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情义两难全(上)
    淼淼日记:

     当过去成为过去,那已是往事、往事难忘更不能忘。

     当过去成为往事,就已变成回忆…

     回忆起往事想回到过去、过去虽不能回、往事还可以忆…

     望着天空的云那已不是以往的云、而现在的人也不再是过往的人…

     面对吹过的风刚过就已不觉、发生在身边的事无疑就会不见…

     让自己回想从前、让过去不会不见、一如从前…

     风起月落时天已变、缘起份落才说再见…

     一生经历的风雨会成往事、起起落落的人生终会过去…

     缘让我不能和你说再见、份让我们无时无刻不相见…

     面对过一生的人回忆过往的事、无言…

     那一切似乎不象过往而象昨天。

     过今天、迎明天、思昨天、忘阴天、恋雨天、望晴天……

     ——

     自三人行那次后,秦暗试探确认后,他每天都会接送孙淼淼上下班,顺便一起吃饭,可以说,除了上班时间,两人都会见面,孙淼淼也乐此不疲,只是这种甜蜜的单独相处,也会有第三者插足,也是自三人行后,卢璐找孙淼淼就频繁了不少,这也让孙淼淼发现些异常。

     在大学时的频繁接触,因为同寝室,她没想太多,可直到秦暗离开,卢璐也三天两头没见人影,孙淼淼自己也处于失恋期间,以为卢璐为毕业实习的事忙,也没多在意,可现在应该工作繁忙的卢璐,却老是来她家蹭饭,出现的次数在这几年里是从未有过的多,将这些联想到一块,孙淼淼好像确认了一件事,不是她太聪明,是卢璐太明显,当然,其实她也不笨。

     孙淼淼是在一家小广告公司担任设计师,这是她的专业,因为爱好和认真,她也做的风生水起,尤其还得到了老板的青睐,而她的老板,本身却像个‘无赖’,根本没有老板该有的格调,每次对她油嘴滑舌,还不正经,让孙淼淼原本对老板该有的敬畏之心荡然无存,反而唇舌相击,久而久之,两人还成为了损友,有事没事的就喜欢掐架。

     所以,本来的两人约会不止出现了第三者,还有了第四者,她的老板白帆还好意思的说,人多热闹,孙淼淼早已领教了他的厚颜无耻,不代表每个人都能接受,卢璐倒是求之不得,白帆一看就是孙淼淼的追求者,这说不准还能给她和秦暗制造机会,只是,秦暗阴云密布的脸,黑的可怕,孙淼淼又谁都不好得罪,只好硬着头皮劝慰秦暗。

     “反正都是三人行了,多他一个也不多,再说,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啊,你就将就下吧!好不好?”孙淼淼撒娇式的言语,只有秦暗能够体验的到,两人俨然情侣式的相处,但就是没跨过情侣那一关,原因很简单,孙淼淼不同意,因为还不是时候,她能等他八年,她也要秦暗尝尝等的滋味,当然不会又是八年,人生没有几个八年,他只要等到她觉得可以的时候,只要是遇上秦暗,她就是这么任性。

     孙淼淼的‘牺牲’换来了秦暗的阴天转晴,对于孙淼淼,秦暗永远敌不过,她任性,他放任,她无理,他宠溺,她娇纵,他放纵,她撒娇,他服从。大学时期开始,就是这么过来的,历史重演的爱情,令人羡慕,两人的相处方式,让一旁的两人嫉妒,而卢璐的嫉妒已经达到恨的程度,她无法坐以待毙,转而将目光投向同样难受的白帆。

     白帆的确是孙淼淼的爱慕者,他爱了孙淼淼多年,从六年前孙淼淼到他公司上班的第一天,他便深深着迷,她爱上了她那爱笑的眼睛,虽然是一直笑着,但眼神里的复杂情绪,有着阴郁的美,他看得懂,她是个有故事的女生,他便每天都会注意她,有时或呆呆的望着她,她笑,他也会笑,她烦,他也跟着烦,她难过,他会比她更难过。

     就这样的过了一个月,她的实习期也通过了,能够参加正式的会议,从那开始,他们才有了交集,他一步步的接近她,只希望能靠近她一点点,他不敢太大攻势,因为,那时她给他的形象是文静不多言的,直到一次意外,他车祸住院了,闲来无聊,便微信了孙淼淼,没想到他激怒了她,他才知道,她其实也是会牙尖嘴利的一面。

     帆:亲爱的淼淼,在干嘛呢?

     淼:帮黑心老板加班。

     帆:难怪我会被车撞,原来是你在诅咒我。

     淼:没想到诅咒失灵,让你还活着糟蹋万千少女。

     帆:你别冤枉我,我一般都是坐等红杏出墙的,都是她们糟蹋我。

     淼:也是,所以你这脚不是车祸撞的,是墙压的吧?

     帆:嘿嘿,下次到你家挖墙脚,等红杏,你觉得怎么样?

     淼:然后朝我家边吠,四肢还不停刨土?

     帆: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淼:你不愉快,就是我最大的愉快。

     帆:我车祸住院,你至少也要安慰一下,给些心灵鸡汤,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淼:吃鸡心,你还不如啃你自己的狗肺。

     ……

     而经过这一聊,白帆将自己的微信名立马改成‘坐等红杏出墙’,只希望孙淼淼能明白他的用心,自那以后,他有事没事都会去招惹她,虽然会被她狠狠的回击,但过程还是很享受,尤其看她多变的表情,和气急败坏的叫她名字的时候,他都会觉得很满足,他发现,不管她的哪一面,他都深深喜爱,只要是她。

     接触久了,他才认识到,她的心对谁都隔着一道墙,一道阻隔她情感世界的墙,没人能进入,几年下来,他们的友谊猛增,爱意却无丝毫,他以为是她不懂情感,情感还未打开,他的时机还没到,可是现在的她,有着小女人的娇羞,会撒娇,会卖萌,会真正的开怀大笑,眼睛没有忧伤情绪,只有那一个人,他才明白,原来她不是不懂爱情,她其实比他还懂,原来她早已在心里藏着一个人,所以关闭了那扇情感的门,只为那个人敞开……

     这突如其来的冲击扼杀了他对未来的憧憬,他将面临的结果让他无法接受。六年的感情,他该不该放下?又要如何放下,对她这么久的感情,又哪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内心的挣扎,让白帆身心难受,放不下的痛,解不开的疼,挣脱不了的纠结,种种夹杂,让白帆痛的无法选择,从而失去了正确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