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谢谢支持
    言小米耸着肩膀,眼睛闭着好一会儿都不敢睁开,等着安姚说话,但是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只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和快速的心跳声。

     安姚向来都不是那种你一说话她就会答的人,在忙的时候一般都会等好一会儿,但是也不至于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啊,连呼吸声都没有。

     言小米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抬起头,神情一下子就轻松了,咦?怎么没人?一向敬业职守的安总居然不在办公室!

     估计是去开会去了吧,一阵萧瑟的风从言小米头上刮过,怎么会这样!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才跑来见她,才跑来自首的,这会儿勇气都用尽了,心跳也衰竭了,居然没人……

     言小米走出办公室遇到一个同事,人家还挺惊讶的,“小米,你终于回来了?出差怎么样?一个月是不是很开心?”

     “什么?”言小米不知道她在说什么鬼,拉着问了一下,“你刚刚说我出差去了?”

     “安总不是说你出差去了么?”同事一脸羡慕,“听说出差挺好玩儿的,居然让你去了一个月,安总对你可真好。诶?你头发怎么回事儿?”

     言小米没管头发怎么回事儿,拉着同事问,“安总现在在哪里?”

     “在...?”顿了一下,想了想,“哦,对了。安总今天去见一个客户了,在金悦酒店。”

     言小米立马拔腿跑了,一路狂奔出去,嫌高跟鞋太费事儿了,直接脱了拿着跑,一边长一边短的头发就那么风中凌乱的飘着,连衣长裙也飘得很有型,整个人很拉风,回头率挺高的。

     “言小米?”跑到公司大门口的时候被人叫住,一个响亮的喊声让她停了下来,头发由于惯性全都贴在了脸上,乱七八糟的,言小米弯腰喘着粗气儿扒拉了一下头发转身。

     “真的是你,言小米?”林然看到她挺惊讶的,也很开心,言小米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只是一直喘着粗气儿,尴尬至极,也很心急。

     “林,林先生,”言小米又喘了两口气,“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林然这才注意到她的头发有些诧异的指着问,“头发怎么弄成了这样?”轻咳了一声笑着说,“还挺有型的。”

     有什么型啊!审美要不要这么奇葩!

     “林先生,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言小米懒得跟他废话,挥挥手,“我还有事,先走了。”

     “诶,你要去哪里?”林然拉住她的手臂,“我送你吧。”

     言小米看了他一眼,抽出手,这么闲的话也可以啊,就当省车费了。

     “那就谢谢你了。”

     车上的时候言小米一直在想,安姚为什么要跟别人说自己是被派去出差了,为什么还要保留着秘书的位置,是在等她回来吗?

     安姚一直在等她回来?

     可是为什么呢?

     自己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安姚就算是心再大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算了啊,换了自己就肯定不行,除非是自己喜欢的人。

     自己喜欢的人?

     安姚喜欢自己?言小米摇摇头,太异想天开了吧,安姚像是那种会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人吗?以为自己魅力无边呢言小米!

     “好久都没看见你,”林然偏头看了她一眼,“一打听才知道安姚派你出差去了,没想到居然去了这么久。”

     言小米这才回过神,笑笑,“是啊,有点儿久。”

     习惯性的挠了一下头发,才发现这边真的短了很多,在后视镜里面看了一下自己,这一个月不出门都长胖了,天啊,脸上的肉都堆了一些,胖嘟嘟的。

     言小米捏了捏脸,轻叹了一声,“都长胖了。”

     “是吗?”林然又偏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挺好的啊,很可爱。”

     很可爱…

     言小米还是第一次听人说她可爱,不过她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是个赞美的词,感觉挺傻的,有种傻白甜的感觉。

     “谢谢。”出于礼貌言小米还是礼貌的回了一句。

     “你去金悦酒店是有什么事吗?”

     “嗯。”言小米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树木,越接近金悦酒店言小米就越紧张,她看着窗外又补充了一句,“去找安总。”

     去道歉,去投降,去妥协,去把自己这辈子的运气用尽,只要安姚能原谅她。

     安姚会不会原谅她,她心里真的一点儿底都没有,感觉心越跳越快,因为紧张脚都有些发软,待会儿可不能再怂了言小米!她给自己加油打气,但是一边打气就一边泄气。

     直到下了车,她也没有做好去见安姚的准备,站在金悦酒店的门口久久移不开步子。

     言小米吞咽了一下,怂什么,直接上,大不了跪下道歉死皮赖脸的求原谅。

     刚走出一步,又倒回来两步,捂着脸扭扭捏捏的不敢进去。

     林然停好车走出来看到她站在门口一脸尴尬的样子有些好笑。

     “是在这里等我吗?”

