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真情实意难
    淼淼日记:

     茫茫人海中,我与你相遇相识,

     漫长人生路,我与你相知相爱。

     寻寻觅觅时,你我相思两相宜,

     磕磕绊绊中,你我心心两相惜。

     分分合合里,你我浮萍两相依,

     恩恩爱爱时,你我相爱两相疑……

     ——

     一路走来,孙淼淼发现,他与秦暗的坎坷不是一滴一点,而是波涛汹涌,她应该相信,两个身份不在同一地平线上的人,彼此相隔千里,即使历经千险,也不可能真正的走在一起,这只能是幻想,现在连幻想都破灭了,那个拉着她,将她一步一步从幻想拉进现实的男人,最后连幻想都不曾给她留下。

     他为什么要骗她,这头还兢兢业业的追求她,诚诚恳恳的挽回她,那头却又迫不及待的宣告订婚消息,是他的爱太廉价,还是他一直都在骗她。他还是八年前的他吗?还是他变了,变得多情了?或是她没变,仍那么傻?傻得还是相信他的假话,为什么订婚的对象会是她?八年前他拒绝过的陈雨欣?是不是他们八年里都有交集,从未分开?

     陈雨欣不也是这几年才回国的吗?他们回国的时间都是那么符合,如果两人未曾有过交集,陈雨欣又为何会突然出现,还是借着订婚的名义,他为什么要一直骗她?这样玩弄她很好玩吗?她又为什么要相信他,八年前他的不辞而别,伤透了她的心,让她无法走出幻想,难道还嫌她伤的不够彻底?不想她还存留有关他的任何幻想?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做到了。

     孙淼淼不吃不喝的坐在床上想了一夜,父母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怎么了,从车站回来就成这样了,难道是和昨天看的那新闻有关?那也不对,他们家淼淼怎么可能和那样的富家子弟有联系呢?可不是的话又会是什么?淼淼就是看了那新闻才变脸的。自己的女儿做父母的都了解,这一根筋的性格只能关注一件事,这不,把父母晾一边,自己独自伤心去了,还一伤心就是一个晚上,都不管做父母的会不会担心。淼淼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死脑筋,一根筋的迷糊性格,真是搞死人。

     门铃响了,孙母赶紧去开门,希望能来个人能好好劝解她家淼淼。门口的袁静顶着两个熊猫眼,打着哈欠,按了门铃后,这才想起,现在这个时间,孙淼淼应该去上班了,她真是累的不想动了,挣扎后,才往自己包里翻找钥匙,每次晚上出了班以后,她都是这状态,她的睡眠质量太好,来时挡也挡不住,所以每次回到家,不是妆花了,就是虚脱了,这次是两样齐全了。

     孙母打开门时,看到门口拉着箱子,穿着一套‘酒店装’,在包里使劲找什么的人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人啊?是酒店里服务员?落难了?来投靠她家淼淼的,淼淼怎么会有酒店工作的朋友?在她们老一代人的思想里,那种大型酒店工作的人,就是必须要换各种职业装来吸引客人的工作,都不是什么正当工作,这下误会可就大了。

     “你找谁?”还没找到钥匙的袁静,看了眼开门的人,想了一下,就明白了,聪明就是好。

     “阿姨,你好,你是淼淼的妈妈吧?我是她的合租人,我叫袁静。”端庄的笑容,得体大方,这是空姐最必要的培训,可看在孙母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鄙夷的看了袁静一眼,处处警惕,笑的这么好看,难怪会在酒店工作。

     “你说你是淼淼的室友,我凭什么相信你?”

     “淼淼不在家吗?”袁静使劲的往里探了探,没见孙淼淼出现,大概是上班去了。

     “你找她有事?”袁静郁结,这也是她家啊!不找她,她也要回家啊!袁静只有再次翻找钥匙,这次加速了不少,不见当时的懒洋洋。

     “阿姨,你看,这是我的钥匙,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袁静拿着钥匙,晃了晃。

     孙母仍未收起她那警惕的目光,即使是相信了,也对她的职业有着鄙夷,这乌龙闹大了。袁静也笑不出来了,阿姨这是什么眼神和表情啊?她怎么就得罪她了?这不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吗?她这么看她什么意思啊?怪吓人的。刚巧,又来了一人,又刚巧,是袁静想见,可现在又不敢见的一人,看见来人,袁静赶紧捂脸。

     “阿姨,你好,我叫白帆,淼淼今天没来上班,我来看看怎么回事。”白帆半鞠躬一下,得体的着装,帅气的面容,礼貌的笑容,让孙母越看越满意,这小伙不错,如果是她家淼淼的男朋友就好了。

     “你是我家淼淼同事?”孙母笑容满面,袁静就不明白了,她的待遇怎么就差那么多,长得帅了不起啊!她也很漂亮啊!只是现在……

     “是的,阿姨,我能进去吗?”白帆瞟了眼一旁的袁静,眼神带着笑,只是捂着脸的袁静没看见。

     “请进,请进。”孙母首先进了门,将白帆迎了进去,待遇就是不一样,还给他迎门,当他财神啊?袁静不服气的抬脚准备进门。

     “别捂脸了,我早看见了,现在才知道自己见不得人了?”白帆称孙母进屋之际,凑在袁静耳边,说了刚才的话,袁静放下手,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喜欢看就让你看个够好了,什么人啊!难怪会被淼淼说成无赖,她觉得不止是无赖,还嘴贱,她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人了?

     有人在场,袁静不好回嘴,那样只会给孙母更坏的印象,到房中把东西匆匆一放,直奔洗手间,看着镜中的自己,让人抓狂,她今天就是顶着这样一张脸走回来的?她这是要吓死谁?平常也没这么吓人啊?为什么偏偏是今天,白帆全看见了,她的良好形象全毁了,怎么会这样?这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吗?她做错了什么?

     洗好脸,换了装,原本应该补觉的袁静现在是格外清醒,她想着该怎样提高自己在白帆心中的形象,左思右想,她决定主动出击。走出房门,在客厅四下寻找白帆的身影,可惜没有,她知道,一定在孙淼淼房里,因为白帆今天是专程来找孙淼淼的,难道还能指望来找她吗?淼淼房里传来的动静,让袁静确认了白帆就在里面,敲了敲门,得到回应,袁静推门而入。

     房间里,孙淼淼躺坐在床上,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虚弱,眼神呆滞,写着明显的受伤,顾不了坐在一旁的白帆,袁静冲到孙淼淼床前,你把推开白帆,焦急的看着孙淼淼,握着她的手,眼里饱含泪光,让一旁刚被推开,还觉得这女人粗鲁的不行的白帆,也为之动容,没想到这女人对淼淼还是真心真意的,看来是个重情重义的人,白帆对袁静有了改观。

     “淼淼,你怎么了,才一天没见,你怎么就这样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去教训他,你别这样好不好?”语音哽咽,表情慌张,眼神凌乱,这是假装不来的,白帆见了,也深有感触,没想到,淼淼还有位这样的朋友,真是难得的有幸,而他又有多久没有这样动容过了,自从尝尽了背叛和世间冷暖,他好久没有过真情真意的体会了,只能说,往事不堪回首……