。但这座阁楼周围的紫竹却是实实在在的灵竹。每一株上面都散发着让人心旷神怡的灵气,浓厚的逼人。再看那紫竹的生长年限,妥妥的十万年无疑!

         沾染了灵气的紫竹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清心安神作用,年份越久越好用。在修炼界很受众多修炼者的欢迎,基本每个修炼者居住的地方都会栽种上一些受过灵气熏染的紫竹。尤其是丹宗,阵符宗,还有禅宗(即佛宗),悟道宗更甚。他们的宗门内外几乎都要被紫竹给重重包围了。但由于他们所修之道并不相同的缘故,以致他们培育出来的紫竹也各不相同。

         丹宗的紫竹具有一定的药性,可以入药,做炼丹的材料。

         阵符宗的紫竹通体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玄幻纹路,有不少弟子都拿它们做符阵用。也有弟子通过炼化把它弄成符纸,专门画符用。

         佛宗的紫竹具有佛性,每一根都能当做驱邪之物。年份越是久远的紫竹,本身具有的佛性也就越高,驱邪作用也就越深。传说佛宗中有一根近三万年的佛竹,日日受佛经熏陶,本身已具有灵性,化形指日可待,能净除一些邪物,是佛宗的圣物之一。传言它每入世一次,所过之处污秽全清,尽皆佛徒。当真是bian态的很。

         悟道宗的紫竹就如同悟道宗的名一般,本身具有领弟子入道的作用。弟子感悟大小跟各自心境有关。传说他们那里也有一株好几万年的紫竹。实力颇为强横。一般人都受不住它的法术攻击。

         而眼前这些紫竹。它们拥有着浑厚的灵气不说。它们周身还散发着一种很神秘玄妙的气息。青扬,青风,青岩他们只是看着就感觉头晕晕的,更不要提去感悟那紫竹上面散发出的玄妙波动了。

         紫竹虽好,却只能远观,不能细看啊。他们还是进阁楼里看看吧。

         这么想着,他们三个移动脚步就要往阁楼里面走。

         只是,他们刚走出两步,便发现之前跟他们一起观看紫竹的大师兄竟然没跟他们一起走动。

         咦?大师兄这是怎么了?怎么站着不动?

         “大……”青风张口就要喊出声。

         却被青扬抬手给打断。他神识传音给青风和青岩:大师兄有些不对劲。你们仔细看看。

         经青扬这么一提醒,青风和青岩盯着自家大师兄看起来。可他们怎么看都觉得自家大师兄是在神态从容的看眼前那些紫竹,并无异常之处。

         嗯?等等,不对,大师兄的眼神不对劲。看着现在的大师兄,他们怎么有种是在看那些紫竹的感觉呢?头晕晕的,心境也起伏不定,根本无法保持清醒冷静。

         怕自己再看下去会撼动自己的心境,青风和青岩连忙转移了视线,速度闭上了眼睛。直到脑海中那股晕晕的感觉彻底散去,心境也恢复平稳,他们才敢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后,他们俩不敢再看自家大师兄,而是把视线转移到青扬身上,跟青扬神识交流起来。

         青风:二师兄,大师兄这是怎么了?你能看出来吗?我怎么感觉看着现在的大师兄有种在看着那些紫竹一样的感觉呢?

         青岩:我也有这种感觉。就好像大师兄就是那些紫竹,紫竹就是大师兄。

         青扬: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大师兄已经跟这里所有的紫竹都融合到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们再详细的观察一下就能感知出来。

         青扬是单一木灵根,天生对植物有一种特殊的感应。所以他能感知出来那些紫竹的变化。看着那一株株紫竹,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数不清的大师兄。那感觉真的是!可怖!

         听青扬这么说,青风和青岩小心翼翼地放开自己的神识,细细地观察起来。

         片刻后,他们收回了神识,分别对青扬神识传音。

         青风:确实如此。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大师兄能跟这些紫竹进行交流?可这样也不对啊。咱们看这些紫竹都会头晕,心境不稳。大师兄没有修为,应该也会跟咱们一样才是。为什么大师兄会没事?