     林然看着她问。

     “啊?”言小米看着他愣了一下,尴尬的笑笑,“是啊,等你,等你。”

     “安姚在哪一层?”林然忽然拉着她的手,“走吧,我们去找她。”

     言小米看着被他拉着的手很惊诧,“诶…那个,林先生…”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这半句话被卡在了喉咙里。

     言小米愣在原地看着拐角走出来的人,她今天穿的正装,因着身材长相出众被周围路过的人多次回头看,她正在跟一个中年男人说这话,眉眼带笑,举手投足尽显大气,看起来优雅美丽大方,不管什么时候,安姚永远都是那么的引人注目,那么的光彩照人。

     “那不就是安姚么?”林然拉着她走了过去,言小米呆呆的跟着走了过去,心已经快要跳出来了,脑子感觉要炸了。

     安姚转头看到了她,目光对上的那一刻两人皆是一怔,言小米像是被定在了原地,动也不动。

     安姚看着身边的中年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随后两人微笑握手道别。

     安姚保持侧身的姿势站了好几秒才转身,目光直接锁住了言小米,高跟鞋在地板上踏出清脆的声响,踏踏踏…每一下都像是踩着言小米的心跳,紧张得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头发搞成那样是个什么鬼?安姚的目光沉了些,言小米今天穿的这条淡粉色连衣裙安姚没见她穿过,还挺漂亮的,脸上似乎长了点儿肉,看来消失的日子过得不错。

     顺着往下看到她和林然牵着的手,安姚微微皱了皱眉,一个月不见,到底去干了什么,为什么会和林然一起出现,还牵着手。

     林然看到言小米愣在了原地轻轻拉了她一下,言小米恍然注意到还拉着林然的手,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猛地挣扎开,脚一拐踉跄了一下,身子向后仰去,“啊~~~”

     林然眼疾手快已经接触到了她的指尖,与此同时安姚也伸出手,言小米看到安姚伸出的手,轻微的错开了林然的手。安姚慢一些没拉住她,言小米摔到了地上,爬起来一手撑着地,一手捂着屁股,痛得皱眉还不敢叫。

     安姚真是败给她了,这下脾气全没了,走到她身边伸出手,淡然的盯着她,言小米对上她的目光像是犯错的孩子又低下头,慢慢吞吞的伸出手搭上安姚的手。

     “摔疼了吧。”林然看着她,挺着急。

     “没事,”言小米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尴尬的笑着挥挥手,“没事没事。”

     安姚轻轻松开她的手,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往外走。

     “安总。”言小米喊得有点儿急,怕她就这样走了再也遇不见了。

     “有事就说。”安姚没有转身,声音挺冷的,“我不像你还有时间打情骂俏,我很忙。”

     这话听得言小米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赶忙上前两步,“我和林先生没什么,我们只是认识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

     “是啊,安姚。”林然也跟了上来,有些尴尬的笑笑,“虽然我有意追求小米,但是我还没开始呢,你这么突然的告诉了她,看来我要加快速度了。”

     听到这话言小米瞬间石化,好一会儿不敢看林然,这人是脑子长霉了,还是没长脑子,自己这样的,大街上随手一抓也有很好多个,就只是发型也比她的好看不是么?到底林然是哪只眼睛看上她哪里了?估计是瞎了吧,这个先不管了。

     “安总,”言小米深呼吸一口气走到她身边,“我知道你生我气,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

     “林然。”安姚忽然打断言小米的话喊他,没转头,声音依旧很冷淡,“言小米可能有话要跟我说,你要追她的话,改天吧。”

     林然看她们两个这架势很有一种要打架的感觉,这要打起来估计小米只能被安姚揍一顿,这才说了要追小米,怎么能在关键的时刻弃她而去?

     绝对不能!

     林然走到安姚面前笑着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好好说不是,安姚你不要生气,要是小米哪里得罪了你,你找我……”

     “林先生!”言小米赶紧叫住了他,这都哪儿跟哪儿,什么莫名其妙的,“我和安总有些话要说,跟您没有半点关系,谢谢您送我过来找安总,十分感谢,没事儿的话请您先回去吧。”

     “哦,”林然眨巴眨巴眼睛,这女人的世界还真的是搞不懂,不过看言小米的样子自己要是再不走该招人嫌了,他轻轻拍了一下安姚的手臂,带着点儿恳求的意思微笑说,“有话好好说。”

     安姚垂眸再睁开,算是应了,现在她心情确实不怎么样,不想再多说话。

     林然又看着言小米,笑着说,“那我改天再来找你。”

     言小米挺尴尬的,简直不知道林然是哪里杀出来的程咬金,他这一口咬得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安总。”言小米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凉鞋,小声说,“对不起…”

     琢磨了半天没下文,安姚无语了,转头看着她,“睡着了?”

     “没,没有。”言小米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立马低下头,小声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要是不高兴的话,你打我吧,你骂我吧。”言小米把头缩着,就差捂上了,眼睛也闭着,“没关系,我皮厚,扛得住……”

     安姚看着她算是知道了,这人握手里就跟个棉花似的,你怎么捏都行,要是装在了枕头里,你睡哪里都觉得在脑海里,就是捏不到,摸不着,心里,还真的是想念得很。

     伸在言小米头上的手停了很久,轻叹一口气,狠狠的揉了一下她的头发,“你这头发剪这么丑丢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