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安姚邀她一起去明蓝河看夜景!!!

     看到这条短信,言小米失落的情绪瞬间变成了激动,像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我在一个朋友家,有点儿远,你等我一下。

     言小米刚想给童夕说自己有事要先走,安姚的电话就拨了过来。

     “安总,我一会儿就到。”

     言小米接电话的时候都习惯性的站直了接,很严肃的样子,童夕瞄了她一眼笑得差点儿呛死。

     “不是,我想说你有事的话就不用过来了。”

     “我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言小米忽然想起还没吃饭,作为一个吃货,吃饭还是很重要的,但是在安姚面前这些都不算重要,这通电话打得言小米心里波涛汹涌的,一面想着去见安姚,一面又害怕去见安姚,两相挣扎之下最后还是想去,想跟安姚多呆一会儿。

     安姚听她急急忙忙解释觉得挺逗的,就这么怕她挂电话?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安姚说。

     “啊?我在…”言小米赶紧的拍了童夕的肩膀让她报地址,把地址报给安姚之后言小米松了口气。

     走到童夕身边想伸手拿一个菜吃,被童夕拍了手,“您还要吃饭呢?我还以为您这立马的就要飞奔到上司身边了呢?瞧您刚刚急的那样儿,就是丑媳妇见公婆人家也没您那么着急的。”

     童夕这张嘴啊,一般人真是惹不起,言小米倒是习惯了,笑嘻嘻的搂着她的腰哄她,“我当然要陪你吃了饭再走啊,不然…嘿嘿,要不,我下楼去吧沈先生叫上来陪你?”

     “您作,您跟这儿作,小心我把你喜欢你家上司的事告诉你上司。”

     “咳咳咳咳……”

     言小米这次呛得狠了,弄得脸红脖子粗的,庆幸的是这样看不出来她是心虚脸红还是被呛得脸红。

     “夕啊,”言小米喝了水感慨道,“以前咱的智商是一个等级的,你咋能悄悄升级了呢?”

     “别啊。”童夕淡定的否决了她,“我的智商一直都比你高好几级,就你这么单纯的人,不跟在我身后的话,恐怕早就被人背地里暗算无数次了。”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隐隐于市,就跟自己眼前装逼还装得有模有样的,言小米自愧不如,和童夕吵架或者是辩论从来就没有赢过的经历告诉她,这时候反驳只会自取其辱,所以还是沉默吧。

     “诶?”童夕忽然放下筷子看着她,认真的问,“你刚那意思是不是承认了你喜欢你上司?”

     “我没有啊,”言小米一脸迷茫的样子,“我不知道啊,怎么突然就提到这个事儿了?”

     “你呀,就一怂包,”童夕深深的鄙视了她一眼,“敢喜欢还不敢承认。”

     言小米不做声,怂包就怂包吧,反正现在不想承认,免得童夕又八卦很多问题。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言小米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接通,“要快到了啊,我马上就到路口。”

     言小米给童夕示意自己要先走,童夕不耐烦的挥挥手,“赶紧走,别跟这儿怂着。”

     言小米一路小跑到路口的时候安姚还没到,缓了几口气调节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待会儿见到安姚可不能怂,勇敢的看她的脸她的眼睛,不要脸红,不要紧张,言小米,你又不是第一次暗恋人了,怕什么,不要怂,直接上。

     安姚的车忽然停在路边的时候言小米还愣在那里想心事,安姚按了一下喇叭她才回过神,“这里不能停车,快上来。”

     “哦哦。”

     言小米忙不迭的上车,一时间什么情绪都没了,紧张啊不安啊,还有脸红心跳加快都忘了,坐在车后从后视镜看到安姚淡然的脸色,忽然就开始走神。

     跟在安姚身边也有那么久了,她除了在见客户的时候会假装热情一点,其他时候都是安静而且生人勿进的,眼里的淡漠能把人的热情浇个透凉。

     可是言小米私心里觉得她对自己分明还是有点儿不一样的,她在自己面前经常会笑,会担心,也会无语,会有点儿点儿的纵容,还有一些些的依赖。

     就像现在她明明可以找其他人一起去明蓝河看夜景,或者她一个人去也可以,但是她叫上了自己,是不是说明对她来说自己的存在还是挺重要的?

