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
        江寒是神!!!,还是人。以前青扬能确定。但现在他却不能这么确定了。

         试问,有哪个人能拥有这么强大的神识?能把众多顶级强者合力才能收取催动的神级阵法这么容易就收起来?只怕是找遍整个修炼界也无法找出这样一个人吧?

         但是。自家大师兄就能。

         明明之前自家大师兄还没有这么强。一直都是个刻苦修炼,修为比普通修炼者好上一些的好修士。更是个处处都把他们照顾的很好的大师兄。亦是一个孝顺师父的好徒弟。怎么看都是正常的。可怎么突然就变得超出别人这么多?这么强了呢?还是说他因为知道自家大师兄被毁了灵根,就先入为主认为自家大师兄很弱,潜意识的一直小视了自家大师兄的真实实力?从来就没正确的认识到自家大师兄的强大?

         想想的话,好像也确实如此。是他一直潜意识的忽略了自家大师兄已经不需要保护的事实。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看到自家大师兄这么强以后,他才会这般震惊吧。

         不过,说实话,面对神识已经强成这样的大师兄,青扬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去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他好像一下就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一样。他茫然了。他甚至还很阴暗的在想,要是自家大师兄一直都弱着那就好了。那样的话他就能永远光明正大的守在自家大师兄的身边。打着保护大师兄,为大师兄好的名头,紧紧地跟着大师兄,贴着大师兄,不叫别人认识到自家大师兄的好。这样他就能永远的拥有着大师兄了。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自家大师兄已经强的不是他所能左右。他已经可以预知,等自家大师兄从药王谷出来,修补完灵根,再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会绽放出怎样令人惊艳的光芒。到时候,见过了大师兄强大的人,他们定然会前仆后继的想要跟着自家大师兄。届时,他是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的。

         想想那样的场景,青扬这会想要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在青扬就自家大师兄变得这么厉害这件事进行各种脑补的时候,青风和青岩的心思也没停止转动过。

         他们俩跟青风一样,一直都视自家大师兄为命。恨不能时时刻刻都守在自家大师兄身边,赶走所有觊觎自家大师兄,威胁自身地位的人。青风都能想到的事情,他俩自然也不可能会忽略。正因如此,所以,他俩这会的心情也不怎么美好。

         试想一下也是。在明知会有人觊觎自己命的情况下,谁能淡定的了?他们这会没当场爆发出来已经算是很有定力了。

         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他们不说话,江寒也没打算出声。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面对这样沉默的师弟们,他感觉压力大啊。

         又沉默了一会。就在江寒坚持不住要开口说话的时候,青扬说话了。

         “大师兄,现在你能随意操控这个小世界吗?”

         “能。”这话说的,我的小世界我不能操控,还有谁能操控?江寒无语了。

         “怎么了二师弟?”问这样的问题,肯定是有事。江寒在心里嘀咕。

         青风,青岩不解自家二师兄为什么会问这么个问题。

         青扬微微一笑,说道:“我在想,如果大师兄你能随意操控这个小世界的话,就能随时随地取东西,那这三套成形的阵法大师兄就不必要收取了。把它们放在这里。待有危险的时候再取出来用。保险又安全。”

         “还有,若是大师兄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东西,也可以全部放进这个小世界里。比放在储物戒中安全。毕竟储物戒里放太重要的东西的话,遇到神识强大的人是能窥探出里面都有什么的。虽然大师兄你神识强大,不见得会叫别人得了便宜。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被人群起攻之就不好了。”

         原来是这事。说的很有道理。江寒心里想着,嘴里回道:“二师弟,你说的很对。有些东西放在这个小世界里确实比放在储物戒中安全很多。若是说起来的话,这个小世界也算是一个储物空间。我想要取用什么东西跟放进储物戒中去取用是一样的。这里反而更方便一些。能隔绝任何人的窥探。再好不过。回头我就整理一下。”

         “可惜这个小世界不能分开。不然就给你们几人一人弄一份。这样别人就无法窥探你们都有些什么东西了。”末了,江寒又这么感叹了一句。

         闻言,青扬,青风,青岩的身体同时颤动了一下,眼中也同时绽放出了一抹晶亮迷人的光彩。他们不是在想得到什么小世界。他们是在为自家大师兄说的话而激动开心。同时,心底对自家大师兄的眷恋又深重了不少。

         “这个东西要看机缘的。强求不得。大师兄,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青扬眉目含笑的说道。