         青风想不明白。

         青岩:三师兄,大师兄的神识比你我还有二师兄都要强。大师兄说过,就连师父和掌门真人也无法察觉他的神识。我想大师兄能盯着这些紫竹看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

         青扬:四师弟说的不错。我想也是因为大师兄的神识格外强大,所以他才能承受得了并能感悟这些紫竹散发出的神秘玄妙气息。咱们不能去感悟那些气息,或许跟咱们的神识太弱有关。

         青风:好,就算二师兄和四师弟你们说的对。可大师兄和这些紫竹之间那种分不清你我的融合又怎么解释?就算大师兄神识再强,也不可能强横到能把自己的神识分出这么多份依附到这些紫竹身上成为它们的一部分吧?这得多强的神识才能做到啊?要知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紫竹,它们都是年份高达十万年的紫竹。跟这种紫竹进行这样的融合,那跟夺舍无异。要说修炼界最强修为的人把神识化为几道,融合这么几株还有可能。一次融合夺舍这么多!那需要的神识可不止是千道啊。二师兄,我真无法想象把神识化为千道万道会是怎么样个情景。或许咱们把哪里弄错了吧?

         青扬摇头:不,三师弟,我是纯粹的木灵根,天生能跟植物沟通,我是绝对不会感知错误的,这里所有的紫竹的的确确全部都被大师兄给融合了。他们融为了一体。此刻,它们就是大师兄。大师兄就是它们。

         这……

         要是说这话的是别人,青风或许不会相信。可说这话的是自家二师兄,青风怎么也不可能去怀疑。也正因无法去怀疑自家二师兄说的话,所以,这一刻青风心里的感觉十分的复杂。震惊有,感叹有,失落也有,更多的是心酸。

         原来,不知不觉间大师兄已经这般强大了吗?强大的已经让自己连仰望都不可及了吗?这样的话,他以后在大师兄心里会不会越变越小?最后小的大师兄再也看不到他?

         ~(&gt;_&lt;)~,怎么办?只是这么想想他就心酸难受的想要哭出来。要是真的发生这样的事,他得多痛苦,哭成什么样啊?哭死?┭┮﹏┭┮大师兄太强,他心里压力好大,好怕被自家大师兄抛弃怎么办?为什么他就不能突然之间就变强了呢?

         ┭┮﹏┭┮越想越难受了。大师兄,你赶快醒过来吧。你再不醒,我真哭出来了。

         大师兄┭┮﹏┭┮。

         看着青风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青扬知道他又在心里胡思乱想了。但青扬却没去开解他。有些事自己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多没意思。

         眯眼。他绝对不会承认他这是在恶意的打击自家三师弟。

         要是自家大师兄身边只有他一人该有多好?那么大师兄就会独属于他一个人了。那时候在老头子收徒弟的时候,他怎么就没坚持住不要呢?要是那时候他直接说不要,再怂恿着自家大师兄也去说不要,老头子肯定不会再收别的徒弟。真是悔不当初啊。既然不能后悔以前。那就掌控住以后吧。

         看看自家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的大师兄,青扬眼中弥漫起了浅浅的笑意。

         不愧是我的大师兄啊。就算没了灵根,也是这般的强大。

         呵呵,强了好啊。越强责任心便会越重。到时候他受到的关爱之情便会越深。他决定了,以后在强大无比的大师兄跟前,他永远都会是那个需要大师兄照顾呵护的弱小师弟。绝对不会是那个运筹帷幄什么都能承受,什么都能很好解决的二师兄。

         照顾人什么的。师弟师妹们都大了。心也大了。他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唔,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想到开心处,青扬微微眯起了眼睛,怎么看都很像是一只狡猾美丽的狐狸。

         青岩全然不知自家二师兄和三师兄在想些什么。他只是抱着剑像个忠诚的守护者一样默默地站在自家大师兄身后,眼神晶亮的看着自家大师兄,眼底深处尽是对自家大师兄的依恋儒慕之情。

         许是青风,青扬,青岩他们三个的眼神太过灼热的缘故?沉寂了好久的江寒终于缓缓回过了神。

         几乎就在江寒回过神的瞬间,青扬,青岩,青风他们三个就已经察觉。

         江寒没去注意自家师弟们。他回过神后,接着就把自己的意识从那些紫竹中收了回来。

         而随着江寒意识的撤离,青扬他们三个发现整个紫竹林中的紫竹陡然焕发出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它们好像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紫竹了?他们三个开始细细的感知。

         一探之下,他们三个纷纷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灵性?

         之前还没任何灵性的紫竹,它们竟然有了灵性?

         这!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