     其实言小米也不知道安姚为什么就会喊她一起来看夜景,只是这样想能增加自己的存在感,心情会好一些。

     “你吃饭了没?”安姚忽然问。

     “啊?”言小米回过神猛然在镜子里对上安姚的眼睛,一瞬间心跳又加快了,她别开头看窗外,“我吃了,刚刚在朋友家吃的。”

     “嗯。”安姚轻轻应声。

     “安总怎么忽然想去明蓝河看夜景了?”言小米还是忍不住想问。

     “杨升说明蓝河的夜景不错叫我一起去看,我不想和他一起去。”

     多么直白的拒绝。

     言小米这次作为备胎的心情没有上次明媚了,又胡思乱想的觉得,可能自己在安姚这儿就是个备胎吧,有用的时候拿上来顶一顶,没用了就搁着,其实备胎在生活中还是挺重要的呢,只是备胎似乎永远都比不上中意的那一个。

     这心情啊,真是像荡秋千似的忽上忽下,好生不消停啊。

     到了明蓝河安姚找地方把车停下,两人一路沿着河边走。

     明蓝河之所以叫做明蓝河,其实是因为河道边那一排排的店家在外面装饰了很多蓝色的灯,一到晚上那些灯全都亮了起来映衬着整条河都变成了波光粼粼的蓝色,在遇到水流向下溅起的水雾,更呈现出一种绝妙的仙境气氛,把对面的景色也衬托得很美。

     走了好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言小米有些按捺不住了,问安姚,“安总,你说他们那边的灯光要是换成其他颜色的,是不是就要改名字叫明红河,明绿河了?”

     “可能吧。”安姚微笑,“其实之前好像也用过其他的灯光,五彩斑斓七彩炫烂,或者像你说的其他的颜色,但是好像都没有蓝色的好看,所以最后选定了蓝色,大家约定成俗一致叫这条河为明蓝河,那边的灯光也就再也没换过。”

     “是这样啊。”言小米点点头,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小米,你认识林然吗?”安姚忽然问。

     “林然?”言小米反应了一下好像是在电梯遇到的那个人,“哦,认识认识,怎么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

     “啊?”言小米有点儿蒙,“安总为什么忽然问这个,我跟林然又不熟我怎么会知道他怎么样?”

     言小米笑笑,有点儿尴尬。

     安姚还是挺淡然的,她跟林然算是君子之交吧,平日里没经常联络,但是有什么事还是可以相互照应一下的,偶尔闲下来想起了也能约着喝杯咖啡,聊一聊最近发生的事和一些共同的爱好。

     下午下班正巧遇见他,两人就一起吃了个饭,谈话间他说到一个大大咧咧可爱的短发女生,安姚立马条件反射的想到了言小米,听林然的意思是觉得言小米挺不错的,想打听打听,安姚也没想私藏,免得以后遇见了不好说就告诉了林然她的名字,这不说还好,一说林然居然还来劲儿了,想找安姚牵红线,看能不能给两人制造个机会,也好了解一下彼此合不合适。

     这话当然不能直接跟言小米说。

     “林然算是我的一个朋友吧,他人挺好的。”

     安姚没头没脑的这句让言小米不明其意,只能点点头,“嗯。”

     “对了。”安姚忽然问,“小米,你没男朋友吧?”

     言小米这会儿反应过来了,敢情安总是要做媒?不会吧!她摇摇头,不想说话了。

     “那有喜欢的人吗?”安姚又问。

     说到喜欢的人言小米一下子就紧张了,尴尬的笑笑,“长这么大还能没个喜欢的人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安姚揉了揉她的脑袋,“我是说,现在有吗?”

     言小米转头看着安姚,好一会儿才说,“有。”

     四目相对的时刻安姚不是不紧张的,言小米看她的眼神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那是一种受伤又深情的目光,可是为什么呢?

     安姚不像言小米,一件事想不通就钻牛角尖,她是想不通就先放一放,等时机成熟了自然而然就通了。

     “有喜欢的人是好事。”安姚别开脸苦笑说,“但是也要找对了喜欢的人才能幸福,不要像我,喜欢一个不可能喜欢自己的人。”

     安姚的最后一句说得风轻云淡的甚至听不出任何的伤感,但言小米还是被她的这句话戳中了心窝,这算是告诫么?

     言小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忽然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了安姚,声音有些忧伤的说,“安总,如果爱不到自己爱的人,为什么不选择爱你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