         也是。想也没用。江寒在心里想着,嘴里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既然这里已经没东西了。那咱们就去外面看看吧。”

         青扬,青风,青岩应一声。就跟江寒一起出了阁楼。向外面走去。

         几人出去后,青扬神识传音给青风和青岩说道:三师弟,四师弟,刚才大师兄说的话给我提了个醒。咱们三个的储物戒中收取了这么多外面根本不存在的宝物。出去后不遇到人窥探咱们的储物戒还好。万一遇到那种专门窥探人储物戒,背地里暗下黑手的人,咱们拥有的东西绝对会成为咱们的催命符。到时候只怕是宗门和师父都保不住咱们。一个弄不好还会把大师兄给牵扯进来。因为,咱们根本没有办法解释咱们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传说中的神物。

         青风心神一震,说道:我只顾着收取宝物。竟然把这点给忽略了。且不说那些专门窥探别人储物戒行打劫之事的人,就算是不做那样事情的,暗地里窥探别人储物戒的也是大有人在。宗门中就有几位专爱做这样的事情。引得宗门中出现了好几次伤亡事件。幸好二师兄你提前想到这件事。要不然,等咱们出去回到宗门后,不巧被那几人知道了咱们储物戒中有那么多神物,他们一定会上报给宗门。届时,宗门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要咱们把那些神物交出来。一旦宗门见到了那些神物,必然会追问来源。只怕到那时咱们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传音完毕,青风又在心里思索起来。在这个残酷无比的修炼界,利益是重于一切的。除了自家大师兄那个傻瓜以外。很少有人能做到不把利益当回事,跟人谈真正的感情。他们三个的宗门也一样。

         虽说宗门是给了他们庇护不假。但他们一直都在为宗门卖命也是真。多少次都差点死掉。大师兄也因此被人毁了灵根。而宗门除了会给一些不疼不痒的奖励以外,根本就不把他们的生死当回事。他知道在宗门那些强者眼里,死了实力不强的他们还会有跟他们一样强的别人顶上。根本没太大区别。

         好吧。这也跟他们自身的实力不是很强有关。若是他们几个也跟凌慕枫一样是绝世天才。宗门捧着他们都来不及。又怎么不管他们?要知道,宗门是不可能为了那些神物把好几个绝世天才放掉的。几个绝世天才的价值从长远来看远远超越了那些东西的价值。没人会做自毁根基的事情。就算宗门再无情也是一样。

         问题是,现在他们还不是凌慕枫那样的绝世天才。如此普通的他们却拥有这样不普通的神物。那不是找死那是什么?在这样雄厚的利益面前,宗门内的长老掌门还有其他峰的峰主们,绝对做得出杀人夺宝这样的事情。到时候杀了他们,对外宣称他们死于试炼,或是死于意外,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说来说去,都是他们太弱了而已。要变强!赶快变强才行。不然怎么可能会追的上自家大师兄的脚步?万一自家大师兄到时比他们先飞升去了那个仙元界。他们就真的傻了。

         好多事都是明摆着的事实,青岩虽然不喜欢说出来,但他心里一直都懂:二师兄,你有什么想法?

         青扬沉默了片刻,说道:把目前咱们最需要的,又不怎么显眼的挑选几样出来用着。其它的还放在大师兄的小世界里。等咱们有需要的时候再找大师兄取。

         青风:也是。反正放在大师兄那里跟放在咱们这里没什么区别。咱们随用随取就行。即安全又方便。

         青岩没有回话,却是一种默认。

         “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你们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说话?”一会没听到自家师弟们在耳边喊自己大师兄,江寒还真有些不习惯。

         青扬快走两步来到江寒身边,说道:“大师兄,我和三师弟,还有四师弟都觉得就这么把刚才我们收取的东西带到外面去有些不妥。万一被人发现我们拥有这么多传说中的神物很不好。所以,我们想着只拿一些我们眼前能用得上又不惹眼的出去。其他的还留在小世界中。等我们有需要的时候再找大师兄取。”

         “就是这样的大师兄。我们一下拿这么多东西出去实在太扎眼。不如继续放在这里随用随取,既方便又安全,也不用担什么风险。”青风跟着来了一句。

         青岩没有说话,那就是一种默认。

         青扬和青风不说,江寒还想不到这点。此时,听他俩这么说了以后,江寒说道:“倒是我忽略了。你们觉得这样好,那就这么办。我没意见。”

