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2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一旦陷入思考的时候,就会将很多事情都回忆一遍,江寒也是一样。

         在他开始思考的时候,很多以前的回忆就已经从心底冒了出来。

         在那些记忆的基础上,江寒心想:像以前那样在周边各个世界游逛?日复一日漫无目的的活着?

         如果是没剥离记忆以前,江寒真的觉得这样的生活还不错,挺好。

         可是,自从剥离记忆,从地球上走了一遭,见识了地球上那些繁华有滋有味的生活之后,江寒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回复到以前那样的心态了。

         因为,如今的他已经对众神之星上的那种生活产生了腻烦感。

         他现在想想觉得每天漫无目的的活着真的很没意思。跟一具没有追求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

         只是,要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有意义起来呢?

         要如何做才能摆脱这种没有目标和追求的疲惫乏味感呢?

         这一刻,江寒觉得很茫然。

         因为,他思来想去的竟然发现自己真的是一点别的追求都没有。他完全找不到改变这种生活的目标。

         要不,他试着找一个人谈谈情,恋恋爱,长长久久地陪伴自己?

         江寒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然后,江寒越想越是觉得这个想法可取。他甚至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不过,很快地江寒心中升起的那股火热之意就被一盆冷水浇灭了。

         只因他发现自己只是空有这样的念头,却没有想要追求的对象。

         回过头去众神之星接受卿离?江寒脑洞大开的想到。

         但是很快的江寒就否定了自己的念头。

         尼玛,不要开玩笑了,卿离是他从奶娃娃养到大的孩子,就算不是亲生,但在他的心中已经跟亲生无异。他就算口味再重,他也下不去手啊。

         那可是他的儿子啊。

         打住,这样的想法以后坚决不能再有。

         接受蓝轩?

         该死,打住打住,这个念头也绝对不能有。蓝轩那家伙看着冷冰冰挺不近人情的,实际上那家伙内心变太的不得了。

         之前他在众神之星的时候,蓝轩那家伙为了能跟他发生点不和谐的关系,背地里没少做暗害他的事情。

         更离谱的是,那家伙为了推倒他,跟他发生不和谐的关系,竟然联合别人一起算计他,想要推倒他,甚至愿意跟别人共享他。

         尼玛,只要想到自己差点变成一只广播良种的大仲马,江寒心里就直犯膈应。

         就算他再如何没心没肺,他的三观还是很正的。他完全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另一半竟然想要把自己推给别人。

         在江寒看来,能被让来让去共享的感情都不是纯粹的感情。

         这样的感情他终其一生也不会去沾染,更不会去考虑。

         所以,但从这一点,那蓝轩就被江寒给否定了。

         唔,蓝轩不行,就另一只不要脸的?说起来的话那只不要脸的。

         k,他想起来了,跟蓝轩一起的那只不要脸的也不是个好东西,那只不要脸的好像也很赞同跟蓝轩一起分享自己的身体。

         拥有这样不正三观的人,会是真的爱他才怪。他才不会相信那不要脸的是真的爱他呢。

         若是真的爱他,定然会如卿离那样似得,见不得别人接近自己,对自己好。一旦有人接近自己,那他们就势必会想方设法的挤兑别人才对。

         可那两只非但不挤兑不说,还想多找几个人圈住自己。

         o( ̄ヘ ̄o#)他江寒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神王,好师兄,他是那种不要脸的大仲马吗?他们也太看不起他,也把他的感情看得太廉价了。

         若是他爱的人,他一定会一生一世只对那一个人好,决计不会看除那人之外的人一眼。

         什么因为爱,所以愿意共享神马的那统统都是放屁。

         感情都是自私的好不好。

         要是他爱的人敢有把他推出去给别人用那样的想法,他一定会狠狠地收拾他爱的人一顿,叫他知道他的爱是多么的深沉,多么的真挚。

         这想来想去的都想了仨人了,可一个合适的都没有。

         万能的神王大人郁闷了。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无数岁月真是白活了。

         活了那么长时间竟然连一个心仪的对象都没有。

         难道,他注定要孤独终老?一直这么没滋没味的活下去?

         不,不行,他才不要再过那种没滋没味如同行尸走肉的生活。

         那样的生活真是太没意思了。打死他,他也不要那么活着了。

         他必须得给自己的生活创造出一些激情才行。

         嗯?不对。

         等等,他好像忘记了一个人。他琢磨着找这个找那个的,现成的他身边不就有一个最合适的吗?