         闻言,青扬笑了笑,说道:“大师兄,即然这样的话,那接下来我们就不要再继续在这里逛下去了。以我们三个目前的实力,前面收取的东西已经足够我们升至元婴境界。其他的等我们提升完了境界再来看吧。也给自己留点悬念念想。”

         “至于现在,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把东西清理一下,该带走的带走,该留下的留下。弄好以后,我和三师弟还有四师弟就回宗门交任务去。交完任务我们就来这个小世界修炼来。这样的话我们能提升的更快一些。”清扬觉得目前对他们最重要的是赶快提升实力。不说变得跟自家大师兄一样强吧。最起码也不能被自家大师兄甩的太远才行。他可没打算让自家大师兄一个人提前飞升。在他的计划里,要飞升也是一起飞升。到了仙元界以后也好有个照应。

         江寒从来就不是会勉强别人,无视别人想法的人,他认为每个人的思想和意愿都是值得尊重的。此刻听青扬这么说,他知道青扬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的打算。即然这样,那他也没必要拦着。于是,他说道:“这样安排也好。那咱们就不逛了。你们想去哪里整理东西?”

         青扬想了想,刚要开口说话,就被青风抢了先。

         “大师兄,要不就去之前我收取阵法的阁楼吧,怎么样?”青风说道。

         “也行。”青扬附了一声。

         “好。咱们就去那里。”江寒最终拍板。

         青岩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安静的跟随者。

         决定好地方后,他们四个便转身回头,向着第七座阁楼走去。

         只是,还没等他们走到第七座阁楼前面,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巨大身影给堵住了去路。

         是那只吃货狗。

         自从它跑出来以后,它很快就找到了江寒。但是,由于每个阁楼之间互有限制,它不能随意进入的缘故,它根本就不能进入江寒所在的阁楼去找江寒,只能在外面干等着。可等了一会它就不耐烦起来,就去灵湖边上欺负那些没有灵智的小灵兽来。等它欺负够了,玩美了,这才赶回来。谁知,这刚回来就碰到了江寒。所以,它直接就堵住了江寒他们四个的去路。

         见堵住他们去路的是那只哈士奇,江寒在心里默默地道了句:这蠢狗不是不喜欢我吗?还来我面前做什么?

         心里嘀咕着,江寒嘴里说道:“你找我有事?”

         “不管你为什么挡着我。能不能先把身体变小再说?”蠢狗,你这么直愣愣的杵在我跟前作甚?是在对我炫耀你的身高?还是炫耀你超吨位的体重?我告诉你,就算你炫耀死也没用。我对你的身高和体重都没兴趣。我也一点都不羡慕嫉妒恨。你哪来的还赶紧回哪里去吧。我看到你就暴躁的想要揍人。

         他可没忘了这蠢狗之前凶自己的事情。要不是看在这蠢狗是属于自己这个小世界的份上,他早一巴掌呼过去,两巴掌把它呼上天,三巴掌把它拍晕了。他这么好,这么完美的人,能是阿猫阿狗之流能随便讨厌的吗真是活腻歪了。

         吃货狗能听懂人话,就是不能开口说话,也不能跟人直接交流沟通而已。用它那美丽主人的原话说:我喜欢的就是这样本土的你。要是你会化形了,能说人话了,还能跟人意念交流了,那你也就跟别的灵兽没什么不同了。那样的话就会显得庸俗。庸俗的东西是没人喜爱的。最起码我就不喜爱。

         为了美丽主人的这些话,它放弃了所有的一切,心甘情愿的做起了一只不能跟人沟通交流,不能说人话,不能变身,不能做很多事情的本土狗。

         但它从来都没后悔过。反正它本来也就是一条狗。

         听了江寒说的话以后,它很听话的缩小了身体,变成了正常大小的模样,抬起毛茸茸的狗头,冲着江寒‘嗷嗷’叫起来。

         嗷嗷嗷,愚蠢的人类,本汪神要吃肉,吃很多很多的肉。你听到了没有!赶快给本汪神上肉。上肉。

         如果忽略它傲娇又带点鄙视的小表情和小眼神的话,它瞅起来还算是可爱的。可它的表情和眼神真的是怎么看怎么欠揍。导致江寒看了它这幅表情后,差点一巴掌呼到它的狗脸上。

         蠢狗,你说你二就二吧。还非得再给自己加点各种欠揍的辅料。你确定你不是专门过来找抽找揍的?江寒的唇角微微抽了抽。

         “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你能换一种表达方式吗?”算了,看在它也算是属于我的份上,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计较那么多了。江寒在心里说道。

         二货狗看江寒无法领悟自己的意思,他顿时怒了,张开狗嘴跟与人吵架似得‘嗷嗷嗷’的喊叫起来。

         嗷嗷嗷,愚蠢的人类就是愚蠢。我都说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懂。你笨死算了。

         嗷嗷嗷,本汪神再说一次,你给本汪神听好了。

         本汪神要吃肉。

         嗷嗷嗷,吃肉,吃肉。

         吃好多的肉。

         愚蠢的人类。你听清楚没有。

         龇牙,嗷呜两声,狗脸上尽显严肃。再说弄不懂本汪神在说什么。本汪神就放出小伙伴咬死你。

         “抱歉,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江寒不怕死的直接说道。

         ┗|`o′|┛嗷~~吃货狗怒了。

         愚蠢的人类,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给本汪神等着,本汪神这就召唤小伙伴们出来咬死你。

         嗷嗷喊完后,吃货狗抬起了自己的右爪,亮出了戴在它右爪上面的一个古铜色的手环。然后,默默地召唤起自己的小伙伴来。召唤之前,它又想:看在这愚蠢的人类不是本汪神同族,听不懂本汪神的话也是正常的份上。本汪神就大狗有大量,原谅这愚蠢的人类,不叫凶残的小伙伴出来了,叫一个传话的小伙伴出来吧。

         江寒不知道这蠢狗这样是怎么个意思。一直都没开口说话的青扬,青风,青岩也不知道这怪狗在喊叫些什么。他们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便准备叫自家大师兄离开。

         但是,还未等到他们开口,他们便看到蠢狗的面前多了一个面目妖娆,着装艳丽的年轻男子。

         只见那男子冲着自家大师兄meihuo一笑,犹如低吟的说道:“你就是原始小世界的新主人吧?我是莫离,御兽圈内第三层的契约灵兽,本体是九尾妖狐。新主人你可以叫我莫离。”

         御兽圈?第三层?契约灵兽?九尾妖狐?莫离?这是怎么回事?

         不止是江寒心里很疑惑,青扬,青风和青岩一样疑惑。

         就在他们都很疑惑,想要开口求解释的时候,吃货狗再次‘嗷嗷’叫起来。它抬起爪子冲着新出来的九尾妖狐莫离叫道:嗷嗷嗷,小狐狸,你告诉这愚蠢的人类。本汪神饿了。本汪神要吃肉。吃肉。他要是再不给本汪神把肉拿出来。本汪神就叫饕餮那家伙出来吞了他。

         九尾妖狐莫离跟吃货狗相处了n多年,他知道吃货狗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于是,他对着江寒妖娆一笑,说道:“新主人。汪神说它饿了,它要吃肉。新主人你这里有肉吗?”

         再次笑笑,接着道:“新主人不要见怪。汪神自老主人离开后就一直在沉睡。这才醒来没多久。正是需要补充能量的时候。若是在外面,我们几个就给它弄肉吃了。可是在这里,我们受到的限制太多,不能肆意而为。”

         新主人来了。距离我们自由还远吗?只怕是不远了吧?终于要离开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需得哄得这条笨狗把御兽圈交给新主人才行。不然我们永远也出不去。

         心里百转千回,但九尾妖狐莫离的表情却一直都妖娆的很。完全看不出他有心思的样子。

         直到此刻江寒才弄明白,原来这二货狗挡着他的道,冲他‘嗷嗷’乱喊一通是想要肉吃。看他听不懂它的狗语以后,还召唤出了一个传话的帮手。

         不过,先暂时不管这个帮手了。有问题可以等会再问。眼前重要的是赶紧把这蠢狗的嘴巴用肉给堵上,别再叫它乱叫。不然一直‘嗷嗷嗷’的喊着挺叫人焦躁的。万一他忍不住一巴掌给呼过去那就不美了。

         这么想着,江寒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拿出了好多的烤肉和卤牛肉,酱牛肉。

         吃吧蠢狗。本大师兄有的是肉。只要你乖乖的,本大师兄管你吃个够。

         看到面前出现这么多肉,吃货狗‘嗷呜’一声就扑了上去,一边欢快的摇着大尾巴,一边狼吞虎咽吞吃起来。无视了在场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