         想到此,江寒的眼神猛地亮了起来。

         自家二师弟长得最美,最温柔,最会安慰人,最会照顾人,最有心计,最稳重,妥妥地一个全能智慧型伴侣啊。

         更为关键的是他对自家二师弟印象很好,他很喜欢自家二师弟的性子。跟自家二师弟这样的人过一辈子,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要是他能把自家二师弟拿下,那就等同他以后什么都不用想就能潇潇洒洒的生活了啊。

         到时候再弄出几个孩子。

         艾玛,这样的生活,想想就美好的不行不行的。

         他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自家二师弟这么棒,这么好呢?

         不过,现在也不迟啊。

         可是很快地,江寒心中的美好感觉就又被他弄出的一盆冷水给浇灭。他突然想起来,这好像只是他自己的感觉,并不是他家二师弟的感觉。

         他这里心中火热的跟个火炉似得,要是他家二师弟对他没感觉,只是把他当成亲兄弟、大师兄、到时他找谁哭去?

         直接对自家二师弟表面自己想要他做自己双修道侣的心思?

         万一自家二师弟对他没感觉,他再面对自家二师弟的时候岂不是尴尬的很?

         作为一个完美大师兄,好神王,他怎能面对那么尴尬的事情呢?

         不行,绝技不行。直接对自家二师弟表白心思这个想法绝对不能再有。

         拐弯抹角的先试探试探自家二师弟的心思?看看他有没有别的想法?

         唔,这个好像可以有。江寒摸着下巴心里道。

         不过,具体要怎么试探呢?总不能上去就问‘嗨,二师弟,你有心上人没有?你要是没有,你看大师兄我做你的心上人怎么样?’

         尼玛,这样的话要他怎么说得出来啊。很难为情的好不好。

         可除了这样试探,还能怎么试探?

         从未经历过任何感□□件的神王大人怨念了。

         这年头,被人上杆子追着,自己不想要很烦。

         但是自己想要,想要行动去追,却没有追的门路这样好像更烦。

         更烦的江寒纠结的捧着自己的脑袋,只恨自己没多生几个脑袋出来一起想想现在该怎么办。

         越想越烦,越烦心里越没章程,越没章程,脑子里就越是浆糊。

         最后,江寒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变成一坨浆糊了。

         这个时候,浆糊大师兄一甩脑袋,自言自语道:“尼玛,不想那么多了,先慢慢改变一下对二师弟的态度再说吧。”

         “追人嘛,就得有个追人的样子才行。”

         “唔,让我好好想想那些电视、小说、电影、动漫、里的那些人都是怎么把妹的吧。我看过那么多经典的小说、电影、电视、一定能从中找出一个适合的办法的。”于是,江寒努力地思索起来。

         思索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江寒便决定了试探的方案。

         方案一。想要拴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拴住他的胃。

         江寒决定先启用美食攻略。他记得自家二师弟很喜欢他做的饭菜。

         想想的话,他好像已经很久都没给自家二师弟做吃的了。

         真是的,他这个做大师兄的真是太不尽责了,他怎么能这么忽略自家二师弟呢?

         怪不得自家二师弟最近情绪这么不好。一定是他太过忽略自家二师弟,导致自家二师弟想多了。

         这样怎么能行?既然已经认识到自己错在了哪里,他得及时改正才行。不然怎么能打动自家二师弟的心呢?

         说做就做。

         想到此,江寒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转身就进了小世界,抱着攻略自家二师弟的心思,在小世界中为自家二师弟搜罗起各式各样的食材来。

         他这一搜罗就搜罗了差不多俩小时才收敛齐自己想要的东西。

         弄好后,他揣着一堆食材就出了小世界,直接把自己关进了厨房中,为着自家二师弟各种忙活起来。

         一边做,他还一边在那想,一会叫自家二师弟吃饭的时候,要不要给自家二师弟弄点酒喝呢?

         人不都说酒后吐真言吗?自家二师弟喝醉后,是不是就会乖乖地回答他的问题了?

         这么一想,江寒顿觉这个方法十分可取。他决定做好饭菜之后,就去小世界中把自己酿制的那坛连他喝了都会醉倒的佳酿给弄出来。

         到时候,他一定要让自家二师弟多喝一些。这样会方便于他刺探敌情。

         呸呸,那才不叫刺探敌情。那叫探寻芳心。

         呃(⊙o⊙)…

         好像探寻芳心这个词也不对啊。

         算了,不管了,探什么就是什么吧。

         反正,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不然,他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一个这么合自己心意的人呢。

         如此想着,江寒手上的动作更快起来。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灌醉自家二师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